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一十 谁最爱周郎?

八百一十 谁最爱周郎?


                听完孙膑的分析,刘辩颔赞许:“孙卿分析的不错,比起吴起的决定更高瞻远瞩了一些!”

“陛下所言甚是,孙大人的顾虑的确更周全一些,现在坑杀这些俘虏弊大于利。〔﹝(”穆桂英、徐晃、文鸯等人纷纷表示赞成,孟良与齐国远也扯着嗓门滥竽充数,大声叫好。

略作商议之后,刘辩命徐晃与孟良、齐国远率领一万人马,押解着俘虏的贵霜将士渡过郁河赶往端溪城下暂时驻扎,等歼灭了蒙恬率领的二十三万主力大军之后再统一进行处置。

徐晃领命渡河而去,刘辩立即带着穆桂英、孙膑、文鸯率领剩下的四万多将士,尾随其他各路人马的步伐顺着郁河向西进军,准备赶往新宁境内,与其他各路人马合围蒙恬。

队伍向西走了五十里后日薄西山,刘辩传令就地宿营,大军刚刚扎下营寨,天空中就有信鸽展翅翱翔,送了书信。

刘辩看完之后不由得勃然变色,脸色从未有过的难看。

“想不到朕这场计划竟然害得大乔孩子夭折,真是对不住她啊!”

这一刻刘辩心中有些愧疚,自己已经有了九个儿子六个女儿,可大乔这才是初为人母,没想到孩子刚刚落地便弃她而去,这对于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女人说委实有些残忍。

“小乔为爱成魔,不顾一切的通敌卖国,这样的女人是不能留了。但却也不能让大乔知道真相,这对她说更加残忍!”

刘辩略作思忖心中就有了主意,召唤了几名武艺出众的锦衣卫进帐,叮嘱道:“你们拿着朕的令牌一趟苍梧,若是乔美人的妹妹乔盈想要出城见周瑜,你们就护送她出城去战场。”

“谨遵陛下圣谕!”

这几个锦衣卫从刘辩手里接过令牌,出了御帐翻身上马,向西北奔苍梧方向而去。?<〔?

听着马蹄远去的声音,刘辩在心里喟然叹息一声:“大乔啊。朕能为你做的就是隐瞒真相!让小乔一个人承担犯下的错,不牵连你们乔家的人。”

当然,刘辩也明白之所以不愿意向大乔揭开真相,除了怕她受到二次伤害之外。自己在这里面利用小乔对周瑜的感情做文章也会伤害到大乔,让她受到三次伤害。

作为一个争霸天下的枭雄,为了取得胜利可以不择手段,用一个小乔甚至乔氏一家的性命换全歼四十万贵霜军也是在所不惜;但作为一个丈夫,毕竟有愧于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姬妾。所以刘辩能做的就是对大乔隐瞒真相,把她永远蒙在鼓里。

见刘辩看完书信后表情前所未有的冷峻,穆桂英不敢打扰,直到刘辩安排完毕之后才上前询问:“陛下,生了何事?”

刘辩叹息一声,把整个事情的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道:“因为朕诈死,惹得大乔过度悲伤,以至于肚子里的孩儿夭折了!”

听了刘辩的话,穆桂英的眼眶不自觉的湿润了。当初噩耗传之时自己何尝又不是这样?

“陛下,日后你可要好好的对待乔美人!”

穆桂英叹息一声,对大乔充满了同情,被自己的丈夫蒙在鼓里,被自己的妹妹出卖,害得即将出世的孩子夭折,对于大乔说这委实残忍了一些。

刘辩微微颔:“在这件事上朕的确有愧于乔美人,朕能做的就是对她隐瞒真相,日后好好待她,不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除了陛下之外。还有何人知道是小乔与周瑜私通书信,才最终把蒙恬、周瑜引进了圈套?”穆桂英蹙眉问道。

“除了朕之外,只有孙膑、孙武,以及送信的陈荣与爱妃你知道详细经过!其他的众文武。包括吴起、诸葛亮,甚至文氏兄弟都不知道是何人传送的情报,才让蒙恬、周瑜毫不犹豫的钻进了圈套!”刘辩略作思忖,答道。

穆桂英这才放心:“这就好,时间久了纸难免保不住火,万一真相传到了乔美人的耳朵里一定会让他伤心欲绝。所以这件事知道的越少越好!”

刘辩颔:“知道这件事的都是聪明人,朕相信他们一定会守口如瓶。”

“陛下打算如何处置小乔姑娘?”穆桂英话锋一转,问道。

“爱妃以为呢?”刘辩反问。

穆桂英叹息:“周瑜对小乔姑娘有救命之恩,小乔姑娘为了心爱的男人不惜抛弃一切,她只是一个为爱迷失了的女孩,虽然可恨但却也可悲可怜!如果有可能陛下会饶了小乔姑娘么?”

