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二十八 潜流暗涌

八百二十八 潜流暗涌


                就在刘辩迎娶孙尚香的前两天。

风景如画,一片繁荣的金陵城。

风尘仆仆的6否在日薄西山之际策马进了京城,尽管暖风熏得人陶醉,秦淮河畔桨声烛影,夫子庙旁游人如织,但6否却无暇顾及欣赏阔别了一年多的美景,策马扬鞭直奔司徒府而去。

“谁能想到,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大汉天子,正值盛年之际竟然中了蛮夷的埋伏,死在乱箭之下?”6否不停的摇头,心情复杂的穿梭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朝司徒府赶路。

八天之前,6否惊闻天子驾崩的消息传进苍梧,略作思忖,便决定昼夜兼程返金陵把这个惊天消息报告给司徒6康以及德妃武如意。

从金陵到苍梧四千多里路程,路途迢迢,崎岖不平。

6否从苍梧出城之前携带了两匹坐骑换着骑乘,一天十二个时辰有九个时辰在赶路,三个时辰用休息吃饭。一个时辰能赶六十里路,一个昼夜下大约五百里上下,用了八个昼夜疯狂的赶路,方才从苍梧到了京城。

6否的坐骑只是普通的马匹,尽管换着骑乘,但在短时间内狂奔四千多里,也是承受不住。幸亏6家人丁兴旺,家大业大,不仅商铺遍布扬州江东,随着刘辩的势力扩张到交州,在庐陵、临川、鄱阳等郡也有了6家的产业。6否凭借着6氏族人的身份一路上换了许多马匹,才能在八天左右返了金陵。

虽然日薄西山,但金陵的繁华却与偏僻的交州不可同日而语,大街小巷人流如织,摩肩接踵。店铺两旁鳞次栉比,走街串巷的小贩穿梭其中,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唉七八年之前,这金陵还只是一座只有万余人口的小县城,如今人口已经逼近四十万。繁华富庶已经越了成都、襄阳、邺县等大都城,直逼洛阳、长安等东西二京。陛下正是大展宏图之际,却遭遇不测,真是让人唏嘘啊!”

策马穿梭的富庶繁华的金陵城。风尘仆仆的6否心中一片冰冷,想起天子的丰功伟绩,不仅潸然泪下。

不知不觉间,猛抬头,6否才现走到了距离乾阳宫不远处。

举目眺望。只见庞大巍峨的乾阳宫灯火辉煌,雕栏画栋,歌舞升平,一片安静祥和的气氛。宫门外全副披挂的御林军手持金戈,十步一哨,警惕的巡视着周围的动静。

“看样子陛下驾崩的消息还没有传?若使用飞鸽的话,估计三天左右便能传到,为何金陵城没有一点动静?”

6否在远处勒马驻足,在心底暗自思忖,片刻之后恍然顿悟:“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能用飞鸽传递,十有**会派重臣返金陵,把陛下驾崩的消息通知诸位顾命大臣。若论骑马的度,我估计没人能够快过我,估计不出两日,陛下驾崩的消息就要传了!”

“既然误打误撞的到了乾阳宫门口,不如先把陛下驾崩的消息报告给德妃娘娘吧?老司徒今年已经七十岁了,身体每况愈下,将6家的领头羊定然是德妃娘娘,我还是先把消息告诉娘娘。好讨他欢心。”

想起将的荣华富贵,6否心中的悲伤顿时化为烟,决定进入乾阳宫拜见武如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皇帝死了还得照样过。换个皇帝就是了,自己悲伤也无济于事。

6家乃是江东第一大族,在御林军中任职的不在少数,少说也有几十口子。最高的已经做到了校尉,级别低一点的军候、屯长、队率大有人在,所以6否并不愁无法入宫。

找了个6家的店铺把马栓了。6否围着乾阳宫转了一圈,果然遇上了一个在御林军中担任军候的族兄,上前一步拱手道:“兄长,我从前线昼夜兼程返,有要事拜见德妃娘娘,麻烦设法放我入宫。”

“七弟一脸风尘仆仆,却是何事这般紧急?”这个6姓军候手按佩刀,诧异的问道。

“陛下驾崩了!”6否瞅瞅左右无人,压低了嗓子,附在6姓军候身边说道。

“啊?”这军候吓得几乎合不拢嘴巴,“陛下年纪轻轻,骁勇过人,就我这样的十个八个近不得他的身,陛下怎么会驾崩?”

