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九十三 流星应谁?

八百九十三 流星应谁?


                颦鼓动地,号角破空。

杨再兴统率着六百多精锐骑士从坡上向下俯冲碾压,魏文通则引领着两千骑兵向山坡上冲锋,逼迫着阵脚大乱的弓弩兵掉头反击。

可怜被夹在中间的一千五百多弓弩兵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弃儿,在两边铁蹄的夹击之下叫天不灵叫地不应,被刀枪砍杀的残肢乱飞,被马蹄踩踏的血肉模糊。

有杨再兴率领的骑兵在前面开路,刀盾兵与长枪兵也不甘示弱,纷纷举起手里的大刀,挥舞着长枪,跟随这骑兵的步伐奋力的砍伐杀戮,收割着人头。

小半个时辰的厮杀下,在前面开路的四千弓弩兵几乎伤亡殆尽,双方的骑兵开始短兵相接。人喊马嘶之声震耳欲聋,刀光剑影此起彼伏,血肉在空中飞舞。

虽然魏文通的骑兵数量占优,但处在不利地形,一时间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局势呈现胶着状态,双方互有伤亡,这片狭窄的山坡上尸积成堆,大批的战马负伤倒地,鲜血顺着山谷两侧流淌,慢慢的渗进山谷下的沮水之中,将河水渲染的片片殷红,让人触目惊心。

魏文通忌惮杨再兴的骁勇,在乱军之中一直刻意躲避,专门寻找偏将校尉下手。左冲右突之际,斩杀了一名偏将,两名校尉,骑卒三十七人,步卒七十余人。反正朱元璋有令,自己只要歼灭杨再兴麾下两千左右的兵力,就可以撤退下去,由第三队的李广继续起车轮攻势。

“贼将休要猖狂,可认得江东6宗?”一声叱咤,一员浓眉大眼,手持三尖两刃戟的武将杀到魏文通面前。

魏文通毫不客气的一刀力劈华山:“者可是江东6氏族人?”

“正是,6文龙得唤我一声兄长!”6宗一刀格开,反手还了一招“推窗望月”,奔着魏文通的脑门劈。

“好总算捡了一颗有分量的人头,只可惜不是6文龙啊!”

只是拆了一个合。魏文通就看出这6宗的武艺远在自己之下,心中大喜过望。大刀如风,横劈竖砍,一心要斩6宗于马下。虽然看起对方只是一介偏将。但好歹也是出自名门望族,拿下这颗人头,总算没有白忙活一场。

6宗冷哼一声,出刀如风,丝毫不惧:“大言不惭。若是文龙在此,十合之内定取你性命!”

魏文通咆哮怒喝,大刀裹挟着风声左砍右劈:“休要逞口舌之利,我不知道6文龙十合之内能否取我性命?但三合之内,我必然斩你于马下!”

话音未落,魏文通的大刀舞的更急,卷起一团金光,泼水难进,把6宗紧紧笼罩其中。

6宗勉强支撑了三个合,眼见得刀锋一闪。奔着自己的后脑勺砍了过,心中一凉,嘴里念叨一声“我命休矣!”

危急关头,一柄镔铁长枪以雷霆之势横刺而,出“呛啷”一声金铁交鸣,堪堪把魏文通的金背大刀隔开,救6宗的性命于危急之间。

“魏文通,你好歹也是昔年刘璋手下的巴蜀第一大将,欺负我的偏将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与我分个胜负!”

杨再兴一枪隔开魏文通的大刀,打蛇随棍上。反手一枪青龙出水,奔着魏文通的咽喉疾刺而去。

遭到杨再兴的取笑,魏文通勃然大怒,手中大刀使出浑身力气。一个横扫千军向外遮挡:“无知狂徒,大言不惭!看我十合之内斩你马下!”

杨再兴冷哼一声,长枪势挟风雷,卷起一片银芒,招招不离魏文通要害。

魏文通不敢大意,将金背大刀挥舞的滴水不漏。见招拆招,遇式化式。

两员大将枪刀往,马走连环,踩踏的尘土飞扬,酣战了三十合,杨再兴稍占上风。

杨再兴被魏文通缠住之后,东汉军失去了最强的输出点,杀伤力至少减弱一半。其他将士在6宗的率领下,凭借着地势奋勇厮杀,与敌军的伤亡比例在一比二之间。

半个时辰的鏖战下,又杀死了三千敌军,而本方也折损了一千五百人;再加上一开始混战之时阵亡的五百人,当阳桥前的东汉将士已经不足一千。

“贼将受死!”

眼见形势危急,杨再兴怒冲冠,双眼喷火,决心以死相博,刺魏文通于马下。

“叮咚杨再兴‘铁血’属性爆,死志飙升三格,武力+6,自身武力上升至1o7,大幅增加被秒杀几率。同时降低魏文通3点武力,下降至95。”ps:最早出现铁血这个属性的时候,有句不能和不屈叠加的描述,当时没有仔细考虑,现在琢磨下不合情理,所以修改成不屈与铁血可以叠加

叱咤声中,杨再兴一枪快过一枪,枪枪不离魏文通要害,迫使得魏文通手忙脚乱,一边招架,一边咒骂“真是一条疯狗啊,遇上你算我倒霉!”

