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零六 猛将迟早阵前亡

八百零六 猛将迟早阵前亡


                汉军在郁河南岸背水列阵,誓死阻挡王贲的去路。

裴元庆三合败尚师徒,使得贵霜军士气上升,纷纷扯着嗓子给裴元庆呐喊助威,一时间鼓声隆隆,号角呜咽。

裴元庆抖擞精神,双锤朝汉军阵中一指,点名搦战宇文成都:“听说文成都曾经力扛李元霸三锤,若有胆色就出与裴某分个胜负!”

既然裴元庆点名叫阵,宇文成都自然应声出阵,手中一百一十斤的凤翅镏金镋朝裴元庆一指,叱喝一声:“大汉御林军统领,扬武将军文成都在此,贼将休要猖狂!”

裴元庆手中双锤护在胸前,上下打量了宇文成都一眼:“嗯你就是文成都?长得不错,放眼大汉,也只有你这样的人物才配做我的对手!”

“哈哈”宇文成都放声大笑,“真是大言不惭,在我们大汉,胜过我文成都的无数,李存孝、高宠、马孟起、赵子龙等等,还有那新归顺的冉闵,武艺都在我文成都之上,你这藩贼真是夜郎自大!”

“我呸老子夸你几句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先接我三锤看看到底是哪个夜郎自大?”

裴元庆本对宇文成都还有点惺惺相惜,没想到投之以桃夸了他几句,这厮却没有报之以李夸,反而把自己讥讽了一顿。登时怒冲冠,催马向前,手中一对梅花亮银锤奔着宇文成都的脑门泰山压顶,恶狠狠的砸了下。

“叮咚裴元庆盖马属性动,宇文成都胯下坐骑+1武力失效。”

“叮咚裴元庆一鼓属性动,对阵重武器第一锤+5,当前武力上升至1o8!”

看到裴元庆的双锤势汹汹,宇文成都丝毫不惧,冷哼一声,握紧手中的凤翅镏金镋,一个举火燎天向上招架。李元霸的大锤自己尚能硬抗三锤,更何况裴元庆?

“叮咚宇文成都橫勇属性动。武力+3,基础武力1o3,武器+1,当前武力上涨至1o7!”

“叮咚宇文成都‘强行’属性动。武力+2,当前武力上涨至1o9!”

系统的提示音不停的在刘辩脑海中响起,沙场上两员大将却已经在电光火石之间厮杀了三个合。技能互爆,谁也奈何不了谁,裴元庆的前三锤节节上升。而宇文成都有强行反克制,丝毫不落下风,杀了个平分秋色。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存险。

三合之后,裴元庆一鼓属性失效,武力落至1o3,而宇文成都则仗着凤翅镏金镋的长度,再辅以变化多端的招式,稳稳压制着裴元庆,牢牢的占据着主动权。

虽然武艺略逊宇文成都。在力量上又平分秋色,导致落在下风;但裴元庆气冲牛斗,斗志高昂,奋力搏杀之下,宇文成都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他。

两员大将在沙场中央锤镋往,马走龙蛇,踩踏的烟尘滚滚,武器碰撞的火花四溅,酣战了五十合,依旧难分胜负。虽然宇文成都略占上风。但却没有压倒性的优势,裴元庆死战不退,输了武艺却没有输气势。

“嘶本以为宇文成都能够轻松碾压裴元庆,想不到短时间内竟然奈何不了他?”刘辩在阵中看了暗自蹙眉。一个1o3的武力值,一个1o7的武力值,看起没有百十合分不出胜负。

刘辩想要的是让宇文成都阵斩裴元庆,把贵霜军的士气一下子压制下去,同时瞬间把汉军的斗志点燃,如此才能把背水列阵的战法挥到极致。论鼓舞士气。还有比阵斩敌将更燃的么?

“朕已经好久不曾冲锋陷阵,今天是时候给宇文成都助攻了!”

