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二十五 出城去野战

八百二十五 出城去野战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凤冠霞帔的孙尚香走出府邸,坐上了绣着龙凤呈祥的十六抬大轿,在交州刺史王守仁的引领下,一路上喇叭唢呐吹吹打打,风风光光的嫁给了大汉皇帝。

一直笼罩在战争阴霾之下的交州百姓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纷纷涌上街头观看这难得一见的盛事,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能够亲眼目睹天子纳姬也是三生有幸。

街头上人流如潮,一片喧嚣,男女老少的议论声,孩童们的追逐嬉闹声,被惊吓了的土狗躲到角落里狂吠个不停,整个苍梧喜气洋洋,之前的阴晦之气一扫而空。

换上了崭新大红龙袍的刘辩站在行宫的城墙上,在孙膑、徐晃、宇文成都、文鸯、吴景、吕范等文武的陪同下观看这热闹的盛况,抚须笑道:“哈哈这场婚事的真是及时,看真把苍梧的晦气冲走了,你看百姓们何等高兴?”

“陛下运筹帷幄,一举歼灭了四十万贵霜侵略军,让交州的百姓过上了太平日子,百姓们自然自肺腑的感到高兴。”徐晃手抚佩剑,对天子称颂一声。

刘辩袍袖一抖,高声道:“传朕口谕,大赦交州,免除所有百姓赋税一年,凡死刑以下囚犯尽皆赦免。对于死刑重囚也要根据犯罪情节从轻落,少杀慎杀。这几年以交州的人口锐减了四分之三,应当尽量想方设法恢复元气。”

刘辩的圣旨传下去之后,顿时让苍梧的百姓们沸腾了,纷纷跟随着迎亲队伍涌向行宫,远远的望见威严肃穆的天子站在城墙之上,俱都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齐声高呼万岁,叩谢天恩。

“我大汉雄师战无不胜,贵霜蛮夷已经被撵走,朕保证只要在位一日,交州都会永享太平!朕的子民们。请安心享受这太平盛世吧!”刘辩站在行宫的城墙上,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

“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姓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夸赞天子的丰功伟绩,只是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高呼万岁。

行宫大门敞开,迎亲队伍热热闹闹的把孙尚香抬进宫门。得到了邀请的地方官员以及交州乡绅俱都手持请柬从侧门入宫赴宴,而刘辩则在文武官员的簇拥下下了城墙,前往大堂行纳姬之礼。

仪式由王守仁主持,为了安抚孙氏旧部,让他们看到刘辩并不会因为孙尚香的身份而冷落她。因此婚礼举行的尤为隆重。

贤妃穆桂英与已经有了三个月身孕的张出尘俱都出席了婚礼,并接受了孙尚香奉上的茶水,各自送上见面礼。而大乔因为孩子夭折,心情郁郁寡欢,因此并没有出席。

酒筵持续了大半天,直到傍晚方才散去。

刘辩亲自设计大破蒙恬,一举埋葬了四十万贵霜大军,从此名垂青史,留下了一场彪炳史册的赫赫战役,心中高兴。在众文武的轮流敬酒之下有些贪杯。最后被穆桂英与文鸯一起搀扶进了洞房。

尽管是洞房之夜,但刘辩着实醉的不轻,虽然美人在侧,却也浑然不觉,倒头便睡。

左等右等不见刘辩醒,孙尚香颇为扫兴,干脆自己把凤冠霞帔摘掉,郁闷的在刘辩身边和衣而卧,嘴里埋怨个不停:“人家的魅力有这么差么?洞房之夜竟然睡着了,真是可恶!”

“哼还说不会因为我的身份歧视我。我看分明是逢场作戏,收买人心!”

孙尚香越想越委屈,忍不住挥起拳头敲在刘辩的身上,反正他醉的不省人事。正好趁机出口怒气。大婚之夜被晾在一边,真是伤了女儿家的自尊。

夜色沉沉,洞房里一片静谧,只有刘辩沉重的鼾声有节奏的响起。

“哎呀竟然睡着了?”

到了下半夜寅时,刘辩的酒意方才退去,猛地一激灵坐了起。才现身边一袭大红霓裳,青丝若瀑,酥.胸巍峨的孙尚香正蜷曲在身边睡得深沉,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

“啧啧真是美人儿啊!”

望着和衣而卧,面如桃花的孙尚香,刘辩情不自禁的醉了:“白天的时候英姿飒爽,躺在床上的时候却又国色天香,这俊俏的脸蛋,这婀娜的身姿,当真是肥瘦相宜,秀色可餐!”

刘辩忍不住连拍额头,懊恼不已。

洞房之夜,面对这等绝世尤物,自己竟然睡得天昏地暗,真是不该!

