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一十一 最后的价值

八百一十一 最后的价值


                “姓裴的,你竟然敢包庇这奸细,到底是何居心?”德罗赞拔刀在手,横眉怒问。(

索狄拉也在旁边附和:“行俨将军,你这么做就是非不分了!周瑜绝对是汉人的奸细,下了大功夫诈降,一举把我们骗进了圈套,你为何还要包庇他?”

贵霜众将跟着一块向裴行俨难:“裴将军意欲何为?周瑜假传情报,说什么内线绝对可靠,骗的我们三十多万大军陷入绝境,可以说是他直接害死了元庆将军,你竟然还要包庇他?你在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元庆将军?”

“我相信公瑾!”裴行俨对众将的责难视若无睹,同样拔剑在手与众将对峙,“公瑾投奔我们已经两年左右,为我们立下了汗马功劳,他怎么可能会是奸细?”

“我呸!”

德罗赞一脸的鄙夷,“裴行俨,你到底什么意思?莫非见周瑜长得俊俏,动了龙阳之心?周瑜绝对是汉人的奸细,这件事已经昭然若揭,你竟然还不分青红皂白的包庇他,是何用意?”

裴行俨恼怒不已,出其不意的把剑架在德罗赞的脖子上:“你再污蔑本将,我砍下你的脑袋?”

德罗赞毫不示弱,把手里的佩刀顶在裴行俨的胸口:“谁怕谁?我保证你在砍下我脑袋的同时,刺穿你的心脏!”

“两位将军暂息雷霆之怒,大难临头,切不可自乱阵脚!”相比之下,索狄拉还算冷静,急忙上前把裴行俨与德罗赞分开。

又有人站出把话题拉了正轨:“裴将军啊,你可千万别犯糊涂,汉人有句俗话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们弄了这么大的计划,一下子把我贵霜三十多万大军骗进了圈套,不下点血本怎么能行?正因为周瑜投奔我们已经两年左右,都督才会轻信了他的花言巧语。 <<?”

“可公瑾也带领我们打了许多胜仗!”

裴行俨依旧死死的护着垂头丧气的周瑜,据理力争,“临浦、平山、安广等数县都是公瑾打下的。猛陵的十万粮草也是公瑾烧的,若公瑾是诈降,怎么会为我们大秦如此卖命?论功劳,你们谁能比的过公瑾?”

“哼钓鱼还要用鱼饵。这分明是汉人的欲擒故纵之计,让周瑜多打一些胜仗,多出风头,才好取得都督的信任。”德罗赞连声冷哼,反唇相讥。

裴行俨决不相信:“这绝不可能。当初我军在怀安与吴起大战,汉军诡计百出,水淹我军。若不是公瑾及时搭救,我早就死在了汉军的刀下!若公瑾是诈降,怎么可能救我?”

德罗赞再次露出鄙夷之色:“真是蠢材,周瑜若不救你,怎能换你今日全力维护他?”

蒙恬脸色阴沉的可怕,听着众将的吵嚷,终于拍案而起,双目圆睁怒斥一声:“好了。不要吵了!”

德罗赞带领着众将一起朝蒙恬施礼:“都督,事已至此,请下令斩周瑜级,以安三军之心!”

“都督,我相信公瑾,纵然这次中伏因他而起,但绝不是他故意为之,公瑾更不是汉人的奸细!”裴行俨单膝跪倒在蒙恬的桌案前,替周瑜求情。

这一刻,众将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蒙恬。等他决断周瑜的生死。

片刻之后,蒙恬才手抚胡须,叹息一声:“虽然我军陷入绝境是由周瑜引起,但我相信并非是他故意为之。周瑜更不是汉人的奸细。﹝他只是中了刘辩的将计就计,被刘辩用儿女之情欺骗,刘辩策划的这场计谋,已经下了五六年的功夫,只是恰巧我们倒霉赶上了。”

“都督你不能被周瑜欺骗了啊?”德罗赞等人一起拱手,对蒙恬的话表示异议。

蒙恬颓然无力的坐下。挥挥手示意众将稍安勿躁:“诸位将军,本将与你们一样恼怒周瑜,但身为三军主将,我的责任不在周瑜之下。本将仔细调查过,周瑜与孙策是总角之好,情同手足,孙策死在汉军手中,周瑜是决计不会投降汉军写。”

顿了一顿,继续分析道:“况且,前段时间孙军的内讧你们也早有耳闻,孙权为了夺兵权,毒杀了武艺高强的周侗、周德威、伍召三人。这可都是能够与裴氏兄弟一较长短的猛将,若他们活着的话,或许你们今日也不敢对周瑜如此相逼!”

