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三十三 铜雀春深锁小乔

八百三十三 铜雀春深锁小乔


                揭榜之人是一个中年道士,年约三十五六岁,一身藏青色道袍,怀抱拂尘,生的仙风道骨,一派世外高人的风范。

王守仁搭上眼睛一瞧,就知道此人有真本事,绝不是那种装神弄鬼的神棍巫婆所能相比。不由得大喜过望,紧走几步迎出门槛:“敢问道长尊号,本官交州刺史王守仁这厢有礼了!”

“王使君不必多礼,贫道袁天罡,乃是游方道人,居无定所。从黄河以北游至长江以南,有心拜访陛下,却听闻陛下出征交州,便又一路游山玩水到苍梧。恰好看到使君张贴的榜单,说是陛下被梦靥所困,故此斗胆揭榜一试,看看能否为陛下驱邪祈福?”袁天罡手中拂尘一挥,自报姓名。

“呵呵……原是袁道长,失敬了!”王守仁拱手寒暄,“道长走遍南北,见多识广,必然能让陛下逢凶化吉,请随我!”

王守仁当即带着袁天罡直奔苍梧行宫,同时派人通知四处寻访高人的孙膑,已有仙道主dong 揭榜,陛下驱邪避凶就在今朝,请速速赶往行宫会合。

不消一炷香的功夫,王守仁就带着袁天罡到苍梧行宫,求见天子。

刘辩刚刚小憩了一会,精神恢复了许多,听闻有道人主dong 揭榜,立刻召见。

当袁天罡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刘辩双眼不由得为之一亮,看这道人仙风道骨,印堂发亮,阔面重颐。声音高亢,一派世外高人的风范。看起像是有两把刷子的样子。

“贫道袁天罡拜见陛下!”

不等王守仁介shào ,袁天罡手中拂尘一挥。跨前一步,以道家之礼参拜天子。

“袁天罡?”

刘辩先是一愕,忍不住就有拍额头的冲动。掐指算算,袁天罡到这个世界至少已经一年半左右了,自己怎么把这位相师之王给忘了呢?有他出马,还怕什么冤魂索命!

刘辩向袁天罡还礼完毕,命婢子奉上茶水,当即把那夜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道。从出城射猎偶遇白鹿,然hou 一路尾随。鬼使神差的跟着白鹿出现在了周瑜小乔坠崖的地方。

再之后,恍恍惚惚中突然发现小乔的冤魂自断崖下面出现,扑向自己索命,导致自己昏迷了两个时辰。醒后虽然毫发无损,但回到苍梧之后便发烧不退,而且每日都会梦见小乔索命。

“若是陛下方biàn ,麻烦带着贫道去一趟周瑜、小乔坠崖之地。”袁天罡拂尘一挥,提出了请求。

刘辩的精神已经有所好转,当即命文鸯备马。亲自带着王守仁、孙膑、文鸯、宇文成都等人,引领了千余骑御林军,与袁天罡一道出了苍梧直奔郁河边上的断崖而去。

两个多时辰之后,一行人便抵达了周瑜、小乔坠崖的地方。

只见随着天气的转暖。草木愈发的茂盛起,地上的斑斑血渍经过雨水冲刷了几次,却依旧清晰可见。遍地的泥土劲草依旧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袁天罡翻身下马,面色凝重的到断崖边上俯身向下眺望。只见郁河的水依旧奔流不息,向东流入大海。

山崖的石壁上还散落着许多残破的旗帜以及破碎的甲胄。甚至还有残尸断骸散落其间,被野兽吞噬雄鹰叼啄的痕迹十分明显。

袁天罡默默的查看了许久,最后方才回头,手中拂尘一挥,高宣一声道号:“无量天尊,贫道已经有了化解陛下梦靥之法,若陛下照办,定然可驱邪避凶,化解这场无妄之灾。”

“愿闻其详!”刘辩恭敬的还礼。

袁天罡手中的拂尘朝断崖下面的郁河对岸指去:“那片地方地势平坦,水土丰沃。陛下可在此处设立亭镇,开垦良田,使此地聚集阳气,驱散阴晦之气。并在河边设立一座宏伟的亭台,在亭台四周铸造铜雀镇守,谓之铜雀台。并在里面铸造小乔的塑像,如此便可以锁住小乔的怨气,使她无法为祸陛下!”

