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八十二 决战江陵之巅

八百八十二 决战江陵之巅


                在场众将俱都是一时豪杰,骨子里都有习武之人的傲气,虽然知道天子说的话无可厚非,沙场决战不是比武切磋,大可不必讲究仁义规矩,但却又觉着以多欺少有失光彩。

正沉吟之间,身后突然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叱喝,俱都循声望去,只见人一身银色甲胄,外罩白袍,手提震雷青龙戟,胯下赤兔马,正是大汉都亭侯、镇北将军薛仁贵。

原接到刘辩围剿吕布的飞鸽传之后,薛仁贵就火率兵撤武关,向江陵方向进军。但薛仁贵只知道围剿吕布的战略目的,具体计划并不知晓,走到酂县的时候忽然听闻江陵失守,不由得大惊失色。当即留下马岱与卢俊义在后面统率大军,自己单戟匹马杀奔江陵而。

都说“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这吕奉先骁勇善战,赤兔马自然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宝马良驹。撒开四蹄犹如腾驾雾,从酂县到江陵六百多里的路程,只用了三个半时辰便抵达了江陵城下。

在城外稍作打听,薛仁贵提戟纵马冲进了城里,恰好听到吕布气焰嚣张的挑战东汉诸将。心中气不打一处,刘辩话音刚落,便拍马冲到了两军中央,要与吕布单打独斗。

“陛下,这三姓家奴如此猖狂,便让微臣教训他一番,让他死的心服口服!”薛仁贵在马上拱手向刘辩施礼。

“原是薛卿到了啊!”

刘辩颔还礼,心中暗自思忖:获得鬼神属性之后的吕布已经今非昔比,就算薛仁贵拥有戟神属性,单打独斗也不是他的对手。但薛仁贵手中有一张强弓,让吕布忌惮不已,就算打不赢他,自保还是能够做到的。

而且薛仁贵与吕布有不死不休的任务,若能够侥幸杀掉吕布,自己便可以获得一张“历史最强谋士top1o卡”。退一步说,就算薛仁贵无法杀掉吕布。也能消耗一番吕布的体力,给其他武将阵斩吕布创造条件。

刘辩当下便默不作声,静观其变。反正有宇文成都、冉闵、关羽、尉迟恭、霍去病等一大帮猛将掠阵,也不怕吕布翻起什么浪花。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看到薛仁贵胯下骑着自己的赤兔马,吕布就恨得上下牙齿不停打颤,双眼血红,好似择人而噬的猛兽:“好啊,薛贼。得早不如得巧!能在死前将你斩于马下,我吕奉先即便做鬼也瞑目了!”

“哈哈三姓家奴好狂妄的口气!不对,不对,应该是四姓家奴才对,我都忘了你还给杨素做过一段时间的家奴。”薛仁贵大笑着讽刺吕布,“想杀我可以,但你可有那个本事?哪次交手吃亏的不是你?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暗箭伤人,算什么好汉?”吕布一声咆哮,催马向前,手中两丈三的方天画戟当头劈下。“事不过三,我吕布今日就算拼了一死,也要把你斩于马下!”

“叮咚系统提示,吕布鬼神、飞将两项属性都在爆之中,当前武力值118!”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朝阳冲破晨曦,洒下金灿灿的光芒。

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犹如一道苍龙,银色的光芒在朝阳的映照下五彩斑斓,熠熠生辉,好似一道闪电对着薛仁贵当头劈下。迅疾如电。重逾泰山,声势骇人。

吕布这一击包含了对薛仁贵的血海深仇,几乎使出了全部潜力,威力自然非同凡响。只让在场的众将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嘶好霸道的一戟,若是换了一般人怕是早已被斩于马下!”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生效,基础武力临时上升3点,基础武力1oo,赤兔马+1,震雷青龙戟1。一看 当前武力上升至1o5!”

“开!”

薛仁贵与吕布交手多次,堪称知己知彼,知道若是躲闪的话,那么吕布接下的攻势便犹如排山倒海,让你喘不过气。只有硬抗下这一戟,才能起反击,反攻为守。当下气沉丹田,双手紧握震雷青龙戟,一招举火燎天,全力向上招架。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火星四溅,吕布这雷霆一击被生生挡住。薛仁贵趁势反击,青龙戟迎面刺出,直取吕布咽喉。吕布冷哼一声,反戟荡开,策马向前,横扫薛仁贵脊背。

街巷中央,两军相距一箭之遥,两员虎将俱都手持画戟,你我往,马走龙蛇,直杀的天昏地暗,满街银光。

不消片刻功夫,两人已经酣战十合左右。

拥有13点的武力优势,盛怒之下的吕布完全掌控了场上局面,而薛仁贵只能寻找破绽偷施反击。而在每次寻觅到空当之后,刘辩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都会响起,根据薛仁贵的应变,每次提升的武力都在35点之间,可惜不能叠加,因此最高武力值飙升到11o也就戛然而止。

靠着敏锐的反击能力,薛仁贵勉强支撑到三十合,却是再也无力招架,当即虚晃一戟,拨马就走:“算了,每次都赢你也不合适,今日就放你一马!”

