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四十三 自取其辱

八百四十三 自取其辱


                孔融的质问刚落,满朝文武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何珅。 ?

惊闻天子驾崩,刚刚从吴郡快马加鞭到金陵的扬州刺史张纮站出附和孔融,反问何珅:“何大人说德妃娘娘不配做太后,你倒是说说哪一个比武德妃更适合做太后?”

何珅不假思索,怀抱笏板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大汉朝律制,新帝登基,当朝皇后或者新帝养母,都可以被尊授太后之位。按照此律法,上官婉儿比武德妃更适合做太后!”

“笑话,一个未曾生育的美人何德何能被尊为太后?”

在戚继光率领水师离开金陵之后,跟着韩世忠从柴桑到金陵驻防的横野将军朱桓站出反唇相讥,同为吴郡士族的朱桓自然会竭力支持6家。

其他的武将,包括韩世忠、尉迟恭、廖化、梁红玉等人则一言不,静观其变。等不到孟珙、狄仁杰、顾雍三人归,没有确凿的消息,即便6康说的言之凿凿,这些整日里刀头喋血的武将依旧不相信流言。

“休穆将军所言极是,上官美人养育太子也不过两年左右的时间,并非自幼拉扯,顶多算半个养母。相比之下,德妃娘娘比上官美人更适合做太后!”医部尚步骘面无表情,手捧笏板,高声支持朱桓。

虽然步骘是由何珅举荐,但这几年下却渐生嫌隙,原因无非就是步骘希望何珅能够说服何太后把自己的妹妹步练师推上妃子之位,而何珅与何太后却希望借助步骘的力量把上官婉儿从美人推上皇后之位,矛盾由此产生。

借助淮南步家的钱财,再加上何珅前期的提拔,还有步练师的枕头风,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步骘在仕途中平步青,先做了庐江郡丞、太守,之后被调到金陵担任建业令,执掌京城。

后刘辩改革三公九部制,医部尚一直空缺。在包拯被召唤出世担任金陵尹之后,步骘被任命为署理医部尚。表现的兢兢业业,中规中矩,熬了两年之后终于去掉了“署理”二字。正式成为了当朝九部尚之一,与工部尚何珅并驾齐驱。

翅膀越越硬,步骘不甘心再给何珅跑腿打杂,也不想让妹子步练师做衬托上官婉儿的绿叶,慢慢的与何珅渐生嫌隙。数次遭到何太后的打压。步骘虽然表面上没有与何珅公开决裂,但心中却是不忿;此刻见何珅竟然要推上官婉儿做太后,当即跳出反对,不惜公开与何珅撕破脸皮。

何珅气的腮帮子鼓起,不停的翻白眼:“步子山,你、你你公报私仇!”

步骘冷哼一声:“朝堂之上讨论的都是国事,何公私之说?莫非何尚以为步骘这医部尚乃是拜你所赐,必须要以你马是瞻?”

“我懒得与你争辩!”何珅一摔袖子,不再与步骘纠缠。

但善于见风使舵的何大人圆圆的脑袋里藏着的智慧不可低估,看到武如意支持者众多。自己独木难支,当下便了个釜底抽薪,捻着唇角的八字胡道:“国不可一日无君,但可以无太后!既然无人适合担任太后,那就干脆空置太后之位算了,拥立太子登基,改太后为太皇太后。”

年已七十多岁,身材有些伛偻的6康强打精神,慷慨陈词:“老夫举贤不避亲,论呼声、论资历、论声望、论德行。德妃都是最适合做太后的人选。若是拥立太子登基,必须尊授德妃为太后!”

“哼6司徒这分明是以权谋私,拥立武德妃做太后壮大你们6家的势力,他日好效仿吕氏一族么?”何珅深知一旦让武如意做了太后。?? ? 作为南阳何氏棋子的上官婉儿就再也没有翻身之日,因此对6康针锋相对,寸土不让。

6康连声冷笑:“吕后的事情已经过去四百年,何人引起了董卓之乱,害得陛下从洛阳流亡到江东,我想何大人不会忘记吧?”

何珅闻言登时臊的胖嘟嘟的圆脸红。争辩道:“何进大将军只是策略有误,并无篡权之心。请司徒不要血口喷人,把我去世的叔父与专权的吕氏一族相提并论。”

6康占了上风更是穷追猛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并非我6康对太后不敬。而是何进的教训历历在目,董太皇太后死的不明不白,我等受陛下托孤,绝不能让旧事重演。太子年幼,登基之后势必会诸多咨询于太后,谁都知道那上官婉儿深得太后宠爱,若是太后与上官婉儿一个做太皇太后,一个做太后,这朝纲还有宁日么?”

