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零七 无力回天

八百零七 无力回天


                就在十万贵霜军席卷而之际,刘辩的脑海中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叮咚系统提示,裴元庆临死之前对宿主产生仇恨,宿主获得1o个仇恨点,并且造成系统爆表,将会随机乱入三人,宿主获得爆表特权一个。”

沙场上瞬息万变,刘辩暂时无暇顾及爆表名单,强行退出系统后集中精神指挥汉军应战,勒马带缰立于阵前,冷静的叱喝一声:“听朕号令再乱箭齐,任何人不得擅射!”

贵霜军挥舞着刀枪冲锋,踩踏的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两军相距只剩下三百丈左右,刘辩依然视若无睹,立马横枪压住阵脚。自己都与隋唐第三条好汉过招了,还怕这些虾兵蟹将么?

虽然一个合就败下阵,但至少自己曾经和顶级猛将真刀真枪的厮杀过,裴元庆如此之叼,几年之后还不是坟头长满青草,更大的可能是死无葬身之地。

“杀啊!”

贵霜军继续冲锋,距离汉军阵地只剩两百丈,刘辩依旧镇定自若,充耳不闻。

当贵霜军逼近到大约一百二十丈的时候,刘辩方才挥手下令:“给我放箭!”

随着刘辩一声令下,排在前面的汉军弓弩手同时拉得弓弦如满月,弓弩雷,乱箭齐射,登时让冲锋的贵霜军成片成片的倒下。

而从诸葛亮军中借的五百张元戎弩威力尤其强大,十弩连,力道惊人,凡是被射中者尽皆刺穿铠甲,穿透后背,当场毙命。

在汉军弓弩兵的强势阻击之下,冲锋在最前面的太平军一排一排的倒下,犹如被收割了的麦子,半个时辰的冲锋下,在汉军阵前伏尸四千余人。堆积的密密麻麻,每一脚踩下去都会踏在尸体之上。

“谁敢后退立斩无赦,大刀队督阵!”

遭到汉军弩箭的震慑,充作炮灰的太平军开始裹足不前。渐生退缩之心。

王贲急忙命令心腹武将率领五百名大刀手拎着鬼头刀与盾牌上前督战,凡有畏缩不前,临阵脱逃者立斩不赦。

“噗、噗、噗”

杀红了眼的贵霜侩子手挥舞着大刀,连续砍杀了百十个裹足不前的太平军,登时逼的这些傀儡重新鼓起勇气向汉军阵地起冲锋。后退也是死前进或许还有生路,姑且拼死冲锋吧!

吸取了太平军缺少甲胄,装备不全的教训,王贲在这波进攻中投入了一万贵霜士兵,手持盾牌与太平军鱼龙混杂,步步为营的向前推进。

有了盾牌的保护,贵霜军与太平军的损失大幅降低,在折损了两千左右的兵力之后,逐渐的靠近了汉军阵地,齐齐出一声呐喊。展开了血肉横飞的肉搏战。

刘辩包扎了下虎口,立于黄罗伞盖之下亲自擂鼓,文鸯带领了五百御林军在左右护卫。宇文成都与尚师徒、马忠三将率领了近三万士气高昂的汉军与不到十万的联军展开了肉搏战,以少敌多,丝毫不落下风,战斗持续到傍晚,贵霜军寸步难进,更别说度过郁河了。

王贲正红着眼睛督战,誓死冲过郁河,就有斥候从后面策马而。心急火燎的禀报道:“启禀都督,苏烈率领一万骑兵从高凉方向杀了过,距离我军背部只剩三十里!”

“苍天无眼,不助大秦!”

王贲恨恨的把手里的长枪插在地上。四处眺望寻找有利的地形,现顺着郁河向西,上游五里左右有一处方圆十几里的山坡,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而且还有水源。可以暂时驻扎大军,避免腹背受敌的局面。遂决定暂时先稳住阵脚,再谋求向西突围,会合蒙恬率领的主力大军。

“鸣号角收兵,随我向西!”

王贲叱喝一声,策马扬鞭,引领着千余骑当先向西驰骋而去。

收兵的号角在夕阳下响起,在贵霜武将的殿后之下,由一部分贵霜军率先撤退,大量的太平军被裹挟在中央随波逐流,跟着王贲撤到了上游那片凸起的山坡,暂时屯驻下喘口气。

汉军虽然精锐,但兵力比贵霜军少了三倍,所以刘辩并不急于进攻。反正王贲已经钻进了口袋,只要关上门不用打也能把他们饿死,还是尽量的减少士兵的伤亡才是上策。

这场战役暂时告一段落,十万贵霜军折损了一万两千余人,大将裴元庆遭到阵斩,更是导致士气降到谷底。在王贲的指挥下暂时屯驻在这座形似“馒头”的山坡上,埋锅造饭,等吃饱喝足之后再图良策。

汉军凭借着刘辩出色的指挥,再加上宇文成都、尚师徒的领衔冲锋,以及诸葛连弩的强大威力,伤亡人数不足两千。虽然以寡敌众,但在伤亡比例方面依旧获得了一比六的巨大优势。

看到王贲引军据守山坡,刘辩马鞭一挥,率领着士气高昂的汉军紧随其后,在山坡下列阵围堵,以少数兵力包围了贵霜的优势兵力。

不消半个时辰的功夫,南方马蹄声大作,尘土弥漫。

苏烈、贞德、汉尼拔三人率领着一万骑兵席卷而,与刘辩率领的汉军会合一处,声势大壮,更是让山坡上的贵霜军士气低糜,一片悲歌。

“臣率兵迟,请陛下恕罪!”

