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九十四 男儿有泪不轻弹

八百九十四 男儿有泪不轻弹


                三员猛将同时领衔冲锋,九千精锐士卒列阵向前,踩踏的尘土飞扬,大地震颤。一

血染征袍的杨再兴立马横枪,据于阵前,攥紧了手中已经有些卷刃的长枪,嘶声怒吼:“将士们,我等至少已经杀敌三万五千余人,争取再杀他五千,让洛阳伪朝廷再也不敢正视江东!”

“杀啊!”

随着杨再兴长枪一招,仅剩的三百骑兵,两百弓弩兵,两百刀盾兵,一百八十名长枪兵出一声嘹亮的呐喊,以悍不畏死的气势再次向山坡下面俯冲。

敌军十倍于我又如何?砍掉脑袋碗大个疤,十八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李广眯着眼策马冲锋,几年前在武关被赵藏身马腹底下一枪戳瞎了右眼,从此变成了一只独眼龙,不过却没影响他的射术,反而更加精准了一些。

“吁”

李广双腿牢牢的夹住马腹,喝令战马减,不动声色的把自己隐藏在人群之中。反手摘下铁胎弓,自箭壶中抽出一支雕翎箭,悄无声息的瞄准了斜对面冲杀过的杨再兴。

“哼哼听说你是赵的结义兄弟?夺目之仇,双倍奉还!今天咱们就好好玩玩,不射瞎你的一双狗眼,我此生便再不用箭?”

李广心中的话音尚未落下,弓弦响起,特制的雕翎箭被五石强弓****而出,犹如流星一般飞跃人群,朝斜对面冲锋过杨再兴高飞去。其之疾,不见影踪。

“叮咚李广强弓属性动,瞬间降低杨再兴8点武力!”

战场上杀声震天,呐喊声、脚步声。马嘶声、颦鼓声、号角声各种声音掺杂在一起,犹如修罗屠场,最为难防的就是冷箭,更何况是能够一箭射进岩石的飞将军李广。

风声在耳边响起,杨再兴本能的低头躲闪。流星般的羽箭擦着脸颊飞过,锋利的箭头生生把脸颊划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顺着胡须、唇角流进脖颈之中,其状恐怖。

不及思考,风声再次响起。李广的第二箭接踵而至。

因为料定杨再兴会低头躲闪,所以比起第一箭的高度低了一些。一个优秀的射手应该具有出色的预判能力,李广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堪称是登峰造极,天下能够胜过自己的射手屈指可数。

只是持续一天一夜的厮杀下,杨再兴的精神已经处在极度疲倦之中。反应也下降了许多,对于连珠般的第二箭,竟然毫无防备。

“咄”的一声,强劲的雕翎箭刺破杨再兴的铠甲,正中锁骨,自后背透出,血流如注。杨再兴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般,整个人登时从马鞍上滑落,半截身体坠地,双脚耷拉在地上被战马向前拖行。卷起一片扬尘。

“杨再兴中箭了,快啊,抢人头啊!”

两军的前锋相隔已经不过数十丈,没想到悍不畏死的杨再兴突然中箭落马,半截身体落地,看样子已经失去了力量。登时让张定边、杨大眼、李广三员大将以及麾下的将士热血沸腾,齐齐爆出一声呐喊,争先恐后的向前抢人头。

张定边居中,距离杨再兴最近,看起似乎最先抢到人头的模样。而李广与杨大眼分居左右。从斜刺里冲过去,远了百十丈,自然吃了大亏。

杨大眼自出仕以尚未立下大功,此刻不甘心被张定边抢去头功。竟然翻身下马,提了一双短戟就去抢人头。因为天生神,短距离冲刺的时候他的一双脚比战马还要快,这种关键时刻,自然要使出浑身解数。

相较之下,躲在人群里的李广则吃了大亏。将铁胎弓挂在背上,从马鞍上摘下长枪,奋力挤出人群向前冲锋:“人头是我的,谁也不许抢!”

眼看距离坠马被拖行的杨再兴不过数丈之遥,张定边的一双瞳孔收缩起,喉咙里出野兽般的嘶吼,“送上门的功劳,不要白不要!”

马蹄声隆隆,枣红色的战马驮着几乎垂在地面的杨再兴与张定边迎面相遇。

“叮咚杨再兴铁血属性再次爆,死志上升一格,武力+1,当前武力上升至11o!张定边受杨再兴铁血属性影响,武力4,当前武力下降至95!”

“人头拿!”

张定边一枪刺出,想把坠马的杨再兴挑到空中,然后挥剑收割人头。

“嗬!”

随着一声闷吼,被战马拖行了数十丈的杨再兴忽然单脚蹬地,鱼跃而起,手中长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张定边的咽喉。

寒光一闪而殁,“噗嗤”一声刺穿了张定边的铠甲,透胸而出,刺破心脏。

“怎么会?”

