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二十四 孙刘联姻

八百二十四 孙刘联姻


                号角呜咽,尘土飞扬。

各路人马沐浴着春风,头顶着逐渐炎热的阳光,各自踏上了征程。

最先动身的是诸葛亮军团,由赵、姜维担任先锋,诸葛亮、孙武督率中军,从西宁境内出,渡过郁河一路向西,在向导的带领下向西奔南建宁而去。

紧随着诸葛亮军团的步伐,一向追求度的霍去病也挥师北上,与樊梨花、贞德、马忠率领三万汉军,以及收编的一万五千贵霜俘虏越过苍梧进入了荆州境内。

由刘辩举荐的猛将邓羌深得赵括喜爱,拨给一万五千人马使之担任先锋,逢山开路遇水填桥。赵括与贺齐坐镇中军,命司马昭在后方押运粮草,准备与卑弥呼一起启程,挥师向东。

临行之前,卑弥呼对刘辩许诺:“我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若陛下的军队能帮助我琊马台复国,待我将年老体衰之时,便以王位授予腹中的孩儿。”

刘辩抚须微笑,未置可否,只说了一句话:“爱姬这一路多多保重,待倭岛平定之日,切莫忘记金陵与朕重温鸳梦。”

卑弥呼有些无语,自己在郑重的和他商讨国事,而这可恶的家伙却在幻想风花雪月的事情。

而在刘辩看,如果这次东征日本的汉军能够打败织田信长,控制整个倭国,自己想剥夺卑弥呼的地位,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号角响起,旌旗猎猎,赵括与卑弥呼引领了五万人马离开苍梧,向东而去。

大汉帝国的各路人马如火如荼,戚继光也不甘落后,先派了一员偏将把缴获的三百艘战船顺着鸢河入海,穿过儋州海峡送到南海郡治所番禹,交给赵括军团使用,分兵登6倭国。看书 要

紧接着,戚继光率部在吉婆岛整装待。只等田丰率领的两万人马抵达之后,便与周泰、俞大猷率部扬帆入海,剑指东瀛。

调兵遣将完毕,刘辩也准备班师还朝。临行之前招王守仁,叮嘱道:“朕走之后,王卿可把治所从苍梧迁移到交趾,这样有利于供应吴起军团的粮草补给。”

“臣正有此意。”王守仁作揖答应下。

刘辩又道:“除了吴起军团之外,王卿的交州还要负责供应诸葛亮军团的物资补给。关系重大。朕把辛评、吕范、吴景、朱然等人留下辅佐于你,还望尽心竭力,切莫断了两路兵团的物资补给。”

大战过后的交州满目疮痍,人口由鼎盛时期的三百万锐减到当前的八十万左右,同时供应两大兵团,其难度可想而知。也亏着有李斯留下的家底,否则王守仁是绝对不敢答应的。

“臣尽力而为!”王守仁面色凝重的答应下,不敢把话说的太满。

刘辩宽慰道:“王卿尽管放心,不出三个月,吴起、苏烈定然能够横扫中南半岛的各部落及诸侯国。在这片土地上。至少有百万土著居民,届时朕会在这里设置泰州,委任一能吏前往担任刺史,与你共同供应西征军的辎重补给。”

刘辩心目中的这个能吏就是商鞅,既然李斯能利用中南半岛的各部落及诸侯国支撑蒙恬进攻交州,那么能力与李斯在伯仲之间的商鞅定然也可以做到。到时候由商鞅与王守仁一起负责吴起、苏烈的粮草补给,应该足以保证战争持续下去。

顿了一顿,刘辩又道:“同时,朕会传诏荆州刺史谢安,命他向零陵郡调拨物资。送入南,供应诸葛亮军团的粮草辎重,为王卿缓解压力。一”

“陛下考虑的面面周到,算无遗策。臣一定能保证两路兵马粮草无虞。”王守仁对天子的体谅十分感激,再次长揖谢恩。

刘辩又道:“交州先后历经太平道之乱,孙氏入境,贵霜入侵,遭受兵祸的程度已经过了中原各地。人口锐减,土地荒芜。民房毁弃,城墙受损,要想让交州恢复元气,王卿必须下一番大功夫。

待朕返金陵之后,一定会派遣大量医者及各类工匠前交州帮助地方百姓恢复元气,消除疾病,垦荒种田,繁衍人口,尽量让交州早日繁荣昌盛起。”

“陛下高瞻远瞩,臣一定会竭尽所能。”王守仁对天子的政治能力钦佩不已,长揖称赞。

“交州海岸绵延数千里,优良港口随处可见,日后王卿需要多建立几座海港,待将机会成熟之时,朕会组建交州水师。以交州为根基,扬帆四海,征服天下!”刘辩伫立在大地图之前,把未的战略方向告知了王守仁。

王守仁频频颔,最后又问:“戚继光、6伯言、赵阔三路人马向东攻打倭国,却不知粮草如何补给?”

