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三十八 引蛇出洞

八百三十八 引蛇出洞


                东莱郡,黄县。

这里是陆文龙驻兵的大本营,总计驻扎了两万左右的兵马,负责防御整个胶州半岛的海岸线,但面对着十万唐军的多路进攻,还是在短时间内被连下十余座县城。

“传朕命令,四面合围黄县,一定要生擒活捉陆文龙!”

李世民一击得手,意气风发,连续派出多路使者催促李克用、金弹子、李嗣源、史敬思等各路人马向黄县集结,准备全歼陆文龙军团。

随着李世民一声令下,将近十万唐军分别从掖县、曲城、牟平、观阳等地向黄县集结,对陆文龙军团逐渐形成了包围态势。

“陛下,我军跨海远征补给困难,万一被汉军水师切断了退路,将会陷入不利的境界,依臣之见,干脆趁着汉军还没集结重兵,速退为妙!”秦桧一脸诚恳,竭尽全力劝谏李世民。

李世民抚须大笑:“哈哈……秦卿勿优,你当朕为何早不攻打青州晚不攻打青州,为何偏偏这个时候集结大军跨海猛攻青州?”

“请陛下恕臣愚昧,实在不能揣摩圣意。”并非秦桧演的逼真,而是真的猜不透李世民为何突然在短短三天之内集结重兵,跨海全力猛攻青州。

李世民一脸幸灾乐祸:“我军斥候探得那刘辩在和蒙恬作战的时候,轻敌冒进中了埋伏,被蒙恬射成了刺猬。这事已经在金陵传得沸沸扬扬,人心惶惶,东汉各大势力为了继任者勾心斗角,正是我们趁机重创汉军扩大地盘的时候,岂能错过这大好的机会?正所谓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啊……刘辩被射杀了?”

听了李世民的话,秦桧目瞪口呆,这才明白李世民为何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集结重兵跨海猛攻青州。若是刘辩死了,那些对自己承诺的条件还会兑现么,这让秦桧感到迷茫。甚至六神无主。

李世民抚须笑道:“这刘辩真是一个奇葩,甚至能够干出单刀赴会的事情,亲自统兵作战也就没什么奇怪的。只是他忘了中国有句俗语叫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夜路走多了迟早要撞鬼。被蒙恬射杀也算是他咎由自取!”

“是、是……陛下说的极是!”秦桧不停的作揖称颂,“相比之下,还是圣上你更有帝王之姿,行事稳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我大唐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李世民笑罢,正色道:“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刘辩死了,家底还在。东汉那些骁勇善战,驰骋沙场的名将也不是吃素的,东汉总计一百二十万大军更是我大唐仰视的存在,所以朕已经命李绩、李牧猛攻李靖,缠住河北的汉军。让他们无法师救援青州。”

“陛下,恕微臣直言,李绩将军麾下统率的大军高达二十五万,会不会……起了什么私心?”为了诬陷李绩,秦桧煞费苦心,此刻虽然拿不准刘辩是真死了还是假死了,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诋毁了李绩一句。

“臣知道李绩将军战功赫赫,但功高震主,恃功而骄的大有人在,臣为了陛下才进这肺腑之言。臣也知道这样说话会得罪李绩将军。甚至会引起陛下的反感,但臣为了李唐的江山,职责所在,不得不冒死直谏。”秦桧说着话跪在地上稽首顿拜。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

李世民目光飞快的转动,抚须道:“嗯……看的出,秦卿一片肺腑之言,朕心中自有计较,你起吧!”

“谢陛下信任。”秦桧这才松了一口气,从地上爬了起。“陛下,青州郑森水师多达五万,战舰五百余艘,需要谨防郑森从海上切断我军水上补路线,导致我军陷入不利境地。”

李世民自信的道:“秦卿尽管放心,除了登陆的这十万大军之外,朕另外命李舜臣率领三万水师,以五十艘龟甲船为骨干,百十艘艨艟为羽翼,在黄海上严阵以待。只要郑森出海,朕便率大军乘虚而入,急袭胶县,一举摧毁汉军青州水师大营!不怕郑森出海,就怕他窝在家里不动弹。”

对于李世民的用兵之道,秦桧不得不佩服的五体投地:“我大唐虽小,但陛下雄才伟略,用兵如神,定鼎中原,指日可待。”

一天一夜之后,李克用、李嗣源、金弹子、史敬思等各路人马陆续进入东莱郡境内,距离黄县三十里到一百里不等,沿途烟尘滚滚,旌旗招展。

李世民带着麾下武将在黄县城下观察了半天,吩咐李存勖道:“把包围黄县的兵马撤走一半,放陆文龙出城,然后在沿途伏击汉军。”

李存勖一脸不解:“陛下?这……好不容易把汉军包围在黄县,怎能放他们离开呢?”

