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六十 无路可退

八百六十 无路可退


                建安二年六月,荆州大地狼烟四起,旌旗蔽天,颦鼓动地。

朱元璋将军队分作三路,同时朝襄阳周遭的县城发起了凶猛的攻势。

以魏文通为右路主将,朱升为军师,张定边、韩遂、朱温三人辅佐,率领五万人马猛攻襄阳西北方向的筑阳、阴险等县城。命吕布率领所部文武,提兵五万攻打襄阳正南方的宜城、编县等数座县城。而朱元璋则亲自率徐达、杨大眼、李广等人督兵十万猛攻正面驻扎在襄阳的关羽大营。

为了配合朱元璋作战,杨素与皇甫嵩率领张须陀、史万岁、杨广等人提兵十万,在同一时刻从虎牢关出兵向宛城挺进,意图缠住岳飞,不让宛城的兵马增援襄阳。

看到西汉终于全力出击,坐镇许昌的曹仁幸灾乐祸,采纳司马懿之计浑水摸鱼,派遣了史进、张燕率领万余士卒乔装打扮成山贼,潜入与颍川郡相邻的汝南境内,打家劫舍,掠夺粮草,弄得人心惶惶。

经过了一年多的攻防战,关羽所部的兵力已经减少到了四万人,与朱元璋、刘裕联军二十万的兵力相差五倍,堪称悬殊。

虽然前些日子岳飞派遣了冯胜、吕蒙率两万人马前增援,但依旧杯水车薪,难以抹平双方巨大的兵力差距。

更何况冯胜一再提议应该固守城池为上,关羽遂命冯胜守樊城,吕蒙守襄阳,结果就是正面迎战的队伍并没有增加一兵一卒,而只是巩固了后方襄阳、樊城的防御。

“君侯。西汉势汹汹,敌我兵力过于悬殊。以评之见,不如弃守各县城。退入襄阳,静待援军。”得到了斥候的禀报,陈平立即向关羽建议退兵。

关羽居中高坐,丹凤眼圆睁,卧蚕眉倒竖,手抚三尺美髯,朗声道:“吾受天子所托,督军攻打上庸。历时两年有余,靡费钱粮近百万石。非但寸土未得,反而被洛阳叛军联合刘裕军反攻,一下子夺走了襄阳西部的六七座县城,我有何面目再见天子,面对天xià 百姓?”

“呵呵……胜败乃兵家常事,敌军势大,非君侯之错。”陈平抚须微xiào ,替关羽做辩解。

“这一次绝不能再退了,我关某人绝对不会再把大汉的土地拱手让人!”关羽手抚胡须。慷慨陈词。

目光缓缓扫向麾下众将,从岳胜、关平、周仓、关铃、傅肜等人的脸上一一掠过:“尔等可敢随某死战,保家卫国?”

众将一起拱手宣誓:“愿随君侯死战,纵粉身碎骨。亦万死不辞!”

关羽的目光最后落到了张辽的脸上,这一年的时间下,这个自雁门的并州同乡与他私交甚笃。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慢慢的成为了莫逆之交。

“文远。你的意思呢?是退守襄阳,还是随某死战?”关羽目光如炬。一字一句的问道。

张辽脸色如霜,起身拱手道:“君侯旌旗指出,张辽必然身先士卒!”

“好……”关羽击掌称赞,“我关某人果真没有交错你这个朋友,我们并州人就没有未战先怯,贪生怕死的懦夫!”

陈平微xiào 着附和道:“君侯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威震华夏,世人谁敢小觑君侯?但打仗这种事么,不能逞英雄,必须审时度势,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该退则退,能赢得最后的胜利才是王道!”

