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三十六 杨家有女初长成

八百三十六 杨家有女初长成


                这位主动前请缨的老将不是别人,正是于去年六月中旬被刘辩复活的战国四大名将之一的廉颇。 看书? ??

这一世植入的身份姓廉名破,曾经在灵帝时期担任过骑都尉,追随卢植清剿黄巾,后因为卢植得罪了十常侍,廉破也一同遭到打压,愤而辞官下野,到泰山脚下隐居度日。

刘辩修书一封飞鸽传给王猛,告诉他在泰山附近有一骁将名唤廉破,有万夫不当之勇,请王猛亲自登门求贤。王猛接到命令之后抽空亲自去了一趟泰山,成功的招揽廉破加入麾下,重新授予骑都尉之职,跟随自己在齐国注:青州下辖郡国名称统领郡兵。

“呵呵老将军勇气虽嘉,但这次乃是唐王李世民亲自统兵,十万大军跨海而,气势汹汹。猛唯恐老将军年老体衰,输了阵仗,堕了三军士气,故此不打算派将军出征,你留下坐镇临淄便是,我自会挑选年富力盛的将军统兵御敌!”王猛手抚胡须,笑呵呵的对廉颇激将。

廉颇闻言,果然一脸愤慨,拍着胸膛道:“我的老祖宗廉颇八十岁的时候还能食一斗米,吃十斤肉。我廉破作为他的子孙,今年不过才六十出头,正是年轻力壮之时,使君何故小瞧廉某?愿求一旅之师,克日向北御敌,生擒李世民,让他十万唐寇有无!”

王猛击掌大笑:“哈哈老将军果真好气魄,既然如此,我便先拨给你一万五千郡兵,即刻离开临淄向东驰援6文龙将军!”

“末将遵命!”廉颇昂挺胸,拱手领命。

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岁,身躯雄伟,相貌儒雅中透着果敢,剑眉星目的年轻武官站了出向王猛请命:“廉将军岁数已高,恐有闪失,小吏愿自告奋勇。辅佐廉将军向东御敌!”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刘辩召唤出的南宋词人辛弃疾,植入身份为辛毗、辛评的兄弟,既能沙场击剑。???书看??又能吟诗作词,深得王猛喜爱,遂授以青州兵曹之职,留在麾下效力。

王猛抚须赞成:“既然弃疾愿意与廉老将军并肩作战,我就更放心了。救兵如救火。十万唐寇入侵,唯恐6文龙将军独木难支,你们提兵去吧,本刺史自会随后调拨援军。”

“得令!”

廉颇与辛弃疾一老一少,齐齐拱手领命。

一起并肩离开了青州刺史府,在临淄城郡兵大营点起了一万五千人马,出了城门向东奔北海国急行军而去。

自从两年前李靖奉旨北上救援公孙瓒,先后从青州境内调拨了十二万兵马。但由于青州与李唐隔海相望,最近的地方只有一百五十里的海路,因此李靖留下了魏延、6文龙、徐盛等三将统率六万兵马协助王猛防御青州。

而在前年冬季。在争夺甄宓的冲突之中,宇文成都误杀了曹丕,导致曹操与刘辩生了剧烈冲突。曹操派遣夏侯渊率领曹彰、乐进、李典等人提兵五万赶往平原,隔着黄河对济南国、乐安郡虎视眈眈。

在李靖出征之后,实际成为了青州战区最高指挥官的魏延当机立断,留下6文龙一个人坐镇东莱郡黄县,自己与徐盛率领三万兵马星夜疾驰,赶往济南国防御夏侯渊。

在此之后,经过郭嘉、蒯良等人的斡旋,再加上形势所迫。刘辩与曹操修补了破裂的关系,册封曹操为“汉魏王”,暂时化干戈为玉帛。

只是双方都明白,这只不过是暂时的妥协而已。曹刘之间必有一场大决战。 ??因此屯驻在平原的夏侯渊军团就此长驻不走,时刻威胁着黄河以南东汉数十座县城的安危。

既然夏侯渊咄咄逼人,魏延也只好见招拆招,与徐盛分别驻兵历城与漯阴,互为犄角,与夏侯渊军团隔着黄河相互对峙。只是这样一。却导致整个胶州半岛的防御有些空虚,只有6文龙率领的两万兵马,以及一万五千多郡兵防御广袤的疆域。

东汉的政策实行军政分离,刺史无权过问中央军,而驻扎在各地的军团大将也无权插手地方政事,这样极大的保证了中央集权,将州牧割据地方的隐患完全消除。

作为青州刺史,王猛并没有权力调动官拜镇东将军的魏延,手底下能够指挥的兵马只有五万郡兵,而且这些郡兵还不是集中在一个地方,分别散布在东莱、城阳、北海、鲁郡、齐国、济南国、乐安郡等地。

作为青州与齐国的双重治所,临淄城的郡兵驻扎了两万,拨给廉颇与辛弃疾一万五千人马已经是王猛的极限,做不能倾城而出,不留一兵一卒吧?