待队伍列好阵势之后,苏烈带着贞德、汉尼拔一起拜见大汉皇帝。面对着满脸灰尘,血染征袍的天子,单膝跪地,以军礼参拜大汉皇帝。

掐指算算,苏烈为大汉朝廷已经效力三年左右,在徐晃手下从一介校尉升到杂号将军,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大汉天子的尊容。

“呵呵定方将军快快请起!”

刘辩笑容可掬的把苏烈从地上搀扶起,不吝赞美之词,“听穆贤妃在书信中说,救援孟良的战役中你与王贲斗智斗勇表现出色,朕甚感欣慰,将一定会给你独掌一军的机会!”

虽然苏烈是大唐帝国屈指可数的名将,但刘辩能够承诺的也只是独掌一军,而不是三军。何谓一军?说的直白一些就是大军团下面的小军团。

纵然苏烈的统率高达98,但其他军团的主将又何尝不是出类拔萃?卫青、霍去病、薛礼、韩世忠、戚继光哪个不是彪炳史册的名将?刘辩能给苏烈的待遇最多也就是这样了!

至于执掌三军,独挡一面的大将,到目前为止只有李靖、岳飞才享受了这个待遇,就连亚圣吴起因为资历浅到现在还屈居徐晃之下,更不用说其他没有机会单独统兵的王猛、孙膑、孙武等人了。

不过,这已经让苏定方感恩戴德,跪地谢恩:“多谢陛下器重,愿为大汉肝脑涂地,虽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

苏定方施礼完毕,贞德又把汉尼拔引荐给刘辩,说他是自罗马帝国的游侠,祖上为罗马所灭。在游侠途中遇上了玄奘大师,被中国的文化所吸引,遂不远万里前投奔。

在刘辩内心深处,对汉尼拔不是太感冒,这种隔阂甚至包括贞德和埃及艳后,因为他们是歪果仁。大汉的江山要靠汉人打,外国人只能干些锦上添花的打杂事情,纵然汉尼拔拥有1oo的统帅值,自己也不会对他委以重任。

没办法,既然系统把他们奖励给自己了,总不能拒之于门外吧,适当的利用一下就可以了。至于大展神威,名垂青史的机会还是留给汉人好了,这些自外国的朋友安安静静的做个配角,充当带路党领着大汉铁骑征服欧洲就是他们的使命!

刘辩简单的与汉尼拔交流了几句,命他在苏烈麾下听令,与贞德率领骑兵守住山坡的南面,等徐晃率领的主力大军抵达后,再向被围困的贵霜军起总攻。

贵霜军吃饱喝足休息了半夜,于深夜子时再次向汉军起了主动进攻,企图一举突破围困,朝合浦方向撤退。

但有了苏烈率领的骑兵增援,再加上贵霜军士气萎靡,尽管王贲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是难挽狂澜,厮杀了半夜又折损了五千余人,只能率军沿着郁河继续向上游撤退,企图奔苍梧、猛陵一带寻找蒙恬率领的主力。

刘辩命苏烈率领骑兵绕到王贲的上游列阵阻截,亲自统兵在侧翼呼应夹攻,把贵霜军重新撵了,只能再次调头退这座形似馒头的山坡,另谋良策。

晌午时分,徐晃与穆桂英率领三万汉军抵达战场,使得汉军的兵力一下子上升到七万左右,与贵霜军的兵力几乎持平,对据守馒头山的贵霜军正式形成了包围态势。除了北面水流汹涌的郁河之外,其他三面全部被汉军围困,使之再也进退不得。

汉军列阵完毕,刘辩在文鸯、宇文成都的护卫下到穆桂英的军中探望,望着阔别了整整一年的爱妃,不由得满脸歉疚,伸手轻抚穆桂英有些清癯的脸颊:“爱妃,让你受累了!”

见到自家男人毫无损,所谓的驾崩的的确确是虚惊一场,穆桂英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地,嗔怪道:“驰骋沙场我之所向,何受累之说?倒是数日前接到陛下驾崩的消息,差点没把臣妾吓死。若陛下心中真有臣妾,麻烦你再有这样出其不意的计划之时,派人知会臣妾一声,我怕自己没有累死却先被吓死了!”

樊梨花凑上揶揄道:“贤妃娘娘对陛下可是生死契阔,听到陛下的噩耗当场昏迷了过去。你看这满头青丝多了几根白,这份真情,整个乾阳宫能够胜过贤妃娘娘的怕是没有几人吧?皇后之位尚缺,陛下不如册立贤妃娘娘为后,算作对她的补偿好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