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八十三 战神落幕

八百八十三 战神落幕


                刘辩至少有一百种说法激怒吕布,譬如这个什么什么,例如那个什么什么

但刘辩也知道自己是皇帝,不能像无赖那样骂街,所以必须说的含蓄一些。

“嗨吕奉先,看在你快要死的份上,朕告诉你一个秘密!”刘辩策马向前挪了几步,大声喊话。

高手对决最忌分心,虽然吕布智商一般,但刘辩这么明显的骚扰战术,还是能够一眼洞悉意图。当下充耳不闻,凝神静气,挥舞起方天画戟,耐心的与宇文成都厮杀,寻找可以一击制胜的机会。

刘辩继续在远处大喊:“听说邹氏是被你亲手杀的?其实,朕想说的是,那美人图是出自朕的手笔!”

人皆有七情六欲,尽管吕布明知道刘辩在骚扰自己,但怒火还是被一下子点燃,整个人差点爆炸了:“你个无耻小人,若不亲手宰了你,我誓不为人!”

一声猛兽般的咆哮,吕布撇下宇文成都就朝刘辩冲杀了过,方天画戟高高扬起,恨不能一戟把刘辩撕成碎片。

东汉的这帮鸟人真是欺人太甚,薛仁贵连续抢了自己的两个女人,刘辩夺走了自己的貂蝉也就罢了,竟然还设计骗自己亲手杀了心爱的邹氏。不杀他们,怎能平息自己的心头之恨?

“休伤我主!”

看到吕布势汹汹,尉迟恭第一个策马迎上前去,手中龙虎双鞭一个野马分鬃拦在了刘辩面前。

“叮咚尉迟恭门神属性动,锁定吕布鬼神一格,武力下降至115!”

“铛”的一声巨响,尉迟恭硬接了吕布一戟,反手还了一鞭:“哇呀呀好厉害的三姓家奴,差不多在黑爷我遇上的对手中仅次于李二傻子了!”

“叮咚吕布无双属性动,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117!”

看到吕布直取天子,宇文成都催马紧追。凤翅镏金镋如影随形:“吕奉先,安敢冒犯陛下?还不下马受死!”

“叮咚宇文成都护主属性动,武力+8,当前武力上升至124!”

伴随着一声叱咤。宇文成都从后面追上了吕布,一百一十斤的凤翅镏金镋在烈日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犹如一片佛光把吕布笼罩其中。

对于吕布说,宇文成都的武力暴涨了8点并不可怕,就算打不赢。至少还能再扛五六十合。旁边有尉迟恭的助阵更不可怕,就凭这厮手中的短武器,刚才没有一戟把他刺于马下,就已经算他命大。

真正让吕布感到死亡威胁的是,自己的心神已乱,愤怒、悲哀、仇恨、无助,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吕布突然产生一种绝望感,一种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感觉瞬间弥漫在心头!

而在此之前,吕布从没有产生过这种情绪。哪怕再困难的情形之下都依然相信自己是个强者,能够反败为胜。但这一次,吕布却再也没了这种心气,只觉得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旁边掠阵的众将,包括冉闵、关羽、霍去病等人在内,都能够看得出吕布心神已乱,而且斗志正逐渐丧失,而宇文成都则越战越勇,吕布已经是笼中之兽,在劫难逃。

就连身处战局之中的尉迟恭也看了出。有没有自己助阵,结果都是一样。当下便识趣的退到天子身旁,以成全宇文成都这场大功。

咆哮怒吼声中,赤兔马与绝影马的嘶鸣越越凄厉。作为追随了主人多年的伙伴,他们甚至能够感觉到胜负马上就要分出了。

“凤凰归巢!”

继续厮杀了三十合之后,宇文成都眼中捕捉到了明显的破绽,一声虎啸,金光闪闪的凤翅镏金镋高高举起,当头朝吕布劈了下。使用的是他最凌厉的杀招凤凰归巢!

“我挡!”

