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四十五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八百四十五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6舒,住手!”

就在6舒准备施暴之时,缓过神的6康一声叱喝,阻止了气急败坏的6舒。

“不能便宜了他们,割掉他们的舌头,让这俩数典忘祖的东西这辈子再也不能撒谎骗人!”看到6康阻止了6舒的暴行,旁边的6儁依旧不依不饶。

“放他们离开,所有人都退下,老夫要静一静!”

老态龙钟的6康声音忽然宏亮了起,萎靡的精神也为之一阵,伛偻的身躯猛然坐的笔直,犹如光返照,挥挥手用不容反驳的语气吩咐一声。

“放他们离开?”6舒把脚从6昌的脑袋上挪开,一脸的不甘心,“叔父,这俩狗日的害得你颜面尽失,威信扫地,岂能这么便宜他们?”

6儁在旁边附和:“就是,最起码也要狠狠的打一顿板子,让他们再也不敢做出数典忘祖,不忠不孝的事情!”

“愚蠢,放人!”6康坐的笔直,声音洪亮,严厉的训斥一声。

“唉”6舒叹息一声,后退了一步,给6徳与6昌放开了一条去路。

“谢叔祖父不杀之恩,谢叔祖父不杀之恩,我们日后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两个贼眉鼠眼的贪财之辈磕头如捣蒜,踉踉跄跄的爬起向门外跑去。

“记住,今晚的消息不准走漏半个字,否则你们全家都要给老夫陪葬!”

就在两个家伙逃到门口的时候,6康严词训斥一声,声色俱厉,不怒自威,重新恢复了百官之的气势。

“是、是孙儿等谨记叔祖父的教诲!”6徳与6昌也不敢头,冒着倾盆大雨,屁滚尿流的逃得无影无踪。

“父亲大人适才的话是何意?”两个小人刚走,敏锐的6绩上前一步,拱手问道,“父亲大人因何提到陪葬二字?”

门外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司徒府的管家撑着雨伞,跑的雨水湿透了鞋子,大口喘着粗气道:“老爷,德妃娘娘了。此刻銮驾正在门外。”

6骏、6儁、6舒等人俱都一惊:“天色这么晚了,如意怎么突然跑了?”

“呵呵还是如意了解我啊,这是给我送行了!”6康苦笑一声,挥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让如意进与老夫说几句话。”

6府门外,滂沱的大雨在街巷上流淌,淹没了脚面。

在十几名身穿蓑衣的太监、宫娥陪伴之下,在五十名御林军的保护之下,德妃的銮驾在司徒府门前缓缓停下。

身材丰腴的兰蔻率先跳下车,雨水浇在她的身上,登时湿透,包裹在身体上显得波涛汹涌,纤腰婀娜,身材很是曼妙火辣。

“娘娘。你慢点!”兰蔻撑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伸手去搀扶武如意。

武如意面无表情,并没有理会兰蔻,而是从马车上一跃而下。也顾不得让兰蔻用雨伞帮自己遮雨,就这样淋着大雨急匆匆的冲进司徒府,任凭雨水淋湿了头与衣衫,完全顾不上保持往日的风度与仪态。

武如意走的匆忙,却使劲护住左手袖子,唯恐被雨水淋湿了,看起非常贵重。

“娘娘你慢点!”兰蔻跑的飞快。才勉强追上了武如意,举起油纸伞撑在主子的头顶,帮她遮雨。

通过长长的走廊,穿过一道又一道拱门。武如意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到了6康的房。现包括自己的养父6骏,以及6儁、6绩、6舒等几个叔父辈的族人都在门外候着,任凭大雨淋在身上。

“如意了?”6骏喊一声。

而6儁与6舒、6绩三人则一起躬身施礼:“拜见德妃娘娘!”

“嗯!”

武如意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就推开了房的门,她知道6康在等自己。??

“呵呵如意你给叔祖父送行了么?”看到浑身湿漉漉的武如意。6康手抚花白的胡须,笑问。

对于6康莫名其妙的话,武如意并没有感到意外,她相信凭借6康的城府与修为,一定会知道6家的路该怎么走下去。除了这条路之外,6家已经没有更好的路可走。

“叔祖父,6家现在只剩下一条路了。”武如意说着话脸颊微微抽搐。

6康面无表情,沉声问道:“你见过陛下了么?”

