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三十四 三人成虎

八百三十四 三人成虎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些事情用科学根本无法解释。

作为穿越的灵魂,刘辩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根本不信鬼神之说。

但即便在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依旧有许多灵异的事情根本无法用科学解释,譬如刘辩就记得自己前生听说过许多小儿夜间啼哭不止的事情,寻医问药根本无济于事,到头还是靠着乡下巫婆烧几道冥纸就能轻松解决。

穿越到一千八百年前的世界,刘辩依旧不信鬼神之说,相比之下觉得李时珍的解释更加科学合理。自己因为吸入了瘴气产生了幻觉,坠马昏迷后又感染了风寒,得了双重疾病,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才在昏昏沉沉之际梦见小乔的冤魂向自己索命。

但服用了李时珍重新配置的草药之后,刘辩的风寒倒是好转了许多,可是不论白天黑夜,只要进入了睡眠状态,依然会梦到眼神幽怨的小乔向自己索命,这又该作何解释?

雄辩最终抵不过事实,袁天罡凭借着一场法事就让刘辩彻底告别了梦靥,在这个夜晚睡得格外香甜,次日醒容光焕发,神采奕奕,重新恢复了之前的霸气与威严。

“真是太奇妙了,不可思议!”

刘辩实在想不通这是什么道理,而袁天罡又故弄玄虚,用一句“天机不可泄露”推的一干二净,刘辩只好把疑问埋藏在心底。这种事情就留给后人研究好了,自己需要做的是继续征服天xià 。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终于重新恢复龙威!”

看到刘辩重新恢复了昔日的风采,孙膑、王守仁、徐晃、宇文成都等臣子一起前行宫道贺。刘辩吩咐设宴答谢袁天罡帮自己驱邪之功。

酒筵之上,刘辩向袁天罡致谢道:“朕此次能够驱邪避凶。全靠了袁道长道行高深。大汉如今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若袁道长有意,朕想册封道长为国师,跟随朕返回金陵,坐镇江东。日后勘测风水,祈福禳吉,都由道长主持,未审道长意下如何?”

“陛下如此器重。贫道敢不尽心竭力?”袁天罡怀抱拂尘,起身致谢,“贫道愿随陛下返回金陵,只是还望届时陛下能拨给款项,让贫道在金陵建一座道观,将道家发扬光大。”

刘辩颔首道:“道家学术源远流长,乃是中华瑰宝,朕有责任让它发扬光大。道长直管随朕返回江东便是,钱财物资、人力土地都由朕按照道长的要求供给。只多不少!”

“多谢陛下如此器重贫道,定当竭尽全力为大汉延续国祚!”袁天罡大喜过望,再次以道家礼节向刘辩致谢。

夜色朦胧,婚房内春光无xiàn 。

恢复了精神的刘辩终于得偿所愿。把娇滴滴的美娇娘搂在怀里,将大婚之夜欠下的事情都做了一遍。幔帐里颠鸾倒凤,孙尚香娇喘连连。几滴落红洒在锦被上,在这个旖旎的夜晚彻底变成了刘辩的女人。

一夜缠绵缱倦。男欢女爱,两情相悦。梅开数度自然不在话下。一直折腾到东方欲晓,方才沉沉睡去。一觉睡到天亮,满满的都是美梦,再也没有小乔的影子。

待刘辩醒之时早就日上三竿,趁着被窝里暖和,又了一个回头炮,把初经人事的弓腰姬折腾的像一团泥般瘫软在床上,方才满身轻松的爬了起。

梳洗完毕之后,刘辩吩咐一声:“传朕旨意,南方已定,明日便班师回朝。”

天空中忽然响起信鸽展翅的声音,文鸯从信鸽的脚趾上接了,呈报给天子:“启奏陛下,有自金陵的飞鸽传书。”

刘辩拆开看完之后不由得眉头蹙起:“嘶……朕诈死的消息竟然传到了武媚娘以及诸位顾命大臣的耳朵里,这几天一直病的昏昏沉沉,倒是疏忽了后方。”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原这飞鸽传书乃是工部尚书何珅、乾阳宫头号大太监、中常侍郑和,以及锦衣卫统领李元芳联名所发,在书信中说京城突然秘密传开天子在交州驾崩的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言之凿凿,各种流言蜚语甚嚣尘上,人心逐渐不安。

按照刘辩的策划,从诈死到引诱蒙恬、王贲入围,前后不过四五天的时间,等贵霜军钻进圈套后马上将真相公之于众。而从交州到江东最快也要十天左右的时间,在消息传到金陵之前,天子驾崩的真相就已经揭开,所以刘辩也就没有派人通知后方。