刘辩面色如霜,沉声道:“朕并不恨小乔,因为这一切都是朕在幕后推动的,如果没有朕推波助澜就没有为爱成魔的小乔。若不是小乔用情至深,就不会有这次的大捷,要想全歼蒙恬、王贲率领的四十多万人马,还不知道我大汉要付出多少将士的性命?但死去的将士们在看着朕,我却找不到赦免小乔的理由”

穆桂英再次叹息一声:“作为女人,我其实有些同情小乔,她也是个受害者而已!若不是战争,或许她会与心爱的周郎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从这方面说,任何人没有资格指责她!”

“那就把小乔的命运交给上苍审判吧!”

刘辩被穆桂英的话触动了心坎,心中一软,“小乔知道周瑜被围后肯定会去战场,若她不死,朕可以装作不知道她与周瑜私通书信的事情!只是朕能饶过小乔,只怕她自己都不能饶过自己吧?”

时辰已经不早,三月的春风微有凉意。

刘辩与穆桂英和衣上床,相拥而眠,因为心事重重,只是彼此拥抱着,竟然忘了缠绵缱绻,不知不觉中慢慢的进入了梦乡。有生死与共相濡以沫的爱人同床共枕,这个夜晚他们睡得格外香甜。

新宁地处苍梧、端溪、猛陵三城之间,向东南八十里便是巍峨绵延的开山,境内多为平原,一马平川,无险可守,最适合围剿战不过。

吴起与孙武、诸葛亮三大全史顶尖智囊碰头之后,便把剿灭蒙恬的地点选择在了新宁,决心在这座名不见经传,人口不足万人的小县城打一场震铄古今,名垂青史的大战。

制定战略后,吴起率领姜松、杨七郎、何元庆三人督兵三万七千人扼守蝴蝶谷,防止蒙恬向西奔猛陵突围。孙武与张郃、赵阔率领三万人马守住白竹岭,堵住蒙恬向前去苍梧的道路;诸葛亮则与赵、程咬金、养由基、贺齐等四将率领四万五千人马屯兵安平镇,掐断蒙恬向西奔端溪与王贲合流的道路。

三路人马刚刚部署完毕,就从端溪传让人振奋的消息,大汉天子与徐晃前后夹攻,在郁河边上全歼王贲、裴元庆率领的十万人马,王、裴二人俱都授,弹指间十万人马灰飞烟灭。

当霍去病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切断贵霜主力大军退路之后,蒙恬才意识到钻进了刘辩的圈套,先是难以置信,然后就是痛心疾,扼腕叹息。

“怎么可能?我明明亲手射死的大汉皇帝,竟然中了诱敌之计,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了汉军的口袋!想我蒙恬身经百战,竟然也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真是可悲,可笑啊!”

站在旁边的周瑜一脸木然,半句话也说不出,想死的感觉在心头弥漫。

本以为大仇得报,没想到还是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生生把三十多万贵霜大军带入了绝境,跳进了刘辩挖下的万丈深渊,实在愧对蒙恬的信任与器重。

看到周瑜失魂落魄的样子,以德罗赞、索狄拉为的贵霜武将顿时满腔怒火,群情激愤,一起声讨。

“要不是这个比女人还阴柔的家伙说射死的人是大汉天子,我军怎会一头扎进汉人的圈套?这厮分明就是汉人派诱我们入围的奸细,请都督下令枭示众,以安三军之心!”

“请都督下令,斩周瑜级!”

“周瑜不死,三军难安!”

“是周瑜害得我们被围,是这个汉贼害得王贲将军被俘,不杀周贼,王都督死不瞑目!”

看着满腔怒火,恨不能饮自己血吃自己肉的贵霜群将,周瑜出一声惨笑:“呵呵这一切都怪我周瑜,都是我的错!大愚若智自以为聪明,却原一直都被刘辩玩弄于股掌之中,我这一生充满了失败,我愧对伯符,愧对蒙恬都督,愧对诸位将士。请你们杀了我吧,我周瑜绝无半句怨言!”

“杀了这狗娘养的!”

听了周瑜的话,一干贵霜武将更加怒不可遏,纷纷拔剑在手,就要一拥上前把周瑜剁成肉酱。这家伙领着二十多万人马一头钻进了汉人的圈套,还惹得王贲跟着一块掉进了深坑,要说不是汉人的奸细,打死也不相信!

“住手!”

危急关头,身高接近九尺的裴行俨挺身而出,张开一双孔武有力的臂膀,凭借着魁梧的身躯,硬生生的挡住了扑向周瑜的二十多个贵霜武将。

“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谁敢擅自动手,我裴行俨决不答应!谁敢砍周瑜一剑,我就送他十剑百剑!”裴行俨横眉冷目,高声叱喝。(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