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四十九 百尺竿百头更进一步

八百四十九 百尺竿百头更进一步


                这个道士在数百家丁看家护院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深入陆府核心区域,眼花缭乱的掴了陆儁两个巴掌,徒手断了十几条棍棒,登时技惊四座。

陆儁被掴了两个巴掌,颜面尽失,去寻了一把宝剑就要杀这道士:“你这妖道只是会些旁门左道的把戏,如意你不要被他欺骗了”

“呵呵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岂能似井底之蛙般坐井观天”

这鹤氅道人大笑一声,弯下腰去,把十几条折断的棍棒各自在断口出捏了一下,登时又全部复原,仿佛从没有折断过一般。登时把在场的大部分人唬的面色大变,纷纷惊呼“哎呀,真是个活神仙”

陆儁被这道士的身手震慑,握着宝剑僵立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你这道士是变戏法的吧,雕虫小技愚弄世人”

陆抗见父亲惨遭戏弄,自己脸上也是无光,上前一步抬脚从地上挑起一支棍棒,仔细端详了一会,便发现了断裂的痕迹,用力一掰,登时断为两截。

“哈哈我就说你这妖道是变戏法的,用障眼法愚弄世人,我就不信这世上还真的有人会法术”

成功的戳破了老道的光环,陆抗放声大笑,如法炮制,循着木棍断裂的痕迹连续折断了四五根,“不过呢,你这戏法变得真好,徒手断木棍也是有些本事”

老道哈哈大笑:“小娃儿倒是有些见解,贫道可不是你说的神棍,木棍折断再长起的时间太短,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自然被你轻易折断了。”

“信口雌黄,分明是障眼法而已。有本事你再施展些道术看看”陆抗双手警惕的环抱在胸前,对老道的故弄玄虚并不买账。

“看好了”

老道话音未落,抬起藜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陆儁手里的宝剑上敲了一下,只听“咔擦”一声,宝剑应声断为两截。

“小娃儿,我这戏法变得如何剑是你们陆家的剑。木棍是你们陆家的木棍,可别污蔑贫道在上面做了手脚哦”老道士笑吟吟的盯着陆抗,一脸戏谑的表情。

陆抗惊讶不已,依旧不服气:“拿你手里的藜杖给我检查一番,看看是不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

“哈哈给你”

老道士大笑一声,抬手丢给了陆抗一支藜杖,不等陆抗检查,再次一挥手又丢出了一支藜杖,陆抗一时反应不过。只能伸手接住。

老道连续挥了几十次,抛出了几十支一模一样的藜杖,使得陆抗抱了满满一怀抱,这才大笑着问道:“怎么样,小娃儿这些够你检查的么不够咱们继续,你想要多少,贫道有多少”

这一次陆抗顿时傻眼了,怔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这藜杖一根五六斤左右。自己怀里一共抱了二十多根,几乎要把自己压趴下了。如果说这是妖道随身携带的道具,那他是怎么做到神出鬼没,行走如风的

“哎呀道长果真是大仙,请恕陆儁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之处还请海涵”陆儁彻底服气了,长揖到地向老道士赔罪。

“哈哈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就凭你这一拜,贫道也能保你官升一级,一年之内升迁到学部侍郎的职位。”道士哈哈大笑,用手中的藜杖扶起了作揖的陆儁。

武如意一直冷眼旁观。由着陆儁父子刁难这道士,看看他是不是有真本事,

还记得六七年之前,有个自琅琊名唤于吉的道士在金陵附近装神弄鬼,用符水治病救人,还能呼风唤雨。但因为出口污蔑自己有乱国之相,被伙同高长恭一怒杀之,还毁了他的名声。事到如今,坟头上的草怕是有一人高了吧

此刻见这老道士道行高深,武如意不由得想起了尘封往事,也想起了刘辩在交州被小乔缠怨,大病一场,每日噩梦不断,后被一个叫做袁天罡的道士施法给化解的传闻,如此看,世上还真有奇人异士。

“得罪道长了,请随我到房里”武如意肃身施礼,伸手把老道士让进了房。

依旧有自各地的宾朋陆续前吊唁祭奠,陆儁只能率领陆氏族人去前院答礼,只留陆舒、陆抗率领了部分人守在房周围,保卫武如意,免得这老道图谋不轨。

命下人奉了茶水,武如意肃声问道:“敢问道长尊姓大名”

