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八十八 正宗刺客范

八百八十八 正宗刺客范


                吕布的死亡让这些追随了他多年的心腹心情低落,一个个低着头默不作声的吃着干粮,放马到汉水边上饮水吃草,对吕氏姊妹的对话浑然不知。

憨厚的周仓丝毫没有意识到吕智的危险,在没有得到吕玲绮召唤的情况下也不敢贸然凑上前去。而是很负责任的围着马车转走去,检查捆绑棺椁的绳索有没有松动的迹象?

这让看在眼里的吕玲绮有些小感动,在这乱世之中女人贱如衣服,甚至还生过杀妻待客的事迹,世人不但不谴责,反而传为美谈。

这让吕玲绮觉得如果不是妹妹的出现,自己甚至真有可能嫁给这个男人,守着父亲的坟墓在边关塞外终老一生。什么英雄豪杰,什么风流倜傥,到头不过是过眼烟,在这乱世之中能有个真心疼爱自己的男人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你在看这个莽汉?”吕智掠了下额头的秀,对周仓做出了评价,“我认为这个莽汉没有一点投资价值,当年吕雉嫁的刘邦虽然也是个混混,但至少圆滑世故,人脉广泛,前途不可限量。而这个莽汉太实在了,我们在这里商量着如何杀他,而他竟然还在帮我们检查父亲大人的棺椁。”

吕玲绮有些不满的咳嗽一声:“难道实在也是错么?被关羽俘虏之后,我在汉军大营里关了三四天,亏着他照顾。给我送吃的喝的,甚至还给我送了崭新的衣衫,让我换下破烂的战袍,不至于在人前衣不蔽体。所以我很感激他!”

“好了,没时间在这里听你啰嗦!”吕智干脆利索的打断了吕玲绮的忆,“我只问你一句,是否愿意陪着我去安息、大秦,寻找项羽、刘邦,为父亲报仇?”

吕玲绮一脸迷茫:“父亲大人的遗躯怎么处理?母亲大人又该如何处置?”

吕智果断的道:“何处黄土不埋人?把父亲葬在故乡与埋在这里又有什么区别?等我们在安息或者大秦混出名堂,再派人接母亲就是了。而我更想做的是‘提兵百万入长安。衣锦还乡归汉土’。”

看到吕玲绮还有些犹豫彷徨,吕智一字一顿的补充道:“阿姐,难道你不想摘掉父亲头上‘三姓家奴’的帽子么?历史是由胜利者写的,你继承了父亲的武艺。怎能浑浑噩噩的虚度残生?”

听到“三姓家奴”这个称呼,吕玲绮的脸颊明显的抽搐了一下,最终攥拳道:“好,阿姐听你的!”

吕智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嗯我就知道阿姐最疼驹娥了,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杀掉这个莽汉!”

吕玲绮毫不犹豫的拒绝:“不行。我不能恩将仇报!父亲已经为此背上了骂名,我不能再秉承这个习惯。把他撵走好了,也算是报答了他对我的照顾之恩。”

“阿姐,你傻么?他去禀报了刘辩,你我能离开东汉势力么?”吕智表示为姐姐的智商担忧。

“那怎么办?”吕玲绮一脸为难,“我真的不想做恩将仇报的事情!”

吕智笑笑,从马鞍上摘下一个包袱,拿出一个牛角酒壶:“交给我好了,我这里有让人昏睡的迷药。一个女孩家行走江湖,总是需要一些防身之物的。”

吕智不等吕玲绮答话。就拎着酒壶笑吟吟的走向周仓:“姐夫这么尽心,真是辛苦了,喝口酒歇歇吧?”

周仓憨厚的笑笑:“你是?”

旁边有吕布的心腹道:“这位是温候的二小姐,驹娥姑娘。”

“呵呵原是阿妹,倒是姐夫失礼了。”

周仓急忙还礼,在小姨子的殷勤劝说之下,盛情难却,只好接过牛角壶“咕嘟、咕嘟”的灌了几口,这才抹着嘴角还给吕智:“多谢阿妹,这酒真是甘醇。”

又围着马车转了几圈。把松动的绳索捆的紧了一些,忽然感到困意袭,周仓还没反应过,顿时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省。

“啊?怎么事?”百十个吕布军的心腹顿时一阵慌乱。

吕智这才击掌道:“诸位将士,实不相瞒,我们姊妹准备返长安,继续为朝廷效力,讨伐刘辩这个僭越称帝的逆贼。”

“二小姐干得好,杀了这个莽汉!”

眼睁睁的看着女神落到了周仓这个癞蛤蟆的嘴里。这些吕布的心腹俱都不忿,在吕智的撺掇下马上燃烧起了熊熊的仇恨。

吕玲绮站出阻止道:“此人对我有恩,不能杀他,放他一条生路吧!”

