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二十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八百二十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有李斯为大汉做嫁衣,从东南亚各地筹集的一百万石粮食,至少可以让吴起、苏烈率领的十五万人马维持八个月左右,为反攻贵霜本土创造了有利条件。(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刘辩兴奋之下差点吟诵了出,想想不妥,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去。

“望定方将军与吴启齐心协力,借助这次全歼蒙恬的余威,配合孔雀国的凯撒,对贵霜实行灭国之战,将之纳入大汉版图!”刘辩手抚胡须,对这次西伐贵霜寄予厚望。

苏烈躬身领旨,与沮授、蒯越两名智囊,黄忠、张郃、卢象升三员大将一起辞别天子及众文武:“吾等就此出征了。”

刘辩挥挥手:“去吧,朕在金陵静候众卿凯旋归,大汉的旗帜插遍贵霜之日,便是尔等封侯之时。”

苏烈等人走后,琊马台女王卑弥呼前求见,在交州生活了一年多,她已经能够熟练的使用汉语:“天子一言重于九鼎,之前陛下曾经承诺,在击退入侵交州的贵霜军之后,陛下将会派遣一支大军助我收复东瀛全岛,想陛下不会失信吧?”

刘辩颔:“女王的正好,朕正要讨论这个问题,半月前6伯言从交州奏折,说织田信长统一东瀛全岛之后,已经与李唐达成联盟,欲图染指夷州,朕认为是时候出兵扫灭织田信长了。”

刘辩说着话扫了众文武一眼:“众卿家以为此刻出兵东瀛岛国,时机是否成熟?”

“陛下!”

刘辩话音刚落,生性耿直的田丰第一个站了出,作揖禀奏:“臣以为,攘外当先安内,如今朱元璋率吕布、李广等人出汉中猛攻关羽,威胁襄阳。〔河北曹操日益壮大,李唐三十万大军屯兵幽州,如同头顶悬河,在出兵向西攻打贵霜之际。不宜再把战线拉长,请陛下三思啊!”

听了田丰的话,卑弥呼冷笑一声:“此乃片面之见,缺乏大局观。似你这般循序渐进,墨守成规,如何才能让大汉一统天下?若大汉皇帝像你这般畏畏尾,不能大刀阔斧,焉能出奇谋诱蒙恬、王贲入围。一举歼灭四十万贵霜大军?”

“愿闻其详!”田丰不甘示弱,针锋相对,“女王为自己算计,蛊惑陛下出兵,无可厚非。但田丰身为汉臣,却也要为大汉着想,为陛下分析利弊。”

卑弥呼在大堂上站的笔直,高声道:“幽州的战局已成僵持之势,李绩、李牧都是用兵有方的帅才,更兼有万夫难当的李元霸助阵。如今又与铁木真达成联盟。纵然陛下把交州的军队全部运到北方,想在正面占据压倒性优势,也是几无可能”

孙膑、孙武、诸葛亮等三大智囊分立两侧,竖起耳朵聆听卑弥呼的分析,或者闭目思忖,或者颔赞许,各自在心中计算得失。

而刘辩的目光却落到了卑弥呼的手上,只见她看似无意实则有心的抚摸了一下微微隆起的腹部,意思不言自明。

凭心而论,卑弥呼除了年龄略大之外。姿色算得上出类拔萃,97的魅力值比起上官婉儿、步练师等人毫不逊色。刘辩之所以染指于她,一是出于穿越前的国人报复心理,二是把日本女王睡了可以满足自己的征服感。三这个女人的确秀色可餐,魅惑人心。

在刘辩看,自己与这个女人之间的关系纯粹是一场交易,各取所需。卑弥呼用身体换取大汉的援助,自己用势力得到他的**,满足自己的心理和欲.望。因此巫山**之时一直尽量避免开花结果。(?<〔到时候有了感情牵扯,自己就不能杀伐果断。

而卑弥呼也看透了刘辩的心理,帝王家最是无情,天知道哪天翻脸就把自己杀了,所以一直在寻找珠胎暗结的机会,终于在前段时间如愿以偿,把自己怀了刘辩骨肉的消息告诉了他。

虽然卑弥呼也知道,身为皇帝定然是三宫六院,儿女成群,即便自己给他诞生下一子半女,倘若刘辩狠下心杀自己,也改变不了结果。但至少有那份血脉在,或许会让刘辩翻脸的时刻不至于那么绝情!

