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五十四 难言之隐

八百五十四 难言之隐


                以姚广孝近百的智力,自然轻易就能够追溯到源头。

前日皇帝无缘无故的召见了自己,力劝自己还俗出仕,傍晚白马寺就换了主持。

第二天自己就被撵出寺庙下山看管菜园,深更半夜床上稀里糊涂的多了个女人,还被人捉奸在床,要说这事和天子没关系,打死姚广孝也不相信。

“唉陛下真是看得起贫僧,竟然为了我这么一个小沙弥浪费这么大的苦心,只可惜我真的不能答应陛下还俗啊!”想起自己的难言之隐,姚广孝便在心里叹息一声。

姚广孝也不憎恨刘辩,相反还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也不和慧真以及他的徒弟们争吵,那都无济于事,冤有头债有主,谁算计的自己,自己就去找谁!

“他他”被慧真雇的青楼女子一脸不可思议,指着道衍想要对慧真及他的徒弟说些什么,却又无从开口。

慧真唯恐这**说漏了馅,双目圆睁,叱喝一声:“道衍犯了色戒,本寺自会按照寺规处置,不干你这女子之事,离开!”

这**转念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即穿了衣衫匆匆离去。

道衍既不狡辩,也不啰嗦,在慧真宣布开除他的僧籍,甚至污蔑他是佛门败类,从今以后再也不许做僧人的时候,也没有吭一声。连东西也没有收拾,就下了山直奔金陵而去。

“倒是识时务!”

望着姚广孝的背影,慧真露出得意的笑容,喝令弟子把这佛门败类的行李丢下山,免得留在山上玷污了佛门圣地。

姚广孝走了一个时辰,进了金陵城直奔乾阳宫,向守卫宫门的御林军施礼道:“贫僧道衍,前日曾蒙陛下召见,此番有要事求见陛下,还望通传一声。”

守门的御林军早就得了吩咐,还礼道:“陛下此刻正在早朝。大师请入宫到候宣室等待宣召!”

太极殿上,刘辩正在主持朝议,重点讨论荆州方面的战事。目前局势处在胶着状态,朱元璋用兵谨慎。没有轻敌冒进,而是步步为营,因此局面并没有什么变化。

其次就是6康死后朝廷缺少了司徒,但刘辩早有废除三公,实行左右丞相领衔九部的打算。所以黄琬死了之后不再设置太尉,而现在6康死了之后也就不打算再设置司徒。

在此之前由6康领衔文武百官,资历、功绩、声望都足够,而6康死了之后孔融与荀彧都不具备领衔百官的资格。孔融名气虽大,但没有多少功绩,能力平庸,而且是个老好人,缺少魄力,刘辩自然不会扶植他领衔朝堂。

荀彧这些年协助天子掌控大局,将国事打理的有条不紊。而且内政能力也出类拔萃;但由于刘辩的强大,荀彧的表现也不是特别出彩,更像是陪衬红花的绿叶,而且今年还不到四十岁,由他领衔百官,满朝文武也未必会心服口服。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刘辩打算把刘伯温扶正。

最早的从龙之臣,帮助天子制定以江东为根基的战略,在刘辩缺兵少将的前期帮助刘辩横扫江东,在酸枣会盟诸侯之时全身而退。让天下豪杰对被废的弘农王刮目相看。之后便一直坐镇朝堂,调度兵事,论资历、论功绩、论能力,再也没人比刘伯温适合领衔文武百官了。

刘辩正襟端坐在龙椅上。高声宣布:“6司徒辞世,天地同悲。自此之后不再设置司徒之位,只做荣誉追授。加封兵部尚刘基为右丞相,领衔文武百官!”

“谢陛下器重,基一定会竭尽所能辅佐陛下,扫荡诸侯。 要 ? 重振汉室!”刘伯温一脸古井不波,出列跪地谢恩。

待刘基谢恩起身之后,满朝文武一起向他施礼祝贺,刘伯温微笑着还礼:“司徒去世之后,基责任重大,日后还需要诸位同僚多多支持,才能君臣齐心,所向披靡。”

刘辩又宣布刘伯温空缺出的兵部尚之职由孙膑接替,平日里主持兵部事务,一旦自己出征之时,由刘伯温暂时接掌兵部。满朝文武再次向孙膑恭贺,其中自然不乏嫉妒眼红者,人有七情六欲,这都是正常的表现。

朝议举行到午时方才结束,百官山呼万岁,在刘伯温的带领下退出了太极殿,各自忙碌政务去了。

刘辩刚刚返含元殿,李元芳就凑上禀报:“启奏陛下,道衍和尚前求见!”

