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八十七 第一个女皇帝

八百八十七 第一个女皇帝


                日薄西山,夜幕降临。

吕玲绮一行百余人,护送着吕布、高顺的棺椁,自晌午过后就快马加鞭,一路向北,至傍晚时分走到了竟陵县境内,东面就是滔滔的汉水。

一匹快马,驮着一个衣衫单薄的少年自后面追了上,大声疾呼:“阿姐,慢行!”

吕玲绮喝令队伍暂停,扭头望去才现追上的竟然是比自己小了一岁的妹妹吕智,乳名唤作“驹娥”。名字与大汉高皇后吕雉同音,而乳名只是前后颠倒了下顺序,吕雉叫做“娥驹”,而吕智名唤“驹娥”。

这吕驹娥与吕玲绮虽然同父同母,但性格却截然相反。吕玲绮自幼喜爱舞刀弄枪,骑马射箭,而吕驹娥却喜欢熟读兵,钻研治国之道。因此相比之下,吕布更喜欢吕玲绮,再加上吕智名字与高皇后相仿,乃是大不敬的事情,因此一直深居简出,养在深闺人未识,天下知道她的寥寥无几。

“吁停下!”吕玲绮勒马带缰,喝令队伍停下脚步,等吕智追上后这才蹙眉问道,“驹娥,你怎么出现在了江陵?”

虽然同父同母,但吕智却比吕玲绮矮了一头多,相貌清秀可人,一双眸子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在吕玲绮的面前勒住马匹,不停的捶胸喘粗气:“哎呀追了这一路几乎累死我了!”

“所有人下马进餐,吃饱喝足之后再继续顺着汉水向北赶路!”吕玲绮吩咐一声,把妹妹扶下马,走到僻静处说话。

“驹娥,这荆州烽火连天,你怎么跑到江陵了?”吕玲绮眼睛红肿,一脸担忧的抓着妹妹的肩膀问道。在江陵城的时候她忍住了悲伤,但这一路走却是泪水长流。

吕智也眼含泪花:“我在长安听说父亲攻占了江陵,就知道很有可能中了东汉的诡计。 所以偷偷跑出提醒父亲大人,让他火撤退,免得中了埋伏。谁知道还是晚了一步。赶到江陵之时战事已经结束,打探了一番方才得知父亲战死,阿姐委曲求全,以把自己许配给汉将为条件。换送父亲棺椁归乡。我一路不停的追赶,几乎累的虚脱了!”

看到吕智一脸风尘,玲珑的嘴唇已经被干裂,吕玲绮心疼的从腰间解下水壶,递了过去:“驹娥。木已成舟,父亲已经战死沙场,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喝口水滋润下喉咙吧?”

“谢谢阿姐!”

吕智接过“咕嘟、咕嘟”的喝了半壶,这才喘口粗气道:“阿姐放心,小妹我心大,比你想的开。对我说,悲伤无济于事,我只想着复仇!替父亲大人报仇,割下刘辩、薛礼、文宇等人的头颅!”

“嘘”吕玲绮做了个嘘声的动作,“那汉将还跟着呢。切莫让他听到!”

吕智顺着吕玲绮的目光看去,现周仓正大口的吃着炊饼,一脸的憨厚老实,对于自己的出现没有丝毫警惕。

“就他一个?”吕智蹙眉问道。

吕玲绮答道:“就一个,其他人都是追随了父亲多年的心腹,是张张辽这个狗贼特意挑选的,就是为了安全的把父亲的灵柩送故乡。”

吕智顿时放下心:“那还怕什么,杀了算了!百十个人都是我们的,还怕他一个莽汉子么?”

“我不是怕他,只是这一路还在东汉境内。出关的时候还要靠他与官差交涉呢!”吕玲绮把顾虑道。

“阿姐,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难道你真的想和这粗鲁的莽汉结婚生子,隐姓埋名,不为父亲报仇了么?”吕智压低声音问道。

吕玲绮叹息一声。黯然落泪:“我现在心乱如麻,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父亲如此英雄盖世,到头还是死在了东汉群将手中,凭我一介女流,拿什么给父亲报仇?”

“所以你就选择了一个粗鲁的汉将,打算虚度余生?”吕智质问。语气更像是姐姐,“怕是也有故意刺激张辽的意图吧?”

吕玲绮急忙解释:“驹娥你误会了,阿姐并不是贪生怕死,我只是不想让父亲死后连葬身之地都没有。我这个女儿没有多大本事,能做到的也就是扶棺还乡,让他叶落归根,长眠在故乡。”

扭头瞥了一眼周仓,叹息道:“这个汉将虽然长得粗鲁,但心底却不坏,所以姐姐才挑选了他做护身符,等到故乡之后把他撵走就是了!”

