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二十六 天降瑞兽

八百二十六 天降瑞兽


                大战结束,苍梧城太平无事。

许多前往荆南躲避战火的百姓纷纷归,从桂阳到交州各地的路途上归家的游子络绎不绝,更兼城外还有两万多官军驻扎;所以苍梧的城门昼夜不关,只是在夜间加大了巡查力度,只要能够证明是本地百姓或者前投亲访友,便一律放行。

一袭便装的刘辩与孙尚香各自背挂强弓,腰悬箭壶,携带了兵器,轻松的通过了南城门,到了一望无垠的旷野。

此刻正值寅时,大约相当于刘辩穿越前的深夜三点左右。

已是三月下旬,春风和煦,带着阵阵花香扑面而,让人忍不住心旷神怡。

一抹弯月挂在天际,苍穹上星辰闪烁,照耀的大地影影绰绰,一片冷清,好似身处恐怖片的氛围之中。

策马扬鞭走的远了一些,地势逐渐陡峭起,驿道两旁峰峦叠嶂,树木茂密,山风吹,飒飒作响,犹如里面藏着孤魂野鬼一般,让人冷不住打个寒颤。

头顶不时传几声猫头鹰的啼哭之声,远处偶尔响起恶狼凄厉的嚎叫,甚至隐约间还能够听到猛虎的咆哮,竟然让刘辩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想要出城野战的情趣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掐指算算,刘辩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八年了,也不是没有走过夜路,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有大队兵马随行。一路上火把绵延数里,浩浩荡荡,猛兽飞禽无不躲避,根本体会不到这种惊悚的感觉。

在刘辩记忆中,只有两次单独长途夜行。

一次是在荆州,从江陵跋涉五百里路搭救孙膑,那时候急于救人,一路上心急火燎的纵马驰骋,根本没时间去惊悚。

另外一次是在江东,途径钱塘县的时候去寻访孙武。但吴越地势平坦。人口稠密,一路上颇多村落,多有灯火,自然不会感觉到害怕。

而此刻地处相对蛮荒的交州。到处都是崇山峻岭,丛林叠嶂,一路上薄雾蔼蔼,再配上头顶倍显凄凉的弯月,投下冷冷清清的月光。周围不时的响起鸟鸣兽啼,仿若走进了恐怖片的世界,怎能不让人毛骨悚然?

“爱姬,这交州的夜晚真是凄凉,已经离开苍梧城十五里。这一路走不见一个村落,看不到一处灯火,咱们还是去吧?天亮后再射猎可好?”刘辩勒马带缰,扭头询问孙尚香的意思。

孙尚香纵马驰骋,英姿飒爽,兴趣正浓。

听了刘辩的话。不由得“噗嗤”一下笑出声:“刚才是哪个说要出城野战了?原白天威风凛凛的皇帝,也有懦弱害怕的时候啊?”

“爱姬休要胡闹,你听远处有狼嚎之声也就算了,朕怎么听着还有猛虎咆哮呢?”刘辩竖起耳朵使劲的聆听,脸上一脸担忧,可不是每个人都叫武松。

“哈哈”孙尚香笑的更加放肆,“看陛下很少打猎啊?这哪是猛虎的叫声,分明就是野猪在那个,嘻嘻笨蛋!”

私下里无人,刘辩也懒得保持皇帝的尊严。和心爱的女人打打情骂骂俏也是一种不错的放松,因此也就由着孙尚香放肆。

“胡说,野猪在哪个?朕怎么听着像是虎啸之声?”随便这么一闲扯,刘辩登时就放松了许多。

孙尚香却不上刘辩的当。避实就虚的道:“我八岁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大人射猎,深更半夜更能猎到飞禽猛兽,晚上出的次数比乾阳宫里的女人还要多,我能听错么?”

说话间一只黄羊从旁边的山沟里掠过,孙尚香一声娇叱,纵马追赶。拉得弓弦如满月,抖手一箭正中黄羊的脖颈,在地上挣扎了几下,登时毙命。

“嘿嘿本姑娘的箭法如何?服还是不服?”孙尚香翻身下马,麻利的把几十斤的黄羊抱起,搭在了马鞍前面。

刘辩不由看的目瞪口呆,论武艺自己胜过孙尚香不在话下,但论箭术还真无法同日而语,弓腰姬的箭术还真不是浪得虚名,看指望赢了她之后野战几无可能。

“给本宿主检测一下孙尚香有没有隐藏属性?”刘辩心血潮,悄悄向脑海中的系统下达了指示。

“系统正在检测中,宿主请稍等!”

“叮咚孙尚香武力89,统率82,智力69,政治56。

特殊属性一:弓姬持弓时武力+1,突施冷箭之时降低目标人物35点武力。

特殊属性二:强姻婚嫁后,若夫妻感情和睦,有几率使配偶随机增加13点武力。”

刘辩听完系统对孙尚香的分析,顿时笑的合不拢嘴吧:“哈哈真是没想到啊,这小娘子竟然还有和黄月英一样的内助属性,如果能把朕的武力提升3点是个什么概念?竟然可以破百了,想想也让人醉了,看以后要好好哄着这个小辣椒才行!”