廉颇与辛弃疾率兵驰援6文龙之后,王猛立即修书一封,派遣使者飞马赶往济南国向魏延求援,又派了使者度过黄河向北奔章武向李靖求援。

从青州到交州相隔六千里路程,如此遥远的路途无法依靠信鸽传递,南方大捷的消息尚未传到各地。王猛知道金陵空虚,指望从京城兵救援怕是没希望了,因此又修书向徐州的秦琼求援,请求派兵进入青州作战,抵御李唐势汹汹的进攻。

向各地求援完毕,王猛又对辛毗、徐邈、陈群等幕僚道:“我乃青州刺史,当与地方共存亡,你们留下坐镇临淄。本官亲自赶往北海国坐镇,组织各路兵马抵御唐寇!”

交代完毕,王猛带了千余人离开临淄,星夜赶往北海国治所剧县坐镇,调度各路兵马防御重镇要塞,筹措供应粮草,组织医匠救援伤员。

走了一半路程,王猛拍着额头道:“竟然忘了驻扎在胶县的水师,当马上派人向郑森将军求援!”

王猛立即下马修书一封,派使者快马加鞭赶往胶县向郑成功、刘仁轨等水师将领求援,请求水军从海上起进攻,切断李唐的物资补给路线,给6军减轻压力。

王猛的使者星夜疾驰,用了一天的时间抵达了济南国,把求援书呈给魏延。

魏延看后吃了一惊:“哎呀想不到李世民竟然跨海袭青州,李药师北伐之后,我便是青州最高主将,若是沦陷了土地,责任重大。当亲自提一旅之师,向东驰援6文龙!”

魏延立即派遣使者通知徐盛,让他独自镇守黄河沿岸,防备夏侯渊趁机难。自己率领了两万兵马星夜离开济南国,顺着驿道朝胶东急行军,增援6文龙。

几乎在同一时刻,徐州治所下邳却是一片繁华,并不知道李唐大军登6青州的消息。

杨府内张灯结彩,笙乐齐鸣,贵宾集,好不热闹。

原今日是杨延昭纳娶柴荣之女柴俊平的大婚之日,包括江陵太守柴荣,以及跟随岳飞驻守宛城的老将杨继业纷纷从各地返下邳,参加这场大婚。

这桩婚事由徐州刺史张居正促成,今日的大婚也由他主持,包括徐州军团主将秦琼,麾下大将武松、麴义、臧霸等人悉数参加。其他的地方官吏娄圭、郭图、陈矫等人也俱都应邀前赴宴,而地方豪族的代表人物糜芳与陈珪也一起庆贺,几乎集了徐州地区的所有高官豪绅,可谓盛况一时。

婚礼之上,一个看起十六七岁,体态丰腴婀娜,唇若涂脂,肌肤胜过阳春白雪,五官美得倾城倾国的美人儿穿梭其中,一颦一笑完全压过了今晚的新娘柴俊平,惊艳了所有在座的贵宾。

众人纷纷打听此女的姓名,有无许配人家?却才知道此女原是杨继业的侄女,杨六郎的堂妹,名唤玉环,今年一十七岁。

“此女艳冠群芳,姿色倾城,整个徐州怕是无人能及,不知可曾许配人家?”张居正抚须笑问白苍苍的杨继业。

不等老杨答,春风得意的杨延昭凑过施礼道:“刺史大人的话,小妹玉环心高气傲,有心嫁入皇宫伺候陛下,只可惜无人引荐。既然刺史大人过问,一事不烦二主,那就有劳刺史大人费心了!”

“哈哈”张居正抚须大笑,“此言正合吾意,杨姑娘国色天香,倾城倾国,这样的绝世美人不入宫争宠,实在是暴殄天珍啊!只是宫中规矩繁琐,不知姑娘可曾熟晓?”

杨延昭笑道;“刺史大人尽管放心,小妹绝不会给你堕了颜面。玉环已经学习宫规礼仪接近两年,若非陛下出征交州,末将就已经托秦都督做媒了。”

秦琼听了捻着虬髯佯怒:“好你个杨六郎啊,你们杨家有女初长成,竟然深藏闺中,为何不让本将做媒?是不是怕我看上令妹,你这国舅当不成了?而如今却把这大好事让给了张使君,看我以后不给你穿小鞋才怪!”

“呵呵秦都督莫要取笑末将,想要嫁入乾阳宫乃是小妹的意思,我可做不了主。事实上,能嫁给都督这样的豪杰,是任何一个女人的福分。”杨六郎搔着头皮,憨笑道。

秦琼伸手在杨六郎的脑门上拍了一巴掌:“花言巧语,我看你这张嘴更适合做媒人!本将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样的绝色尤物也不是俺能觊觎的。你不用拿话语忽悠我,看我不把你灌醉,让你今夜入不得洞房,上不了床,碰不得娇娘!”(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