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零四 成大事者不可有妇人之仁

八百零四 成大事者不可有妇人之仁


                天子驾崩的消息传到苍梧之后,四万将士顿时军心惶惶,议论纷纷,犹如炸了锅一般。

作为人口流动比较大的都市,想要杜绝乔装打扮的贵霜斥候几无可能,而且依附于贵霜的太平军残部更是不乏苍梧本地百姓,与城内的居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汉军的一举一动,随时都有可能传到蒙恬的耳朵里。

所以坐镇苍梧的孙武必须把戏演下去,下令全军缟素,挂起白旗,制造灵枢,准备护送天子遗躯返江东。

果不其然,汉军的一举一动很快就被斥候传出城外,快马加鞭送往蒙恬军中。

就在贵霜斥候把苍梧城的反应向蒙恬传达之时,也有参军的6氏族人找借口悄悄离开军营,星夜疾驰向扬州返程而去。

天子驾崩的消息何等让人震撼,必须尽快的让6司徒、武德妃知晓,尽早做到心中有数。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皇帝继位之后关系着6氏的荣耀兴衰,整个6氏族人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所以让这些6氏族人不得不多长几个心眼。

待营造好了一片悲歌的气氛之后,孙武立即召集田丰、蒯越、张郃、赵阔等重要文武将校,把刘辩诱敌深入的计划和盘托出,让众将校在不揭开真相的情况下设法稳定军心,不能让士气降落到冰点。

“哎呀我等还以为陛下真的驾崩了呢,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是陛下的诱敌之计!”听了孙武的解释,满腔悲愤的众文武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从地狱到天堂,直让众人心有余悸。

孙武镇定自若的道:“蒙恬、王贲刚刚进军,深度还不够,我们至少还要演三天的戏,等贵霜军深入到三百里左右的时候,就可以收网了。所以在此之前,麻烦诸位想方设法稳定军心,免得士气降到谷底!”

众将校一起拱手道:“有了军师的提醒。我等心中已经有数。军师直管掌控大局,稳定军心的事情交给我们便是!”

会议散去,众将校各自按照孙武的吩咐行事,苍梧城一片悲歌。缟素迎风招展。而天公也十分配合,阴风阵阵,愁惨淡,更是陡添一股悲凉的气氛。

死者的亲人通常都是最后才得到噩耗,这是为了避免她们过度悲伤影响了自己的身体。大乔已经有了九个月的身孕。故此孙武下令在皇帝行宫周围增派了大量兵力,不许闲杂人等靠近,尽量避免影响到即将临盆的乔美人的情绪。

大乔被蒙在鼓里,但小乔却是如坐针毡,自从刘辩率兵离开苍梧之后,每天都会跑到街上打听消息。因为小乔知道,周瑜得到了这么重要的情报,肯定不会按兵不动,最终会出现什么结果?小乔不知道,但每次想到这里。心跳都会不由自主的加快许多。

刘辩自从去年五月抵达苍梧,住了将近一年,所以这座府邸已经被改成了天子行宫。住在里面的除了刘辩之外,还有大乔姊妹,以及张出尘、埃及艳后还有前求援却被染指的琊马台女王卑弥呼。

但开春之后,埃及艳后已经在两百名御林军及展昭的护卫之下返了印度大6,把达成联盟的消息报告给凯撒,并策划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而张出尘在年前有了身孕,到现在已经接近三个月,正是疲倦困乏之时。最近每天都十分嗜睡,总是赖在床上睡懒觉,对外面的闲杂事情不闻不问。

至于卑弥呼则像一个苦行僧,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练习汉字,研读中国的史书,参悟治国之道,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经略书。

因此,在刘辩出征之后偌大的府邸便清静了起。每天只有挺着大肚子的乔绾在花园里踱步,看含苞待放的花蕊,看枝头萌生的新芽,幻想着即将出世的孩儿模样,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姐姐,咱们出去走走吧?”

听到外面一片嘈杂,隐约传阵阵哭泣之声,小乔心中犹如猫抓,坐立难安,便撺掇着大乔上街。

大乔抚摸着已经九个月的肚子,莞尔一笑:“你看姐姐这个样子还能到人多的地方去么?我只在院子里走走便是。”

“可是姐姐你听外面乱糟糟一团,还有此起彼伏的哭声,莫不是生什么大事了?”小乔努力的撺掇着大乔,“要不我去街上打听打听?”

大乔摇头:“不行,陛下已经出兵,大战将起,人荒马乱的,你哪里也不许去,乖乖的在家里等着!”