吕智高声道:“此去故乡,千里迢迢,况且九原已经被匈奴人占据。所以我们姊妹打算把父亲就地掩埋,然后返洛阳。”

当下众人在吕玲绮、吕智的带领下选择了一块田地,百十人一起动手,用刀剑、矛戈做工具,挖了两个墓穴,把吕布与高顺的棺材分别掩埋进去,然后填上了泥土。

趁着吕玲绮挖坑之际,吕智悄悄领着几个心腹到马车旁边,抬起昏睡的周仓到汉水边上,用力的丢尽了江水之中,这才放心的去继续掩埋吕布。

两座不起眼的小土丘,就是两位当世名将的墓穴,甚至连冥纸都没有。

哪怕生前英雄盖世,天下无双,死后也不过化为一堆黄土,在岁月的沧桑中慢慢变成一具白骨。

吕玲绮带着众人一起磕头,垂泪道:“父亲,你就此瞑目吧!无论如何,有高顺将军守候着你!”

棺椁是内外两层,里面盛放尸体的叫做棺材,外面的套棺叫做“椁”。吕智等人只是把吕布、高顺的棺材抬了出,而外面的“椁”依旧陈列在马车上。

吕智对众吕氏心腹道:“要走出东汉疆域,至少还有六七百里路程,你们押送着棺椁继续向北,我与阿姐走小道长安。”

“两位小姐保重!”

百十名吕布的心腹一起辞别吕玲绮姊妹,就此分道扬镳。

众人簇拥着两驾马车继续顺着汉水向北,而吕玲绮姐妹则扬鞭向西,谎称奔长安,实则打算远赴安息。只是路途迢迢,人心莫测,所以姐妹两人也不声张。吕玲绮满怀心事,与吕智一起策马扬鞭,也没想到再头看看周仓是死是活?

夜色越越漆黑,荒野中再也没了声音,只有两座坟茔静静的聆听着流淌的汉水。

江陵府县衙之内,派遣了一名偏将率领五百骑兵前往追赶吕玲绮之后,刘辩这才静下心,重新凝神静坐。

点上一炷香,刘辩在黑夜里静思:“吕雉出世倒不可怕,只是想不到竟然变成了吕布的女儿!这个女人翻覆雨的本事可不在武媚娘之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韩信、彭越都被她弄死了,这样的女人不得不防啊!”

不杀吕玲绮,其一是因为刘辩的内心对吕布有一些惋惜钦佩,所以才放她的后人一条生路。其二,吕玲绮虽然有些武艺,但智商一般,典型的胸大无脑,刘辩不认为能翻起什么浪花。其三,是为了安抚张辽以及吕布的旧部。

三种原因综合在一起,刘辩才放吕玲绮归乡,始料未及的是半路里杀出一个吕雉,变成了吕布的女儿,这才让刘辩心急火燎的派人追吕氏姐妹,把危险因素扼杀在摇篮之中。

“算了,一切都是天意,听天由命吧!”刘辩双手揉了揉太阳穴提神,“就算吕雉拥有97的女人最高智力,也不过是一介弱质女流,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蚍蜉撼树谈何易!”

端正了下身躯,凝神进入系统:“继续提供爆表名单吧?”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爆表第二人:战国时期刺客荆轲!”

“荆轲统率68,武力93,智力88,政治45。当前植入身份为嬴政招募的刺客,姓名未知,特殊属性:强刺执行刺客任务时,对交涉势力全体文武智力3,出手之际自身武力+5,降低目标人物5点武力。而且靠近宿主时,系统无法检测。”

“这才是正宗的刺客范啊,自带隐身效果,这分明就是冲着朕的嘛!”刘辩啧啧惊叹,“但你娘的为何去为嬴政效力呢?这世界真是乱套了啊,荆轲出世为秦王效力,吕雉不会跑去找项羽吧?”

“那吕雉突然就与吕玲绮会合了,这荆轲不会突然出现在身后吧?”

想到这里,刘辩下意识的扭头扫视了一圈,确定左右无人之后方才放心。看以后爆表的的时候需要注意防范了,万一有刺客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身后,给自己上一刀,那简直比窦娥还冤!

“叮咚系统提示,荆轲随机携带两名刺客,分别为秦舞阳、高渐离!”

“高渐离统率56,武力9o,智力83,政治4o。当前植入身份,荆轲师弟,姓名未知。特殊属性:强刺,与荆轲属性相同,但效果不可叠加,同时参与刺杀时,只有一人属性生效。”

“秦舞阳统率49,武力83,智力71,政治36。当前植入身份,荆轲师弟,姓名未知。特殊属性:强刺,与高渐离属性相同。”

刘辩的心情顿时有点不美好了:“他娘的,这正宗的刺客范竟然组团帮助嬴政,这目标十有**会瞄准朕啊,看得加强防御了!”

(又是崭新的周一,求推荐票,求月票,所有支持都求!)(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