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六十三 龙生龙,凤生凤

八百六十三 龙生龙,凤生凤


                一寸长一寸强,吕布的方天画戟长达两丈三,配上魁梧的身躯,威力强大。

岳胜南征北战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强大的对shou ,要力量有力量,要武艺有武艺,要变化有变化,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自己都毫无胜算,甚至连招架的能力都没有。找一个词语形容,那就是不堪一击!

这一刻,岳胜的心里有些悲哀,双手虎口被震裂,血渍染得刀柄一片斑驳,下意识的拨马就走,“驾!”

“哪里的家伙,竟敢冒充关羽?”

一招打的敌将落荒而逃,吕布这才发现对方不是关羽,身高矮了一些,胡子短了一些,大刀轻了一些,更重要的是没有关羽那种勇往直前的气势。

看到敌将拨马逃命,吕布哪里肯舍,双腿在坐骑腹部猛地一夹,穷追不舍:“哪里走?”

由时迁从曹操哪里盗的绝影虽然不及赤兔,但也是万里无一的宝马良驹,全力冲刺之下很快的追上了岳胜。两骑并行,吕布轻舒猿臂,一把抓住岳胜的绶带,猛地一用力,便从马上生生提了起。

“左右,给我绑了!”

吕布一手提着岳胜,另外一手挥舞着画戟,杀退赶过搭救的汉兵,喝令身后的士卒把岳胜捆绑起。

四五个彪悍的骑士翻身下马,拿着粗硕的绳索把关胜五花大绑了,尽管关胜拼命的挣扎,但却也无济于事。被左一圈右一圈捆成了粽子,横放在一匹战马的马鞍上。就此成了吕布军的俘虏。

关铃听说岳胜被擒,急忙率军救。奈何吕布当先冲锋,并州狼骑战斗力爆表;汉军占不到便宜。只能且战且走,把岳胜被擒的消息向关羽禀报去了。

张辽率军向北退了七八里,听闻岳胜被吕布生擒,不由得惭愧不已,摇头道:“唉……是我害了岳胜将军啊!当掉头返回,与吕布决一死战,以报君侯器重之恩。”

忽然有斥候报:“启禀张将军,前面五六里的地方有一条羊肠小道,似乎发现了吕布军行踪。”

张辽大吃一惊。急忙召襄阳本地籍贯的士卒询问:“前方的小路通往何处?”

士卒拱手答道:“一直向东走三十里,再折返向南走二十里,就可以抵达宜城。也可以拐个弯折返回,从背后攻击我军。”

张辽一拍大腿道:“想必这是陈公台之计,打算饶到后方对我军前后夹攻,使我军首尾难顾。这次退避三舍也算是误打误撞,正好将功赎罪。儿郎们,随我伏击敌军!”

张辽提刀跨马,当先冲锋。引领着一万人马跟随着斥候的脚步,向发现吕布军的羊肠小道掩杀了过去。

邓艾自以为行踪隐蔽,率领了八千将士缄口急行,顺着这条隐蔽的羊肠小道朝宜城摸去。冷不丁的斜刺里杀出一支人马。杀的本方阵脚大乱,急忙挺枪骤马约束三军:“将士们不要慌张,随我破敌!”

“雁门张文远在此!”

除了吕布之外。张辽谁都不怕,颇有点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的感觉。纵马提刀,率领着三军向前猛冲。所到之处,俱都砍翻在地。

在吕布军中,张辽的武艺仅在吕布之下,而且古道热肠,提携关照过不少将士。虽然已经投靠汉军两年左右,但在吕布军中仍然有一定的威望,这让很多人不愿yi 与张辽为敌,就像张辽不愿yi 与吕布为敌一般。

“我当是谁呢?原是张辽你这个卖主求荣之徒啊!”邓艾与张辽在吕布麾下共事的时间不过半年左右,因此没有什么交情,长枪一指,破口大骂。

张辽冷笑一声,反唇相讥:“这不是邓结巴么?今天口齿怎么变得伶俐了?我乃汉臣,为朝廷效力乃是天经地义,何叛徒之说?你若速速下马投降,本将饶你不死!”

“你……你真、真狂妄!”邓艾一生qi ,激动之下又变得结巴起,催马挺枪,奔着张辽当胸刺出。

张辽大刀挥舞,与邓艾恶战在了一起。马走连环,踩踏的尘土飞扬;枪刀往,厮杀的寒光闪烁,一时间难分胜负。

两员主将捉对厮杀,麾下的将士也没有闲着,各自呐喊咆哮,挥舞着手里的长枪,高高举起大刀,展开了血肉横飞的肉搏战。

酣战了三十回合,邓艾抵不住张辽,虚晃一枪拨马败走。

张辽追赶不上,便率兵回头拦截邓艾率领的败兵,横刀立马拦住去路:“尔等速速缴械投降,可保性命!”

这些将士纷纷跪地乞求:“文远将军,我等的老小都在洛阳朝廷治下,若是就此投降了金陵朝廷,只怕会给家人招惹祸端。还望将军看在昔日的恩情上,高抬贵手,放我等一条生路!”