“嗨傻笑什么呢?就算看到自己媳妇箭法了得,也不用笑的合不拢嘴吧?”孙尚香扭头朝刘辩望去,撅嘴嗔怪一声。

接着挥挥手,纵马向前:“听前方的声音,似乎还有猛兽在等着我们,跟我!”

看到孙尚香肆无忌惮的在深夜里狂奔,刘辩有些担忧,纵马赶上大声提醒:“爱姬且慢,前方有狼嚎之声,万一遇上了狼群,后果不堪设想。你赢了,大不了朕今晚不碰你就是了,咱们返程去吧?射一只黄羊过过瘾就行了,可别太任性了!”

孙尚香却一脸不屑:“什么都不懂,我闭着耳朵都能听出,正在嚎叫的狼落了单,正在招呼同伴呢,咱们放心的射猎就是。有我保护你,尽管放心好了!”

“”

刘辩不由得无语,堂堂的大汉天子,武力98的猛将,堪称华夏历史上武力值最高的皇帝之一,何时需要一介女流保护了?

“驾”

刘辩正犹豫之间,孙尚香一声娇叱,策马狂奔。

原是现了一只褐色的狍子,刚刚从一堆岩石后面跳了出,疯似的落荒而逃。

月色之下,孙尚香胯下一匹火红的战马,红色的衣衫迎风飘扬,青丝在风中飞舞,咬牙怒目,开弓搭箭,犹如连珠一般连三矢,终于把这支肥大的狍子给射倒在地。

大婚之夜的新娘子不在床上呻.吟娇喘,却跑到荒郊野外射猎,说起也是千古奇闻,更何况还是皇帝的女人,这种事情恐怕是绝无仅有吧?

“唉果然是女汉子啊!”

看到孙尚香麻利的翻身下马,把看起至少四五十斤重的狍子扛在肩上大步流星的朝自己走了过,刘辩不由得感慨一声。

“帮我把这狍子驮着!”孙尚香一脸得意,“但不许耍赖哦,这可不是你的猎物!”

“倏”的一声,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刘辩的旁边掠过,顺着驿道向前方疾驰而去。

“什么东西?”刘辩一愣,迅的弯弓搭箭,连放三支,可惜俱都落了空。

“白鹿啊,这是白鹿!”

孙尚香扭头看去,登时欢呼雀跃,把肩上的狍子扔在地上,娇呼一声,“传说白鹿现世乃是吉兆,国之祥瑞,得到他可以增加陛下身上的神话色彩,向世人宣传天意在于陛下。快追,抓活的!”

刘辩略作思忖,觉得孙尚香这话说的也有道理,双腿在胯下坐骑上猛地一夹,策马而出。

追风白凰一声嘶鸣,四蹄腾空,犹如离弦之箭般射出。

刘辩用双腿紧紧夹住胯下坐骑,反手从背上摘下强弓,自腰畔箭壶里取了雕翎,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前面疾驰的白鹿连数支。

奈何刘辩的箭术本就普通,骑术也达不到化境,此刻纵马狂奔之下射术受了影响,俱都一一射偏,根本伤害不到这只白鹿分毫。

“笨哦,这你这箭法是何人所教?简直是欺君罔上!”

孙尚香在后面策马紧追,奈何自己的坐骑脚力一般,非但追不上白鹿,就连刘辩的追风白凰也是不及,只能远远的大呼小叫,给刘辩助威。

“不要射死它,捉活的!”孙尚香拼命追赶,自马鞍上摘下套马索使出全身力气抛了出去,“这白鹿射死就不值钱了,抓活的!”

刘辩不及多想,伸手接过孙尚香抛的绳索,咬牙策马,紧追不舍:“爱姬在后面跟着便是,朕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这白鹿抓!”

月色之下,白鹿在前面疯一般狂奔,犹如风驰电掣。

刘辩仗着追风白凰的脚力紧追不舍,右手挽弓,左手挥舞着套马索,希望能够把这支瑞兽生擒活捉,借以神话自己,提升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

而孙尚香的坐骑只是一般的骏马,被越甩越远,看着刘辩与白鹿越去越远,只能望洋兴叹,懊恼不已,“真是可恶,什么时候我也能拥有一匹宝马啊?”

尽管刘辩胯下的追风白凰乃是绝世良驹,半个时辰的度能够高达百里,但前面的白鹿却是不遑多让,你追我赶之下狂奔了大半个时辰,出了一百三四十里路,早就把孙尚香甩的无影无踪。

天色拂晓,将明未明,刘辩一边追赶白鹿,一边左右眺望,隐约间现此处似乎曾经过,再追了四五里,前面赫然是一座断崖。

“嘶这不是周瑜、小乔坠崖的地方么?”刘辩急忙勒马,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第一更送上,依旧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