“陛下率兵出城偷袭贵霜后方,不料消息走漏,蒙恬率兵在半道上埋伏,乱箭齐把陛下射死了。”6否连声叹息,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这可怎么得了,金陵的天要塌了!”这个军候被深深震撼到了,“不不不是整个江东的天要塌了,你跟我,我设法送你入宫。”

一个普通的军候是没有权力私自把人放进乾阳宫的,因此这个军候带着6否去找一个新任的校尉,此人是他的至交好友,吴郡顾氏族人,也算是和6家同气连枝。

当听6否把天子驾崩的消息说了一遍之后,这个校尉也被震惊的难以置信,当即设法把6否送进了乾阳宫,一边找了个借口翻身上马,直奔学部尚书顾雍的府邸而去。要把这个惊天噩耗禀报给顾雍,早作对策,这江东怕是要变天了!

乾阳宫,景宁殿,一片安详。

这座宫殿群在穆桂英挂帅出征之后,已经成为仅次于何太后居住的寿安殿的第二大殿,拥有太监近百人,宫女过两百名,宫殿的主人自然就是德妃武如意。

刘辩在出征之前杀鸡儆猴,把淑仪冯蘅打进了冷宫,让后宫的嫔妃们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的闹矛盾。天威难测,随便一个指头都能把自己的家族压在底下,永世不得翻身,谁敢兴风作浪?

再加上为了避免武如意专权后宫,刘辩在离开金陵之前,又把为自己生下了河东王刘征的卫梓夫擢升为淑妃,搬进了漪澜殿居住,与武如意并驾齐驱,相互制衡。

卫梓夫不同与其他的嫔妃,背后站着已经成为北方军团副帅的卫青,还有卫疆、霍去病、霍峻都一票军方人士,再加上卫梓夫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一口一个姐姐长,一个一个姐姐短,很少与武如意正面生冲突,所以两人表面上相处的还算融洽。

刘辩当初曾经在太极殿对文武百官承诺,待唐后的丧期满一年之后就会册立武德妃为正宫皇后,掐指算,去年九月就满一年之期,可惜皇帝不在家,这件事就暂时搁置下。

这让武如意郁郁寡欢,真是天算不如人算,自从唐婉辞世之后,自己就一直小心翼翼的处世,无论对待太监宫女,还是嫔妃臣子,都保持着和蔼的笑容,为了就是给自己争取民意支持。谁知道在舆论一边倒支持自己继承后位的前提下,生出了贵霜这档子事,真可谓万事俱备只欠皇帝这场东风。

皇帝不在,无法登上皇后宝座,卫梓夫有天子的金口玉言,被册封为淑妃,与自己分庭抗议;这些武如意都无能为力,无法兴风作浪,更何况头顶还有正值盛年的何太后压着。

听天由命,老老实实不是武媚娘的性格,既然不能乱,那就在规则内行事。反正自己是六宫之,即便与卫梓夫共同执掌后宫,也是自己为主,卫淑妃为辅。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武如意做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把上官婉儿从椒房殿赶了出去。

堂堂椒房殿乃是后宫之主,东宫皇后下榻的宫殿,上官婉儿区区一介美人,至今未能生育,何德何能在椒房殿久居?

当初只不过因为皇后新薨,太子思念母亲,皇帝才特许你搬进椒房殿暂居,以宽慰太子思母之情,你怎能就这么恬不知耻的在椒房殿常住下不走了呢?

为了赶上官婉儿离开,武如意联合了卫梓夫,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两人达成了一致,决定联合众嫔妃,向何太后请求让上官婉儿搬离椒房殿。

其他的嫔妃或者迫于压力,或者跟随大流,或者出于嫉妒心理,包括陈圆圆、糜真、貂蝉等所有刘辩的女人都参与了此事,何太后独木难支,再加上上官婉儿肚子不争气,最终只能责令上官婉儿从椒房殿搬了出。

此乃皇帝后宫家事,虽然传到了七大顾命大臣的耳朵里,但也不便过问。更何况武如意做的没错,区区一介美人,距离皇后之位差了好几个等级,何德何能长居后宫之的椒房殿?

把上官婉儿从椒房殿赶出,这就是刘辩出征的一年之内武如意搞出的最大动静,在天威之下,即便有天下最大的士族6氏作为后盾,武如意也不敢擅越雷池一步。

而在去年腊月生下第二个儿子陈王李渊之后,武如意便安稳下,自己手握两个儿子,又有百官和民意支持,在百姓们的心目中口碑也不错,还有天子的承诺在前,看起皇后之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循规蹈矩的等待下去,争取登上皇后之位,才是当前最聪明的处世之道。(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