张辽回忆起往日的恩情,许多人都是自己手下的将士,其中甚至不乏亲兵,当即摇头叹息一声,缓缓挪开了拦住了去路的大刀。

“多谢将军不杀之恩!”

这些败兵纷纷向张辽作揖致谢,丢了bing qi 旗帜,循着邓艾远去的背影向西逃命去了。

在正面战场,高顺率领着陷阵营步步为营,表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虽然处在不利的地形之中,但凭借着出色的军事素养,严明的军纪,精良的装备,变化多端的阵型,硬是把局势变成了旗鼓相当的局面。

“温候已经击退张辽,正前增援,将士们再支持一个时辰,待温候到后便可以击溃关羽!”乱军之中,高顺手提玄卢枪,大声的指挥麾下的将士。

“嘶……都说这高顺的用兵才能与文远旗鼓相当,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关羽一直在高处观战,看儿子关平率两万人马与对方鏖战。一开始凭借着居高临下的地形稳占上风,但当高顺率领的陷阵营加入战局之后,局面登时就形成了旗鼓相当之势。不由得手抚美髯,情不自禁的赞叹一声。

“周仓,拿我的青龙偃月刀,本候亲自去斩下高顺的首级!”关羽翻身上马,伸出手掌向周仓索要大刀。

周仓答应一声,将八十二斤的青龙偃月刀交到了关羽手中。

两年多之前,周仓离开成都,打算把刘备扣下杜月娘、李师师的消息禀报给关羽。却在成都东郊遭到了刘封的伏击,身中两箭,情急之下跳入江中,最终凭借着娴熟的水性逃得性命,并返回上庸把刘备的所作所为报告给了关羽,依旧跟在关羽身边扛刀。

“驾!”

接过寒光闪烁的青龙偃月刀,关羽怒吼一声,双腿在坐骑“胭脂血”上猛地一夹,战马嘶鸣一声,犹如离弦之箭般射出,朝高顺所在的方位冲杀过去。

“随我保护君侯!”

周仓大吼一声,从士兵手里接过七十九斤的镔铁朴刀,率领着两千精锐亲兵,紧紧跟随在关羽的身后,朝高顺的陷阵营掩杀了过去。

比起颜良、文丑,高顺最dà 的优点就是谨慎,不打无把握之仗。用兵如此,斗将亦是如此,一看关羽冲锋的阵势,就知道自己不是对shou ,手中令旗一挥,下令陷阵营合围关羽。

“杀!”

随着高顺令旗一挥,三百名刀盾手围拢了上,企图困住关羽。

“挡我者死!”

关羽一声怒吼,青龙偃月刀挥出,砰的一声,将迎面而至的几个盾牌兵击飞。猛地一提缰绳,胯下胭脂血四蹄腾空,硬生生的从盾牌兵的包围圈中飞跃了出去,朝高顺掩杀了过去。

“杀啊!”

周仓紧随着关羽的步伐,与陷阵营短兵相接,两条粗壮的胳膊青筋虬结,挥舞的大刀虎虎生风,将拦在面前的盾牌兵砍的东倒西歪,率领着身后的精兵奋勇冲杀。

“高顺,马前受死!”

关羽叱咤一声,纵马杀到高顺面前,手中青龙偃月刀凌空劈下,犹如青龙俯冲,天地变色。

高顺不敢硬拼,催马闪开,手中玄卢枪仿佛毒蛇出洞,奔着关羽刺出。你我往的厮杀了五六个个回合,虚晃一枪远远的躲开,挥舞令旗调动士兵过包围关羽。单打独斗自己不是关羽的对shou ,那就好好的利用麾下的精兵,扬长避短才是聪明的做法。

看到关羽在乱军中横冲直撞,远处的吕玲绮怒不可遏,催马提戟朝关羽冲杀了过:“呔……红脸的汉子休养猖狂,过与姑奶奶大战三百回合!”

与此同时,远在金陵的刘辩刚刚结束早朝回到含元殿,在心中沉吟道:“适才听到吕布的‘飞将’属性爆发,看是与关羽或者岳飞开战了。到目前为止,除了邓艾之外,还不知道吕布麾下其他文武的能力,便趁这个机hui 查询一番,以求做到知己知彼。”

得了刘辩的吩咐,系统应声启动:“系统正在查询中,宿主请稍等!”

“叮咚……陈宫——统率84,武力63,智力93,政治82.”

“高顺——统率92,武力91,智力79,政治55.”

“吕玲绮——统率85,武力93,智力55,政治41.”

“嗯……吕布的女儿竟然有93的武力?倒是出乎预料,真是虎父无犬女!”刘辩蹙眉沉吟,对这个吕玲绮的能力颇感意外。

翻开记录看看,这吕玲绮93的武力比马騄、孙尚香的武力都要高一点,堪称三国第一女将。甚至比高顺、夏侯惇、夏侯渊这些人还要猛,果真是龙生龙凤生凤,吕布生女会武功,生的这个女儿真他娘的能打!

(月底了,呼唤下月票,你们的支持就是剑客更新的最dà 动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