“薛贼休走,留下人头!”总算正面击败了薛仁贵,吕布岂肯善摆干休,催马紧追不舍。

论脚程,薛仁贵胯下的赤兔马自然略胜绝影一筹,但街巷距离太短,坐骑根本无法力冲刺,赤兔马的度优势也就无从展现。

眼看着吕布就要追上,薛仁贵反手挽弓,虚拉弓弦:“匹夫,中计也!”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听到弓弦声响,吕布下意识的低头躲闪。在薛仁贵的弓箭下吃了好几次亏,吕布的心理阴影几乎已经无法计算,甚至有了条件反射。

等吕布抬头之际,薛仁贵已经拨马归阵,直气的咬牙切齿,催马紧追:“无耻狗贼,使用下三滥的伎俩算什么好汉?”

眼看吕布就要冲进阵中,宇文成都催马出迎,手中凤翅镏金镋一招横扫千军,拦住了吕布的去路:“文成都在此,吕奉先休要猖狂,你我分个胜负!”

“你就是曾经力扛李元霸三锤的文成都?”吕布咬牙怒目,挥戟厮杀,把没有抓住薛仁贵的怒气泄到宇文成都的头上。

“此一时彼一时也,若是再战李元霸,定报三锤之辱!”

在宇文成都的心中,一直把金陵城下被李元霸三锤震飞武器的那一战当做耻辱,此刻听吕布的话语中含有羞辱之意,心头登时火起。手中一百一十斤的镏金镗使出浑身解数,朝吕布横劈竖砍,全力猛攻,一心要把吕布斩于马下,拿下此战头功。

“叮咚宇文成都‘橫勇’属性动,当对手武力过1o5之时,自身武力上升4点。坐骑一字板肋癞麒麟+1,武器凤翅镏金镋+1,基础武力1o3,当前武力上升至1o9!”

“叮咚宇文成都‘强行’属性动,因吕布鬼神属性+12,飞将属性+2,故此自身武力提升7点,当前武力上升至116!”

听了系统的提示,刘辩不由得笑逐颜开,悄悄拍了下额头自责:“嘿竟然把宇文成都的‘强行’属性给忘记了,真是大意啊!虽然吕布已经今非昔比,但成都也强化了不少啊,吕布118的武力值,成都116的武力值,只有两点微不足道的差距,完全可以一决雌雄。早知如此,就让成都和他单挑了,也省的被吕布奚落一番!”

就在刘辩暗自思忖之际,宇文成都与吕布的这场大战已经展到了惊心动魄的地步。

一个三国第一猛将,一个隋唐第二条好汉;一个使用长达两丈三的方天画戟,一个使用一百一十斤的镏金镗。这一战堪称惊天地泣鬼神,直让在场大部分人看的心惊胆战,胆小之辈甚至尿了裤子,犹未觉察。

金色的镏金镗光芒与银色的画戟锋芒交相辉映,犹如舞台上的灯光让人看的眼花缭乱。不时出的金铁交鸣之声,更是把普通士卒的耳膜震的嗡嗡作响,振聋聩。两把神兵利器撞击在一起擦出的火花,绚烂夺目,让人看的扑朔迷离,眼珠干涩。

两匹战马脚下吃力太重,甚至把青石踩踏的出现了裂纹,不时的溅起石沫,在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味道。随着战马的驰骋,两把兵器不时的撞击到街巷两侧的民房,墙壁纷纷倒塌,尘土弥漫,呛得两边观战的士兵不时的咳嗽。

这一战从清晨厮杀到晌午,镗戟往,马走连环,两大盖世猛将酣战了一百八十合,依旧难分胜负。虽然吕布的武力值略高一线,但与薛仁贵厮杀在前,此刻沾不得任何便宜;而宇文成都虽然以逸待劳,却也奈何不了吕布,堪称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这一战应该是仅次于李存孝大战李元霸的哪一战了吧?”刘辩在心中感慨一声,总算亲眼目睹了顶级猛将对决,或许是时候出马给宇文成都送上助攻了。

“当然,这拥有鬼神属性的吕布可不是裴元庆所能相比,朕绝对不会上前招惹他,我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他冲过,继而帮助宇文成都开启护主属性。”刘辩嘴角微翘,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