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零八 登坛做法

八百零八 登坛做法


                从刘辩的内心说,穆桂英作为最早跟随自己的女人之一,把穆桂英扶正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刘辩知道穆桂英对皇后之位不感兴趣,所以也就不勉强她。?

果然不出刘辩所料,樊梨花的话音刚落,穆桂英就干脆利索的拒绝:“梨花将军,我早就说过我的志向是驰骋沙场,保家卫国,而不是在后宫中处理那些家长里短的琐事,而且母仪天下我也做不!”

话锋一转,笑吟吟的扯到了樊梨花身上:“倒是你今年已经二十岁了吧?一直名花无主,干脆让陛下把你纳入后宫算了,若表现的足够出色,姐姐我支持陛下立你为后。”

“穆元帅你这是扯到哪里去了?”

没想到穆桂英不领情反而拿自己开玩笑,樊梨花登时霞飞双颊,一颗心砰砰直跳,手按佩剑低头快离开,“我去那边巡视一下,免得被王贲抓到破绽!”

刘辩苦中作乐,在沙场上看美人斗嘴,自是别有一番乐趣。

看着英姿飒爽的樊梨花大步流星的走远,那婀娜修长的身姿让人砰然心动,这包裹在甲胄下面的一双大长腿至少能玩一年,若是把她和穆桂英两个巾帼英豪搂在怀里,双宿双.飞,大被同眠,那情景嘿嘿,想想就让人醉了!

“陛下想什么呢?”

穆桂英跟了刘辩多年,自家男人肚子里打的什么主意自然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趁着左右无人伸手在刘辩的腰上拧了一把,“陛下,这可是在沙场上哦,不许想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

夫妻久别重逢,徐晃、苏烈、文鸯、宇文成都等人都识趣的躲到一旁,让他们私底下说些悄悄话,所以穆桂英才会无所顾忌。

犹记得当初彼此之间的约定,在臣子面前要维持皇帝的尊严,私下里无人就是夫妻。自然可以轻松一下。时光荏苒,当年稚嫩的小皇帝已经胸怀城府,杀伐果断,但相濡以沫。同生共死的感情依不变!

刘辩耸耸肩,一脸无辜的样子:“朕有想过风花雪月的事情么?莫非是爱妃你久旱之下渴盼甘霖?今夜便与朕共宿一帐好了,也试试那小别胜新婚的滋味!”

“陛下可是九五之尊,岂可轻薄?”

穆桂英虽然有些心痒,但众将军就在不远之处闲聊。要?看書也不敢表现的太过奔放,娇嗔一声转身就走,“臣妾要去坐镇三军了,卿卿我我的事情还是等战事结束后再想不迟!”

走了几步,忽然又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到刘辩身边,附在耳边悄声道:“待战事结束了,我要陛下陪我一个月,作为对我的补偿。”

刘辩坏笑道:“从交州返金陵至少需要两个月,路途上有的是功夫,车震如何?”

“车震?”穆桂英一愕。这是什么玩意?

刘辩指了指远处的马车,笑吟吟的道:“就是在马车里面上下震动啊!”

穆桂英的脸颊顿时飞上一抹红晕,拱手道:“佩服借用陛下的一句口头禅,你这脑洞真是够大!不过嘿嘿走啦,不和你瞎扯了,一点也没有皇帝的威严!”

望着穆桂英愉悦的背影,刘辩一脸无辜的表情:“不是你要求朕无人之时以夫妻之礼相待么?纵然贵为天子也是需要打打情骂骂俏,劳逸结合,张弛有度,才能益寿延年。让自己永远充满激情,皇帝所求者不过江山美人也!”

包围圈彻底构筑完毕,汉军在这座形似馒头的小山坡下列阵,把数战之后剩余的八万贵霜军牢牢的困在山上。已经是插翅难飞。

帅帐支起,刘辩趁着众文武在外面巡视之际,在书案后面正襟危坐,闭目凝神向系统下达了指示:“趁着左右无人,把裴元庆死后的爆表名单道,也好让朕心中有数!”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爆表第一人:五代时期后梁太祖朱温统率91。武力93,智力95,政治89。当前植入身份为西汉朝廷雍州牧朱元璋的族弟。”

“叮咚爆表第二人:南北朝齐国猛将周盘龙统率85,武力98,智力69,政治48。当前植入身份为嬴政麾下武将,秦国后裔。”

刘辩对这个周盘龙知之甚少,隐约记得是南北朝时期南齐的一员猛将,在正史中记载曾经与儿子周奉叔凭借双人双骑,在数万敌军中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其他的事迹就完全不知道了。

“名字倒是挺威风,早期98的武力值也算是个人物,但随着我大汉猛将越越多,现在出世也只是给朕赞助一枚复活碎片而已!”刘辩在手册上写下周盘龙的名字后,便不再关注。

“叮咚爆表第三人:春秋时期晋国名将先轸统率95,武力85,智力91,政治52。 当前植入身份为大夏国君主项羽麾下大将,颇受项羽器重!”