“可我实在好奇,就想知道生了什么事?”小乔撅着嘴耍性子,坐在凉亭下面的阑干上双脚乱踢,不依不饶。

大乔无奈,对身边的婢女吩咐了一声:“秋香,你到街上打听打听,生什么事情了?”

“婢子遵命!”被唤作秋香的丫鬟施施然而去。

“不好了,娘娘,大事不好!”

大约一顿饭的功夫之后,秋香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的跑了,由于跑的太急,以至于头凌乱,甚至把鞋子都跑掉了一只。

到大乔的面前泣不成声,呜咽痛哭:“呜呜娘娘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大乔这两年的宫廷生涯下,已经有了一定的城府,和颜悦色的道:“秋香莫慌,生什么事了?哭成这个样子,莫非有人欺辱你了,你且道,娘娘我替你做主!”

“呜呜”秋香嚎啕大哭,双腿软,几乎站立不稳,“娘娘啊娘娘,陛下他陛下他”

大乔吃了一惊,脸色骤变:“陛下怎么了?”

“嘤嘤”秋香的哭声如同决堤的潮水根本无法止住,“呜呜陛下驾崩了!”

“啊?”

大乔闻言只感到腹中一阵绞痛,脸色登时煞白,整个人几乎站立不稳,辛亏了身后几个宫女搀扶,才没有晕倒在地。

“是不是传言有误?”大乔强做镇定,捂着腹部问道。

“真死了还是假死了?”小乔也是心急火燎的问道。

秋香使劲的抹泪:“这不是传言,除了咱们行宫外面的将士们之外,大街上的将士们俱都身穿缟素,军营挂起了白旗,一片哭声。据说陛下在一个叫做绝龙岭的地方中了伏击,被乱箭射杀”

“那周瑜怎么样了?是否还活着?”小乔一把扯住秋香的衣衫,急不可耐的问道,牵挂之情溢于言表。

“陛下!”

大乔直感到嘴唇干四肢无力,头脑一阵眩晕,就想要昏迷过去。但腹部一阵绞痛,顿时让她清醒过,使劲抱着腹部咬着嘴唇道一声“陛下啊呀,痛死我了!”

“啊娘娘?娘娘?”

众侍女大惊失色,齐声召唤,这才意识到乔美人快要生了,急忙把大乔抬进房间,并飞快的跑出去通知神医李时珍。

李时珍得了消息,急忙带着早就联系好的几个稳婆火到行宫,救治乔美人。

孙武等人听说乔美人急火攻心导致早产,也是大吃已经,急忙与田丰、蒯越等文臣火到行宫,在房门外听到大乔传撕心裂肺的叫声,俱都揪心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李时珍与一个带头的稳婆一起走了出,神色严峻的道:“娘娘悲伤过度导致早产,母子只能保一人,这可如何是好?”

“啊?”田丰与蒯越俱都愣住了,这种事情谁敢替天子抉择?

“保住乔美人!”孙武略作思忖就做了决定,“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陛下已经有了九位王子六位公主,可乔美人只有一个,我想陛下若是在此,肯定不会让乔美人出事。若有差池,由我孙吴一力承担便是!”

“好,听孙大人的!”

李时珍严肃的点点头,带着稳婆重新进了房间。

半个时辰之后,房间里传了一声大乔撕心裂肺的痛哭:“我的孩儿,陛下臣妾对不住你!”

然后就是几个稳婆的劝解声:“娘娘节哀顺变,切莫过度悲伤,保重凤体要紧啊!”

孙武歉疚的与田丰、蒯越等人对视了一眼,无奈的转身离开。

也不知道天子什么意思,出征之前特别强调诈死的计划绝不能让乔美人知道,所以才让孙武没法把真相告知大乔,只能无奈的继续让她承受痛苦。

三位智囊一言不的出了行宫,在侍卫们的开道之下并肩走在大街上,谁也不说话,气氛有些压抑。

“两位有什么感想?”还是孙武忍不住,最先打破了沉默。

蒯越比较圆滑,感慨道:“陛下深谋远虑,城府之深,让人叹为观止。我等被蒙在鼓里不说,就连乔美人竟然都丝毫不知情,这样的策划之下,蒙恬、王贲再不中计就没道理了!”

田丰为人比较耿直,心中想什么便说什么:“我倒是觉得陛下心够狠啊,像是成大事的君王,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

孙武苦笑一声:“成大事者不可有妇人之仁,更何况陛下争的是天下,自然更需要拿出人的魄力!为了翦灭近四十万贵霜军,陛下做出了足够的牺牲,若是夭折的王子九泉之下有灵,应该不会怨恨陛下吧?”

(今天周一了,求一下推荐票支持,兄弟们动动鼠标,点点屏幕吧,活动活动筋骨可以御寒)(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