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七十九 再爆城门

八百七十九 再爆城门


                “啧啧长得不错,比俺这黑炭头的模样强多了,绑了去金陵卖屁股,一定能赚大钱?”

花摸着脸颊两侧的胡须,一脸戏谑的调戏着吕布,并没有太把这个九原虓虎放在眼里。

吕布嘴角微翘,出了一声轻蔑的冷笑:“就怕你买不起!”

“,你开个价钱,我买不起去找皇帝借!”既然吕布愿意和自己胡扯,花索性和他耍耍嘴皮子。老娘说了,自己长得太丑陋,要想俘获女人的芳心,必须练好嘴上功夫。

“拿你的头颅换!”

一声叱咤,吕布催动胯下战马,手中方天画戟斜刺而出,势如惊雷,迅如闪电,携带着万丈银光,疾刺花。

“俺日”

花是个大老粗,三句话不离粗口,没想到吕布这一戟的如此迅疾,慌忙挥斧招架,火光照耀之下,一道青锋横扫。

“铛!”的一声巨响,金铁交鸣之声响彻江陵上空,直震的南城墙上上下下的万余将士耳膜“嗡嗡”作响。

“俺日,好大的力气哇!”

花侥幸挡住了吕布的夺命一戟,但没想到这一戟不仅迅疾如惊雷,其力量也不亚于泰山压低。兵器甫一相交,登时将自己的虎口震裂,十指麻木,再也拿捏不住大斧。

“受死吧!”

吕布一击得手,方天画戟向后倒拖,用画戟的月牙刺向花的肩头,以退为攻,其疾如风。

“噗嗤”一声钩住了花左肩,猛地用力向怀中拖拽,登时从马上拉扯下。直把花摔得七荤八素,满眼火冒金星,放声大喊:“哇呀呀吕布杀人了,吕布杀人了!”

暴怒的吕布竟然被逗笑,纵马踏向花的躯体:“你这黑莽汉倒是有趣。死在我吕奉先手上的亡魂何止万千?我还是初次听到这样的遗言,要不是厮杀激烈,说不定本候会留你一条性命!”

花在地上翻滚挣扎,企图摆脱吕布的束缚。讨饶道:“那你就饶了俺呗,俺每天逗你开心?”

“留下遗言!”

吕布怒吼一声,举起方天画戟准备劈下去,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花便会魂归九泉。

“俺还没娶媳妇。俺还没摸过女人的奶。子,你就不能饶了俺嘛?”花决定将逗逼本色保持到底,反正说啥都是要死,还是说句心里话吧。

“”

吕布大怒,纵马驰骋,矫健高大的绝影战马腾空而起,一双带着马掌的前蹄狠狠的踩向花的后背。连人带马一千余斤,再加上腾空而下的力量,更是力逾千钧,势不可挡。

“咔嚓”一声。花的脊梁骨被巨大的力量踩得粉碎,将五脏六腑挤压的破裂变形,一口鲜血吐了出,惨笑道:“吕布,你他娘的真狠,俺****婆娘做鬼也不放过你女人!”

“去死!”

提起女人,就是吕布心头永远的伤疤,一声咆哮,方天画戟挥出,将花黑黝黝的脑袋砍了下。远远的滚到了一旁。

“让你再胡言乱语?”吕布呲牙怒目,犹如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咆哮。

“叮咚系统提示,花战死,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当前拥有的复活碎片上升至十枚!”

刘辩听到系统的提示,脸色为之一变:“啊这花真是太悲惨了,好像才刚刚出世三五天的样子?还没建功立业就领了盒饭,这运气比雄阔海还要衰啊!”

惊诧只是瞬间的事情,刀枪无眼沙场无情,每个人随时都有阵亡的可能。刘辩也不及过多的感慨,佩剑朝南城门一指,派人去招呼宇文成都及尉迟恭:“去南城门,估计那边攻破城门了!”

刘辩一马当先,宇文成都、尉迟恭得了命令调转马头,紧随着刘辩的身影,奔江陵南城门掩杀而去。

“温候无敌,天下无双!”

“飞将盖世,谁人能挡?”

看到吕布在城下轻取花,这个适才还左右冲突,如入无人之境的汉将转眼就成了戟下亡魂,城头上的吕布士卒军心大震,纷纷鼓噪呐喊。斗志旺盛起,射箭的频率加快了,力量也加大了,一波又一波箭雨向城下倾洒下去,迫使冲到城下的汉军纷纷后退。

“谁敢与我一战?”

吕布一戟秒杀了花,纵马驰骋,左冲右突,一杆画戟挥舞的光芒万丈,杀的冲进城里的汉军士卒尸横遍地,犹如退潮的海水一般向后退去,很快的就被杀的撤出了城门。

吕布身后马蹄声席卷而,却是邓艾率领并州狼骑下了城墙,全部翻身上马,准备护着吕布突围出城。南城门已经被攻破,北城门与东城门岌岌可危,江陵看是守不住了,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看到邓艾引领了五千多并州狼骑掩杀过,吕布喜出望外,画戟一招:“将士们随我冲锋,把汉军撵出城门!”

“杀啊!”