“见过了!”武如意同样面无表情的答。

“陛下怎么说?”6康皱眉问。

“陛下只说了一句话就去见太后了。”

“哪句话?”

“6文龙战死了!”武如意一字一顿的说道,“只有六个字!”

6康的脸色猛地一抽搐,脸颊上松弛的肌肉不停的跳动,喉头猛地一收缩,然后剧烈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

“什么,文龙战死了?”门外的6儁兄弟隐约听到,俱都大吃一惊,纷纷闯了进。

6康用袖子擦拭了下唇角的血渍,严厉的叱喝道:“出去,都给我出去,没有老夫的召唤,任何人不许进!”

6儁四人垂头丧气,眼眶红肿的退出房门,竖着耳朵聆听这祖孙二人的谈话。

“君疑臣死,无路可走了!”武如意一脸凄凉的说道。

尽管武如意声音极微弱,但一向耳聋的6康此刻却听得清清楚楚,他知道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光返照吧?

当下微微颔,沉声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6徳、6昌这俩小子是陛下派蛊惑老夫的。”

“什么?”

武如意吃了一惊,身体不由自主的一个战栗,对刘辩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这个在床榻上让自己欲仙欲醉的男人到底有多少城府,那鱼水之欢中对自己到底有多少真心?为何犹如万丈深渊,让自己根本猜不透!

“父亲!”

6儁和6绩一起闯了进,双双跪倒在地,“父亲,你不能死啊,你告老还乡,吴县养老还不成么?”

6康面色凝重,肃声道:“不行,为父现在不仅仅是当朝三公,我还代表着6家,以及以6家为领袖的江东士族。我活下去,6家前途难料,老夫今夜撒手人寰,才是对6家最好的保护!”

“父亲大人,你这一生为了大汉尽忠尽责,一片丹心,到头却换这般下场,这不公平啊!”6儁跪在地上,嘶哑着嗓子哭喊道。

6康蹙眉道:“时也命也,我6康能够坐上三公之位,是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命!大汉要想长治久安,必须压制士族,如果没有我6康也会有孙康、李康、赵康,就让我为了大汉的基业,最后再尽一次忠吧!”

顿了一顿,6康露出欣慰的笑容,朗声道:“而且这样也会换6家平安无事,换如意在后宫中安然无恙,换我忠臣之名,可谓一举三得。老夫一死,6家十年之内无虞。我今年七十有二,位列三公之,领衔百官,死了也值了,让我今夜含笑九泉,就是你们最好的孝道!”

“父亲呜呜”6儁与6绩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6骏与6舒叔侄也在旁边跪着抹泪:“叔父大人!”

武如意也跟着跪下,垂泪道:“叔祖父,你为如意及6家所做的一切,我们都将铭记于心。”

6康用昏花的双眼盯着武如意,厉声告诫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叔祖父临死之前最后告诫你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老夫知道如意你聪慧过人,心高意大;但天威难测,陛下城府之深,非凡人所能及,所以老夫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莫要强逆天命,免得把6家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是”武如意跪在地上,面无表情,“如意谨记叔祖父的教诲。”

“咳咳”6康手抚胡须,挤出一丝笑容,“我想如意你一定有办法让老夫走的从容而不丢面子吧?老夫的颜面已经丢够了,不想在死后再成为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武如意叹息一声,缓缓从左手袖子里掏出一个牛皮纸包放到了6康面前:“叔祖父,这药服下去之后很快就会停止呼吸,没有任何痛苦,也没有任何症状。是我花了很大的心血才弄到的!”

“好!”6康慢慢拆开牛皮纸包,“今夜老夫因为听闻孙子文龙战死,悲伤过度,一命呜呼,待会儿就派人报到乾阳宫吧。”

“父亲”6儁与6绩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6骏与6舒唉声叹气,悄悄抹泪,问了一句:“还与几位婶娘见面么?”

6康摇头:“成大事者不可有妇人之仁,婆婆妈妈的成不了大事,今夜的事情除了你们五人之外,决不可再让第六个人知道。我6康就是因为听闻文龙战死的噩耗,一口气喘不上,就此气绝身亡。”

“呜呜”6儁与6绩继续哭。

6骏与6舒一起磕头:“谨遵叔父吩咐!”

“叔祖父放心,孙女一定会给你把该得到的追封全部讨!”武如意跟着磕头。

听了武如意的话,正准备吞药的6康忽然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听如意你这么一说,老夫倒是还想起了一件事,你们且听我说。”(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