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六十七 两全之策

八百六十七 两全之策


                夜色中的乾阳宫灯火辉煌,照耀的苍穹一团明亮,远远观望,气势宏大。

刘辩坐在麟德殿御房审阅陈平的飞鸽传,看完最后一句,在心中暗自沉吟:“这吕布获得‘鬼神’属性之后,武力至少增强了一个档次。在鬼神、飞将全开的情况下,其武力将达到惊人的118,就凭关羽父子加上霍去病、樊梨花等人还真拦不住他,是时候派遣一员大将去对付吕布了!”

但派何人去战吕布呢?这让刘辩不得不费一番思量。

按照武力值与技能看,李存孝可以完爆吕布,姜松凭借着遇强则强的属性,也可以正面硬刚吕布。只不过李存孝需要在北方对抗李元霸,而姜松已经跟着吴起去了东南亚,想要召也是鞭长莫及。

“对了,调冉闵去啊,几乎把冉闵忘了!”正左右为难之际,刘辩猛地一下子就想到了冉闵。

冉闵自从去年夏天归降之后就一直在河北章武县城养伤,到现在迟迟没有获得用武之地。从蓟县突围之后,冉闵伤的不轻,甚至被慕容恪伤了右脚脚筋。一直休养了三个多月,方才逐渐康复,但受伤的左脚却无法痊愈,自此留下了微瘸的残疾。

庆幸的是,瘸的并不严重,只是走起路姿势难看了一点,对于冉闵的武艺与骑术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这让冉闵痛恨慕容恪的同时也暗自庆幸。

沙场从刀枪无眼,死在自己手下的亡魂何止万千?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出混迟早要还,自己只是伤了一只脚而已,照样能够驰骋沙场,比起那些战死的将士何其幸运!

又在章武休养了两个多月,冉闵获得了一个好消息,在那场血战之中,自己也砍了慕容恪左腿一刀。同样导致慕容恪变成了瘸子,而且比自己严重的多,甚至走路需要拐杖才能保持平衡。

这让冉闵总算长出了一口心中的恶气,在心底誓道:“慕容狗贼。老子迟早要砍下你的脑袋,把你挫骨扬灰!”

但让冉闵郁闷的是,李靖似乎不太器重自己,一直没有委以重任。刚开始安排自己章武县城养伤,直到伤势痊愈后仍然留下自己与关胜镇守这座连接青州的要塞。在此蹉跎了半年的时光,也没有等到沙场立功的机会。

这让冉闵倍感压抑,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心想李靖拥有李存孝这么一个比肩李元霸的猛将,对于贼人出身的自己有所轻视也是人之常情,只能耐着性子等待机会的降临。

“冉闵拥有1o4的基础武力,配上武器与马匹,可以达到1o6。可惜没能杀死慕容恪,把英魂强化成战魂,否则何惧吕布的鬼神?就算这样。调冉闵去战吕布,也可以正面硬扛一阵!”

一念及此,刘辩挥毫泼墨,写了一道密旨,加封冉闵为荡寇将军,命他离开河北,以最快的度赶往荆州,前往关羽麾下助战,正面抵抗吕布。

“用飞鸽把信送到河北冉闵手中!”

信修完晾干,交给郑和。命他送给锦衣卫“飞鸽营”,连夜送往河北。

从金陵到章武,大约一千八百里路程,经过沿途信鸽中转站的接力。估计最迟后天凌晨就能传到冉闵的手中。冉闵拥有自己赠送的神驹飒露紫,一天下能奔驰七八百里,一路上走走停停,估计最迟三天左右就能抵达荆州战场。

信送走之后,刘辩继续在御房中踱步:“这吕布强化之后,武力值高居当世前四名。??单从武力值上看,仅次于项羽、李四傻、李存孝三人。单打独斗的话,冉闵、高宠都不是他的对手,还得派宇文成都去助战!”

宇文成都的基础武力高达1o3,拥有神兵凤翅镏金镗,又获得了齐国远赠送的一字板肋癞麒麟,斗将的时候初始武力也达到了1o5,另外再配上“橫勇”属性,起手武力可以达到1o9,与冉闵在伯仲之间,但距离吕布118的峰值还有不小的差距。

“看朕必须亲自出马助攻了,激宇文成都的护主属性之后便可以上升到117,足可正面硬撼吕布,鹿死谁手,尤为可知!”刘辩双眉挑动,决定再次御驾亲征。

刘辩从交州返金陵已经一个月有余,略显动荡的政局早已完全安定了下,而且从江陵到襄阳不过一千二百里的路程。这次去荆州可以不用带大军,只带着宇文成都、文鸯兄弟二人,以及少数骑兵,轻装简行,估计两三天便可以抵达江陵。

“唉遗憾的是,除了貂蝉、陈圆圆受到宠幸之外,其他的嫔妃就要独守空房咯!”这一刻,刘辩心中竟然生起了一丝惭愧。

世人皆有七情六欲,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生理需求。就连圣人都说,食色性也!