见吕布依旧如从前般威风凛凛,马前遍地都是汉军的尸体,并州狼骑信心大增,纷纷举起兵器响应吕布,顺着江陵宽阔的街巷列队向前冲锋,像推土机一般向汉军起了反冲锋。

“叮咚吕布飞将属性动,统率+4,上升至98;武力+2,上升至118!经过鬼神连续的副作用,当前智力下降至4o!”

看到吕布骁勇善战,并州狼骑蜂拥而,樊梨花急忙暂时鸣金撤退。面对着如此强悍的重骑兵,以步卒硬抗无疑是以卵击石,樊梨花必须为将士们的性命负责。虽然刚刚拿下的城门被夺了去让人扼腕叹息,但搭上大量的性命也未必能扛住吕布的反冲锋。

“全军撤,待援兵抵达后再卷土重!”樊梨花亲自殿后,且退且走。

马谡不敢留在城内,率领着郡兵尾随着大军撤出江陵,连声叹息:“唉,功亏一篑,真是太可惜了!这三姓家奴怎的如此骁勇,难道我军就没有足可匹敌的猛将么?兄长带着傅士仁却绑吕布,也不知道是生是死。早知吕布如此强悍,就不让兄长冒险了!”

在吕布的带领下,五千多并州狼骑一鼓作气的把樊梨花率领的汉军逐出了城门,撵过了吊桥。忽听得西方马蹄声大起,却是贞德率领霍去病一手组建的重装骑兵“大汉龙骑”掩杀过,踩踏的尘土飞扬。

“前方的步卒闪开,交给我等冲城!”七千重装骑兵汹涌而,大地颤动。山河呜咽,声势骇人。

吕布的并州狼骑同样装备了重甲,面对着阵型整齐的汉军重骑,毫无惧意,在吕布的指挥下准备列阵迎战。

而邓艾却心急如焚:“温候,不可恋、恋战,突围吧?”

吕布双目一瞪,叱喝道:“好不容易拿下了江陵,岂能说丢就丢?适才只是老虎打盹,才被汉军攻破了城门。兵法。十倍围之五倍攻之;汉军既没有我军五倍,更没有十倍,况且杨素的兵马就在宛城,朱元璋的兵马就在襄阳,我军并非孤军,为何轻易撤退?”

“或许朱元璋并、并不知道温候被困,末将愿意突围前去求援?”既然吕布冥顽不灵,邓艾决定开溜,趁着樊梨花被杀退之际向南落荒而逃,或许还有活路。

吕布倒是没有生疑。颔道:“去,请朱元璋率兵援!”

“末将告辞,温候保重!”邓艾抱枪向吕布告辞,临走之前提醒道。“敌众我寡,若温候想要据守,便退城内,要么走要么守,万万不可与敌军血拼啊!”

这一次,吕布终于采纳了邓艾的建议。画戟向后一挥,下令道:“暂时退城中,用弓箭杀伤汉军,待汉军疲惫之后再杀出城!”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并州狼骑后队变前队,前队变后队,由吕布亲自殿后,迅的撤江陵城内,由吕布亲手毁断吊桥,关闭城门,凭险据守。

邓艾趁着樊梨花率兵撤退,汉军骑兵还没有冲杀过的空当策马向南逃命。若是向北,想一路上都是汉军,怕是见不到朱元璋就会被抓住,相比之下南方则安全的多,还是先逃得性命,再乔装打扮潜洛阳不迟。

贞德率领骑兵杀到护城河边上的时候,并州狼骑早就撤退进了城里。被城墙上乱箭射下,只能暂时退避。恰好刘辩带着宇文成都、尉迟恭杀到,才现城门已经被吕布反攻了,不由得懊恼不已,后悔迟了一步。

此刻的江陵犹如四面漏雨的草庐,南城门被吕布一夫当关夺了,但北城门在关羽、张辽的猛攻之下,在柴荣霹雳车的助阵之下,吊桥被斩断坠落。巨大的攻城锥在数百名士卒的推动下,向江陵的城门起了猛烈的撞击。

“咚”

“咚咚”

“咚咚咚”

巨大的撞击声持续不断,江陵北城门摇摇欲坠。

“把所有的石块砸下去,就算拆掉墙垛也要砸坏汉军的攻城锥!”

高顺亲自抱起一块巨石狠狠的砸下去,嘶哑着喉咙指挥陷阵营的力卒朝汉军的攻城锥投掷滚石擂木。密集的持续攻击之下,汉军攻城锥终于瘫痪,距离撞开城门还差一线。

刀光剑影之中,突然由北方飞驰一匹紫色的骏马,马上驮着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正是从河北快马赶的冉闵。在千军万马之中风驰电掣,转瞬间就杀到了江陵北城门底下。

“让我撞开城门!”

一声虎吼,冉闵翻身下马,凝聚全身之力以左肩猛撞江陵城门。

“砰、砰、砰”

连续三次猛烈的撞击之后,江陵北城门轰然敞开,烟灰弥漫,尘土飞扬。

城上城下的数万将士尽皆震惊,齐齐出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我的天啊,这是哪里的战神?”

(再次求月票,为毛稳定的更新也拼不过每天一更的呢?有月票的兄弟几张,把名次向上冲一冲!)(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