卑弥呼珠胎暗结的消息让刘辩有些意外,但也仅仅只是意外而已。

既之则安之,既然雅蠛蝶女王要给自己生孩子,那就顺水推舟好了,这样便宜不出外;将消灭了织田信长,吞并了日本全境之后,便想方设法扶自己的儿子上位,自此之后日本的国王世世代代都是刘姓子孙,岛国的百姓永为汉民。

虽然苍梧行宫之中没有太监,但由张出尘麾下的女兵负责治安,平日里除了自己之外不允许任何男性出入。一年的时间下,卑弥呼几乎没有出过宫门,所以刘辩并不担忧血脉的纯正性。

成功的引起了刘辩的注意,卑弥呼嘴角微翘,不动声色的继续侃侃而谈:“既然正面无法战胜李唐,就应该另谋良策,出奇制胜。若汉军能够占据整个倭岛,便可以从东面出兵威胁李唐,再加上青州半岛与幽州,三路齐出,让李世民顾此失彼。如此用兵,绝对比集中全部兵力在幽州与唐军决战要好得多,这就是你们汉人所谓的‘四两拨千斤’!”

“善!”孙膑抚须称赞一声。

诸葛亮轻摇羽扇,在心中嘀咕一声:“这琊马台女王倒是颇有见解!”

田丰并不认输,继续据理力争:“女王说的战略没错,三面夹攻肯定要比正面强攻更容易获胜。但你并没有考虑客观条件,所以你的话就是纸上谈兵!现实是陛下刚刚兵十五万向西对贵霜乘胜追击,在刘协势力出汉中强攻襄阳,李唐大军虎视北方之际,我大汉已经没有实力再开辟一个战场,你这样蛊惑陛下出兵进入倭国,会导致我大汉陷入战争的泥潭。”

“田大人,纸上谈兵的人是你吧?”卑弥呼的的声音笃定从容,“现在的情况并非是大汉想不想打,而是织田信长准备进兵夷州,大汉想打也得打不想打也得打!倘若夷州丢失,织田信长向北可以威胁扬州,正面可以骚扰交州,南下可以登6宋州,那时候对于大汉说才是噩梦。”

“女王说的有道理。”孙武也抚须赞成卑弥呼的观点。

卑弥呼对孙武颔表示感谢,最后对刘辩以臣子的礼节作揖道:“陛下,你们大汉有句话叫做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如今织田信长已经蠢蠢欲动,陛下当先制人,把战火烧向东瀛诸岛。等织田信长进兵夷洲之后,悔之晚矣!”

对于卑弥呼的分析,刘辩深表赞成,自从半月前收到6逊传的情报,刘辩就开始为之担忧。一旦让织田信长占据了台湾,便会严重的威胁东南沿海各地,以及海南岛、菲律宾等领土,先制人的确是最好的策略。

“孙卿,在吴起、苏烈进军贵霜之后,我大汉屯驻在交州的兵力还有多少?”刘辩双眉微蹙,询问孙膑。

在蒙恬刚刚入侵交州之际,包括徐晃、吴起、霍去病三大军团,以及交州刺史王守仁麾下的地方兵,总计十七万人。后刘辩率领十万人从江东南下救援,诸葛亮率五万人从江陵援,再加上戚继光的四万水师,汉军在这场前后持续了两年的大战中投入的总兵力高达三十六万。

两年的鏖战下,汉军各路兵马的总折损人数为七万左右,但屡次战役累计下,俘虏的太平道信徒却接近十万,在淘汰了一些老弱病残之后,收编入伍的新兵几乎与折损的兵力持平。再加上朱然、孙翊率领三万孙兵倒戈,汉军的数量不降反升,这就是所谓的以战养战。

听了天子的询问,孙膑快步出列,拱手道:“启奏陛下,在吴启、苏烈两位将军出兵之后,我军目前屯驻在交州各地的总兵力还有二十三万。”

“足够了!”卑弥呼对孙膑的答非常满意,“抽出一半兵力足矣,再配合夷州的6逊兵团,足以剿灭织田信长。我琊马台亡国不过两年,岛上各地尚有许多义军,只要本王登高一呼,他们必然会揭竿而起,到时候与汉军内外夹攻,消灭织田信长指日可待。若旷日持久下去,被信长将我琊马台旧部彻底肃清,失去了内应,汉军再想翦灭信长,可就事倍功半咯!”

刘辩把目光缓缓扫向孙膑、孙武、诸葛亮、王守仁、田丰等谋臣,郑重的问道:“商议到这里,局势已经十分明了,诸位爱卿是否赞同出兵倭国,翦灭织田信长?”

“臣赞成女王的提议!”孙膑率先支持卑弥呼。

孙武抚须颔:“信长野心勃勃,勾结李唐,宜尽早除之,免得养虎遗患!”

“亮附议!”年轻的诸葛亮有些低调,话语并不是太多。

一直没有开口的穆桂英最终吐出了一句话:“陈汤曾经说过,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既然织田信长蔑视我大汉的国力,是时候给他点颜色瞧瞧了!”

既然三大智囊都同意进军日本岛,刘辩决定拍板赞成,调集一支兵马扬帆出海,进攻日本岛,反正李斯给造了五百多艘船,正好派上用场。

“启奏陛下,锦衣卫收到了自巴蜀刘备的书信!”刘辩还未开口,门外忽然响起了文鸯的启奏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