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七十 宁走鬼门关,莫遇马阎王!

八百七十 宁走鬼门关,莫遇马阎王!


                荒郊野外,夜色深沉,一轮圆月照耀的大地一片清辉。

“唉走个夜路都能抓人,真是没谁了!”

马忠的叹息声中掩饰不住骄傲,亲手给陈宫了个五花大绑。

左一圈右一圈,上一圈下一圈,里里外外,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捆了好几十遭,然后一脚把陈宫踹倒在地,吩咐身边的十几名随从,“好了,兄弟们可以安心的喝酒吃肉了!”

陈宫又惊又怒,奋力的挣扎道:“你们究竟是何人?为何无缘无故的抓我?”

“别白费功夫了,我这绑法乃是独创的‘神仙锁’,别说是你,就算换了吕布、李元霸,甚至项羽再世,也挣脱不得!”

马忠说着话从腰间解下酒壶,浅酌了一口:“马忠!”

“马忠?”

陈宫蹙眉,大脑飞快的转动,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所耳闻,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因为他不像李元霸、吕布、李存孝这样如雷贯耳,却又仿佛听过这么一个名字。

“给你点提示,黄忠、张郃!”

旁边的一名随从接过话茬插了一句,拿匕把刚刚烤熟的野兔腿剔下,恭恭敬敬的献给老大,“忠哥,压压酒!”

马忠接过咀嚼了一口,悠然品味道:“有时候我觉得抓人比抓兔子还要简单,为了抓只野兔下酒,咱们弟兄可是折腾了大半个时辰。这不,一只野兔还没烤熟,就抓了一条大鱼!”

听到黄忠、张郃的名字之后,陈宫猛然醒悟了过,脸色微变:“你、你就是金陵朝廷的‘神捕将军’马忠?那个被世人称作‘宁走鬼门关,莫遇马阎王’的马忠?”

“戏言而已,不必当真!”马忠呷了一口酒,很欠揍的道,“我就是侥幸抓了几个人而已,黄忠、张郃、孙策。一看 ?哦对了,前些日子又在交州抓了个王贲!”

若是能动弹,陈宫真想上去给马忠几个巴掌。这些人哪个不是大名鼎鼎的角色,竟然说的这么淡风轻。就像真的比抓只兔子还容易似得。

“好吧,马将军,就算你的神仙锁天下无双,就算你擒将如麻,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夜行商人。为何无缘无故的抓我?”陈宫试图蒙蔽过关。

马忠大口的撕下一块兔肉,满嘴油腻,笑道:“我这人吧,别的本事没有,只有抓人的天赋!我也不喜欢绕圈子,陈宫,陈公台大人,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陈宫顿时面如土色,自己刚刚离开吕布大营走了两个时辰,出了百十里路。没想到就撞上了这么一伙人。本以为是劫道的山贼,觉得交出马匹以及随身携带的物品就能保住性命,没想到竟然遇见了马忠。

“下为何能够认的出我?”既然被戳破了身份,陈宫也就不再兜圈子,心有不甘的问道。

马忠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示意随从给自己斟满:“方才不是告诉你了么,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抓人!”

“这与认出我有何干系,难道你见人就抓么?还是你我曾经见过面?”陈宫忿忿不平的问道。没想到竟然落到了这种宵小之辈的手里,早知如此。还不如让吕布杀了自己!

马忠摇头:“我若是见人就抓,早就被当做疯子了,我与下也未曾谋面。”

“那你为何认得我?”陈宫愈愈愤怒,这家伙分明就是在胡扯。

马忠叹息一声:“陛下有句话说的好。台上一炷香,台下十年功!”

“此话怎讲?”陈宫一头雾水。

马忠耐心的道:“世人只看到了我抓人时候的威风,却不知道我在背地里下的功夫。当然,我能够连擒这么多名将,更多的是靠了陛下的栽培。”

陈宫干脆不问了,这家伙要说就会自己说。

“陛下送给了我一副详细的地图。具体详细到大汉十三州下辖的每个郡县的乡村,哪里有山,哪里有水,哪里有泉,都描绘的翔实生动。陛下又派遣了吴道子大人的几十位学生潜往各地,把各大势力的重要人物临摹了头像,拿交给我观看!”马忠忆苦思甜的说道。

“这刘辩真是个疯子,闲的够无聊!”陈宫恨恨的啐了一口唾液,骂道。

饮一口酒,吃一口兔肉,马忠不无骄傲的道:“恰好呢,我这人的记忆力比较群,不说过目不忘,但只要我留心的东西就都不会忘记。陛下说我的大脑就是一台计算机,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放下酒杯,起身揉。捏了下被陈宫踢中的胳膊,依旧火辣辣的疼痛。

感慨道:“要不是靠着这些天赋,就凭我三脚猫的功夫能抓住谁?我抓你这么一个文官都挨了一脚,黄忠、张郃这些大将一个能打我十个,吕布这样的骁将,能打我一百个!要想在这乱世混出个名堂,就要有点独门绝技。”

陈宫恨恨的道:“撞上你马阎王我认栽了,只是不明白深更半夜的尔等为何突然出现在这荒郊野外?别告诉我你神机妙算!”

