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三十二 世外高人

八百三十二 世外高人


                李时珍亲手配置的草药并没有让刘辩的病情好转,连续几天反复烧,精神萎靡,恹恹不振。看书 ????? ??????班师朝的日期只能暂时推迟。

病情并没有让刘辩担心,感染了风寒而已,草药的疗效比较慢,三五天没有好转也是正常的事情。唯一让刘辩担心的是最近几天多次梦到小乔索命,在梦里萦绕,挥之不去。

“此事绝非幻觉这么简单的事情,更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事有点邪门啊!”刘辩昏昏沉沉的躺在床榻上暗自思忖。

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刘辩并不相信鬼神之说,但那天晚上的遭遇又委实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

刘辩静下心神仔细忆那夜生的事情,刚刚出城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孙尚香连续射杀了一只黄羊、一只狍子。就算白鹿出现的时候也是正常,因为除了自己之外孙尚香也看到了这只飞驰的白鹿,并扔给自己套马索追赶,证明直到此时还不是幻觉。

但与孙尚香分手之后生的事情,刘辩就不能确定是幻觉还是现实。

至今刘辩还清晰记得一袭白衣的小乔从断崖下面爬上的幽怨表情,还记得自己拼尽全力刺出的一枪,之后无缘无故的晕倒在地,这些事情刘辩都记忆犹新。

如果说这些都是刘辩的幻象,毕竟佛说象由心生,那么连续几天梦到小乔索命又该作何解释?

“这到底是怎么事?难道世上真得有鬼神之说?”刘辩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百思难解,翻覆去又进入了梦乡。

看到天子突然大病一场,孙尚香知道是自己惹的祸,因此这几天一直温驯的像只小猫,床前床后的伺候着,急的直抹泪,可惜依旧无法换刘辩病情好转。

刘辩卧床不起,让穆桂英急了眼,派人召集了孙膑、王守仁、李时珍等人到行宫共商对策。

“陛下大婚之日还生龙活虎。更兼体格强健,远非一般人所能相比,怎能说病就病了?”穆桂英一脸担忧的说道。

孙膑也感到蹊跷,捻着胡须道:“莫不是与陛下说的到郁河边为百姓祈福有关?”

“到郁河边祈福?”李时珍对此事完全不知情。一脸愕然。

徐晃道:“陛下大婚之夜突然不见了踪影,我等四处寻找,天亮时在城外遇见了陛下与孙美人。陛下自称高祖托梦,说郁河边有神兽降世,若向其许愿。定能如愿以偿,因此陛下便带着孙美人出城许愿,之后便卧病不起。”

李时珍这才恍然顿悟:“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弄清楚陛下的病因,还需要仔细询问,才能找到病根。我认为那夜生的事情,陛下并没有据实相告。”

“时珍先生说的有理,我对陛下到郁河边寻找神兽之事本就不太相信,此刻听你这么一分析,此中必有隐情。本宫带你们去见陛下。一定要问个水落石出!”

穆桂英对李时珍的分析深表赞成,当即带着孙膑、王守仁与李时珍直奔刘辩下榻的寝宫,前问明真相,寻找病因。

敲开门之后,孙尚香轻声道:“陛下刚刚入睡,最近一直在呓语,麻烦诸位大人安心等待陛下醒。”

“呓语?”

孙膑等人对望一眼,心道果然有隐情,堂堂天子竟然说起了梦话,而且还一直持续不断。看这绝对不是生病抱恙这么简单。

当下,包括穆桂英、孙膑、王守仁、李时珍等人便在刘辩的卧室外等待。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只听到房间里果真传刘辩的一声叱喝:“我乃真龙天子,妖孽胆敢无礼?”

孙膑等人急忙推门而入。一起施礼:“莫非陛下噩梦缠身?”

“呃?”

刘辩从浑浑噩噩中醒,现众臣子原一直在门外等候,知道这件事瞒不住了,当下苦笑一声,“呵呵看是时候把真相对诸位爱卿道了,这几日朕一直受困于噩梦。百思难解,众爱卿便帮朕分析下原委。”

刘辩当即把大婚之夜与孙尚香出城射猎,偶遇白鹿,便策马追赶,不知不觉中追到了周瑜、小乔坠崖的地方。正惊疑之间,却现小乔的冤魂攀上悬崖向自己索命,导致自己无缘无故的昏迷了接近两个时辰,归后便噩梦不断,风寒不退。

当然,有些不适宜公之于众的情节,都被刘辩做了删减,譬如野战、姑嫂双.飞等话题。而且把出城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说是自己一时心血潮,要与孙尚香比试箭法,所以才带着她出城射猎。