系统刚刚把爆表名单提供完毕,帅帐门帘一挑,军师孙膑就走了进:“陛下,臣有一计,可以大幅缩短歼灭王贲的时间。”

反正爆表名单已经提供完毕,刘辩也不急于用人,便把系统奖励的特权暂时搁置起,等将有需要时再根据形势指定侧重范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知孙卿有何妙计?”刘辩若无其事的退出系统,睁开双目问道。

孙膑拱手道:“适才臣挨着各个阵地巡视,现了一个眉清目秀,相貌儒雅的俘虏,正戴着脚镣奋笔疾书。遂加以询问,方才得知此人原是太平道的匪李秀成,在太平贼寇中的地位仅次于洪杨萧韦四人,被洪秀全以大贤良师的身份册封为圣公将军,陛下何不利用此人招降山上的太平军残部?”

被刘辩驾崩的消息震惊,徐晃等人以至于忘了报告合浦之战的结果,所以刘辩并不知道李秀成被俘的消息。此刻听孙膑突然提起,就想起了历史上那个给曾国藩写了万字降书的太平军忠王李秀成,看起此人骨气一般,估计比较容易招降。

“那就派人把这逆贼提问问,看看他是否愿意将功赎罪,招降太平道残部?”刘辩轻抚胡须,同意了孙膑的建议。

文鸯亲自出马,不消片刻功夫就把戴着脚镣,蓬头垢面,满身血污的李秀成带进了御帐,叱喝一声:“大汉皇帝在此,逆贼还不下跪?”

“罪民李秀成拜见吾皇陛下!”李秀成跪倒在地,稽顿拜,以头撞地,“罪民被洪杨蛊惑,犯下了逆天大罪,还请陛下宽宏大量,饶恕罪民一死!愿以残生为大汉效忠,尽犬马之劳,将功赎罪!”

刘辩乃是堂堂的九五之尊,与一个乱臣贼子也没有多少可说的,轻描淡写的安抚了几句后便道明本意:“洪、杨、萧、韦等逆贼死后,你便是太平道的最高领袖,若是能够设法招降被围困的旧部,让他们反戈王贲,朕便可以将你从轻落。”

人为刀殂我为鱼肉,李秀成别无选择,只能叩答应:“我们太平道的信徒对大贤良师的话最为迷信,请陛下给我筑造一座神坛,准备一些祭祀物品,以及黄色衣衫。罪民愿登上神坛做法事,假冒大贤良师转世,劝导山上的信徒弃暗投明,将功赎罪!”

“可以一试!”刘辩颔答应了下,吩咐孙膑按照李秀成的要求准备物品。

孙膑带着李秀成离开后,刘辩又召马忠,下一支令箭:“朕拨给你五千人马,寻找最佳伏击地点自行埋伏去吧!”

马神捕出手,例无虚,再加上刘辩知人善用,马忠更是把“捕缚”的天赋挥的淋漓尽致。自从加入刘辩麾下以,已经连续捕获了黄忠、张郃、孙策等三国本土一流武将,若李秀成能够成功劝降太平军残部,王贲势必会拼死突围,能否捕获这员秦国大将,就看马忠的走位了。

“多谢陛下器重,臣一定把王贲捕缚献!”

马忠信心十足的拱手领命,接了令牌点起五千兵马,悄悄出了大营,用竹筏度过郁河,顺着河岸向上游行走,寻找了一处芦苇丛生的地点,守株待兔,只等王贲前自投罗网。

黎明时分,孙膑已经按照李秀成的要求,在山坡下搭建了一座神坛,按照太平道的仪式布置了祭祀用品,并派了百十名身穿黄色太平道道袍的士卒为李秀成守坛做法。

沐浴之后的李秀成披头散,穿着一身宽大的黄色道袍,在神坛上按照太平道的礼仪擂响大鼓,用以吸引山上的太平道信徒,劝说他们幡然悔悟,临阵倒戈。

在李秀成的装神弄鬼之下,山上的四万多太平军残部纷纷把目光投了过,不利的局面已经让他们信心崩溃,斗志降到谷底,要不是被贵霜军裹挟着,又被山下的汉军包围了起,早就做了鸟兽散。在绝望中突然看到大贤良师附身在了“圣公将军”的身上,顿时纷纷跪倒在地,顶礼膜拜。(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