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二十七 冤魂索命

八百二十七 冤魂索命


                黎明之际,天色将亮未亮,苍穹中混混沌沌,大地一片朦胧。

莫名其妙的到周瑜、小乔坠崖之地,刘辩忍不住汗毛竖起,倒吸一口冷气:“嘶这白鹿有点邪门啊,条条大道通南北,它为何却无缘无故的跑到了这里?”

刘辩勒马带缰,满脸诧异,更吃惊的是被追的走投无路的白鹿突然没了身影,从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不是纵身跳下了山崖,那样的话刘辩能够看见,就是无缘无故的从视线中消失了,诡异的有些邪门。

“嘶莫非是出现幻觉了?”

刘辩做了一个深呼吸,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将铁胎弓挂在马鞍上,伸手攥紧了百变龙魂枪,策马向前一探究竟。

战场虽然经过打扫,但斑驳的血渍仍在,甚至一些遗落的残肢断骸随处可见,在西天弯月冷清的月光照耀之下,更是显得触目惊心,让人望而生畏。

“朕的武力值现在已高达98,配上坐骑、武器,直逼满百数值。普天之下能够单打独斗战胜朕的堪称凤毛麟角,满打满算也就是二十个左右?我不信在这蛮荒之地,有人能够伤了朕!”

一念及此,刘辩登时镇定了下。

若不是群雄乱入,单单只是三国这个时期,自己98的裸武已经比肩许褚、典韦,直追关张,就是吕布在此,也不能轻易的伤了自己,有什么好怕的?就算周瑜、小乔从下面爬上,自己也能一枪戳死他们!

“驾!”

想到这里,刘辩双腿在追风白凰腹部一夹,驱赶着坐骑直奔悬崖边上,想要看个究竟,这白鹿到底是被追的走投无路,坠崖而亡,还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随着刘辩策马向前,能够清晰的听到脚下水流潺潺。 朦朦胧胧的雾霭从断崖下面向上飘飘浮浮,宛如人间仙境,又似妖孽藏身其中。

“看不见啊,这白鹿到底去了哪里?”刘辩皱眉沉吟。猛然间心头不由得一颤,“哎呀”

只见一个披头散,身穿白衣的女子从断崖下面急的攀爬了上,出凄厉的惨叫:“卑鄙昏君,还我命!”

这一幕让刘辩猛然想到了穿越前的一部恐怖电影。尽管强作镇定,依旧是毛骨悚然,汗毛倒竖,“你是小乔?”

从断崖下面爬上的白衣女子衣衫迎风飘摇,一脸幽怨,眉眼如画,虽然美艳到了极致,但眸子里却泛出不共戴天的光芒,这眼神刘辩记得清清楚楚,这面容刘辩看的清清楚楚。不是小乔又是何人?

“还我命!”

只见白衣魅影一闪从断崖下面跳了上,张牙舞爪的扑向刘辩,一副恨不能吃刘辩肉喝刘辩血的样子。

“我乃真龙天子,受命于天,妖孽安敢无礼?”

刘辩顾不上害怕,手中龙魂枪一个青龙出水,奔着迎面扑了上的小乔刺了过去。

眼前白影一闪,刘辩还没反应过,登时坠落马下,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身边有人轻声呼唤自己,声音中带着哭腔:“陛下?陛下?刘辩?刘辩小辫子你醒醒,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你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办啊?”

刘辩猛地一睁眼。刺眼的阳光照耀过,差点晃瞎了眼睛,急忙用手臂遮挡光线:“嘶这是怎么事?”

孙尚香忍不住哭出声:“我怎么知道怎么事?我找了陛下半天,才循着马蹄的痕迹追到了这里,远远的就看到陛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几乎把香儿吓死了。 陛下要是有个不测。我们孙家还不得满门抄斩啊!”

“嘶邪门啊!”刘辩慢慢的恢复了过,从地上缓缓坐起,活动了下筋骨,浑身毫无损。

“但朕真的亲眼看到小乔从断崖下面爬了上,面目狰狞的向我扑,这是怎么事?难不成是幻觉?”刘辩在地上盘膝而坐,喃喃自语。

“什么小乔?谁从下面爬了上?”孙尚香听得一头雾水。

刘辩认为凭孙尚香的阅历与年纪也解释不了这个问题,与她探讨无异于对牛弹琴,还是省点唾液为妙,在这里躺了一大早晨,嗓子几乎冒烟了。

定了定神,刘辩从地上一跃而去,小心翼翼的走到断崖边上向下张望。一副唯恐小乔从下面爬上的样子,果然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只见金飒飒的阳光照耀在断崖之下,白茫茫的雾霭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宽阔汹涌的郁河奔流向东,一团宁静,哪里有小乔的影子?

“这到底怎么事?”

