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五十五 佛道争鸣

八百五十五 佛道争鸣


                消耗了一百个仇恨点召唤出的人物,而且拥有98智力,95政治的完美属性,一直被后世拿与刘伯温一较长短,刘辩实在不想暴殄天珍,埋没了姚广孝这个人才。

“朕是真的欣赏法师的才华,怎样才能不负如不负卿,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呢?”刘辩背负双手,在含元殿中踱步。

道衍和尚双手合什,一脸平静:“若陛下真的信任贫僧,我在佛门中一样可以为大汉与陛下效力啊!”

“朕倒是不在乎法师的身份,但就怕满朝文武不肯接受与僧人同朝为官。”刘辩摇摇头,把自己的担忧道。

道衍和尚微笑道:“陛下,自笮融大兴佛教以,整个江东以及朝廷治下等地的庙宇如同雨后春笋,至今恐怕已不下千余。这些寺庙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全部计算起怕是将近十万。”

“去掉老幼,这些僧侣中体格健壮者将近一半,估计在五万左右。若是能把这些僧人利用起,组成一支僧兵,严加训练;由于他们没有家室,没有后顾之忧,在沙场上作战之时,定然会一往无前。若陛下信得过贫僧,我愿为陛下操劳,奔波于各地的寺庙之中,为陛下组建一支勇往直前的僧侣队伍。”

笮融掌管广陵等地时,大兴土木,在长江两岸建造了上百座庙宇,并规定剃为僧者免除兵役,赦免罪责,百姓们信奉佛教者免除徭役,不收赋税,导致长江两岸的百姓大规模信奉佛教。

不管真心还是假意,只要信佛就有好处,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百姓们自然趋之若鹜。展了几年之后,徐州、扬州佛教盛行,虽然笮融早被刘辩所诛。但一些无家可归的人仍然选择出家为僧,投靠在寺庙中混一口饭吃。

而且在历史上,诸侯使用僧兵的记录屡见不鲜,从南北朝时期开始。 到隋唐的时候展到鼎盛。唐代诗人杜牧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就描绘出了南朝时期佛教兴盛,而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也在后传为佳话。

“好,此计甚好!”听了姚广孝的话。刘辩击掌称赞,“朕加封你为国僧,管理大汉境内的所有寺庙,以白马寺为国寺,由你兼任主持。由朝廷拨给款项扩建寺庙,修筑演武场,训练僧兵。”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道衍和尚高宣一声佛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陛下如此器重贫僧。我一定会竭尽所能训练出一支僧兵,帮助陛下扫平诸侯,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盛世。”

刘辩当即召李元芳与郑和进,命李元芳带领锦衣卫陪着道衍去白马寺、栖霞寺、雷音寺等金陵附近较大的寺庙去下达圣旨,即日起由道衍担任大汉国僧,兼任白马寺主持,管理天下所有的僧人,敢有不服从者,一律以谋反罪论处。

又命郑和去户部传旨给糜竺,拨一千万株钱币到白马寺。由道衍扩建寺庙。再去工部传旨给何珅,调拨一些工匠去白马寺听候姚广孝的吩咐,按照要求修建白马寺,最起码要达到能够容纳近万名僧侣的规模。

栖霞山西麓。白马寺内。

成功撵走了道衍的慧真志得意满,带着十几个徒弟在大殿前集合了全寺两百多僧人,耀武扬威的训斥,轻则辱骂,重责以寺规处罚,棍棒齐下。

正训斥的过瘾。忽然看到道衍后面跟着一帮锦衣卫去而复返,顿时勃然大怒。黑着脸迎上前去,吩咐左右道:“呀,把这个犯了色戒的败类给我拿下!”

“是!”

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僧人答应一声,挽起袖子,攥起拳头就要上前捉拿道衍和尚。

慧真前倨后恭,对道衍使完了淫威,又向李元芳赔罪:“哈哈这位大人一定是恼怒我们轻易放了这个孽徒,所以又把他抓交给贫僧处置吧?大人尽管放心,贫僧这次绝对不会轻饶这个孽徒,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哈哈”

李元芳不由得仰天大笑,把手里的圣旨展开,高声道:“白马寺全体僧侣接旨,圣上口谕:自即日起,由道衍法师担任大汉国僧,管辖朝廷境内所有寺庙,悉数僧侣全凭差遣,若有人敢抗命不遵,以谋反罪论处。以白马寺为国寺,由道衍兼任主持,由朝廷拨给款项,派遣工匠,扩建庙宇。”

“啊这、这这怎么可能?”慧真大吃一惊,结巴的说不出话,一跤跌倒在地。

“万岁万岁万万岁!”