听了6康与何珅的舌战,太极殿上的众多文武纷纷支持6康:“司徒大人所言极是,若陛下驾崩的噩耗是真,比起上官美人,武德妃的确更适合做太后。”

眼见两派吵吵嚷嚷不可开交,刘伯温抚须道:“孟璞玉、狄仁杰等三位大人尚未归,陛下驾崩的消息仍未落实,此刻就议论册立何人为太后,为时尚早。”

“我6康以这辈子的名声保证消息准确无误!”6康颤抖着花白的胡须,固执己见,“也不知是何人放出风声,污蔑老夫图谋不轨,欲行篡逆之举。老夫一片丹心可昭日月,故此希望早日拥立太子登基,平息流言!”

“哈哈6司徒左一个丹心,右一个忠心,原是打算拥立太子继位平息流言啊!”

何珅抓住6康的破绽,迅展开了反击:“说到底,司徒还是为了自己才迫不及待的想要拥立太子登基。空穴风未必无因!若司徒行的正坐得端,何必在乎这些流言蜚语?”

6康勃然大怒:“我看这中伤老夫的流言就是你派人放出的!”

“司徒你活了一把年纪,竟然血口喷人?证据何在?”何珅瞪着一双金鱼眼,与6康吵得不可开交。

吵嚷到傍晚,最后还是按照刘伯温、荀彧、糜竺、鲁肃、孔融等重臣的表态,决定再等三五日,待孟珙、狄仁杰、顾雍三人传消息之后再决定何时拥立太子登基。

乾阳宫里的嫔妃本对刘辩驾崩的消息半信半疑,听说6康今天在朝堂上信誓旦旦,拍着胸脯以人格担保刘辩中了四十九箭,以至于让大乔悲伤过度,夭折了孩子。顿时都相信了**分,惹得人心惶惶,一片哭声,整个后宫昼夜难安。

满朝文武度日如年的捱了三天,再次在朝堂上生了争执,以6康为的一派再次提出“国不可一日无君”,要求以最快的度拥立太子登基,何珅则坚决反对。

就在这时,乾阳宫门外忽然响起:“陛下宫!”

喊声由宣武门一声声传到太极殿,直让满朝文武又震撼又欣喜又惊讶,百感交集,各种情绪都有,莫衷一是,不可名状。

一身便衣,风尘仆仆的刘辩在孙膑、宇文成都、文鸯、袁天罡等人的陪同下快步到太极殿,坐上了阔别了一年之久的龙椅,接受百官的朝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齐齐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不管之前满朝文武心中怎么想,但当看到刘辩安然无恙的归,粉碎了一切谣言的时候,绝大部分人心中都是喜大于忧。

唯有6康跪在地上汗流浃背,恨不能找个窟窿钻进去。

这几天自己一直拍着胸脯说天子驾崩的消息千真万确,甚至以人格担保,没想到此刻生龙活虎的大汉皇帝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做梦,我这一定是在做梦!”

跟随着文武百官跪在地上山呼万岁,6康的精神有些恍惚,甚至认为这是在做梦。直到其他人都起身的时候,依旧跪倒在地。

“老司徒平身吧!”刘辩一脸平静的招呼6康起身,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

何珅在旁边幸灾乐祸的揶揄:“陛下,老司徒这几天可是拍着胸脯说你驾崩的消息千真万确,甚至说陛下中了四十九箭,还说乔美人因为悲伤过度,以至于早产夭折了腹中的胎儿。这不,自打前几天就急不可耐的要求拥立太子登基,册立武德妃为太后,此刻见到你归,估计失望到了极点!”

“老臣有罪啊,噗”

听了何珅的话,6康两眼一黑,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吐了出,当场晕倒在太极殿。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6康坚信自己驾崩的消息千真万确,刘辩心知肚明,因此也不大雷霆。自己无非就是想要借机敲打一下6氏,以及以6康为代表的江东士族,让6康丢了颜面,丧失威信。

“朕用诈死之计一举全歼了蒙恬率领的四十万贵霜大军,为了避免走漏风声,尽弃前功,所以只有寥寥几人知晓此事。消息误传到6司徒的耳中,引起他的误判也是情有可原,老司徒虽然有错,但却无罪!”

刘辩大手一挥,表示不计较6康的过错,并让孙思邈、张仲景全力救治6康。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6康醒转过,派人送6家安心休养,待好转之后再上朝议事。(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