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八十一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八百八十一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望着面前高顺的遗躯,张辽心中有些惭愧,扭头吩咐一声:“人,准备一副棺椁,把高顺的遗躯收殓了,待战事结束后派人送故乡。”

高顺的遗体刚被抬下去,对面就响起了震天动地的马蹄声。吕布一马当先率领着五千左右的并州狼骑席卷而,铁蹄如骤雨般密集,就连城墙都为之颤抖。

“快快快,投石车迎上去把道路堵死!”

冉闵、关羽、张辽三员骁将在前面开路,柴荣也不肯放过这个捞功绩的机会,指挥着投石车进了江陵城,朝城墙上那些负隅顽抗的吕军士卒抛射岩石,进行精准打击。忽然看到吕布军的铁骑席卷而,急忙下令士卒们推着投石车冲上去把街巷堵死。

“吱呀呀”的声音响个不停,数百名汉军士卒七手八脚的把四五辆投石车推上前去,在并州狼骑冲出街巷之前把道路死死封住。同时把车轱辘破坏掉,使之无法移动。

这些投石车体积巨大,高两丈有余,宽度同样也达到了两丈,以各种木材混合镔铁、皮革、麻绳等材料制作而成,每架重达两千斤左右。在车轱辘被破坏掉的情况下,凭借人力很难移动,四五架堆积在一起,登时就把这条宽阔的街巷死死堵住。

“吁”

并州狼骑冲的正猛,冷不防街巷突然被堵死,急忙纷纷勒马带缰,一时间阵脚大乱。前面的倒是止住了战马的冲锋,但后面冲的正急,猝不及防之下自相拥挤,导致许多马匹人立而起,把马上的骑士掀翻下马,继而遭到了铁骑的践踏。

“干的好!”

关羽对柴荣的随机应变大声喝彩,偃月刀一招,高声下令:“全军放箭,给我狠狠的射这支嚣张的骑兵!”

上次在宜城野外的遭遇战,关羽麾下的将士在并州狼骑手下没少吃苦头。此刻看到对方被困在街巷之中,简直就是龙卧浅滩,虎落平阳,有仇不报。更待何时?

随着关羽一声令下,城墙上下的数万名汉军将士纷纷拉得弓弦如满月,朝被堵在街巷之中的并州狼骑攒射。刹那间箭雨纷纷,犹如瀑布般倾洒到了并州狼骑的头顶。

在汉军的猛烈射击之下,箭矢击打在盔甲上的“叮叮当当”声此起彼伏。犹如雨点敲击锅盖的声音。尽管有甲胄保护,尽管马上的骑士奋力的挥动兵器拨打雕翎,但汉军的弩箭实在密集,中箭坠马者不计其数,一时间人喊马嘶,乱作一团。

“吼嗬!”

吕布挥动方天画戟试图把挡住道路的投石车推开,但试了几次后现纹丝不动,只能放弃了这个打算。一边挥舞着画戟遮挡箭雨,一边下令全军从街巷中撤退,另寻道路突围。看起江陵城是守不住了。早知如此还不如方才与邓艾一起突围。

“退,退,后军变前军,前军变后军,杀向西门突围!”

吕布亲自殿后,大声指挥队伍顺着街巷拐弯向西。南门有汉军的重骑兵,要想突围少不了一场血战,所以吕布改弦易辙,打算从西门突围。

只可惜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并州狼骑刚刚掉过头。宇文成都与尉迟恭、贞德三人率领的大汉龙骑就从南面掩杀了过,一下子把并州狼骑撤退的道路堵死,困在这条笔直宽阔的街巷之中。

“文成都在此,叛军何不早降?”

宇文成都叱咤怒吼。 一百一十斤的凤翅镏金镋挥舞的虎虎生风,横劈竖砍,锋芒所至,俱都连人带马砍翻在地。

尉迟恭亦是不甘示弱,降龙伏虎双鞭左扫右击,迎面所遇尽皆一鞭敲下马。无人能在马前抵挡一合。

这支重骑兵在霍去病的训练下本就骁勇善战,此刻得了两员猛将领衔冲锋,更是士气如虹,锐不可当,杀的并州狼骑节节败退,在街巷中拥挤成一团,混乱不堪。

前面有大汉龙骑堵截,后面有纷飞的箭雨,还有霹雳车不断投掷过的石块从天而降,这支仅剩三千骑的队伍军心在崩溃,人人自危,一片悲歌,纷纷大叫:“温候,投降吧?”

吕布也失去了之前的锐气,但又不肯乖乖的束手就擒,内心深处还抱着侥幸突围的希望,催马从乱军中挤出,大声的向汉军喊话:“呔汉军何人是主将?敢不敢上前搭话?”