“呃……没想到竟然要铜雀春深锁小乔?”刘辩闻言不由得一脸错愕,小乔活着的时候自己没能把她金屋藏娇,锁在乾阳宫,没想到她死了之后却要把她锁在铜雀台。

“这……道长可否把理由以及缘故向朕道?”刘辩蹙眉问道,对袁天罡这么做的道理表示不解。

袁天罡却摇头拒绝:“天机不可泄露,否则陛下的梦靥再也无法化解,将会夜夜萦绕在陛下的梦中,导致陛下精神恍惚,身体每况愈下。”

刘辩虽然觉得袁天罡的话玄之又玄,甚至有装神弄鬼的嫌隙,但他能够说出铜雀台,想也不是无的放矢。自己被梦靥折磨的精神恍惚,已经极大的影响了身体健康,还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建造一个铜雀台试试吧。

看到天子一脸狐疑,袁天罡拂尘一挥,轻声道:“陛下,贫道再向你提醒一句,夜遇白鹿,将陛下引至悬崖边上,或许并非幻象。而是冥冥中有天意提醒陛下,小心防鹿,免得被逼至险境!”

“防鹿?”

刘辩蹙眉不解,想要问个究jing ,袁天罡却已经走远,装作凝神查看地形的样子。

略作思忖之后,刘辩恍然顿悟:“鹿同陆,莫非袁天罡的意思是让我多加防备陆氏?防备出自陆家的武如意?”

孙膑走到袁天罡面前,施礼问道:“袁道长,按照你所说,要建造一座规模宏大的铜雀台,在里面塑造小乔的雕像,绝非一朝一夕之事。难不成在这铜雀台建成之前,陛下都要被这梦靥折磨的精神恍惚,无法入眠么?”

袁天罡抚须道:“给贫道准备一些物品,贫道在这断崖上做一场法事,可保陛下一年之内不再受梦靥困扰。只要一年之内建好孔雀台,陛下从此便再也不会梦到被小乔。”

孙膑当即按照袁天罡的要求,派人置办了贡品,由袁天罡在断崖上做法驱邪。

只见随着他蹦跳去,嘴里念念有词,烧掉的冥纸灰烬在空中飞舞,不大会功夫本还晴空万里的苍穹变得一片阴霾。头顶的彩犹如白苍狗变化不停,隐隐约约竟有美女的雏形,让刘辩越看越像小乔的轮廓。

随着袁天罡施法,天上的朵不停的变幻,一会儿幻化成贵霜士兵的轮廓,一会儿又幻化成千军万马厮杀的情景。

时间不停的流逝,断崖上逐渐起了风,越吹越大,怒号之中似乎能听到无数士兵的哭泣哀嚎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让刘辩与部下不由得惊yà 失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在所有人错愕之际,袁天罡收了拂尘,把桌上的贡品悉数投入江中,道一声:“法事做完,这一场杀孽就此消弭殆尽。但此战造就数十万亡魂,陛下身为汉军主帅,怕是要为此折些阳寿!”

“阳寿?”刘辩露出叵测的笑声,“朕还真不怕折阳寿,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何况要让大汉雄霸天xià ,肯定会有累累白骨。只要能铸就霸业,朕少活十年又有何妨?”

袁天罡感慨一声:“陛下好气魄,贫道也看出陛下……”

说到这里,拂尘一挥,突然缄口不语。

刘辩心中一咯噔:“袁道长看出朕怎么了?”

“呵呵……贫道看出陛下乃是前无古人后无者的千古一帝!”袁天罡微微一笑,了这么一句,“法事已经做完,陛下可以回城了。贫道保证一年之内陛下不再会被梦靥困扰,只要一年之内在河边建起铜雀台,便能让陛下彻底摆脱这场孽业。”

ps:祝所有的读者们猴年大吉,万事如意,剑客在这里给你们拜年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