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三十九 好汉架不住人多

八百三十九 好汉架不住人多


                李嗣源的大刀势大力沉,陆文龙的双枪稳准快狠,乱军之中狭路相逢,也不多说废话,各自使出浑身解数缠斗在了一起。し

“叮咚……陆文龙特殊属性‘威压’发动,降低对手李嗣源1点武力,下降至97!”

尽管夜色苍茫,但刘辩依旧带着孙膑与文鸯、宇文成都等人披星戴月,星夜疾驰,此刻正走到庐陵境内,距离金陵尚有三千多里路程,冷不丁的就听到了脑海中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刘辩一边策马疾驰,一边蹙眉沉吟:“如果没记错的话,李嗣源是在李克用被爆表的时候随机携带出世的,植入身份是李世民麾下大将,为何突然与陆文龙交上了手?难道朕虚构的唐军入侵青州的说辞竟然误打误撞的猜中了?”

“叮咚……李嗣源特殊属性‘冲阵’发动,在乱军中冲锋之时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99!”就在刘辩思忖猜测之际,脑海中的系统再次响起,李嗣源的特殊属性发动,武力反而比之前上升了1点。

旷野之中,两万汉军与两万唐军呐喊鼓噪,挥刀舞枪,厮杀成一团。

刚走了二十多里路就遇上了唐军埋伏,陆文龙情知中计,心中后悔不已,只恨自己当初不听郑浑的劝谏死守黄县,却选择了向北海突围,以至于钻进了唐军的口袋。

而如今黄县已经失守,想要头已经不能,只能硬着头皮向西突围,希望早日能够遇上前支援的汉军。当下挥舞着手中一对六沉四尖双枪,咆哮怒吼,奋力厮杀,誓要冲开一条血路。

酣战了二十合,李嗣源虚晃一刀,拨马败走:“这员汉将果然厉害,本将姑且放你一马!”

随着李嗣源的败走,唐军向北而去。给陆文龙率领的汉军留下了一条向西撤退的道路。身处旷野之中,已经别无选择,即便明知前路还有伏兵,陆文龙也只能硬着头皮率部突围。

“儿郎们。跟着我奋力冲锋,只有冲开唐军的围堵,才能活下去!”陆文龙策马当先,高声鼓舞着士气。

走了七八里路,一声鼓响。又有一支两万人左右的唐军杀了出,为首大将身高八尺五寸,胯下白马,身穿白袍,手提一杆白玉霸王戟,威风凛凛的拦住了陆文龙的去路。

“呔……无谋汉将,可识得唐国大将史敬思?”史敬思立马阵前,手中的白玉戟遥指陆文龙,大喝一声。

“我管你是谁,挡我者死!”

陆文龙红着双眼。发出一声低吼,犹如择人而噬的猛兽,挥舞起手中金灿灿的双枪,上刺咽喉,下扎丹田,其疾如风,其迅似电。

“大言不惭,让你尝尝大唐第一戟将的厉害!”

史敬思不甘示弱,同样咆哮一声,手中一丈九尺的白玉霸王戟挥舞开。卷起漫天银光,迎着陆文龙的面冲杀了上去。

“叮咚……陆文龙威压属性发动,降低史敬思武力1点,当前武力下降至98!”

“叮咚……陆文龙轮战属性发动。武力+2,基础武力101,武器+1,当前武力上升至104!”

“叮咚……史敬思特殊属性‘戟将’发动,对手的武器每比自己的武器短三尺,则自身武力+1。陆文龙的双枪长度为九尺。比史敬思的长戟短一丈,故史敬思武力+3,基础武力98,兵器+1,当前武力上涨至102!”

两员大将出手如风,马走龙蛇,踩踏的烟尘滚滚,转瞬之间,已经厮杀了三五合,陆文龙虽然稍占上风,但短时间内却也难以占据压倒性优势。

三千里之外的庐陵驿道上,刘辩依旧在策马疾驰,听到史敬思的名字之后不由得为陆文龙捏着一把汗。

“这李克用的十三太保果然厉害,武力达到人类极限的李存孝就不提了,这白袍史敬思的基础武力高达99,而李嗣源也拥有98的基础武力值,几乎足以比肩关张。陆文龙身陷重围之中,怕是凶多吉少啊!”

隔着千山万水,尽管知道陆文龙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刘辩却也无能为力,只能在心中默默的为陆文龙祈祷,但愿他吉人自有天相,能够逢凶化吉。

虽然陆家的势力日益坐大,虽然武如意潜意识中的野望难以磨灭,虽然袁天罡借着白鹿提醒自己“防陆”;但刘辩却知道陆文龙在替自己卖命,在替大汉浴血沙场,自己应该为他祈祷,而不能因为陆文龙出自陆氏而抱着借刀杀人的心理。

沙场之上,颦鼓动地,杀声震天,血肉横飞。

史敬思的长戟覆盖面广,势大力沉,挥舞起虎虎生风,声势骇人。陆文龙的双枪招式精妙,稳准快狠,以巧克敌,虽然在声势上不及史敬思咋咋呼呼,但却稳稳的占据着上风,牢牢的主导着场上的局势。

只是陆文龙的目的在于突围,而不是与史敬思斗将,酣战了半个时辰,你我往的厮杀了四五十合,依旧难以击退史敬思,不由得逐渐心浮气躁,不再像一开始那般从容自若。

“杀啊,活捉陆文龙!”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就在陆文龙陷入苦战之际,后面尘土大起,李嗣源率领着近两万唐军卷土重,与史敬思前后夹攻,登时让汉军陷入苦战之中。

看到史敬思与陆文龙杀的难解难分,李嗣源拍马舞刀前助战:“无谋陆文龙还不快快下马投降?等大刀砍到脖颈上的时候,悔之晚矣!”

“无胆鼠辈,倚多取胜算什么好汉?有本事与我单打独斗!”陆文龙挥舞着双枪以一敌二,企图用激将之法逼退李嗣源。

只是李嗣源却不上当,一边挥刀与史敬思夹攻陆文龙,一边放声大笑:“沙场之上胜者为王,你当这是比武较技么?还与你单打独斗,我们兄弟二人今夜誓要取了你的首级!”

正东面尘土又起,掩映的火把犹如一条长龙逶迤而,呐喊声中两万唐军从斜刺里杀到。为首一员大将胯下青骢马,双手各持重九十斤的擂鼓紫金锤,正是唐国大将完颜金弹子。

“谁都不要抢,陆文龙的这颗人头,我金弹子笑纳了!”金弹子手中的双锤猛地撞击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副势在必得的语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