“贫道姓左名慈,祖籍庐江,道号乌角先生,自七岁时出家为道,在天柱山修行四十年。之后游天下二十载,遍访仙人,在道术方面小有造诣。”左慈接过茶杯呷了一口,自报名号。

“原是左道长,失敬了”武如意肃身施礼,“敢问道长可识得琅琊于吉”

不知左慈所为何,武如意觉得有必要弄清楚他和于吉之间的关系,他们都是道士,万一两人是故交,左慈是给于吉报仇的话,那自己可就要小心了。

左慈闻言一笑:“于吉已经至少十年没有见到他了,就他那微末道行还赶不上我徒子徒孙的一个手指甲,不提也罢”

武如意这才放心,颔首道:“这样本宫就放心了,六七年之前,那于吉在江东蛊惑人心,诋毁我有祸国之相,已经被我杀了。我还担心左道长与他有交情呢”

左慈露出惊讶之色,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啧啧娘娘真是有魄力,看你现在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六七年前怕是正值豆蔻年华吧竟然能把于吉杀了,这胆量果然非同寻常,贫道这次算是对了。”

“不知道长求见本宫,所为何”武如意恭敬的问道。

左慈扫视了房里的陆氏族人一圈:“若娘娘信得过贫道,请屏退左右。”

陆舒与陆抗齐声道:“这道人虽然有些本事,但历不明,娘娘不可轻信,免得他图谋不轨。”

武如意却是一脸不以为然,挥挥手示意众人退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左道长本领了得,若他有不轨之心,即便你们在跟前也奈何不了他,还是退下吧,我相信道长。”

陆舒与陆抗无奈,只能率领族人退出房间,只留下左慈与武如意在房间里。

“多谢娘娘信任”

待陆氏族人退出之后,左慈起身向武如意施礼致谢:“贫道这次冒昧陆家拜访,非为别事,乃是一月之前游历吴县,发现城南有一山峦,名唤象山,隐约间竟有帝王之气笼罩。心中惊讶不已,离开吴县一路向北,走到金陵便听闻陆司徒辞世,才恍然顿悟。这事如此巧合,莫非是上苍让我传达天意”

“帝王之气天意”武如意心中一惊,一颗心狂跳不已。

左慈点头:“我才刚刚发现这座象山,陆司徒就辞世了,而且吴县是你们陆氏的故乡,这难道不是天意么若你们陆家能把陆司徒葬在象山,定能人丁兴旺,人才辈出,官运亨通,诸事如意。而德妃娘娘你母仪天下也不在话下,甚至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做了皇后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怎么个更进一步”武如意心跳的更厉害,冷着脸训斥道,“这话可不能乱说,传出去可是杀头灭门之罪”

“皇后再进一步就是太后咯,娘娘你以为怎么更进一步”左慈笑着反问,“娘娘是聪明人,把陆司徒葬在象山对陆氏有百利而无一害,娘娘何不试试娘娘既然能够有杀于吉的魄力与手段,我相信这件事一定难不住你。”

武如意果然有点动心,且不管他说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是否属实,但能够让陆家人才辈出,官运亨通这就够了,而且这也符合风水学。

“道长能够保证今天的谈话不外泄本宫担心有人用你这番话大做文章,那时候陆家怕是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界。”

左慈抚须笑道:“若不是担心泄密,我又何必要求娘娘屏退左右你放心好了,若能够帮助陆家兴旺发达,对贫道的修行大有帮助,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们陆家。”

武如意颔首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左道长在我们陆家暂时住下,我会与族人向陛下请求,把叔祖父改葬在象山。”

商议停当,武如意立即召唤陆抗进,让他带着左慈去客房安置下暂住几日,并让陆舒去前庭把陆儁、陆骏、陆绩等几个族中骨干找,共同商议把陆康改葬在象山之事。

待陆儁等几个人到之后,武如意便把左慈的话说了一遍,隐瞒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一段,只说象山是块风水宝地,倘若能把陆康改葬在那里,就能保佑陆家人才辈出,官运亨通,所以请众人想想办法。

陆儁抚须道:“这个好办,只要家属提出改葬,朝廷一般不会干涉。就像黄太尉的遗躯运了故乡安陆下葬,只是在忠义祠立了牌位;而卢植因为家乡远在幽州范阳,路途遥远,便埋葬在了钟山。咱们陆家的故乡吴县这么近,向陛下要求运故乡埋葬,应该不会被拒绝”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