张定边出一声难以置信的吼声,同时拼尽最后的力气把手中的长枪奔着杨再兴刺出,“咄”的一声,同样透背而出。

“噗通”一声闷响,张定边猝然无力的落马坠地,和杨再兴互相用枪插着对方的身体,想要站起,可是谁也无法做到。只能死死的用枪压制着对方的身体,一起共赴黄泉。

杨大眼双腿赛过风火轮,的度极快,看到杨再兴诈死,一枪将武艺不在自己之下的张定边刺于马下,既感到震惊还有些侥幸。要是自己与张定边换个方阵,此刻被长枪洞穿的人就是自己了。

“我替你报仇!”杨大眼怒吼一声,举起双戟就要奔杨再兴的脖颈砍去,“人头我的!”

“好大的眼睛!”

杨再兴突然松开刺透张定边的长枪,拼尽最后的力气反手拔下透过锁骨的雕翎,奔着杨大眼的眼睛掷出。这么大的眼睛,太容易瞄准了!

一双短戟眼看着就要砍到杨再兴的脖颈上,忽然寒光一闪,左眼出锥心刺骨的疼痛。直让杨大眼丢弃了双戟,双手抱住眼睛痛苦的嘶吼,“痛死我也,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

“疯子,天下第一疯子!”

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喷出,张定边颓然无力的倒了下去,临死之前望着被自己长枪刺穿****的杨再兴呢喃道。

“呵呵到底是你比我先死!”

杨再兴同样大口的吐着鲜血,魁梧的身躯轰然倒地。自己太累了,或许是时候躺下歇歇了!这一战已经尽了全力,再也无力杀敌。

“将军?”

随后而的6宗出一声怒吼,手中三尖两刃戟横扫而出,将几个打算上抢人头的敌军砍翻在地,迅翻身下马把杨再兴的尸体托上自己的坐骑,“弟兄们,送杨将军过桥!”

“为杨君死战!”

接近一千名将士同时怒吼,完全不顾阻挡,将手里的武器高高举起,朝迎面相逢的敌军砍了下去。

血肉横飞,人头乱滚。

铁血之旅倒下了将近两百人,却砍翻了迎面相逢的三倍于己的敌人,硬生生的将驮着杨再兴尸体的战马从重重围困之中抢了,用枪杆在马臀上狠抽几下,驱赶着战马过桥。

“想走?”

李广冷哼一声,再次弯弓搭箭。

离弦之矢犹如流星般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中6宗咽喉,登时跌倒在地,挣扎着嘶吼:“血战到底,以死报国!”

“全军冲锋,夺桥!”

李广愤怒的嘶吼,挥动长枪挑翻了数名奋力厮杀的东汉军,心中有些恼怒。一个疯子带领的士兵都会变成疯子,逼的所有对手都变成疯子,要不疯就只有死。

当阳桥南面马蹄声隆隆,五千轻骑兵席卷而,援军先头部队抵达。薛、冉两面大旗迎风招展。

看到李广铁胎弓连,汉军无不应弦倒地,一马当先的薛仁贵怒冲冠,一边驰骋一边反手摘下强弓:“且吃我一记万里起烟!”

一支羽箭破空而,在宝弓的助力之下呼啸而出,穿过千军万马直奔李广,射程高达两百五十丈。

“咄”的一声,强劲的力道让羽箭射穿了李广的铠甲,正中右肩,登时再也无法拉开五石的铁胎弓,不由咬牙怒目看去:“何人射我?”

“三箭震洛阳的薛仁贵在此,岂容你撒野!”薛仁贵纵马挺戟,率先冲锋,“将士们撑住,大军就在后面十里!”

两万人的虎狼之师还剩下最后三百人,俱都是浑身血污,遍体鳞伤。在看到援军抵达之后无不潸然泪下,沾湿衣襟。

一个个铁血汉子,在你死我活的拼杀之中没有落泪,在大刀砍向头颅之时没有落泪,在身中数创痛彻心扉之时没有落泪。

在以两万人对十二万人,敌军六倍于己之时没有落泪;在以五千人对十万人,敌军二十倍于己之时没有落泪;在一千人面对八万人,敌军八十倍于己时没有落泪却在援兵抵达的这一刻泪水长流。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战死的同伴,为了铁血不屈的杨再兴将军,为了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国家,为了大汉的再次崛起。青史将会铭记这一战,每一滴血都不会白流!

马蹄声轰隆隆,震耳欲聋。

冉闵胯下飒露紫,手持龙虎双刃矛,与薛仁贵并肩驱驰,目睹着长坂坡遍地尸体,就连脚下的河水都被染红,心中的斗志在燃烧,杀气在升腾。

“大丈夫当如是也!”

一声咆哮,手中长矛直奔捂着眼睛的杨大眼刺出。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家伙,反正看起像是一员大将,姑且摘下加入大汉以的第一颗人头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