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五十 大兵压境

八百五十 大兵压境


                含元殿内青烟袅袅,烟雾缭绕。

刘伯温、孙膑、荀彧、鲁肃等文臣,以及韩世忠、孟珙、尉迟恭、朱桓等武将应召前共商国事,分列两旁等候天子看完情报后开口讲话。

刘辩端坐在龙椅上蹙着眉头查看自荆州的战报,6家的事情至此就算落下了帷幕,随着6康的辞世,6家已经翻不起多大浪花。

事实上,刘辩也没有太把6家瞧在眼里,说孙猴子逃不出如佛的手掌心那是高看了6家,至少孙悟空还能与如佛一战,而6家在自己面前毫无抵抗之力,一句话就能让6家土崩瓦解。

“自始至终,好像朕都没怎么出手吧?只是略施小计,让6徳、6昌忽悠了6康一把,又把6绩的公爵转给了6儁,仅此而已。如果说这是一场对决的话,朕顶多就算打了一个喷嚏,连动动手指头都算不上!”刘辩把战报推到一边,在心头喃喃自语。

6家的事情只能算是一次插曲,而不是主旋律,6家还不配让自己付出太多精力。接下自己的重心应该转移到荆州战场,这一次东西两汉的对决,关系着未天下大局的走势,容不得半点马虎。

朱元璋率领吕布、李广等人提兵十五万,自陈仓入汉中,会合魏文通、韩遂、张定边等人,总计二十万人马向关羽军团起了猛攻。关羽势单力孤,采取陈平的策略退守襄阳,朱元璋一举攻占房陵、昌魏、绥阳等荆州西部地区,虎视襄阳。

与此同时,杨素继续向虎牢关增兵,在荥阳境内屯驻的兵马已经过了十万,与汉中的朱元璋形成犄角之势,牵制着宛城的岳飞,让岳飞不能抽出太多的兵马增援关羽。

推开战报,刘辩起身走到沙盘前面观看荆州的地形,刘伯温、荀彧、孙膑等一帮长于谋略的文官。 ? 以及孟珙、韩世忠等几个重量级的武将亦步亦趋的跟随在后面,共商对策。

坐镇中原的曹操大将曹仁看起并没有忘记两年前的仇恨,一副幸灾乐祸,作壁上观的样子。主动撤走了颍川西部的防御力量,给西汉的人马留下了一片广袤的真空地带。让西汉的兵马可以畅通无阻的由新郑、阳翟、鲁阳南下,直叩宛城。

刘辩的目光缓缓落在写着许昌的城池模型上面,沉声道:“凭曹仁怕是没有这么高的战略眼光吧?朕猜测此计十有**出自司马懿之手,这是要让我军与洛阳军拼个两败俱伤。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啊!”

“司马懿?很厉害么?”

听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而且出自皇帝之口,包括刘伯温、孙膑、韩世忠等人脑袋上都画着一个大大的问号,就差开口询问了,“这司马懿区区一个无名之辈,为何会让陛下如此高看?”

两年之前,宋江带着史进、鲁智深慕名到河内郡招揽司马懿,却先后遇上了张出尘、樊梨花,稀里糊涂的送了脑袋。司马懿冒充死去的司马孚被裹挟着上了太行山,一直以司马孚的姓名示人。后被贾诩上山招降,司马懿才重见天日,改了本的名字。

之后被曹操派遣到许昌辅佐曹仁镇守中原,一直混到现在也没有崭露头角的机会,名气有限,仅限于中原局部地区。孙膑、鲁肃等人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此刻听刘辩提起,自然是一脸诧异。

司马懿厉害不厉害,刘辩心中自有一杆秤给他衡量,只不过没法对手下的文武说而已。总不能把系统分析的数据拿出给这伙臣子们共享吧?有些秘密需要一辈子烂在心底。一要

当然。就算能说刘辩也不会说,这对于自己不止是机密,还是外挂,是金手指。拿出分享之后就没有多少价值了。更何况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传到李世民、曹操、朱元璋等对手的耳朵里,那样反而会作茧自缚,引火**。

既然这司马懿是个无名之辈,大家也就没有多少兴趣,只当皇帝随口提起。纷纷把目光投向沙盘。分析未的天下大势。

“待击退朱元璋的入侵之后,缓过手可以尝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中原,把陈留、颍川、陈郡、谯郡以及兖州数郡全部拿下,把战线推进到黄河沿岸。如此至少将会削弱曹操三分之一的实力,否则让曹仁把守着宛城的北大门,随时都会敞开门让洛阳军进犯,谁能受得了?”