“然后呢?”吕智把水壶还给吕玲绮,追问道。

“把母亲大人接故乡,守着父亲的坟墓,在故乡隐姓埋名,度过余生。”吕玲绮幽幽叹息,把打算道。

“你没脑子!”吕智终于开口训斥姐姐,“这天下遍地烽火,哪里又有一寸太平之地,让你守着父亲的坟墓?九原早就被匈奴人占领,你认为你能够与母亲安度残生么?”

听了妹妹的训斥,吕玲绮一脸迷茫,哽咽道:“可可是我还能做什么?我能尽的孝道就是送父亲故乡,守护着母亲度过此生。我也想杀了刘辩替父亲报仇,但就连父亲这样的英雄都倒下了,我也是白白送死罢了,那样反而没人照顾你与母亲。”

吕智却霸气十足的道:“我知道你杀不了刘辩,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可我们找人帮忙杀刘辩啊,统率着千军万马,十万人不行就一百万,一百万人不行就两百万,只要我们不放弃,就有复仇的希望!我们只有成为强者,才能主宰世人的命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以前觉得小丫头这样说话疯疯癫癫,不知天高地厚,此刻听了竟然让吕玲绮在心底油然产生了一种钦佩感:“驹娥你的意思是长安,请扶风王或者朱、杨两氏帮忙?”

“就凭他们?勾心斗角,貌合神离,根本没有战胜刘辩的希望了!”吕智轻蔑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不可否认,这刘掣、杨坚、朱元璋都是出类拔萃的人才,放在任何一个时期,都是风人物。但三个和尚没水喝,三个人挤在一个屋檐下,整天尔虞我诈,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战胜刘辩的可能!”

吕玲绮喝了口水,继续问:“你的意思不是去投奔曹阿瞒吧?听说他是个好色之徒,长得又矮,我宁肯嫁给这个莽汉,也不向曹阿瞒委曲求全!”

“曹操腹背受敌,北面有匈奴、李唐等异族,南面刘辩即将扫平除河北之外的所有土地,曹操战胜刘辩的希望也不大。”吕智从包袱里拿出两个玉米窝头,分给吕玲绮一个,边吃边道。

“驹娥说的总不会是李唐吧?”吕玲绮开始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

吕智这才把打算道:“这世界上有四大帝国,分别是大汉、大秦(罗马)、贵霜、安息。贵霜已经被刘辩打残,元气大伤。我们要想打败刘辩,替父亲大人报仇,就只能向安息或者大秦求助?”

“安息、大秦?”吕玲绮一脸惊诧,对于这两个国家没有多少概念,只是略有耳闻,因为这不是属于自己该管的,所以也就不去了解。

吕智点头:“对大秦有个刘邦,是汉高祖的直系后裔,汉成帝刘骜的子孙。先人在王莽之乱时逃到了大秦避难,传到刘邦这一代逐渐得势,成了大秦权臣。为了夺被刘秀后裔继承的江山,刘邦父子分别改名刘邦、刘秀,以表达他们收复山河,拿自己帝位的决心。”

把咬了几口的窝头远远扔开,继续道:“安息有个大夏国,国君叫做项羽,据说有霸王之勇。而且是西楚霸王项藉的后人,为了躲避刘邦的追杀,所以逃到了安息隐居,一直传到项羽这一代,逐渐成为了大夏国的君主。我们可以一路向西,先找项羽,帮他统一安息,继而借安息的力量攻伐刘辩。如果不行的话,再向西去大秦帝国找刘邦,请他出兵伐汉!”

吕玲绮一脸惊讶:“你为何知道的这么多?”

吕智诡谲的笑笑:“窦婴的儿子一直想追我,我就让他帮我找看。时间久了,他就带着我去窦家,窦婴是刘掣的头号大臣,这些都是从窦家看到的,十有**是刘掣掌握的情报。”

“看不出啊,你竟然有这么多心计!”吕玲绮一脸的惊讶,大口的把手里的玉米窝头吃光,“可是项羽、刘邦凭什么帮我们复仇?”

吕智耸耸肩,拍了拍包袱:“我这里有大汉各州郡的地形图,而且我们熟悉大汉的地形与气候。更重要的是我们是女人啊?”

吕智说着话向吕玲绮做了个妩媚的眼神:“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个不够,把我们两个都送了!姊妹共侍一夫,姐姐英姿飒爽,妹妹聪慧过人,一文一武,应该很有吸引力吧?先从项羽下手,不行的话再去找刘邦?”

说着话竟然嘴角微翘,露出笑容:“你看我们三个的名字,刘邦、项羽、吕智,呵呵,说不定我会再次上演吕后的故事也不一定。就像刘辩这个狗贼说的天下皆知的那句话‘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万一实现了呢?’如果我有吕雉那样的机会,我不仅仅要做太后,我还要做皇帝,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帝!”(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