“哈哈公台先生挺风趣的么?若是肯投靠朝廷,陛下一定会重用你!”马忠大笑一声,“我可没那个本事,我们大汉朝廷被称作神机妙算的只有三个人,一个刘伯温丞相,一个诸葛孔明将军,一个是孙宾尚。我就是运气好,凑巧路过此处!”

“天大地大,你为何偏偏路过此处?”陈宫的愤怒无以复加,这苍天实在太捉弄人了。

马忠继续喝酒:“奉霍将军之命,前去联络岳都督,协同作战。别人都不认识路,而我又在岳都督麾下效过力,所以就派我出马咯!没想到,半路里撞上了公台先生,天上掉下一桩大功,在下只好笑纳了。把你交金陵,少说也能换百亩良田,百两黄金,纳三五个小妾足够用了!”

陈宫欲哭无泪,自己今天这霉运真是空前绝后,先与吕布闹僵,匹马出营。半路里就遇见了“宁走鬼门关,莫遇马阎王”的催命鬼,简直做梦也想不到!

“杀了我吧!”陈宫闭目,想要咬舌自尽。

马忠眼疾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半截兔腿塞进了陈宫的嘴巴里:“你看我这人真是无礼,光顾着自己吃了,把公台先生晾在一边,害得你要吃自己的舌头,真是不该!”

“唔唔唔”陈宫奋力的挣扎怒骂,无济于事。

马忠拍拍手,起身准备上马:“虽然公台先生的死活我并不在乎,但对于赏金我还是比较在乎的,因为你可以换良田、金银、美人!”

扭头朝身边的随从叱喝一声:“弟兄们,你们压着陈宫掉头向南,交给霍将军关押,我独自北上宛城联络岳都督就是。”

“诺!”

随从答应一声,当下分道扬镳,马忠带了三人向北,剩下的七八人押解着陈宫连夜向南而去。

赤日炎炎,酷热难耐。

吕布军与关羽军各自按兵不动,关羽在等陈平的消息,而吕布则在等待斥候的消息。吕布并没有察觉到,一张大网正悄然拉开,也不知道被自己骂走的陈宫,已成了“神捕将军”的囊中猎物。

傍晚时分,几名斥候快马加鞭的返了吕布大营,有傅士仁给的凭证,他们得以轻松出入江陵。当然,这只是他们看到的表面现象,更深层次的是原因是陈平故意吩咐下放松戒备,放吕布的耳目入城。

“有何消息?”吕布派人召集众将,并把傅士仁押上,问道。

斥候叹息一声:“唉我们进了江陵城的时候,傅家的人已经被砍了头,鲜血淋淋的挂在城门口示众。三十多颗头颅,在太阳照耀下有些瘆人!”

傅士仁闻言跺脚大骂:“狗娘养的李严,不是说好了明日午时处斩么,怎么提前动手了?”

接着向吕布拱手道:“温候,小人只有一个请求,攻破江陵之后,请把李严交给我们傅氏处置。”

邓艾点头道:“看、看傅士仁先生,说、说的是真,可以出兵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请温候制定拿下江陵的计策。”高顺也完全同意,“拿下江陵功劳不在拿下襄阳之下,也不至于让朱元璋独占鳌头。”

吕布拍案而起,叮嘱道:“邓艾,本候命你挑选一些精锐将士,即刻跟着傅士仁赶往江陵,我与高顺率大军连夜拔营向江陵悄悄移动。明日傍晚,里应外合,举火为号,一举拿下江陵!”

“诺!”

邓艾答应一声,挑选了十七八个精干骁勇的士卒,乔装打扮成家丁,跟着傅士仁连夜离开了吕布大营。待傅士仁与邓艾动身之后,吕布与高顺传令拔营向东南方向进军,目标直指二百五十里左右的江陵城。

(ps:这几天光顾着宣传微信公众号了,竟然忘了求月票,月底倒数第三天了,兄弟们有月票的支持一下。有不明白的可以登6微信搜索我的公众号青铜剑客,获取文章数据。)(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