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八十四 吕玲绮择婿

八百八十四 吕玲绮择婿


                吕布虽然死了,但江陵城中还有接近三万追随他多年的将士。 其中甚至还有并州狼骑、陷阵营这样的精锐队伍,如何处置吕布的遗躯与吕玲绮,关系着能否顺利收编这支群龙无的队伍。

凭心而论,第一眼看到吕玲绮的时候,刘辩很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姣好的面容,魔鬼的身材,随便哪个男人看一眼都会产生荷尔蒙剧增的冲动。

但也仅限于此而已,因为刘辩早就过了泡妞的初期阶段。虽然刘辩现在依然还会追逐美色,譬如在入城之前就刚刚调戏了樊梨花,但刘辩却知道有的放矢,哪个该泡那个不该泡。

吕玲绮是谁啊?堂堂三姓家奴的女儿,自己倘若纳了她,岂不是变成了三姓家奴的女婿?甚至可以说别人娶吕玲绮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唯有自己纳了吕玲绮的话,就会变成天下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自己是皇帝!

况且刘辩现在也不缺女人,刚刚娶了孙尚香,新鲜劲还没过去不说,其他的甄宓、杨玉环等极品尤物都在排着队等候入宫,所以刘辩也就不打算打吕玲绮的主意。自己把肉吃的差不多了,好歹也应该给手下的将士们留点汤喝,这才是一个聪明的老板处世之道。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吕玲绮啊,你父亲既死,还有何话可说?”刘辩在马上肃声问道。

吕玲绮迅的抹干眼泪,傲然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既为阶下之囚,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刘辩抚须颔:“不错,有你父亲的风采,不像小女子那样哭哭啼啼!朕念在你年幼无知,赦免你的罪责,决定把你赏赐给张辽为妻。日后让他照顾你的余生,不知你可愿意?”

在这个年代,女人就是战利品。把吕玲绮赏赐给谁,让刘辩颇费了一番脑汁。

像吕玲绮这样身材相貌俱佳的极品尤物,没有哪个男人不动心。远的不说,就说面前的众将士。除了薛仁贵、关羽、尉迟恭有妻室之外,其他的霍去病、宇文成都、关平、关铃尚未成家,而冉闵飘荡半生,虽然纳了几个妻妾,却都已经失散。断了联系。

如果能得到吕玲绮这么一个绝色娇娃为妻,自然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做梦都能笑醒。毕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优秀的男人骨子里也会被出色的女人吸引。

可刘辩也担心顾此失彼,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把吕玲绮赏赐给谁,都有可能让其他人心头产生失落感。所以刘辩干脆选择了张辽,一算是为了报答旧主之恩照顾他的女儿,二吕玲绮与张辽是旧识,或许不会那么抵触。这样刘辩就有理由饶过吕玲绮。

原因无他,刘辩骨子里并不喜欢杀人,尤其是杀女人。

如果吕玲绮既不答应嫁给自己手下的将士,又不肯归顺,刘辩也就没有理由赦免吕玲绮。而把她推给张辽,刘辩认为就是最好的决定,张辽今年三十出头,而吕玲绮十七岁,年龄差距不是问题。

“啊?”

刘辩话音刚落,分别跪在吕布遗躯左右的张辽与吕玲绮俱都吃了一惊。惊讶的合不拢嘴巴。周围的将士则纷纷朝张辽投去羡慕的目光,心中甚至嘀咕“早知如此,还不如咱也出给吕布求个情呢!”

张辽与吕玲绮对视了一眼,朝刘辩稽顿拜。以额头撞地:“陛下,此事万万使不得!陛下的善意,微臣心领了。但辽追随温候多年,情同兄弟,岂可纳玲绮小姐为妾?不如这样,让微臣纳玲绮小姐为义女。将为她寻觅一个好的归宿,也算不辜负陛下的一片苦心。”

刘辩蹙眉思量,若是吕玲绮依了张辽也可以,反正到头都是要嫁给自己手下的将士。正要点头应允,却不料吕玲绮冷哼一声。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一个卖主求荣的叛徒!”吕玲绮用刀子般的目光冷冷的盯着张辽,一字一顿的说道。

张辽面现惭愧之色,肃声道:“玲绮,你还年轻,不懂得人在世上身不由己的道理。况且陛下英明睿智,宽厚爱民,皇室帝裔,我为朝廷效力问心无愧。”

顿了一顿,动情的追忆道:“玲绮啊,你是否还记得十岁的那年,跟着温候出去打猎?由于你调皮任性,竟然在深夜迷了路,当时只有我跟在你身边。那一夜你喊我‘远叔’,依偎在我的怀中沉沉入睡入睡,就像是我的女儿。从那以后,你每天缠着远叔练习骑术、箭术,在我心中一直把你视作女儿。虽然温候去世了,但我一定会继续让你享受到父亲的关怀!”

