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三十 天命难违

八百三十 天命难违


                “哦顾尚书了?快请!”

6康正彷徨无策,听说6否能够进乾阳宫是靠了顾氏族人帮忙,就知道顾雍已经知道了消息,正好与他共商对策。一

“叔祖父,借一步说话!”武如意咳嗽一声,轻声说道。

6康当即带着武如意到内屋,一脸悲痛的道:“不知如意有什么话要说?”

“孙女想问问叔祖父一句,治儿有希望继承大统么?”武如意表情复杂的问了一句。

“不能!”6康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太子今年已经八岁,聪敏睿智,孝顺守礼,自陛下出征以,每日早朝监国,表现的大气稳重,深得群臣好评。更何况他是陛下指定的储君,继承大统顺天应命,不可逆改!”

武如意有些不死心,哀求道:“叔祖父,你是百官之,顾命大臣。咱们6氏乃是江东第一士族,您的支持者众多,只要你多费点心机,说不定真的可以把治儿扶上大统,继承帝位,这对于咱们6家说可是光耀门楣的大好机会?”

“不行!”6康坚决摇头,“老朽从一介郡守,到现在位列三公,领袖群臣,陛下待我恩重如山,我岂敢不尽心竭力?若太子有错,老朽自然第一个站出反对,而太子一直规规矩矩,谁敢算计太子,老朽第一个反对。”

武如意的脸上难掩失望之色,默默的点头:“如意明白了!”

6康肃声道:“对于咱们6家说,最重要的就是名节,切莫做出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情。”

“如意明白。”武如意无奈的点头,心中仅有的希望也慢慢破灭。

如果没有6康的支持,凭自己的能量,在后宫里对付一个嫔妃都费劲,又有什么能力掀起波澜,把自己的儿子扶上帝位?就凭景宁殿的百十个太监,两百多个宫女么?

6康又道:“如意啊,叔祖父知道你心大意高。聪慧过人,相貌贵不可言。但天命不在治儿,我6家也只能顺天应命。对于你说,最好的机会就是争取做太后。这样也能保证我6家的地位。”

“做太后?”

武如意一愕,马上意识到对自己说,谋取做太后的确比帮儿子抢夺皇帝继承人更靠谱一些,果然姜是老的辣。

6康咳嗽一声,沉声道:“叔祖父这个人就这么耿直。该咱们6家的就是咱们6家的,不是咱们6家的绝不去强求!譬如,储君就是太子的,这个谁也抢不去,若有人敢心怀叵测,老夫第一个反对。而皇后论资排辈,就应该是如意你的,若有人抢,老夫也会第一个反对。”

“大汉能有叔祖父这样的忠臣乃是国之大幸!”武如意躬身拜谢。

6康抚须道:“虽然你现在还不是皇后,可你是后宫之。而且众望所归。陛下在出征之前也曾经允诺,要在唐后丧期满一年之时立你为后,虽然后因为贵霜入侵出现了变故,但这皇后之位就应该是你的。太子继位,你自然就是太后,老夫会联络朝臣,在保证太子继位的同时力保如意你登上太后之位。”

“能做太后也不错!”武如意在心中暗自沉吟,这一刻脑海里浮现的是吕雉的身影。

武如意很想问一声6康,“叔祖父,我能效仿吕后临朝称制或者一个垂帘听政么?”

但武如意也知道自己问了也是白问。以6康耿直的性格根本不会答应,只要他能够把自己扶上太后之位,就算对自己做出了最大的帮助。这个年已古稀的老者现在已经风烛残年,随时都可能倒下。 自己以后必须另外扶持代言人。

再者,就算6康为了6家的利益同意武如意临朝听政,但其他的六个顾命大臣哪个又是善于之辈?左丞相荀彧、兵部尚书刘基、刑部尚书狄仁杰、户部尚书糜竺,哪一个不是人精?他们岂能同意让自己涉政?

武如意也知道,对于自己说,最大的资本就是年轻。

自己今年才刚刚二十几岁。早晚能把这些臣子熬死。皇帝大多数好色,日夜操劳,年纪轻轻一命呜呼的不在少数,只要自己好好保养熬死刘齐也不是没有可能。到时候慢慢布局,在朝中安插眼线,说不定自己可以重演吕后的一幕。

“只要能像吕雉那样纵横捭阖,让天下须眉皆知巾帼不输,此生无憾也!”武如意在心中暗自沉吟。

对于武媚娘说,此刻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效仿吕后,至于再进一步,武如意真的不敢想。