孙尚香在旁边听了,忍不住感动的热泪盈眶,有种想哭的感觉。虽然身为九五之尊,但这男人对待自己是真心宠爱,包容放纵着自己的刁蛮任性,这让孙尚香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兄长孙策。

“被小乔冤魂缠身?”孙膑听完眉头紧蹙,“看必须找个本领高强的道人给陛下驱邪。”

王守仁抚须道:“我马上去榜,在整个交州境内重金聘请道术高深的世外高人给陛下驱邪。陛下的病情迟迟不见好转,定然与这场遭遇有关。”

作为穿越者,刘辩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但王守仁、孙膑这些比自己早了五六百年甚至两千多年的古人就难免会相信牛鬼蛇神,这和他们的智商无关,社会大环境使然,毕竟他们所处的年代与“科学”八竿子打不着。既然两人决定找个道人给自己驱邪,那就不妨试试!

“既然两位爱卿这么说,那就姑且一试!”刘辩强打精神,从床榻上坐了起。

“陛下,臣有话说!”李时珍上前一步,拱手启奏。

刘辩点点头,示意李时珍有话直说。

李时珍拱手道:“臣以为陛下的遭遇与鬼神之说无关,人死如灯灭,人死之后万事皆空,哪里有什么鬼魂!”

刘辩振作精神侧耳聆听,虽然心中对李时珍的话表示赞成,但却未置可否,示意李时珍继续说下去。

“既然时珍先生说世上并无鬼魂,那么陛下的遭遇该作何解释?陛下城之后一病不起,噩梦缠身,又是何缘故?”孙膑对李时珍的话并不认同,提出了质疑。

李时珍振动了下衣袖,朗声道:“我是这样分析的,陛下追赶白鹿的时候是真,但由于长时间盯着猎物,导致精神疲倦,以至于出现了幻觉。再加上清晨雾大,断崖之下瘴气丛生,陛下吸入瘴气之后进入眩晕状态,所以才坠马昏迷。”

刘辩依旧蹙眉不语,对李时珍的分析倒是很认可。

无论什么年代,医生都是最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人,而李时珍看也是如此。再加上交州的瘴气比较多,那天清晨的雾霭格外浓重,自己吸入瘴气之后产生眩晕,导致坠马昏迷,的确符合科学判断。

“可先生亲手配置的草药对陛下的病情不见效果,又该作何解释?”穆桂英对李时珍的分析并不认同。

李时珍拱手道:“娘娘的话,微臣之前并不知道陛下在断崖之上昏迷,还以为是普通的感染风寒,所以未能对症下药。现在方才得知,其实陛下患的是双重疾病,因为吸入瘴气导致腑脏受损,坠马昏迷了两个时辰又感染了风寒。而微臣只是当做一般风寒治疗,自然不能见效,待我去重新配药,定然会让陛下药到病除。”

“那陛下连续做相同的噩梦,多次梦到小乔索命,又该作何解释?”穆桂英继续追问。

李时珍略作思忖,答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陛下在断崖眩晕之际产生了幻象,惊吓了自己,以至于迟迟无法走出阴影,故此被噩梦缠绕。”

“那就双管齐下吧,王卿负责出榜招募道法高深的世外高人给朕驱邪,李先生按照你的分析重新给朕配置药方。朕必须尽早康复,争取早日返金陵。”刘辩咳嗽一声,做了最终的决定。

“谨遵陛下圣谕!”众人一起施礼告退,各自忙碌去了。

王守仁到刺史府,亲自起草了一份文书,出榜招募有道高人给天子做法驱邪,若有人能够做到,必有千金酬谢。

文书起草完毕,王守仁命文吏誊抄了数百份,然后派出官差,赶往交州各郡县以及交通要塞张贴,悬赏招募得道高人给天子做法驱邪。

给天子做法可不比寻常,弄不好就是掉脑袋的事情,平日里靠忽悠为生的神棍、巫婆避之不及,谁敢主动揭榜?榜单贴出了两天依旧无人应试,这让王守仁、孙膑有些一筹莫展。

而李时珍重新配置的草药虽然让刘辩退了烧,精神好转了一些,但是只要入睡,就会梦到小乔索命,这让李时珍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判断,难道这世上真有鬼神?

第三日清晨,守卫城门的都尉喜滋滋的报告王守仁:“使君大人,使君大人,城门口了一个仙风道骨,怀抱拂尘的道长,说是有办法给陛下驱邪消灾,让陛下摆脱梦靥!”

王守仁长舒一口气:“哈哈太好了,终于有人揭榜了,快把这位道长带与我相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