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九十二 杨家枪传人

八百九十二 杨家枪传人


                天**晓,东方微微泛出鱼肚白。

阵阵秋风吹,漫山遍野的树木簌簌作响,仿佛在为这场惊世骇俗的血战唱起哀歌。

长坂坡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残破的旌旗在风中猎猎作响;还未燃尽的火把坠落在地散着青烟,飘飘渺渺,直上九霄。

负伤的战马失去了主人,趴在山坡上出惊恐的嘶鸣。那些还未咽气的尸体不时的出各种呻.吟,却也换不一丝怜悯,沙场上本就没有怜悯同情,只有你死我活的杀戮。苍穹之下飘荡着肃杀的气息,以及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这一场鏖战过后,杨再兴手下的将士阵亡了一千八百余人,换的结果就是射死斩杀了韩遂率领的七千人,并且阵斩号称“黄河九曲”的韩遂。这个叱咤雍凉多年,善于随机应变的狡兔做梦也没想到会被人在沙场上阵斩。

趁着韩遂残部撤退,魏文通率领的人马还没有掩杀上之际,杨再兴翻身下马,让坐骑歇歇四蹄恢复一下体力。

从马上摘下酒壶,猛烈的灌了几口,吃一口沾满沙尘的腌肉干,对满身血污烟灰的将士们道:“弟兄们火吃口干粮补充体力,敌军马上就杀过了!粗略的估计一下,咱们已经斩杀了两万八千多敌军,再杀他个万把人,就是死了也能名垂青史!”

“血战到底,马革裹尸!”

九死一生的将士们纷纷从腰间或者马鞍上解下干粮、水壶,用最快的度狼吞虎咽。西汉军已经在山坡下列阵,马上就会动更加凶猛的冲锋,留给他们的时间不过也就是吃一个窝头功夫。

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队率正狼吞虎咽的吃着手里的荞麦窝头,却由于吃的匆忙,不慎坠落在地,骨碌碌的滚到桥边,坠落到了滔滔的河水之中。

“唔”

少年以最快的度趴在桥上,伸手想要抓住脱手的窝头。 但最终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干粮随波逐流,向东而去。腹中却饥肠辘辘的叫个不停,只能干咽唾沫。

“吃这个!”杨再兴跨前一步,把手里仅剩的一块腌肉干塞到了少年的手里。“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饱!”

“唔”

少年眼含热泪,不停的点头。腌肉干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流泪。

“少年,哪里人。叫什么名字?”杨再兴再次灌了一口烈酒,然后丢给身边的偏将,咋舌问道。

少年抹泪道:“小人郭淮,表字伯济,太阳阳曲人,今年十六岁。去年慕岳都督之名前宛城参军,后调拨到了杨将军麾下效力,现在担任队率,手下管着五十号人,只是今天大部分都战死了。只剩下十三个了。”

杨再兴一愕,笑道:“哦小小年纪竟然做到了队率,真是了不起!”

郭淮飞快的吃完了腌肉干,舔了舔手上的油渍,高兴的道:“将军,我吃饱了,马上跟着你死战!”

“还没娶妻吧?”杨再兴皱眉问道。

郭淮摇头:“家里穷,我也不想成家。大丈夫在世不能混出个名堂,庸庸碌碌的虚度一生有何意义?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放手一搏,就算战死沙场也好过蹉跎岁月!”

“好小子。有志气!”杨再兴拍了拍郭淮的肩膀,目光中满是赞赏,“像我年轻时候的样子!”

说着话飞快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本手写的籍,递给郭淮:“少年。我这一生的枪法心得都写在了上面,现在把他传给你。拿着它到当阳桥那边去,江陵活下去!”

郭淮抹泪哭泣:“我不,我不能做逃兵,我不能被人耻笑!”

杨再兴微笑道:“你不是逃兵,这是我的命令!我儿继周今年已经六岁。 要看颇有习武天赋。我这枪谱抽空就写,最近才刚刚完成,我希望你能拿着他,与我儿继周一块把杨家枪法扬光大。”

“这、这、这”郭淮又惊又喜,双手欲拒还迎,唯唯诺诺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好小子,算你福大命大,还不快走!”

偏将6宗从杨再兴手里接过枪谱,塞进郭淮的怀里,在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快滚,去把我们铁血军这一战好好宣扬一番,让兄弟们名垂青史!”