“大汉皇帝在此,何须主将搭话?”刘辩催马提枪到阵前,樊梨花与贞德各持刀枪拱卫左右,大声的与吕布搭话。

掐指算算,距离上次见面时候的虎牢关之战已经过去了七八年,吕布也从三十四五岁的壮年到了四十多岁的不惑之年。不变的是眼神中的傲气,以及脸上那副天下唯我独尊的神情。

“呵呵吕奉先,咱们又见面了?还认识朕么?”

刘辩马鞭一挥,示意身后的大汉龙骑停止进攻。而对面关羽率领的将士见到大汉皇帝亲自出马与吕布搭话,当下也暂时收了弓箭,静观其变。

虽然刘辩自报姓名,但吕布依旧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双目圆睁,上上下下打量了刘辩片刻:“你真是大汉皇帝刘辩?与从前弱不禁风的少年简直判若两人,霸气十足,胆色过人,输在你的手下,我吕奉先也不冤枉!”

刘辩面色如霜,高声叱骂:“吕布,你这逆贼反复无常,手刃义父丁原在前,助纣为虐,辅佐董卓祸乱朝纲在后!甚至协助董卓废去朕的帝号,罪恶滔天,百死莫赎!董卓覆灭之后,你不思悔改,变本加厉的为洛阳那帮逆贼效力,更是当诛九族!如今被困在江陵城内,插翅难飞,还不快快下马受缚,或许可以留你全尸!”

“别扯那没用的!”

吕布一声嘶吼,打断了刘辩的话,“在这乱世之中,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什么逆贼什么朝纲?你赢了,所以我吕布就变成了逆贼,你说的就是朝纲!若是此刻你我换个位置,你就是那僭越称帝的逆贼,而我就是中兴朝廷的名将!天下苍生皆为利生,皆为利亡,你我所求者皆为利益,何必把自己捧得那么高高在上?”

刘辩击掌大笑:“哈哈想不到吕温侯还挺有学识,说的这番话倒是有几分哲理。既然你知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道理,那就乖乖的下马就擒,做个阶下之囚吧!”

吕布冷哼一声:“杀了我吕布对你有什么好处?只不过多杀了一个逆贼而已!若是你能得到我的帮助,由李靖、岳飞统率步卒,我统率骑兵,定然让陛下如虎添翼,横扫天下!克洛阳,破长安,平曹操,逐李唐,易如反掌!这天下像我这样的猛将,陛下实在找不出第二个啦!”

“啧啧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时辰变了地点变了人物变了,不变的是你这唯我独尊的语气,还是与白门楼那般一模一样!”刘辩手抚胡须,感慨一声。

“白门楼是什么地方?”吕布一脸疑惑。

“你无需知道!”刘辩轻描淡写的跳过这个话题,“你适才这番话的意思是打算投降于朕?”

吕布脸上露出诡谲的笑容:“要我吕布投降可以,但你手下的文武用阴谋诡计把我骗进了江陵城,又倚多取胜,算什么英雄好汉?谁能单挑打败我,我便下马归降,若是不能打败我,便放我离去,如何?”

虽然此处不是白门楼,但刘备的话言犹在耳:“曹公不见丁原、董卓之事乎?”

这吕布虽然武艺了得,但人品实在太差,反复无常,朝秦暮楚也就算了,甚至连宰两个义父。漫说刘辩现在不缺人,就是缺人也不敢把这么一头喂不饱的白眼狼留在身边,天知道哪天他盯上了自己的女人了,顺手一刀就把自己宰了,到时候又去向谁诉冤?

一念及此,刘辩大笑一声:“哈哈吕布啊吕布,纵然说的冠冕堂皇,也难掩你贪生怕死的本色!你既然懂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道理,是否懂得兵不厌诈的道理?沙场争锋,获得最终的胜利方为王道,你管我阴谋阳谋?抓住你就是好谋!单打独斗?你以为这是在选拨武状元么?”

“切,就知道你们金陵朝廷都是一群胆小鬼!”吕布计划落空,当即悻悻的讽刺,“算了,算了,你不想要老子,老子还不想给你效力呢!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而已,你以为就凭你手下的这帮杂鱼,能捉住我么?统统放马过吧!”

刘辩环顾左右,现关羽、冉闵从侧面的小胡同绕了过,而霍去病、关铃、关平也引兵杀到,只有张辽不在附近,估计是不想看到吕布阵亡的场景。

手中马鞭一指,喝令道:“沙场对决不必讲究什么仁义,成都、敬德、冉将军、长将军,尔等并肩上前,把这反复无常的三姓家奴砍下马!”

众将还未应声,蓦地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叱咤:“诸位同僚且慢,让本将会会这吕布,也让他死的心服口服!”(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