“呵呵朕早就料到今天他会找朕,把他带到御房见朕。”刘辩微微一笑,命郑和给自己冲上茶水滋润下喉咙,在龙椅上端坐等候姚广孝。

不消片刻功夫,在李元芳的引领下,面无表情的姚广孝就到含元殿御房,双掌合什道:“和弥陀佛,贫僧拜见陛下!”

刘辩哈哈大笑道:“姚广孝啊,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突然到这里,朕知道你为何而,而且也知道你此刻十有**已经被逐出白马寺。朕也相信以你的聪慧智力,也能猜到此事乃是拜朕所赐,既然你现在已经被逐出佛门,还是早早蓄还俗吧,朕可是准备了高官厚禄给你!”

“呵呵陛下倒是直爽!”

道衍和尚露出一副辛酸的笑容,双手合十道:“陛下对小僧的厚爱,受宠若惊。并非小僧不识抬举,也不是小僧痴迷佛教,一心要做苦行僧,若是可以选择的话,贫僧一定会答应陛下的邀请,出仕做官,享尽富贵荣华。”

“呃你这话是何意?”刘辩皱眉问道,姚广孝明显话里有话。

姚广孝露出为难的神色,看了看郑和与李元芳,双掌合什道:“陛下能否屏退左右,小僧有些难言之隐对陛下说。”

“好!”刘辩挥挥手,示意李元芳与郑和还有几个侍奉的太监、宫女等一起退出御房。

“陛下?”李元芳手按刀柄,面上有担忧的神色,这个和尚会不会是怀恨在心,前报复寻仇的?

刘辩明白李元芳的担忧,但自己现在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拥有98的武力,可以与秦琼、杨七郎、尚师徒等猛将一较长短,像姚广孝这种武力值6o的家伙,自己赤手空拳可以打他好几十个。

一想到这里,刘辩心中的自豪感就从脚底迸到头顶,有金手指、有外挂就是这么叼,比起昔日的刘辩,除了皮囊还在,其他的早就天翻地覆。

“诺!”

见刘辩笃定从容,李元芳便与郑和一起施礼告退。

“不知道衍法师有何难言之隐?”待众人退出之后,刘辩笑吟吟的询问。

“请恕贫僧无礼!”姚广孝双手合什,双手开始解裤子。

“你”刘辩先是一惊,接着勃然大怒,这秃驴打算干什么,你以为老子搞基么?搞基也不搞你这样的啊!

但当姚广孝的裤子褪下之时,刘辩意外的合不拢嘴巴:“啊大师你竟然这样!”

“唉!”道衍和尚摇头叹息,“我也是年轻气盛,若非此身残缺,我自然不会拒绝陛下的招揽。谁愿意放着荣华富贵不享,呆在寺庙里做一个苦行僧!”

这一刻,刘辩心头的疑惑恍然解开,怪不得姚广孝在历史上多次拒绝朱棣赏赐的财宝、良田、美人,原他和郑和是一类人啊!

但刘辩又不能肯定前世的姚广孝就是这样的人,说不定在植入身份的时候生了意外,才导致姚广孝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总之,历史没有记载姚广孝的**,刘辩也不敢武断的下结论。

“道衍法师你自幼就这样么?”刘辩实在没兴趣盯着男人的裤裆看,摇摇头叹息一声。

姚广孝飞快的提上裤子,一脸悲愤的道:“小人乃是庶出,家父的正妻生了七个女儿,一直没有儿子,直到五十岁的时候才有了小人。晚年得子,自然加倍宠爱,却惹恼了那恶毒的妇人,在小人三岁那年痛下毒手,小人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唉,果然最毒妇人心啊,法师你节哀顺变吧!”刘辩一脸遗憾的劝慰姚广孝,“所以后你就当了和尚。”

姚广孝摇摇头:“小人成了残缺之身后遭受姐妹们与家丁、婢女的耻笑,辛亏有父亲的保护,才能活下去。但那恶毒的夫人出自名门大族,兄弟俱都在地方为官,父亲只是与那毒妇吵了一架,却也奈何她不得。在我十四岁的那年,父亲病逝,母亲也忧郁而死。小人被逐出家门,无家可归,只能落为僧做了出家人。”

“真是可怜啊,那妇人可还健在?朕替你讨公道!”刘辩一脸不忿,脸上浮现杀气。

姚广孝合什施礼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岂能冤冤相报?贫僧在心里早就原谅了这妇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或许上苍注定要让贫僧出家接受佛祖的熏陶,弘扬佛法,广济世人吧?”

刘辩一脸遗憾:“怪不得法师不愿意还俗呢,原你有这等难言之隐,倒是朕错怪你了!”

(看到不少人询问商鞅的能力值破百为何不爆表,在这里再次解释一下,前面多次提到复活的前朝人物,不管四维多少都不会产生爆表。只因为复活的人物破百的一大把,若是都爆表的话,出现的人物将会呈现几何上升,越越庞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