“**一刻值千金,朕可不能辜负了这大好春光!”想到这里,早就血脉贲张,有了生理反应的刘辩霸道的扑了上去,在孙尚香的娇躯上一阵鼓捣。

“谁敢无礼?”

孙尚香上半夜一直在抱怨,后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想。此刻睡得正沉,迷迷糊糊中突然感到有人在自己的胸前一阵轻薄,顿时勃然大怒,猛地一脚踹了出去。

幸好刘辩武力日益精进,身手敏捷,凭借着第六感就察觉到了孙尚香一脚袭,急忙纵身躲闪,跳下床去。堪堪避过了孙尚香这凶猛的一脚,若是反应迟钝了,估计乾阳宫的女人们日后就要守寡了。

“孙姬不得无礼,是朕!”刘辩咳嗽一声,伸手示意孙尚香稍安勿躁。

孙尚香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醒了过,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嫁人的事情,要不是昨夜刘辩贪杯,自己早就从女孩儿家变成女人了,想到这里顿时霞飞双颊。

嗔怪一声:“陛下怎么不睡了?臣妾这等姿色怎么值得陛下多看一眼?还是再继续睡吧,臣妾正困乏着呢!”

“爱姬莫怪,都是朕的错,是朕贪杯误了好事!”刘辩朝撅着嘴抱怨的孙尚香鞠躬赔罪,“这半年以朕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大婚之日心中高兴,贪了几杯,以致怠慢了爱姬。”

说着话,伸手就要去揽孙尚香的香肩:“时辰已经不早,咱们可不要辜负了这**之夜,朕帮爱姬除去衣衫。”

孙尚香却不肯就范,敏捷的从床上一跃而下,闪开了刘辩的魔掌,撅着嘴道:“哼陛下的行为伤了香香的心,要想碰我,必须向我赔罪!”

“朕适才不是已经向爱姬赔罪了么?”

刘辩有些无奈,难不成你要让朕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向你赔罪,孙家的大小姐还真是刁蛮!你也太不把朕当做皇帝了吧,乾阳宫的女人还没有几个敢对自己这般无礼!

“我不要这种假惺惺的赔罪!”孙尚香干脆利索的拒绝。

刘辩有些恼怒:“那你要什么?金银珠宝?还是良田豪宅?”

“我要陛下陪我去打猎,倘若你的箭法能赢了香香,我就任凭你摆布!”孙尚香又骄傲又羞怯的说道。

“哈哈这就是你的赔罪方式啊?”刘辩转怒为笑,“现在天色未亮,咱们先啪啪啪,完事之后再去打猎不迟。君无戏言,香香你尽管放心就是了!”

刘辩尽量的哄着孙尚香,企图先释放了欲.火再说,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在自己身边睡了一夜,愣是没能染指,实在让人心痒难耐。

“啪啪啪是什么?”孙尚香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啪啪啪就是你先脱了衣服,朕再告诉你!”刘辩一脸坏笑,恨不能把一身大红霓裳的美人儿生存活剥了,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孙尚香略作思忖,顿时醒悟了过,跺脚道:“哼不知羞耻!”

刘辩大笑:“洞房之夜不是都要行周公之礼么?爱姬如此生气,还不是怪朕贪杯没有和你啪啪啪么?朕要是把你啪啪啪了,你现在肯定像温驯的猫咪一样蜷缩在朕的怀里。”

“不知羞耻,我不要听!”孙尚香双联酡红,捂着耳朵跺脚。

刘辩更加肆无忌惮的挑逗孙尚香:“对于朕说,最大的乐趣莫过于有朝一日把你与虞氏,姑嫂双飞!”

“双飞?”孙尚香再次不知所,“我又没翅膀!”

片刻之后旋即醒悟,不顾刘辩的身份冲上去就是一拳:“哼好个下流的皇帝!”

刘辩玩的开心,也不计较,侧身闪过:“夫妻之间何下流之说?”

伸手想去擒拿孙尚香,给她个霸王硬上弓,却被孙尚香敏捷的躲闪开。任凭刘辩好说歹说,孙尚香依旧固执己见,非让刘辩陪着自己出去打猎,赢了自己才让他染指。

刘辩故作恼怒:“好,既然你这般坚持,那咱们趁着天色未亮便出城射猎!若是朕赢了你,咱们就在城外个野战。”

这皇帝白天道貌岸然,关起门和其他的男人没什么两样,简直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都是好色鬼。孙尚香今天算长了见识,什么啪啪啪,什么双.飞,什么野战简直羞死人啦!

“哼野战就野战,只要你的箭术赢了我,随便你怎么战都行!”孙尚香拍着巍峨的胸脯,不甘示弱。

说走就走,刘辩心血潮,当下与孙尚香换了衣服,各自取了弓箭,直奔马厩。也不携带随从,各自提了武器,翻身上马,从后门出了行宫,直奔苍梧南城门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