顾雍今年刚刚三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之际,思维比较敏捷,与6康交流了一番之后建议道:“陛下驾崩之事干系重大,你我私下里商议难免有谋逆之嫌,窃以为应该拿到朝堂上共议。”

6康颔:“顾元叹说的有理,老夫本也是这个意思,我马上派人召集文武百官连夜前往太极殿,共商对策。”

“叔祖父,顾尚书!”武如意站出向顾雍施了一礼。

“见过德妃娘娘!”顾雍作揖施礼。

武如意肃身施礼,分析道:“陛下驾崩之事,还没有正式公文到,若是大张旗鼓的宣传,难免会导致人心惶惶,让一些心怀叵测之人趁机兴风作浪。若两位怕私下里商议会落谋逆之嫌,可派人邀请其他诸位顾命大臣到共商此事。顾命大臣聚共商此事,谁也说不得半句闲话!”

顾雍并非顾命大臣中的成员,武如意这话无疑等于把他排除在外,以武如意的智商自然不会干这种得罪人的事情。

顿了一顿,武如意又道:“虽然顾尚书并非顾命大臣,但身为学部尚书也是朝廷重臣,既然已经知道了此事,自然可以参与进。事实上,在本宫看,顾大人比何珅更适合做顾命大臣。”

“多谢娘娘夸奖,微臣愧不敢当!”

顾雍先是作揖致谢,接着对武如意的话深表赞成:“娘娘说的极有道理,倒是臣欠缺考虑了。目前说,的确应该控制陛下驾崩的消息。待落实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扶新君继位,再昭告天下,举国大葬。”

武如意如此提议自有她的盘算,若是众臣跑到太极殿去开会,自己无法踏入。而七个顾命大臣在6家开会,自己可以装作无意的参与进,万事开头难,只要自己有了第一次涉政的经历,那么第二次、第三次也就水到渠成了。

“我马上派人通知其他诸位大人去乾阳宫?”顾雍皱眉征求6康的意思。

武如意又道:“夜色已深,七位顾命大臣齐聚乾阳宫,难免会让人猜疑。依本宫看,不如让叔祖父以私宴的名义邀请其他诸位大人到司徒府共商对策。”

6康手抚花白的胡须,颔道:“如意说的有道理,就这么定了吧!”

转身对长子6儁道:“你亲自去其他六位大人的府上,把他们请到我们6家。”

“且慢!”在6儁即将出门之际,武如意又提出了建议,“七位顾命大臣多是正义之士,德才兼备。唯有工部尚书何珅是个阿谀奉承,投机取巧,搬弄是非的小人,若是他得知陛下驾崩的消息,一定会以最快的度通知何太后,弄得京城鸡飞狗跳,所以本宫认为不不该让何珅赴会。”

何珅在朝堂上的人缘不好,顾雍也看他不顺眼,点头道:“娘娘言之有理,此事必须瞒着何珅!”

6康点头,吩咐长子道:“那就不要通知何珅了,把其他的荀文若、刘伯温、狄仁杰,以及孟璞玉等五位大人召集到我们6家,共商对策。”

由6儁出马,不消半个时辰,包括兵部尚书刘基、左丞相荀彧、户部尚书糜竺、刑部尚书狄仁杰、京师中郎将孟珙等五位大臣齐聚6康府邸。

这些人都是一时精英,6康突然毫无前兆的召集众人夜宴,俱都知道必有要事生,因此纷纷以最快的度赶到了司徒府。

6康在大堂设宴,命次子6绩率领百十名家丁在府邸外戒备,任何闲杂人等一律不准靠近,免得消息走漏。

“哎呀原德妃也在司徒府上?”

见到武如意与顾雍在旁边就坐,五位顾命大臣俱都有些意外,甚至比何珅没出席还意外。纷纷在心底猜测,莫非是后宫里起了矛盾,德妃与太后,抑或是德妃与淑妃之间生了冲突,所以跑到6家告状,6康召集众顾命大臣,这是准备替孙女出头?

“见过娘娘!”诸位顾命大臣各自上前施礼参拜。

武如意正襟危坐,一脸悲愤,不苟言笑:“众卿免礼!”

酒筵上除了茶水之外并无其他,再加上武如意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众人更加相信这是武德妃和太后闹矛盾了,否则乾阳宫里还没有人能把长袖善舞,稳重大气的武德妃逼成这样。而且何太后的侄子何珅作为顾命大臣

“诸位!”6康长叹一声,召唤6否上前,命他向众人施礼,“这是我的族孙6否,在御林军副统领文鸯手下担任军司马,自八天之前离开了交州前线,日夜兼程到苍梧。让他把前线生的事情给诸位同僚说一遍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