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五十二 多亏了李太白

八百五十二 多亏了李太白


                站在刘辩面前的商鞅年约二十六七岁,中等身材,不胖不瘦,面容清癯,言行举止间透着一股倔强,一看就是骨子里不安分,试图挑战世俗规矩的激进分子。

刘辩到金陵已经十天左右,刚的第一天就命学部的官员把去年科举名单给自己送到麟德殿,目的自然只有一个,看看有没有商鞅的名字。

科举乃是朝廷的大事,考生的简历及考卷,由哪个主考官批阅的,都记载的清清楚楚,一点也容不得马虎。因此刘辩查阅起并不困难,在三甲之中找到了“商央”的名字,魏郡内黄人,正是被自己复活的秦国改革家商鞅。

魏郡乃是曹操的势力范围,不在东汉实际控制之内,因此商鞅在去年春天到金陵参加了学部组织的会试。因为文采出色,得到学部郎中王璨的提点,获得了“秀才”功名,之后又在秋试中被王璨提携为“举人”,正式获得了参加九月份由学部主持的院试资格。

商鞅的文章非常激进,认为要想发展国力,改善民生,就应该削弱各地的士族门阀,把他们的一部分土地收归国有,然后租赁给百姓耕种,收取恰当的赋税,改善贫富差距,则社会就会安定下。正所谓不患贫而患不均。

这只是商鞅治国政策的冰山一角,但仅仅只是这一点就已经不能被出自江东士族的顾雍所容,大笔一挥就把商鞅的名字给勾掉,“生空谈误国,士族安则天下安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王莽的教训历历在目,这厮是在祸乱朝纲啊”

翰林院院丞李白也是主考官之一。因为中午喝了酒监考,遭到了学部尚顾雍的训斥,告诫他代表的是大汉朝廷,在莘莘学子面前必须注意形象。

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太白都敢跟皇帝老子讨价还价,对陆康、孔融这些当朝三公,海内名士都敢当面取笑。自然不会卖顾雍面子。当着数百考生的面与顾雍吵闹起,然后高唱着“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拂袖而去。

顾雍心中虽然不忿,却也奈何不了李白。

近年这厮写了大量的诗赋,名声鹊起,享誉海内外,并带起了一股七言诗歌的文学风,受到了无数文人墨客的推崇,粉丝无数。被尊为大汉第一诗人。而且天子对他十分厚爱,多次纵容他的恃才傲物,否则像他这般随心所欲,换了别人早就丢官罢职,下在大狱了。

李白存心和顾雍唱反调,命人把顾雍叉掉的考卷全部拿到自己的厅堂,从头至尾的审核了一遍。看到商鞅的考卷之后拍掌叫好,大笔一挥。商鞅起死生,获得了参加“殿试”的资格。

天子出征在外。在文华殿举行的殿试由七位顾命大臣联合进行面试,选出应届的状元。

一番殿试下,最终由二十出头,自并州太原的温恢获得状元头衔,并被委任为柴桑郡郡丞,风风光光的前去协助太守治理地方。

商鞅虽然表现的可圈可点。随机应变,对答如流,才华横溢。但依旧被陆康、荀彧、孔融、糜竺、何珅这些出自世家的大臣反感,欣赏他的只有狄仁杰,却也独木难支。最终在二十名殿试考生中排在倒数第一,勉强获得了“同进士出身”,被扔在了贫穷的临海县去担任县尉。

看完了商鞅的简历,刘辩拍着额头惊呼:“这事多亏了李太白啊,要不是李太白勾了这么一笔,商鞅名落孙山的话,保不准一怒之下会改投洛阳朝廷或者曹操。”

想到这里的时候,刘辩忽然发现正史中诸侯割据的时代已经悄然结束,整个中国大陆目前只剩下东汉、西汉、曹操三大势力,以及苟延残喘的刘备、刘辩、赵匡胤三个小诸侯。孙策、袁绍、刘表、公孙瓒、袁术这些在东汉末年不可一世的诸侯,已经陆续被扫灭,中原大地竟然呈现了“鼎足三分”的局面。

成功找到了商鞅的名字,刘辩立即派出锦衣卫快马加鞭赶往临海征调商鞅到京城面圣,另有重任。锦衣卫带着天子的诏,快马加鞭,用了三四天的时间抵达了会稽郡下属的临海县,调商鞅入朝。

比起一脸不可思议的县令,担任县尉的商鞅古井不波,仿佛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甚至不急着起程,花了两天的时间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毕,方才跟着锦衣卫踏上了前往金陵的道路,最终出现在了乾阳宫麟德殿面圣。