刘辩出征交州已经一年有余,包括武如意、卫梓夫、步练师等嫔妃独守了一年空房,辛亏后宫戒备森严,否则刘辩真的担心隔壁老王的存在。

在交州打了一年左右的仗,好歹灭了蒙恬、王贲,快马加鞭到了金陵,本打算好好滋润一下后宫里的这些婆娘。没想到6康想太多,自己把自己弄死了!

当朝三公去世,刘辩也不好寻欢作乐,只能继续让嫔妃们的田地干涸着,就像撒哈拉大沙漠一样,期间倒是潘金莲近水楼台先得月,得到了一番甘霖的浇灌。

好歹总算熬到了6康丧期满月,刘辩正想大展雄风,没想到陈平又抛出了这么一个难题。自己不亲自出马吧,还真的没有人能够和吕布单打独斗,亲自出马吧,只能让嫔妃们继续独守空房。

“不行,两个战场都要兼顾!”刘辩狠狠的揪下一根胡须,沉吟道,“不能因私废公,也不能因公废私,让朕的女人守活寡!”

“陈平的计策还没有施行,先处罚世家,再引诱吕布入围,至少也要三四天的时间。两天之后,朕带着宇文成都,两骑出城,快马加鞭,最快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可以抵达江陵,在出征之前,朕先把所有嫔妃干涸的土地浇灌一遍,尽一个丈夫的责任!”刘辩终于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心情轻松愉快起。

目光忽然扫到了御案上的花名册,这是户部上报的各地士族名单,不仅仅包括江东,其他的青州、豫州、荆州、徐州等安定了多年的郡县也全部做了统计,只有交州、夷州、宋州三个新定的州郡还没有统计。

“朕倒要看看江陵有哪些士族?”

一念及此,刘辩到御案后面坐定,翻开厚厚的花名册,找到了荆州江陵郡,一页页的翻阅起,最后落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上面。

“江陵傅氏,族长傅严,其子傅士忠、傅士厚、傅士仁、傅士义”刘辩目光如炬,“这傅士仁是不是勾结糜芳,在关羽背后捅刀子的哪个叛徒?”

再继续看下去,还有户部对傅氏一族平素行为的点评:刻薄寡恩,鱼肉百姓,族人时常仗势欺人,甚至有欺男霸女之事。仗着家族势大,上下打点,屡教不改,建议责令江陵太守严加约束惩戒。

“就拿这傅士仁开刀了,管他是不是出卖关羽的叛徒!这样的土豪劣绅,必须予以严惩!”

打定主意,刘辩再次笔走龙蛇,给陈平写了一封信,命他拿傅氏开刀,狠狠的杀他一批。或许那傅士仁天生就是个叛徒,干起通敌叛国的事情轻车熟路,由不得吕布不相信。

“交给飞鸽营,送往荆州陈评手中!”刘辩把信交给郑和,叮嘱道。

“奴婢遵旨!”郑和躬身领命,并善解人意的道,“公务已经处理完毕,陛下早点去休息吧!”

看到信鸽腾空飞起,刘辩总算长舒了一口气,立即赶往卫梓夫的漪澜殿,推醒了熟睡中的卫淑妃,又是一场**。

雨住收,卫梓夫依偎在刘辩怀里,柔声道:“陛下,冯美人被打入冷宫已经一年半多了,她在里面面壁思过,早已痛改前非。而且冯美人的两个孩儿由宫女照顾,好几天才能见到母亲,甚是可怜,请陛下宽恕了冯美人的罪责吧?”

“唉好吧,人哪有不犯错的,天亮之后派人去一趟冷宫,放出冯美人,让他寝宫居住吧!”想起两个儿子,刘辩爽朗的答应了卫淑妃的请求,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愿冯蘅从冷宫中出,能够痛改前非。

距离出征江陵迫在眉睫,刘辩责任重大,连夜离开卫梓夫的寝宫,赶往最近的薛灵芸寝宫。最初的惬意也变得痛苦起,“卧槽,又想当个好皇帝,还想当个好丈夫,真不是人干的事情啊!”

信鸽展翅翱翔,次日傍晚飞到了江陵,把信交到了太守衙门。

太守李严命人解下绑在信鸽腿上的密旨,派人召唤陈平过,共同观看天子的密旨。却是下令拿傅氏开刀,逼迫傅士仁勾结吕布,引诱吕布前攻打江陵,然后再关门打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