刘辩思考的有些头痛,小乔从断崖下爬上的情景自己看的清清楚楚,还有咒骂自己的声音,深深的刻在脑海中;恶狠狠的朝自己扑的样子,刻骨铭心,让刘辩无法相信是幻觉。

头看看,自己的龙魂枪就在脚下,保持着刺出的姿势,让刘辩更加肯定自己当初是把长枪从马鞍上摘下,并用青龙出水刺出了一招,如果是幻觉怎么可能记得如此清楚?

四下里张望,只见追风白凰正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悠然自得的吃着青草,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可惜马再聪明也无法与人交流,刘辩也无法从追风白凰的嘴里得知真相。

“没什么,朕追那头白鹿追到这断崖边上,追的太猛把自己诳下马,摔得昏迷了过去。”刘辩决定对孙尚香隐瞒真相,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陛下还真是没有打猎的经验啊!”孙尚香一脸的心有余悸,“早知如此,说什么也不敢带陛下出。都怪臣妾任性,是我不好,害得陛下受惊。我不胡闹了,只要陛下想要,我随时都是你的人!”孙尚香低着头期期艾艾的说道。

扭头四下里看看静悄悄一片,红着脸道:“陛下勿要怪罪臣妾,你若是想那个野战的话,臣妾也由着你好了。”

刘辩在心底苦笑一声,还他喵的野战,这事不弄个水落石出,弄不好自己以后要阳痿了,哪里还有心情野战?还真担心**时分,一袭白衣的小乔又从悬崖下面爬了上。

想到这里,刘辩就忍不住头皮麻,扯了下孙尚香的袖子:“此地有些邪门,不宜久留,随朕返苍梧!”

当下夫妻二人一起上马,扬鞭向北朝苍梧返程而去。

此刻已经是辰时末尾,大抵相当于刘辩穿越前的上午九点左右,城里的人找不到天子,登时乱作一团。孙膑、王守仁带着人在城内找,包括吴起府邸,以及各个豪绅家族挨着询问,宇文成都、文鸯、徐晃等人则带了数千御林军出城分头搜寻。

众人正焦急之间,忽然迎面驰两骑,不正是天子与刚刚纳娶的孙美人么,这一身风尘仆仆,不知道却是去了哪里?

“哎呀,陛下总算找到你了!”徐晃、宇文成都、文鸯等人纷纷下马跪倒在地,“臣等护驾迟,请陛下恕罪。”

刘辩长舒一口气,总算他妈的活着了,翻身下马把众人一一扶起。

孙尚香正待开口解释,却被刘辩阻止,以眼神示意由自己应付:“高祖托梦于朕,说郁河边上有神兽降世,若向其当面许愿,定能如愿以偿。为了天下黎民,朕特意带着孙姬到郁河边上寻找神兽许愿,惟愿天下早日太平,众生脱离苦海!”

“陛下仁义之心,世人皆知,万民幸甚,天下幸甚!”在徐晃的带领下,众人其一作揖称赞。

这年头缺少科学,人们本就很迷信,就算有聪明人看穿了这是天子在胡扯,谁又敢站出戳破?只能纷纷跟着跪地称颂就是了。

看着刘辩一本正经的胡扯,演的惟妙惟肖,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孙尚香忍不住想笑。但这乱子是自己闯出的,又怕声张出有人拿做文章对孙氏不利,只能强行忍着,几乎憋出了内伤。

一场虚惊,众人簇拥着刘辩返苍梧,通知了孙膑、王守仁等文官,不必再四处寻找。

也不知道是受了惊吓,还是躺在断崖边上受了凉,晌午时分刘辩只感到头脑昏昏沉沉,起烧,整个人精神萎靡不振。

穆桂英过看望之后,急忙派人召神医李时珍,确诊过后说陛下受了风寒。开了一副退烧的药,由穆桂英亲手煎了,喂刘辩喝下去,方才放下心。

慢慢的草药逐渐生效,刘辩昏昏沉沉的睡去,鼾声渐起。

不知睡了多久,刘辩现自己正在乾阳宫麟德殿批阅奏折,一阵冷风吹,把所有的蜡烛全部熄灭。大殿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无耻昏君,还我与周郎命!”

黑暗中,一袭白衣的小乔突然闪了出,披头散,面目狰狞的扑向刘辩。

“妖孽胆敢无礼!”

刘辩猛地一激灵,从床上一跃而起,把正在旁边伺候着的孙尚香吓了一跳:“陛下,你这是怎么了?”

刘辩拍了拍额头才现原是在做梦,慢慢的冷静下:“哎呀这是怎么了?竟然被小乔缠怨了,这到底是怎么事?谁给朕解开谜底?”

(春节期间,事情比较多,剑客手里没有一个字的存稿,无法保证更新时间。兄弟们多多海涵,剑客尽量保证每天两更,时间早晚不太敢说,尽最大努力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