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八十 赠你一颗人头

八百八十 赠你一颗人头


                刚刚夺南门,又听说北门被汉军突破,吕布急忙率领并州狼骑前往支援。一看

但街巷毕竟是街巷,再宽阔的街巷也不能和旷野相比,骑兵在城内左冲右突,效果终究会打折扣。虽然轰隆隆的马蹄声震天动地,但通行的度却不见得比步卒快多少。

听到骤烈的马蹄声向南而去,刘辩手中双剑一招:“城里的骑兵似乎支援北门去了,将士们一举突破城门!”

“随我!”

尉迟恭手提双鞭,当先纵马跨越护城河,冲到城门底下,率领着数十名身强体壮的力卒奋力撞门。吊桥已经被吕布毁坏,攻城车无法通过宽阔的护城河,因此只能使用人力撞门。

城门栓已经被马谡率部砍断,城里的守军刚刚找了一些马车、木檩、门板等杂物堵上,甚至把附近大户人家的石狮子挪过顶住城门。在汉军数十名力卒的猛撞之下,出“咣当”“咣当”的声音,每一次撞击,这些杂物都会向后挪动几分。

守卫南门的偏将岑彭亲自下指挥:“顶住,都他娘的给老子顶住!”

“一二嘿哟!”

在岑彭的指挥下,上百名士卒涌到城门底下,甩开膀子,喊着号子扛住城门。

城墙上箭如雨下,严重威胁到了攻门的尉迟恭等将士。尽管有盾牌兵举着盾牌掩护他们,但不断有流矢从缝隙中射进,杀伤撞门的力卒,使得这些大力士们不能集中全力撞门。

刘辩亲自下马擂鼓助威,同时下令:“所有骑兵下马,沿河列阵,用弩箭压制城头上的敌军弓箭手!”

樊梨花手下的弓弩兵只有四千左右,因此无法有效压制城头上的吕军弓箭手。但在得到七千骑兵增援之后,人数飙升至一万多,射到城头上的箭雨顿时密集起,由稀疏的小雨变成了“中到大雨”。

这些骑兵的专业是驰骋冲锋。不能说没有擅射者,但大部分的射术都稀松平常。但胜在人多,每人一壶箭,一壶十支。七千人就是七万支弓箭,密集的箭雨倾洒到城墙上,顿时让吕布军吃不消,纷纷躲闪遮挡,短时间内无力威胁城下撞门的汉军。

“一二三嘿吼。再!”

尉迟恭杀的兴起,干脆卸掉了铠甲,坦露着健壮的虎背熊腰撞门,虬结的胸肌在火把照耀下着黝黑的光芒,犹如岩石一般坚硬。

“我助敬德将军一臂之力!”

宇文成都拍马杀到,将镏金镗插入泥土之中,翻身下马,与尉迟恭等人并肩撞门。

“砰、砰、砰”

伴随着三声巨响,高大的城门被撞开了一道缝隙,宇文成都反手拔了镏金镗挑开障碍物。敏捷的挤入城内。镏金镗挥舞起横扫千军,将在里面扛着城门的吕军士卒扫倒了一大片,纷纷惊叫着向后倒退,门外的汉军乘机把城门完全推开。

“啧啧你这哪是一臂之力啊?十臂百臂都有了!”

尉迟恭连声称赞,唿哨一声,召唤了坐骑“踏雪乌骓”到面前,翻身上马,抢先宇文成都一步冲进了城中。迎面撞上守将岑彭,手起鞭落,敲的脑浆迸裂。坠落马下。

看到城门告破,刘辩翻身上马,手提双剑,当先冲锋:“将士们。随朕入城!”

樊梨花唯恐刘辩有失,提刀紧随左右,高声劝谏:“刀枪无眼,陛下龙体为重,千万不要以身涉险,请陛下在城外督阵。由臣等破敌便是!”

“哈哈梨花你挺关心朕的么?这语气让朕想起了桂英,要不然朕纳你为嫔妃吧?”刘辩心血潮,扭头调戏了樊梨花一句。

“嗖”的一声,一支利箭破空而!

刘辩现在的基础武力已经上升到了98,完全能够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更何况这自城墙上的流矢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刘辩完全可以格挡或者躲闪。但看到樊梨花与自己并骑而行,有心试探一下她的反应,当下便不躲不闪,装作浑然未觉。

“陛下小心!”

黑灯瞎火,杀声震天,樊梨花可不知道刘辩打的什么注意。情急之下,本能的做出一个反应,纵身一跃把刘辩扑下马,“陛下小心冷箭!”