听蒙恬说到这里,众将顿时有点泄气。

孙家三大高手的武艺他们都是亲眼所见,随便拉出一个人都能和裴元庆一较长短,甚至比裴行俨还要略胜一筹,若这三个人还活着,今天还真不敢对周瑜这般咄咄相逼。

“就是这三个绝顶猛将,俱都死在了孙权的毒酒之下,可见这绝不是伪装策划的,所以本督相信周瑜归降我们贵霜帝国并非诈降,而是真心实意。”蒙恬抚须下了定论。

听蒙恬说到这里,周瑜不由得潸然泪下:“若叔叔与兄长在,我军或许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瑜自率孙家残部到交州之后,一路浴血厮杀,与汉军大大小小数十战,累计折损了程普、黄盖、韩当、沙摩柯、吕岱等诸将,这哪里是伪装出的?这些可都是伯符父子留下的精锐啊!”

“既然周瑜不是诈降,那为何带着我们钻进了汉人的圈套?”德罗赞觉着蒙恬有包庇周瑜之嫌,一脸不悦,再次质疑。

蒙恬无奈的摇头:“本将认为周瑜太过于看重儿女之情,被她挚爱的女人欺骗了!肯定是乔美人的妹妹与刘辩沆瀣一气,先给周瑜一点好处,循序渐进,慢慢的让周瑜放松了警惕,最后甚至把本将也蒙蔽了,以至于铸成今日的大错。”

听了蒙恬的分析,周瑜心如刀绞,在心底扪心自问:“小乔到底是被利用了,还是与刘辩合谋欺骗我?临死之前若不能弄个水落石出,我死不瞑目!”

“可周瑜为什么说被射死的那人是大汉皇帝?若不是周瑜说的言之凿凿,我们怎么会轻易中伏?”德罗赞的部将站出帮上司说话。

蒙恬肃声道:“这件事也怪本将大意了,只能说刘辩策划的天衣无缝,除了周瑜之外,本将至少询问了上百个见过大汉天子的将士,他们都一致咬定被射死的人就是刘辩,只能说刘辩找的替身真假难辨,只能说汉人太会演戏!”

既然蒙恬完全相信周瑜,德罗赞等人便不再强求,迂侧击问道:“既然都督如此信任周瑜,又打算如何处置他?”

蒙恬在心中叹息一声,虽说周瑜也是被骗了,可大秦三十多万大军陷入绝境全是拜他所赐,就算千刀万剐也不为过。自己现在不杀他,只是觉得还有一些利用价值罢了!

“周瑜,本将决定拨给你五万人马,作为先锋强攻白竹岭的孙吴所部,争取突围杀到苍梧城下,一举攻占城池。先取得落脚之处,然后再向国内求援,不知你是否愿意将功赎罪?”蒙恬的眼角竖起,带着一丝杀气问道。

周瑜对蒙恬的用意心知肚明,无非就是想利用自己的军事才能在背后扛住孙武、吴起、诸葛亮等人,他好趁机率部掉头向南突围。从苍梧到贵霜国内,至少五六千里路程,等贵霜国内出兵援,只怕贵霜将士的尸体早就晾干了!

但沦落到此种地步,周瑜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作揖施礼道:“瑜愿率部死战,有死无生!”

“好”蒙恬颔赞许,出一支令箭,“本将马上派人给你点兵去!”

话音未落,裴行俨上前拱手道:“都督公瑾手下缺少猛将,裴行俨欠公瑾一条命,愿陪着他戮力死战!”

蒙恬在心底无奈的叹息一声,面无表情的颔答应了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长胳膊拉不住短命鬼,由他去好了!

一个时辰之后,蒙恬的副将挑选了五万孱弱兵卒,并且主要以太平军残部与林邑国的兵马组成,贵霜人只占了十分之一左右,由周瑜和裴行俨率领着向正面三十里的白竹岭掩杀而去。

待周瑜率兵向北之后,蒙恬立即翻身上马:“众将士随我向南,拼死突围!是逃出生天还是死无葬身之地,就在此一举!”

得了蒙恬一声令下,剩下的十八万左右的贵霜将士兵分三路,由蒙恬居中,德罗赞在右,索狄拉在左,浩浩荡荡的向南掩杀而去,誓死突破汉军的围困。

贵霜军的行动很快被汉军斥候捕捉,通过随身携带的信鸽,把消息迅的传递到了孙武、吴起、诸葛亮三大指挥官的手中。而且使用了编码之后,不怕被贵霜截获,大幅提升了情报传递度。

吴起与孙武、诸葛亮虽然不在同一个地方,但几乎做出了一致的判断:“蒙恬这是打算让周瑜顶住背后的人马,他好全力向南突围。正面有孙吴、张郃扛着,可保无虞,我等应该率军绕路拦截。”

吴起当即飞鸽传书霍去病,命他率领黄忠、龙且、姜维、卢象升四将把防线向北推进,堵住小娘山一带的退路。同时急调苏烈等从端溪杀的援兵急行军赶往十丈坡,防备蒙恬向东逃窜,誓要把二十多万贵霜大军全歼在新宁县这方圆百十里的旷野之上,一场震铄古今的大战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