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六十二 退避三舍

八百六十二 退避三舍


                铁骑轰鸣,万马奔突。

吕布匹马当先,率领着八千并州狼骑,紧随着斥候的脚步,向前寻找张辽所在的位置。

走了十几里,地势逐渐险峻起,道路两侧是绵延起伏的山谷,坡上青草丛生,遍地都是吕布军士卒的尸体,残破的“魏”字大旗耷拉着脑袋,在骄阳照射下恹恹不振。

死的这些自然是魏断率领的三千先锋部队,在搜索山谷的时候与张辽的队伍狭路相逢,被杀了个措手不及,魏断战死,三千人死伤了大半,剩下的纷纷溃逃去报告吕布。

“儿郎们,得张辽级者,赏黄金千两,封关内侯!把我的女儿玲绮嫁给他为妻!”

这一刻,吕布对张辽的恨意几乎蔓延到了全身每一个毛细血孔,冲动之下甚至不惜把女儿拿出做赏赐。

吕玲绮今年已经十七岁,很好的继承了吕布的身高优点,生的修长高挑,竟然达到了惊人的八尺一寸,折合到刘辩穿越前大约一百八十六公分左右,完全是国际名模的标准,堪称魔鬼身材。

对于一个女人说,身材高挑修长只是一方面,若是长了一张普通的面孔,那么这魔鬼身材必然会大打折扣。反之,若是拥有一副魅惑人心的面孔,再配上这魔鬼般的身材,那就是极品尤物。

吕布的故乡自草原,并州九原人,血液中有着游牧民族的粗犷。吕玲绮很好的继承了吕布的这一点,生的鼻梁高挑,五官精致,颇有混血美人的味道,再加上高挑的身材,当真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让吕布手下的将士无不魂牵梦萦,垂涎三尺。

此刻听了吕布的悬赏,一个个荷尔蒙迅激。变得狂躁兴奋起,纷纷驱赶着胯下的坐骑,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呐喊冲锋。

“杀啊,杀叛贼张辽!”

“活捉张辽。 娶玲绮小姐为妻!”

“张辽头颅是我的,谁也不许抢!”

轰隆隆,万马奔腾掠过,所到之处本绿茵茵的大地顿时变成一片枯黄。

被魏断搜索到之后,埋伏的汉军已经暴露踪迹。因此关羽下令全军集结列阵,凭借着地势居高临下的阻截吕布军,而张辽率领的队伍正好当其冲。

“温候,快看!”有眼尖的吕布军大声的向吕布禀报,“山谷上面飘荡着‘张’字大旗之处,必然是张辽屯兵所在!”

“冲锋,随我斩张辽!”

吕布两眼红,血脉贲张,咆哮一声,双腿在绝影腹部猛地一夹。挥舞着两丈三的方天画戟,犹如离弦之箭般向山坡起了冲锋。

这一片地形以山谷丘陵为主,虽然高低不平,但脚底下却全都是肥沃的黄土,遍地杂草丛生。这也让埋伏的汉军找不到滚石作为武器,阻击并州狼骑的冲锋,只能用弩箭朝山坡下面攒射,阻挡势汹汹的骑兵。

丘陵虽然有坡度,但脚底下却很平整,漫山遍野的杂草也不是太深。最多也就是一尺左右的高度,因此骑兵冲锋起并不是太费劲。更何况这是跟随吕布身经百战的并州狼骑,一个个坐骑矫健,骑术精湛。战斗力绝非寻常的骑兵所能相比。

轰隆隆,万马驰骋,向山坡上高冲刺。

千军万马之中,吕布甚至已经看见了张辽的身影,手中的方天画戟高高举起,歇斯底里怒吼一声:“张辽匹夫。你这卖主求荣的无耻之徒,还有何面目立于世间?”

“叮咚吕布飞将属性动,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1o6!统率+4,当前统率上升至98,所属部队移动能力上升,斗志上升!”

张辽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与吕布沙场对决,但怕什么什么,没想到最先被魏断搜索到,无奈之下只能把魏断斩杀。 结果导致吕布暴跳如雷,把张辽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率领着大军朝本部所在的方位起了猛攻。

这片丘陵方圆数十里,隐蔽之处埋伏着关羽、岳胜、关铃、关平等各部,魏断这狗日的竟然最先搜索到了自己,真是应了“冤家路窄”这句话。难道就是因为魏断在自己手下效力的时候,被打了军棍的缘故?

望着山坡下面蜂拥而的并州狼骑,张辽郁闷不已,是战是走,犹豫不决。

“放箭,给我狠狠的射吕布!”

看到张辽犹豫不决,旁边的偏将拉得弓弦如满月,朝吕布射出的时候同时越俎代庖,替张辽下达了命令。

“嗖嗖嗖”

一瞬间乱箭齐,密集的箭矢犹如暴雨一般向吕布迎面射,声势骇人。

“挡我者死!”