尽管刘辩早有准备,但没想到樊梨花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帮自己躲避暗箭,满满的历史爱情大片即视感。

按照套路说,先是男方抱着女方滚下马,或者女方抱着男方滚下马,接下就是翻滚拥吻当然,某些特定场景下,若是左右无人,可以进一步上升到野战的级别。

虽然现在黑灯瞎火,但千军万马的厮杀,野战肯定是没那个条件的。但一亲芳泽还是可以的,所以刘辩毫不犹豫的凑上嘴巴,在樊梨花的润唇上一阵熟吻。

“唔唔唔陛下!”樊梨花又惊又窘,扭头躲闪,一时头脑有些懵。

刘辩双臂紧紧缠着英姿飒爽的美人,揶揄道:“想不到梨花竟然如此迫不及待,战事结束后朕就纳你为嫔,如何?”

“陛下休要误会,我这是在帮你躲避弓箭呢!”樊梨花喘着粗气解释。

刘辩撇嘴:“你可以帮朕格挡,甚至可以把朕推下马去,但你为什么偏偏把朕扑下马呢?朕已经感受到了你强烈的爱意,所以梨花你就承认吧!”

“陛下正在打仗呢,将士们都看着,不可胡。”樊梨花窘迫不已,想要挣扎着爬起,可这好色的皇帝死死的抱住自己,却是根本脱身不得。

“朕现在正式向你求亲,择日把你纳入宫中,你若是不答应,朕就不让你起身。”难得有谈情说爱的机会,刘辩躺在地上耍起了无赖。

樊梨花又羞又急:“好,等陛下拿下洛阳、长安之后,梨花就入宫伺候陛下!”

“一言为定!”毕竟是血肉横飞的战场,刘辩决定见好就收。

在刘辩看,这个场景也可以展成二十一世纪爱情剧,男女主角不停的翻滚,周围一帮人鼓掌大喊“在一起、在一起”,可这帮不长眼的孙子却已经凑上,七手八脚的把他与樊梨花扶了起:“陛下,是否无恙?”

“无恙,多亏了樊将军助我躲箭!”当着众将士的面,刘辩立刻换上了严肃的面容,心中却在暗骂:“你们这帮不长眼的家伙,就不能让朕多抱一会么?”

樊梨花又羞又恼,起身捡起绣绒刀,翻身上马:“陛下保重龙体,我督率将士们攻城去了!”

刘辩也赶紧起身:“不要乱跑,小心撞见吕布!跟朕去寻找成都、敬德两位将军,一块生擒这三姓家奴!”

汉军潮水般涌上城墙,杀的吕布军节节后退。一名偏将指挥着士卒把城门卸下,七手八脚的抬出搭在护城河上当做吊桥。贞德率领的骑兵得以入城,千军万马犹如惊涛骇浪般卷进城内,乘胜追击,在大街小巷剿杀吕布军士卒。

江陵北城门。

冉闵撞开城门之后,胯下飒露紫,手持龙虎双刃矛,一马当先,所向披靡。

关羽手提青龙偃月刀,飞纵胭脂血,紧随冉闵身后,一路咆哮叱咤,每一刀下去,便飞起一颗级。

自上次退避三舍之后,张辽心中已经不再有愧疚之感。此刻看到冉闵与关羽双骑入城,仿佛虎入羊群,当下也不示弱,手中七星盘龙刀挥舞的虎虎生风,一路杀的吕布军尸横遍巷,血流满街。

“叮咚张辽‘奇袭’属性爆,统率+3,当前统率上涨至96;武力+3,七星盘龙刀+1,基础武力95,当前武力上升至99!”震天的杀声之中,张辽的属性最先爆出。

南、北城门同时告破,守卫东西二门的吕布军顿时丧失了斗志,再也无心抵抗,要么直接缴械投降,要么下了城池寻找吕布,整个江陵城中的吕布军犹如无头苍蝇,乱糟糟一团。霍去病趁机突破西门,关平、关铃兄弟二人也攀登着梯攻占了东门,放下吊桥,接应大军入城。七八万东汉军蜂拥而入,彻底形成围剿之势。

在持续的防御之中,高顺麾下的陷阵营已经折损了三分之一,此刻兵力仅剩三千左右。虽然他们装备精良,军纪严明,训练有素,但关羽麾下的将士也是久经沙场,再加上三大猛将压阵,在局面上稳稳的压制住了高顺率领的陷阵营。

双方在内城墙的阶梯上展开了血肉横飞的厮杀,一时间人头乱滚,血肉横飞。鲜血染的城墙斑驳6离,青石铺就的街巷一片妖艳,血腥味在空中弥漫。

“高顺受死!”

关铃率领着数千精锐士卒顺着城墙从东门掩杀过,与关羽军形成了夹击之势,看起陷阵营已经陷入重围之中。

“高兄,投降吧?以你的才干一定会受到陛下重用!”张辽一边厮杀,一边大声的劝谏故友识时务者为俊杰。

高顺仗剑在手,惨笑一声:“陷阵之志,有死无生!今日只有断头将军,绝无求生懦夫!你我故交一场,我这颗头颅便送给你了吧!”

话音未落,高顺纵身跳下城墙,同时在空中横剑自刎,生生的切开了咽喉,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坠落在了张辽的面前。(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