短短三天的时间,白马寺的僧侣已经不堪忍受慧真的压迫,此刻听了李元芳宣读的圣旨,顿时像爆的火山一般群情激昂,振臂高呼。

在众僧侣羡慕的目光之中,年轻的道衍和尚站在大殿上,双掌合什道:“诸位师叔、师伯、师兄、师弟,陛下乃是千古明君,又如此重视我们佛教,我等一定要好好报答朝廷。”

“愿为陛下效力!”众僧侣攥拳高呼,齐声响应。

道衍和尚最后把目光投向慧真:“慧真及其徒弟结党营私,迫害同门。睚眦必报,心胸狭窄,无事生非,手段卑鄙,犯了无数佛门戒律”

“我认栽了,把我逐出寺庙吧!”慧真瘫坐在地上,犹如斗败的公鸡。

“那可不行!”道衍一口拒绝,“白马寺准备大兴土木,正是用人之际,你与你的徒弟都身强体壮,正好可以为修建寺庙出力。”

“你敢让贫僧当泥瓦匠?”慧真大怒。

“诸位师兄弟,把他们师徒十几个看押起,不要被他们逃了,让他们为白马寺添砖加瓦,奉献自己的力量。”道衍和尚僧袍一摔,大声呵斥。

几十个僧人一拥向前,把慧真等人抓了起,关进了小黑屋。这场更换主持的风波就此落下帷幕,白马寺再次更换了新主持,道衍和尚一飞冲天,成了大汉国僧。

当天下午,户部调拨的第一批钱币就送到了白马寺门外,工部差遣的第一批一百五十多个匠人也奉命前听候差遣,在道衍和尚的指挥下,所有的僧侣以及匠人忙碌了起。伐木平山,凿岩开师,忙碌的热火朝天。

其他寺庙的主持6续接到了圣旨,不管对道衍服气不服气,但圣旨煌煌,谁也不敢不从,俱都纷纷前白马寺参拜道衍。

道衍以礼相待,命各寺庙抽调三分之二的僧人前白马寺协助建设,争取把金陵附近的僧侣集中在一起,建设一座规模宏大的寺庙,这样方便早日训练出一支僧兵。

刘辩在重用姚广孝展佛教的同时,也没有冷落道教。

已经在前几天宣布袁天罡为大汉国师,并在紫金山北麓修建“朝天宫”,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建设道观,每天有千余名工匠在山上忙忙碌碌。天下各地的道人听说这个消息之后纷纷前金陵投奔袁天罡,一时间金陵城内僧侣与道人络绎不绝,一派热闹景象。

金陵附近的寺庙有几十座聚集在栖霞山,包括栖霞寺、白马寺、般若寺这样的大型寺庙,所以刘辩决定以栖霞山为佛教根据地,由姚广孝在白马寺组建僧兵。

紫金山上道观数量与寺庙持平,所以刘辩下旨把紫金山上的寺庙全部拆除,僧侣搬到白马寺统一居住。在紫金山上建造一座大型的道观,叫做“朝天宫”,由国师袁天罡担任主持,同时展佛、道两教,巩固自己的统治。

就在金陵城外热闹喧嚣,佛道争鸣之时,前往吴县勘探象山风水的袁天罡策马返,前乾阳宫麟德殿参拜天子。

“启奏陛下,贫道刚从吴县象山归,现了一些端倪。”袁天罡手持拂尘,躬身施礼。

刘辩颔:“有何端倪,国师说听听?”

袁天罡朗声道:“这象山紫气氤氲,有山有水,气势不凡。日间光照充足,夜间正对天狼星,光华齐聚,可谓一块风水宝地。”

这点刘辩倒不意外,不管士族还是寒门,埋葬长辈的时候肯定都会选择风水宝地,以求后代繁荣昌盛,财运亨通。

袁天罡继续道:“若是这象山的风水长期维持下去,这6家的运势必然越越旺,经商则财运亨通,八方进宝。传后则人丁兴旺,儿孙成群。仕官则节节高升,文可拜相,武可挂帅。更重要的是可让大汉阴盛阳衰,保证6家出现人中之凤,甚至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人中之凤自然是武媚娘了!”

刘辩面色微变,皱眉在心中沉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什么意思?进一步做皇帝?还要阴盛阳衰?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武如意心底的野望一时半刻散不去啊!不过,6家找的这个风水师厉害啊,究竟是何人给6家选择了这么一块风水宝地?头得派人调查一番!”

双眸转动,刘辩面色如炬,沉声问道:“6家的权势已经足够大,不能再让他们继续展了。国师可有破解6家风水的法子?”

(很久没求月票了,已经到了本月下旬,许多兄弟的月票应该下了,有月票的兄弟请支持一下,拜谢了。最近更新的虽然晚了一点,但字数却一点也没少,忙完开年这几天的工作,就可以加更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