吕布一声虎吼,手中两丈有余的方天画戟挥舞开,卷起漫天光芒,犹如构筑了一道银色的冰层,把自己包裹在中间,滴水不漏。密集的箭雨被画戟扫中,四散飞舞,伤不得吕布丝毫。

“目标瞄准吕布身后的骑兵!”见密集的箭雨伤害不到吕布,偏将只能改弦易辙,喝令弓箭手改变策略。

随着一声令下,数千汉军攻弓箭手改变目标,把手中的弓弩瞄准了吕布身后的骑兵,乱箭齐。这次终于有了收获,许多冲在最前面的并州狼骑躲闪不及,纷纷中箭,惨叫一声跌下马,旋即被身后疾驰而过的狂涛淹没,化为齑粉。

“马弓手,还射!”吕布一边冲锋,一边向身后的并州狼骑下令。

冲在最前面的骑兵顶着盾牌,保护身后的同伴,以及胯下的马匹。随后而行的骑兵则用双腿夹住马腹,一边驰骋,一边挽弓搭箭,纷纷朝天空仰射。

一波箭雨犹如流星般窜上天空,在失去了力量后便坠入了汉军阵中,迫使得汉军弓弩手四处躲闪,阵脚有些凌乱,射出去的箭雨就稀疏了许多。

并州狼骑趁机加快冲刺度,紧随着吕布的脚步,一举冲上了山坡,与汉军短兵相接,血肉相博。

“张辽受死!”

吕布一声虎吼,方天画戟横扫,将拦截在面前的四五名汉军士卒击打的踉踉跄跄,甚至身体离地,倒飞了出去。所到之处,马前无一合之敌,马蹄踏出,波开浪裂。

“退兵!”

眼看吕布距离自己越越近,张辽倒拖了大刀,拨马而去,同时下令全军向北撤退。那边地形陡峭,间杂着突兀的山峦,不利于骑兵追赶,安然无恙的撤退应该不在话下。

得了张辽一声令下,万余名汉兵潮水般向北撤退,由长枪兵断后,且战且走。

“张辽匹夫,你这不忠不义的无胆鼠辈,有胆投降,为何不敢与我厮杀一场?”吕布拼命的追赶,挥舞着画戟砍杀,同时大声咆哮。

张辽头拱手道:“温候,别人骂我张辽不忠不义,我无话可说!但温候想想丁原怎么死的,怕是没有资格骂我张辽吧?我既是汉臣,为汉帝效力,何不忠之说?此番念在旧日情义,退避三舍,算是我报答温候昔日的恩情!下次沙场再见,生死由命!”

“我呸!”

吕布大怒,将画戟插在地上,弯弓搭箭,瞄着张辽射出,“无胆鼠辈,明明是对我畏惧如虎,也敢大言不惭的向自己脸上贴金?哪个需要你报答,有本事停下马,与我拼个你死我活!”

箭如流星,又快又急,一闪而至。

张辽不及多想,凭借着潜意识低头躲闪,“啪”的一声,正好将盔缨射落,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急忙策马就走。

越向北走,地势越陡峭,逐渐的乱石丛生,山峦叠嶂,骑兵受阻之后度大为减慢,吕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辽率部向北撤退。

就在吕布与张辽交锋之际,关羽、关铃、关平父子三人率领的人马也已经与高顺、吕玲绮、陈宫率领的队伍厮杀了起,方圆十余里的山坡上杀声震天,颦鼓动地。

听闻吕布率领骑兵朝张辽起了猛攻,关羽唯恐张辽有失,急忙派遣岳胜、关铃二将率部前往支援,自己与关平、周仓正面对决高顺、吕玲绮,足可稳稳的占据上风。

岳胜与关铃得了命令,各自率领七千人马,沿着山谷向西增援张辽。走了四五里路,忽然得知张辽率部向北撤退而去,正待报关羽,恰好吕布率领并州狼骑折返了。

“前面那留着大胡子的红脸就是关羽!”冲在最前面的吕布士兵把岳胜当成了关羽,急忙向吕布禀报。

“关羽休走,快我马前受死!”

没能抓住张辽,让吕布一腔怒火无处泄,听说关羽率部从侧面杀到,当即一声咆哮,纵马挺戟杀了过。

吕布的太快,岳胜还不及下令撤退,吕布就已经杀到了面前,手中方天画戟凌空劈下,裹挟着呼啸的风声,犹如万钧雷霆。

岳胜不及多想,手中的镔铁大刀横扫而出,企图将吕布的画戟荡开。

“呛啷”一声巨响,两把兵器碰撞在一起,金铁交鸣之声震耳欲聋,火花四溅。

巨大的撞击力让岳胜虎口震裂,手中的兵器险些脱手飞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攥住,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嘶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果然名不虚传,今日怕是难以全身而退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