刘伯温说着话伸手划了一个大圈,把包括陈留、颍川、陈郡、谯郡、梁国、东郡、泰山郡、山阳、东平国、济阴郡等方圆数十万里的土地圈了起,侃侃而谈。

鲁肃侧目道:“这可是中国最富饶的地方,曹操怕是不会这么轻易拱手让人吧?”

孙膑接过话茬,笑道:“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曹操自然不甘心放弃这么一块水土肥沃,人口稠密的地区,只不过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而已。中原地区缺少险关要塞,一马平川,易攻难守,我军至少有数十条路线从青州、徐州、扬州、荆州向中原起进攻,曹操根本守不住。”

韩世忠提醒道:“听说曹操自去年初夏就已经开始向河北迁徙百姓,这一年多的时间下,至少已经向并州、冀州迁移了十万户百姓,总人口数目不低于五十万。”

听了韩世忠的提醒,刘辩才注意到了曹操的这个动作。去年夏天金陵朝廷曾经把曹操的这个动作向自己飞鸽传,只是当时正集中全力与蒙恬决战,所以也没特别重视。

“看曹操这是正在逐步把重心向河北转移啊!”刘辩目光如炬,抚须沉吟,“中原这片地区有一百五十多座县城,百姓高达七百万左右,曹操这迁徙度算不上快。一年迁徙五十万,最快也要十几年才能迁徙完毕,那时我们早就扫平各方,定鼎中原了。”

荀彧拱手启奏:“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自古以,故土最难离,自董卓伏诛之后,中原到现在已经安定了六七年,百姓们安居乐业,自然不愿意背井离乡。曹操唯恐惹起众怒,不敢用太强硬的手段迁徙百姓,只是用分给土地、粮食种子、耕牛、农具,免除赋税等条件吸引中原的百姓渡过黄河去河北定居,因此一年只是迁徙了十万户左右。”

“算曹操聪明,把百姓们逼迫的太急了,不用我们出兵,中原的百姓就会向朝廷倒戈。”刘辩微微颔,听了荀彧的分析后弄清了原委。

顿了一顿,问道:“霍去疾的援军离开交州之后,目前行进到了哪里?还有多久可以抵达襄阳,增援关羽?”

刘伯温拱手答:“启奏陛下,兵部昨日午时收到情报,霍去疾的援军已经过了武陵,距离襄阳还有六百里左右的路程。”

“洛阳伪朝廷两路出兵,总计三十万,声势浩大。诸位爱卿认为岳飞、关羽能够挡住朱元璋、杨素的进攻么?是否需要朕御驾亲征襄阳?”刘辩重新坐龙椅,开口询问。

刘伯温拱手道:“岳鹏举的防御固若金汤,与西汉对峙了五六年,防御的滴水不漏。关长、薛仁贵威震华夏,霍去疾用兵神,此四人搭配,绝不会输给朱元璋、杨素等人。宛城驻有十二万兵马,武关有五万,襄阳有关羽的五万人,再加上霍去疾的四万援兵,整个荆州战场上我军的总兵力也过了二十五万,与洛阳军旗鼓相当,应该可以稳如泰山。”

“陛下刚刚南征交州一年有余,车马劳顿,一身风霜,需要在金陵静养一年左右,断不可再次御驾亲征。”荀彧也拱手启奏。

“韩卿,你的水师做好随时由水路增援荆州的打算,只要我军战况不利,你便率军溯江而上,联合甘兴霸,由江夏驰援襄阳。”刘辩把目光扫向韩世忠,做好了未雨绸缪。

韩世忠拱手领命:“臣遵旨!”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刘辩挥挥手,吩咐道:“你们各自退去吧,明日就是6司徒的大葬之期,如果有时间的话,你们都去送6司徒一程吧!”

“臣等遵旨!”

在刘伯温、荀彧的引领下,众文武一起作揖施礼,恭恭敬敬的退出了麟德殿,离开乾阳宫各自府去了。

刘辩刚刚用过晚膳,郑和报:“启奏陛下,6司徒的儿子学部员外郎6儁求见!”

“哦明日就是6康的下葬之期,这6儁黑灯瞎火的跑乾阳宫做什么?”刘辩蹙眉沉吟一声,挥挥手,“宣他到麟德殿见朕!”

片刻功夫,换上了朝服,只是在左臂上缠了缟素的6儁到麟德殿施礼拜见刘辩:“微臣6儁拜见陛下!”

刘辩微微颔,示意6儁起身:“明日就是6司徒的大葬之期,6卿你突然到乾阳宫见朕,所为何?”

(过年过完了,但工作的事情积攒了一大堆,所以更新的有些晚,兄弟们多多包涵,下一更估计23点左右)(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