“驾”

一片战马从南方绝尘而,卷起一溜烟尘。

“好像是自江陵的斥候?”6宗眼尖,手按佩刀提示道。

“呜呜呜”

山坡下号角呜咽,颦鼓动地,“魏”字大旗迎风招展,魏文通麾下的一万人马开始向山坡动了进攻。整齐划一的脚步震颤的当阳桥不停的晃动,看得出这支队伍的战斗力要比韩遂的部曲强出不少。

“江陵那边什么情报?”杨再兴翻身上马,长枪拄地,问道。

斥候拱手禀报:“启禀将军,江陵已经攻陷,吕布、高顺战死,吕布麾下全军覆没。薛镇北将军正率大军前支援,目前已经行进到马扶邑,距离当阳桥还有七十里路程。”

“哈哈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吕布战死了,吕布死了!”杨再兴喜出望外,放声大笑,“我们战死了这么多兄弟换吕布的死亡,值得了!”

“吼吼吕布死了,真是太好了,吕布死了!”得到了消息的三千将士齐声狂呼,一个个眼里噙着泪花。

斥候继续道:“陛下已经调动兵马从宜城、临沮、夹石关三个方向包抄朱元璋的后路。薛仁贵将军希望在援兵抵达之前,杨将军能够守住当阳桥,不要放他们出了长坂坡。”

杨再兴点头:“这个我知晓,过了当阳桥便被敌军占据了地利,居高临下,置我军于不利境地。朱元璋还可以向西走枝江、猇亭西进巴蜀,会合刘裕、朱棣。既然误打误撞的把朱元璋引进了牢笼,我杨再兴就算拼死也要堵住大门,让朱元璋插翅难飞!”

斥候向杨再兴鞠躬施了一礼,翻身上马,向南报薛仁贵去了。

山坡上杨再兴部曲的呐喊声传到了脚下朱元璋士兵的耳朵中,飞报朱元璋:“启禀朱公,山上的敌军纷纷呐喊吕温侯战死,不知是真是假?”

朱元璋用手捻着下巴上的痦子,在帅帐里踱了几步,冷哼一声:“杨再兴这匹夫竟然也会使诈?汉军围了江陵不过两天两夜的功夫,我不相信吕布这么容易就会战死!这是杨再兴故意扰乱我军军心的伎俩,传我命令,两个时辰之内务必攻克当阳桥!”

“我亲自擂鼓助威,诸将上马,随时准备进攻!”朱元璋引领诸将出了帅帐,亲自挥起鼓槌,擂鼓助威。

“弓弩兵在前,骑兵在后,冲锋!”

魏文通胯下青骢马,手提金背开山刀,引领着两千名骑兵紧紧跟随在弓弩兵的后面。对于杨再兴的骁勇,魏文通心中忌惮不已,所以把自己混杂在骑兵方阵中,这样就不怕与杨再兴正面对决。只要杨再兴敢冲上,就把他围在中央,累也要累死他。

“嗖嗖嗖”

随着魏文通一声令下,一千弩兵在前,三千弓兵在后,沿着山坡一字排开,向居高临下的东汉军起了进攻。一时间箭雨纷飞,如同飞蝗。

“弓兵守住桥头,骑兵在前,盾兵、枪兵在后,随我杀下去!”

弓箭已经不多,而且魏文通有骑兵助阵,杨再兴便改变了战术,放弃了两军互射的习惯性战术。命弓兵扼守桥头,亲自率七百骑兵在前冲锋,引领着刀盾兵、长枪兵一鼓作气的掩杀下。

“嗡嗡嗡”

“嗖嗖嗖”

强弩雷,箭雨密集。

冲锋的汉军骑兵不时有人中箭坠马,或者连人带马被射翻。但靠着居高临下的地形,在损失了百余骑之后还是冲进了弓弩兵的方阵之中。

“杀啊,杀贼!”

一声声雄浑的呐喊此起彼伏,杀红了眼的骑士举起手里的大刀、长矛,狠狠的砍伐下去。被骑兵冲进阵中,没有盾牌的保护,而且被居高临下的冲击,对于顶在最前面的弓弩兵就是灾难。

“杨再兴在此,犯我者亡!”

一声霹雳般的叱喝,杨再兴长枪翻飞,如同毒蛇出洞,一路冲杀,转眼间就刺杀了三十余名弓弩兵,度之快堪称砍瓜切菜。

“叮咚杨再兴‘不屈’属性动,身临绝境之时,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o2!所属部曲武力全体+1,斗志上升,视死如归!”

在杨再兴的鼓舞之下,六百多名骑士大砍大伐,横劈竖砍,一个冲锋下,平均每人砍杀四名弓弩兵。一碗水的功夫,就砍翻了两千多名弓弩兵。

余众皆惊,纷纷掉头向山坡下逃窜,与魏文通率领的骑兵迎面相遇,反而冲的自家阵脚大乱,一片惨叫,只恨爹娘少生了一对翅膀。

“狗娘养的,竟然直接冲了下!”魏文通咬牙怒骂一声,嘶声下令,“冲上去,谁敢后退立斩无赦!无论敌我,一律践踏过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