李世民仰天大笑道:“此乃欲擒故纵之计,黄县城高墙厚,陆文龙骁勇善战,城内还有两万兵马。若是强攻城池,定然要付出巨大伤亡。我军撤走一半之后,陆文龙这无谋之辈肯定会抓住机会突围,我军正好在旷野上集中兵力围剿汉军。”

“陛下妙算,微臣不及也!”李存勖长揖到地,心悦诚服。

得了李世民的命令,李存勖把包围黄县的四万兵马撤走了两万,只留下了两万人虚张声势。而且自缺一隅,主动放开了黄县南城门,留给汉军逃生。

与此同时,李世民急命金弹子、李克用、李嗣源、史敬思等各路武将率部在黄县到北海的路途上设伏,只要陆文龙出城,便集中优势兵力在旷野上围剿陆文龙,争取一举全歼从黄县撤退的两万汉军。

陆文龙在城墙上看到唐军突然撤走了一半,急忙召集麾下将校军议,提议道:“唐军撤走了一半,十有**是攻打其他县城取了,我军不如趁此机会从南门出城向北海国突围。争取早日联合王景略的郡兵,以及魏文长军团,卷土重,收复失地!”

面对着唐军突然的攻势,陆文龙手下的将校阵脚大乱,听了陆文龙的提议纷纷附和:“将军说的极是,李世民御驾亲征,唐军势汹汹。我军独木难支,正该早日撤退,正所谓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卷土重未可知!”

幕僚郑浑出列,拱手道:“陆将军,以在下愚见,此乃李唐欲擒故纵,引蛇出洞之计。我军若是离开黄县,必然会在路途中遭遇唐军重兵猛攻,怕是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我军正确的策略应该是固守待援,以城中的粮草支撑一月绰绰有余。到那时,王景略刺史,魏文长将军,甚至包括郑成功将军的水师,甚至青州秦叔宝都督的兵马都会设法救援我军。”

陆文龙眉毛一挑,冷哼一声:“吾有万夫难当之勇,纵有埋伏,又有何惧?你不必多言,速速退下!”

“将军,若是出城必中埋伏啊!”郑浑竭力死谏。

陆文龙勃然大怒:“你敢壮敌人威风,灭我军士气?我手中双枪万夫难当,纵有埋伏,又能奈我何?若非看在你一片好心,此番定要砍你头颅,速速退下!”

郑浑出了帅帐之后摇头叹息一声:“有勇无谋,自恃其勇的匹夫,此番出城怕是踏上了不归路,只可惜害了两万将士啊!”

郑浑的一番吐槽传到了陆文龙心腹口中,立即报告给了陆文龙,不由得勃然大怒,亲自带兵直奔郑浑的营帐,把郑浑捉了,对三军将士道:“此人涨唐寇志气,灭我大汉威风,三番五次的诅咒我军,本将以军法处置,斩首示众!”

随着陆文龙一声令下,光着膀子的侩子手举起了明晃晃的大刀,对着五花大绑的郑浑砍了下去。

“陆文龙你这个有勇无谋的匹夫,我郑浑死不足惜,只是可怜两万将士的性命啊!”郑浑扯着嗓子,闭着眼睛歇斯底里大喊一声。

“噗嗤”一声,郑浑人头落地,鲜红的血液溅了一地,双眼死不瞑目。

夕阳之下,陆文龙全副披挂,手提双枪上马,高声道:“将士们,随我突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会合了大军之后卷土重,迟早要把失地收复!”

随着陆文龙一声令下,黄县南门吊桥缓缓落下,城门在“吱呀呀”的响声中迅速的打开。陆文龙挺枪跃马,当先出城,两万汉军旌旗招展,尾随其后,在黑夜里离开了黄县,顺着驿道向北海国方向撤退。

夜色苍茫,弯月皎洁。

两万汉军走了二十余里,忽然一声鼓响,一员唐将横刀立马,率领两万唐军拦住了陆文龙去路,正是唐军骁将李嗣源。

“哈哈……陆文龙,你这无谋匹夫,中了我大唐皇帝引蛇出洞之计,还不快快下马受死!”李嗣源策马舞刀,直取陆文龙。

“哼!除了李元霸之外,你们其他的唐寇不过是些酒囊饭袋,纵有百万又有何惧?此番定要让尔等见识下双枪陆文龙的厉害!”陆文龙气冲牛斗,拍马舞枪迎了上去。

(竭尽全力又是一更,有些筋疲力尽了,感谢所有支持剑客的兄弟,我真的尽力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