“小吏商央拜见陛下,不知陛下召唤小臣有何吩咐”商鞅跪地施礼,按照礼节参拜了大汉皇帝。

刘辩笑容和蔼的把商鞅扶起,寒暄了一番闲话,便直奔主题:“商央啊,朕看了你的卷宗,对你的治国策略很是欣赏。但你现在人微言轻,还不具备改革的能力,所以你必须在基层砺练镀金,待他日上位之后才有实施你治国策略的可能。”

刘辩的话让商鞅大感意外,没想到皇帝竟然如此器重自己,再次跪倒在地,稽首顿拜:“陛下如此器重小吏,愿为陛下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刘辩带着商鞅到大幅地图面前,指着地图上的越南、泰国一带,对商鞅道:“这片地方刚刚被吴起、苏烈两位将军征服,缺少官吏治理地方。此处乃是化外蛮荒之地,百姓目不识丁,农业工业落后,朕打算委派你去治理地方,不知你是否有信心”

刚刚征服的蛮荒之地就像是一张白纸,可以任由商鞅挥毫泼墨,勾勒心中的图画,推行自己心中的治国策略。比起在江东或者在中原任何一个地方,阻力都要小得多,这个道理商鞅自然心知肚明。

“陛下如此器重,小臣愿为圣上鞠躬尽瘁,肝脑涂地,万死不辞”商鞅声如洪钟,以头撞地,叩谢天恩。

“那朕就册封你为越南道巡抚使,命吏部给你刻制印绶,从各部中给你选拔几百随行人员,择日启程南下。”就在商鞅跪地之际,刘辩给他任命了一个新职位。

按照刘辩心中的盘算,计划在吴起、苏烈征服整个中南半岛之后在此处设置一个“泰州”,由商鞅担任刺史。但目前这片疆域还没有打下,最快的速度怕是也要一年左右,而且商鞅如果由一个县尉直升刺史,定然会引起其他官员的不满,正好可以由这个巡抚使过度一下。

中南半岛乃是蛮荒之地,肯定没人愿意去那里任职,只要商鞅在这一年之内做出一些成绩,那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他推上泰州刺史的职位,堵住满朝文武的嘴巴。

“微臣告退”

得知了自己新的使命,商鞅心情愉悦,大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豪情壮志,起身告退。

刘辩颔首:“去驿馆等候吧,吏部刻好了印绶之后就会连同圣旨一块送到你的手中。”

就在商鞅转身离开麟德殿之际,刘辩脑海中的系统响了起:“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商鞅10个愉悦点,当前拥有的愉悦点已上升到88个,仇恨点65个,复活点1470个,复活碎片18枚。”

听到了系统的提示,刘辩忽然想起从交州返程之前自己使用仇恨点召唤到了一个综合能力不在刘伯温之下的牛人,他的名字就是姚广孝。明成祖朱棣的黑衣宰相,植入身份是金陵白马寺的僧人,法号道衍。

东汉末年佛教盛行,尤其是在江东一带,遍地庙宇。仅仅金陵附近这几年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生出许多,大大小小将近百座,而位于金陵南郊栖霞山上的白马寺就是著名的庙宇。

“三宝,派人去一趟白马寺,宣召一位叫做道衍的和尚见朕。”刘辩轻抚胡须,向郑和下达了命令。

“奴婢遵旨”郑和怀抱拂尘,领命而去。

如何使用姚广孝这个和尚,刘辩必须绞尽一番脑汁。朱棣之所以重用姚广孝这个出家人,只因为他身边无人可用,才让道衍和尚成了大明朝的“黑衣宰相”。

但刘辩的情况可不一样,手底下拥有孙膑、孙武、诸葛亮、王猛、刘伯温、陈平、荀彧、徐庶、刘晔等空前绝后的豪华智囊团,鲁肃、沮授、田丰、陈登、蒯越等相对较弱的谋士就不提了。

甚至吴起、李靖、岳飞、卫青、苏烈这些文武双全的统帅都不需要谋士辅佐,而必要的时候,张居正、谢安、商鞅、狄仁杰、长孙无忌、王守仁这些内政狂人也可以出谋划策,所以刘辩根本没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韪重用姚广孝,让一个和尚到朝堂上参政。

这也是一开始刘辩对姚广孝不太感冒的重要原因,但木已成舟,姚广孝已经被召唤了出,而且拥有高达98的智力,95的内政,束之高,未免有些暴殄天珍。所以刘辩才打算拉拢一下姚广孝,看看能否劝他还俗

“凭姚广孝在历史上的作为,帮助朱棣登基称帝,证明他有功名利禄之心,劝他还俗应该不难。”刘辩在麟德殿中踱步,暗自沉吟。

前面召唤的人物许多都没出,现在必须把坑填上,让这些人出走走,才能归战争主线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