吕玲绮面色如霜,不肯再多看张辽一眼,用冰冷的语气道:“自从你投降的那一刻起,我的‘远叔’已经死了。我誓此生不会再和你多说一句话,请你从我的身边走开,不要污了我的耳朵与眼睛!”

马上的薛仁贵勃然大怒,马鞭一指,怒斥道:“好刁蛮任性的女子!你父亲反复无常,手刃义父,助纣为虐,臭名远扬;张文远弃暗投明,何错之有?若非张辽苦苦求情,你父亲早就被碎尸万段了,而你也要被送去金陵做官妓!”

吕玲绮昂着头颅,傲然道:“陛下没有难为小女子,我很感激,更感激陛下留给我父亲一个全尸。我甚至都不恨你这个杀死父亲的凶手,毕竟将军难免阵前亡,死在我父亲戟下的人何止千万?为将者死在沙场上不该有什么怨言。我唯一恨得就是张辽这个叛徒,此生都不会原谅他!”

这一刻刘辩突然闻到了浓浓的“相爱相杀”的味道,这吕玲绮就连杀父之仇都可以原谅,竟然不肯原谅张辽?

“既然你不肯应允,那朕只好把你依照国法处置了,而你父亲也落个无人收尸的下场!”刘辩不动声色的试探吕玲绮的反应。

吕玲绮抬手捋了下额前的秀,淡定从容的道:“陛下,我虽然不愿意与张辽有瓜葛,但我可以嫁给别的将军为妻,哪怕做妾我也不在乎!只求能给父亲收殓尸体,落叶归根。”

听了吕玲绮的话,张辽闭上眼睛,默然不语。

“那也好!”刘辩颔,“在场的诸位将军都在眼前,由你自己择婿吧,看上哪一个,朕都会成全你!日后你就算是汉将的家眷了,也就不会再有人为难你,朕准许你为令尊扶棺归乡。”

“咳咳嗯!”

这一刻汉军众将俱都精神为之一阵,纷纷昂挺胸,等着吕玲绮投目光。

这画面说不出的喜感,刚刚还是血肉横飞的战场,转眼就变成了一场择婿大会。整个城池的狼烟尚未散去,到处都是血污残肢,破败的旌旗,负伤悲鸣的战马,遍地的尸体。随着吕布的战死,数万吕布军将士眼神空洞,六神无主,木然的接受命运的安排。

“微臣先去整编俘虏!”霍去病最先拨马远去。

刘辩在心底感慨一声,到底是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冠军候,看他对吕玲绮没什么兴趣,主动退出了竞争。

“唉霍将军少年英雄,与玲绮最是般配,怎么走了呢?”跪在吕布遗躯旁边的张辽听到马蹄声响起,睁眼现霍去疾拍马远去,不由得在心底叹息一声。

吕玲绮才不管张辽想什么,目光在整个街巷中缓缓扫了一圈,从一个个满脸期待的面孔上掠过,最后指向关羽所在的方向:“陛下,我选择他!”

“你竟然看上了关将军?”刘辩颇感意外,这真是太有喜剧感了。

“咦”

大街小巷,城上城下,数万将士几乎齐齐出一声惊讶。用刘辩穿越前的话就是,这小娘子竟然是个大叔控?

这一刻张辽的脸颊微微抽搐,想要说什么最终没有开口。

关羽的脸更红了,也不知道是烈日炎炎的缘故抑或是胯下胭脂血映衬的缘故?在马上手抚美髯,沉声道:“玲绮姑娘,羽比文远还要虚长几岁,况且我已经有了妻儿,你切莫开玩笑!事关你的性命,当着天子的面,万万不得儿戏!”

十八岁的关平与十七岁的关铃从后面眺望父亲,可惜只能看到背影,看不到父亲的表情,不知道父亲此刻心中的想法。脸上满满的都是羡慕,没想到父亲竟然走桃花运了,留着美髯果真有这么大的魅力?

“我说的不是红脸的,是红脸旁边那个黑脸的!”吕玲绮清了清嗓子,郑重的补充道。

“啊?”

大街小巷,数万人再次出一声惊讶,比刚才的远远还要响亮。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关羽所在的位置,寻找黑脸的将军,看看是谁走了桃花运?

“有趣,这吕布的女儿真是有趣!”

刘辩在马上苦笑一声,也弄不清吕玲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真的打算把一朵鲜花插在哪个什么上?

(最后求月票求推荐票,并宣传一下微信公众号青铜剑客,里面的内容越越多了,感兴趣的读者搜索关注一下,一定能够找到想要的资料)(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