“东征的粮草就不劳王卿费心了!”刘辩离开地图,重新到桌案后面入座,“朕已经传旨给宋州的张昭与夷州的诸葛瑾,再加上扬州的张纮,由这三州分别补给粮草物资,应该不在话下。”

与王守仁交流完毕,刘辩又对吴景、吕范、辛评、朱然四人道:“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交州战略位置至关重要,仅靠王卿一个人难免有纰漏之处,故此日后还请诸位尽心竭力辅佐王阳明,保证我两路大军的物资供应。”

“臣等一定竭尽所能辅佐刺史大人!”四人一起作揖领命。

施礼过后,吴景单独出列,拱手道:“臣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情之请?难不成是关于孙尚香的事情?”刘辩在心里暗自思忖,私下里自己与吴景并无交情,除了孙尚香之外,他还能有什么不情之请?

“吴卿直管说听听!”刘辩一脸古井不波的表情,沉声说道。

吴景清了清嗓子,拱手道:“臣之外甥女尚香今年已经十七岁,尚且待字闺中,屡次有人提亲都被她一口绝。后经过舍妹询问得知,原尚香感激陛下救命之恩,早已芳心暗许,可惜无人为媒,眼见陛下就要返江东,故此微臣斗胆提亲,还望陛下勿要怪罪!”

“哈哈好事啊!”一身仙风道骨,气质洒脱的王守仁抚须大笑,“吴大人早说嘛,也让守仁给陛下做一媒人,这下倒好,你这个亲娘舅却亲自做起媒了。”

“哈哈果真不出朕所料,吴景的不情之请就是要把孙尚香嫁到乾阳宫!”

刘辩闻言在心底暗自窃喜,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在荆州之时朕的确搭救过尚香姑娘,但那也是机缘巧合而已,算不得什么。尚香姑娘英姿飒爽,敢爱敢恨,巾帼不让须眉,朕心中也是十分喜欢,若尚香姑娘果真钟情于朕,朕自然乐的把她收入宫中。”

若是孙尚香能入宫,孙氏旧部在乾阳宫里也算有了话事人,吕范抢着说道:“大战过后,交州满目疮痍,人心惴惴不安。陛下也不用等返金陵了,干脆直接在苍梧行宫里纳了尚香小姐,也让交州的百姓沾沾喜气,鼓舞一下民心。”

自南征交州以,一年多的时间里,刘辩身边只有大乔、张出尘、卑弥呼,以及主动投怀送抱的埃及艳后。而现在随着埃及艳后返孔雀王国,以及大乔、张出尘、卑弥呼相继有了身孕,刘辩这段时间的夜晚有些难捱,差不多了过了一个多月的苦行僧生活,此刻若有娇滴滴的尚香妹子同床共枕,自然是求之不得。

“这样会不会太仓促?”刘辩半推半就的问道。

“合适,合适!”王守仁、吴景、辛评等纷纷附和,“一点也不仓促,正好利用这场大婚给阴气沉沉的交州冲冲喜。”

王守仁精通天文易理,双目微闭,掐指算了算:“两日之后就是黄道吉日,最宜嫁娶、祈福,择日不如撞日,索性就把大婚之日定在这天吧?”

刘辩微笑道:“既然如此,有劳吴卿先去一趟孙氏府上,征求两位夫人与尚香姑娘的意思,若是没有意见。朕就派王阳明准备六礼登门联姻,两日之后迎娶尚香姑娘,用这场大婚给交州冲冲喜。多年的杀戮下,这地方晦气太重,办一场大喜事冲冲也好。”

当然,对于刘辩说冲冲喜是假,先把自己积压了许久的欲火释放出才是真,你妹的堂堂皇帝一个多月没有女人睡,这让人情何以堪啊!

吴景拍着胸膛大包大揽:“不用去征求她们的意见了,有我这个亲娘舅在此,这桩婚事就此定下了。”

王守仁、吕范、辛评一起揶揄吴景道:“哎呀,日后吴大人就是国舅的国舅了,可要对我等多多提携啊!”

“哈哈我这是担忧外甥闺女嫁不出去,所以才举贤不避亲,诸位同僚休要取笑下官。”吴景笑着还礼,笑容无论如何也隐藏不住。

为了迎娶孙尚香,刘辩暂时推迟了班师朝的日期,王守仁则命辛评、朱然带领了五千郡兵提前赶往交趾坐镇,待自己主持完了天子的婚事之后,再与吕范、吴景一道南下。

一场突如其的婚事,让众人一直绷紧的神经松弛了下。

喜讯传开,苍梧城里顿时热闹起,到处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只等良辰吉日到,全城同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