“陈侍郎,也许你的建议是对的,但关某作为一个武将,却不允许自己一再退缩,不战而逃!哪怕兵力悬殊,即便明知不可为也要全力而为,马革裹尸未尝不是一种荣耀!”关羽正襟危坐,一脸的视死如归。

陈平苦劝:“哎……君侯此言差矣,这不叫不战而逃,这叫以退为进,这是一种高明的策略。用不了三五天,霍去疾将军的援军就可以抵达襄阳了,到时卷土重,收复失地便是。”

关羽却是心如钢铁:“有时候军人不需要策略,要拿出视死如归的勇气保家卫国,军人可以打败仗,可以战死,但绝不能缺了这种勇气!先前关某采用你的策略,放qi 了房陵等七座县城,使得西汉军长驱直入;若再次退缩进襄阳,周围十余座县城便拱手让给了叛军,而我关某却不敢拼死一战,这让百姓怎么看我?将士们怎么看我?陛下与满朝文武怎么看我?”

顿了一顿,字字千钧的道:“在陈侍郎你的眼里,关某是以退为进,但也许在别人的眼里,我关长便是贪生怕死,未战先怯!我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已经不允许我再退缩,哪怕这场战役明知会输,我关长也要奋力一战,若有人会倒下,就用我关羽的鲜血染红襄阳的大地吧!”

受到关羽的感染,在张辽、岳胜的引领下,众将再次拱手宣誓:“请君侯下令,我等愿随君侯死战,宁可战死也绝不能被吓死!”

看到众将群情激昂,陈平知道力劝已经不行,便改弦易辙:“君侯,诸位将军请听我一言,如果这一仗当真要打,那咱们就避实就虚,集中力量打最弱的一路吧!”

“嗯……陈侍郎这句话倒是在理,二十万敌军势汹汹,要想全部挡住,怕是不可能。那么我军便集中力量,反击最弱的那一支人马。”关羽手抚美髯,同意了陈平的建议。

敌军兵分三路而,除了中路朱元璋的十万人马明显强大之外,左翼的魏文通与右翼的吕布各自率领五万人马,实力在伯仲之间,很难分清谁强谁弱。

“吕布乃是虎狼之将,天xià 罕逢对shou ,依我之见,不如移dong 到筑阳方向,正面阻击魏文通这支人马?”张辽不太愿yi 与吕布正面对决,因此提议正面阻挡魏文通。

而陈平却提出了截然相反的建议:“如果君侯与诸位将军非要打一场战役的话,我认为还是阻挡右路的吕布更好一些。虽然吕布有万夫难当之勇,的确比魏文通难对付一些,但如果被吕布拿下了宜城、编县,就会威胁到江陵。两相比较之下,还是阻挡吕布更有价值一些!”

“那就向南移dong ,据守宜城、编县,阻击吕布!”听完陈平的分析,关羽毫不犹豫的做了决定。

商议完毕,留下陈平、傅肜率领三千人马打着自己的旗号,继续固守大营,吸引朱元璋主力大军到。待敌人靠近营寨之时便全军弃守,同时派人把所有的粮草辎重全部运输进襄阳城,只留下一座空寨栅给朱元璋。

“留给敌军一些粮食也无妨!”陈平露出一个诡谲的笑容,“我马上派人到襄阳的药铺里去采购一些耗子药之类的药粉,给敌军添加一些佐料,也算咱们尽了地主之谊了!”

关羽摇头苦笑:“哈哈……陈侍郎用兵果真不按常理出牌,只是这样做有些欠缺磊落啊!”

“嘿嘿……打仗可不是请客吃饭,更不是结儿女亲家,只要能够获胜,就要无所不用其极。当然,朱元璋用兵多年,怕是不会轻易的着了咱们的道,缴获的粮食肯定会检验一番,但那些嘴馋没填饱肚子的士兵怕是就不会懂那么多规矩了,能毒死一个算一个。”陈平淡风轻的说道,笑容中透着几分邪气。

“出兵!”

计议停当,关羽提刀上马,兵分三路向宜城方向进军,关羽亲自率关铃、关平居中,岳胜则与张辽各率一万人马分居左右,抄小道赶往宜城,准备在路上伏击吕布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