又厮杀了三个合,魏文通突然现杨再兴露出大片破绽,不由得大喜过望,手中大刀当做长枪刺出,用刀刃奔着杨再兴肋下刺了过去:“杨贼讨死!”

“噗嗤”一声,魏文通的刀尖刺破了杨再兴的甲胄,鲜血喷涌而出。却再也没有力量插得更深一些,因为一条长枪已经刺穿了他的咽喉,搠了一个核桃般大小的枪洞。

“呛啷”一声,金背大刀坠地。

魏文通双手痛苦的捂住咽喉,想要阻止鲜血流出,嘴里含糊不清的嘶吼,“唔唔怎么可能?”

杨再兴根本不给魏文通挣扎的机会,反手拔了佩剑,青锋一闪,就把魏文通的脑袋摘了下,挑在枪上咆哮道:“魏文通已经授,尔等还不跪降?”

的时候整整一万精兵,厮杀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阵亡了七千余人,比韩遂所部伤亡还要惨重,而号称巴蜀第一猛将的魏文通同样授。

当看到杨再兴的长枪挑着魏文通级之时,剩余的两千残兵顿时心惊胆战,瞬间丧失了斗志,纷纷掉头溃逃,只恨爹娘少生了一双腿。

“叮咚恭喜宿主,杨再兴阵斩魏文通,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当前拥有的复活碎片上升至十一枚!”

就在魏文通坠马阵亡之际,远在江陵的刘辩脑海中响起了一声系统提示,蹙眉沉吟道:“没想到以弱敌寡,杨再兴竟然阵斩了魏文通。若论地位与分量,这魏文通不在杨再兴之下,这流星之兆莫非不是应在杨再兴身上?”

混战之中,6宗腿部中了一枪,肩部中了一箭,反手拔掉羽箭,沙哑着喉咙问杨再兴:“将军,你的肋部流了好多血?要不咱们趁着敌军还没冲上之际,斩断当阳桥,到沮河对面据守吧?”

杨再兴红着双眼翻身下马,自怀里掏出金疮药,在肋部的伤口洒了一些,扯烂战袍草草做了包扎,低声嘶吼道:“不行,当阳桥是制高点,若是拱手让给了朱元璋。被他们架起浮桥,便可以居高临下的向对面冲锋,使我军付出惨重的伤亡!”

说着话翻身上马,握紧了手中的长枪:“我等能够以两万人硬撼十二万敌军,还杀死了三万五千贼寇,靠的就是居高临下的地势,岂能拱手让人?我杨再兴今日有死无生,你们要走便走,我誓死坚持到薛帅到!”

看到满脸血污的杨再兴视死如归,剩下的将近一千名死士纷纷举起手中的兵器响应:“愿随将军死战,裹尸而还!”

马蹄声哒哒,传令兵惊慌失措的飞奔到朱元璋马前:“报启禀朱公,魏文通将军遭到杨再兴阵斩!”

朱元璋恨得咬牙启齿,跺脚怒骂:“这杨再兴难道是钢铁之躯么?花刀大将魏文通不是号称巴蜀第一猛将,武力不在杨林、徐达之下么,怎么也像韩遂一样被阵斩了?”

乱糟糟的人群之中不知道谁搭了一声腔:“杨林将军不是也被阵斩了吗?徐达将军若是在此,也少不得被刺于马下!”

“谁敢妄言?”朱元璋勃然大怒,扭头去看,吓得周围的人纷纷低头,一时却找不到何人出声。

时间紧迫,容不得朱元璋耽搁,拔剑在手道:“李广听令,率第三队冲锋!看起杨再兴的残部已经仅剩千余,此去务必斩而还!”

朱升拱手道:“朱公听我一言!杨再兴等人已经抱定必死之心,寻常士卒冲上去定然伤亡惨重。不如让李广、张定边、杨大眼三位将军一起率部冲锋,三位将军皆有万夫不当之勇,任何一人都不在魏文通之下,同时出战,定能斩杨再兴级而还!”

一语惊醒梦中人,朱元璋大手一挥,下令道:“李广、张定边、杨大眼三将听令,命你三人各自率领三千精锐士卒,分成三个方阵,齐头并进,务必斩杨再兴级马下,攻占当阳桥!”

在韩遂、魏文通的轮番攻势之下,杨再兴的兵马已经从五千人锐减到一千人,李广、张定边、杨大眼三人再无惧意,同时答应一声,“得令!”

各自提了武器翻身上马,张定边居中,李广在右,杨大眼在左,各自率领三千精锐士卒,列阵向前,呐喊着朝当阳桥掩杀了过去,誓要摘下这颗大好头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