但出乎刘辩预料的是,就在自己诈死的这短短几天里,还是有人把消息传递到了金陵,导致后方陷入了混乱。会议既然是在陆家召开,而且又有武如意参与,那就说明消息的最初源出自陆家。

“看武媚娘心中的野望依旧还在啊,一直企图凭借着陆家的影响力涉政,怪不得袁天罡提醒朕说要防鹿呢!”刘辩把书信揉成一团,蹙眉沉吟。

郑和三人传的书信中说目前金陵共有三种流言:一种是天子诈死,第二种就是天子真死了,但前线将领为了安定军心,所以隐瞒不报。第三种是穆桂英企图扶持儿子刘御上位,所以勾结前线将领秘不发丧。

“穆桂英若是对权力有**的话,她也不会跟着朕出征交州了,这段诋毁穆桂英的流言怕是出自武如意之口吧?”刘辩略作思忖,就猜到了真相。

郑和又在书信中写道,京城中还有根据天子驾崩衍生出的流言:如果天子驾崩属实,那么武德妃将会联合六大顾命大臣扶太子刘齐登基,册立武如意为太后,奉何太后为太皇太后。

第二种流言就是武德妃与陆家联合其余的五大顾命大臣,准备把最后一个顾命大臣何珅给下狱,并把太子刘齐废掉,改立武德妃的儿子渤海王刘治为帝。若何太后支持刘治登基,则封为太皇太后,若何太后不支持刘治登基,则把她软禁于寿安殿。

“第一种传言可能性极大,至于第二种简直是空穴风!”刘辩拂袖冷哼一声,“武如意何德何能,有多大本事让朕安排的顾命大臣听命于她,为所欲为?”

纵然糜竺、何珅的能力稍微差了一些,但其余的刘伯温、荀彧、狄仁杰、孟珙等人哪个不是一代英杰,智谋远虑之辈?哪个不是由自己一手招募的,对自己的忠心绝对可以保证,岂会俯首听令于没有半点实权的武德妃?

“流言终究是流言,经不起任何推敲!”刘辩在宫殿中回踱步,思忖对策。

若是按照第一种流言,陆氏在最先得到了自己驾崩的消息之后,并没有图谋不轨,而是召集了其余的顾命大臣齐聚,共商对策。这种处置方式刘辩还算满意,如果自己真的驾崩了,册立太子刘齐继位,无yi 是最好的选zé ,这样会确保大汉的权力平稳过渡。

“但武如意想要做太后,恐怕有效仿吕雉之嫌吧?”刘辩捻着胡须暗自思忖,“虽然陆康算得上忠诚,但私底下还是不忘壮大陆氏,企图扶植武如意登上太后之位,不如这次便借机敲打一下陆家。”

一念及此,刘辩马上就有了主意,吩咐文鸯道:“你去军中寻找几个陆氏族人,打听清楚哪个比较贪财胆小,把他带到朕的面前,朕有要事安排。”

一个半时辰之后,文鸯带了一高一矮的两个陆氏族人到刘辩面前,这两人分别在军中担任屯长与队率,看模yàng 贼眉鼠眼,一副小人模yàng ,搭眼一瞧就知道是贪财寡义之人,以利益许诺,应该很容易收买。

“你二人唤作何名?与司徒陆康是何关xi ?”刘辩正襟端坐,和颜悦色的问道。

“回陛下的话,我二人叫做陆徳、陆昌,算起得喊陆康一声伯祖父!”二人诚惶诚恐的答道,不知道天子召见有何贵干?

刘辩当即把自己的意思挑明,打算派两人快马加鞭返回金陵,把自己驾崩的消息再次通知陆康,争取让陆康完全相信天子被蒙恬射杀了,试探下陆康与武如意会做出什么举措?然hou 自己出其不意的回到乾阳宫,定然会把陆氏一族吓得心惊肉跳。

“啊……谎传情报,而且还要欺骗老司徒,便是借我二人十个胆子也是不敢呢!”陆徳与陆昌闻言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刘辩沉声道:“你二人若是不能照办,朕便杀你们的头。若你们能让陆康深信不疑,朕赏赐你们二人各自千两黄金,并赏赐子爵,子孙承袭,世代永享!”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答应刘辩就会人头落地,答应了刘辩还有荣华富gui 可享,二陆对望一眼,齐齐拱手答应了下:“既然陛下有令,小人便竭力而为!”

刘辩点点头,吩咐文鸯给二人挑选几匹良驹在路上换着骑乘,并准备好足够的盘缠与干粮,即刻动身,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金陵,给陆康一场三人成虎,试探下陆家的反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