吕布锐气已失。反应变得迟钝起,想要躲闪已经不及,只能闷哼一声,使出全身力气,举起方天画戟招架。

只听“咔嚓”一声惊天巨响,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应声折断。但宇文成都的凤翅镏金镋也偏了方向,奔着吕布脑门去的一击擦着脸颊落下,重重的敲在吕布的肩头。

虽然有铠甲保护,但这一击何止千钧,登时让吕布的肩膀出骨骼断裂的声音,五脏六腑遭受重创,一口鲜血喷射而出,整个身体再也没了力量,犹如断了根的大树一样轰然坠地。

“啊温候落马了?”

这一刻,城墙上下还在坚持的近两万名吕布军士卒几乎异口同声的出相同的惊呼,一脸的难以置信,一脸的悲哀。“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这一刻,神话结束了!

“唔”

吕布大口的吐出鲜血,挣扎着想要爬起,四肢却是用不上一点力量。这让吕布感到悲哀,从都不曾想到过,力比霸王的九原虓虎有一天会连爬起的力量都失去了。

宇文成都大口的喘着粗气,双手的虎口已经被震裂,十指肿胀,若是再继续厮杀下去,恐怕倒下的就是自己了。

但宇文成都也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没有倒下,所以必须享受胜利者的荣耀,拼尽最后的力气坚持下去。

手中凤翅镏金镋朝吕布一指:“吕奉先,你还有何话可说?”

“唔”

吕布的五脏六腑已经被这千钧重击震的四分五裂,但他却依旧渴望活下去,一边吐血一边向不远处的刘辩哀求:“我投降,我还能战!”

马蹄声起,一将疾驰而,的却是张辽。

翻身下马到吕布身边,朝刘辩稽顿拜:“陛下,辽愿将一世军功与俸禄拿换温候一命,恳求陛下宽恕温候之罪!”

若是换了别人,刘辩也就饶过了,但唯有吕布不能,悄悄侧目向薛仁贵示意。

到底是姐夫小舅子,薛仁贵以最快的从背上摘下万里起烟,挽弓搭箭,一气呵成。

弓弦响动,所有人还没看清楚,一支羽箭已经射透了吕布的铠甲,刺穿了吕布的心脏,把他钉在了江陵的青石街巷上。

吕布还在挣扎的四肢愈愈无力,庞大的身躯在地上蜷缩抽搐,一双深邃的瞳孔在慢慢扩散,呼吸越越沉重。这一刻,吕布总算品尝到了死亡的滋味!

“其实可以不必射这一箭的!”

吕布拼尽最后的力气,含着血渍呢喃道,眼帘慢慢的阖上,四肢再也不动一动。三国第一猛将就此落下帷幕,英雄末路,与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同。

“温候!”

张辽欲哭无泪,拜倒在吕布的遗体前面。

薛仁贵面色如霜,高举弓箭道:“叛国逆贼,反复小人,死有余辜!张文远休要动恻隐之心,免得被他人拿做文章,影响了自己的仕途!”

眼看着三国第一猛将死在自己眼前,刘辩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惆怅。并没有因为获得奖励而高兴,而是胜利之后的失落,就连吕布这么强大的对手都会横尸沙场,天知道何时躺在地下的又会是宇文成都或者李存孝,甚至是自己?

张辽跪在地上垂泪道:“辽亦知道温候反复无常,追随董卓是叛逆之罪!但温候待辽不薄,眼见温候死在眼前,岂能无动于衷?”

薛仁贵策马向前,叱喝道:“张辽,你为吕布效力已经是过去的事情,现在你已经是大汉的将领,若是再为了一个逆贼伤怀,休怪本将军法处置!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你只看到了吕布今日伏诛,可曾看到死在他戟下的田真、岳胜、花等诸位将军?”

“父亲!”

随着一声悲呼,苦苦哀求的吕玲绮被关铃手下的士卒押解着前劝吕布归降,刚刚到沙场中央,却现盖世无双的父亲已经横尸马前,不由得悲呼一声,扑上前去,哭倒在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