一念及此,刘辩双腿在胯下追风白凰腹部猛地一夹,腰间的两柄佩剑同时出鞘,合拢在一起,旋转机关,登时变化为一条长枪。犹如魔术师般变幻莫测,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裴元庆休要猖狂,朕亲自会会你!”

追风白凰一声嘶鸣,犹如离弦之箭般驮着刘辩蹿出阵去,伴随着一声叱喝,手中的百变龙魂枪一招青龙出水,自下方斜斜的刺向裴元庆咽喉。

裴元庆先是一惊,接着心中一阵狂喜,不管这人是不是真的大汉天子,先把他击毙了再说。假的自己也不吃亏,万一是真的,那就赚大了!

一念及此,裴元庆拼尽全身之力挥锤荡开宇文成都的镏金镋,以猛虎下山之势杀向刘辩,企图一鼓作气将刘辩毙于双锤之下。

“汉帝受死!”

裴元庆一声咆哮,犹如半空里响起一道惊雷,吓了刘辩一跳。

一双大锤携带着闪烁的银光,仿佛泰山压顶,以雷霆万钧之势奔着刘辩的脑门狠狠的砸了下,声势骇人,吓得后面刚刚反应过的汉军将士齐齐出一声惊呼,“不得了啦,陛下竟然亲自出马了!”

“叮咚刘辩亲自出阵,基础武力96,武器+1,受裴元庆盖马属性影响,坐骑+1武力失效,当前武力值为97!”

“叮咚裴元庆一鼓属性再次生效,第一锤武力+1,当前武力上升至1o4!”

在裴元庆之前,刘辩亲手交锋的最高武力值是97的服部半藏,当时左肩中了一刀,休养了两个多月方才痊愈。而如今与武力值高达1o4的裴元庆过招,更是让刘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眼看裴元庆双锤呼啸而,刘辩急忙挥枪招架,只是两相比较之下,裴元庆的双锤好似快动作,自己出枪的度却如同慢放,这是刘辩身临其境的感受。却不知道在旁观的将士眼中,又是怎样的情形?

但无论如何,刘辩手中的百变龙魂枪有惊无险的硬生生扛住了裴元庆的这雷霆一击,金铁交鸣之声响彻霄,刘辩双手一阵触电般的感觉,虎口崩裂,手中三十六斤的长枪再也拿捏不住,脱手飞了出去。

裴元庆一击得手,欣喜若狂,怒吼一声:“汉帝纳命!”

一对赛过酒坛的大锤裹挟着呼啸风声,以横扫千军之势卷向刘辩,恨不能一锤把刘辩砸成肉泥。

有些事情在旁边看热闹的时候,品头论足,头头是道;真要是亲自上场,那就是险象环生,招招致命。面对着裴元庆排山倒海,连绵不绝的攻势,刘辩算是领教了顶级猛将的战斗力,这可是稍有不慎便脑浆迸裂的节奏,比起自己从前交手的虾兵蟹将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驾!”

刘辩之所以敢以身犯险出马挑战隋唐第三条好汉,与尚师徒仗着马快全身而退不无关系。自己胯下的追风白凰尤胜尚师徒坐骑一筹,想也能毫无损。耳听得裴元庆的大锤呼啸而,急忙叱喝胯下坐骑拨马就逃。

“咴”

追风白凰一声嘶鸣,四肢猛地用力在地上一蹬,犹如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堪堪避过裴元庆的双锤,将刘辩从鬼门关拉了。

“休伤我主!”

刘辩加入战团与裴元庆厮杀不过电光火石间的事情,宇文成都反应过后又惊又急,一声咆哮,手中金光闪闪的凤翅镏金镋用出浑身解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卷向裴元庆。

“叮咚宇文成都护主属性爆,武力+8,当前武力暴涨至115!”

裴元庆一击落空,眼看着刘辩脱身而去,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又气又急,催马想要追赶刘辩,却忽略了身后的宇文成都。耳听得身后风声响起,手中双锤一个神龙摆尾,急忙向后遮挡。

却不料宇文成都这一镋是虚晃,半空里突然手腕一翻,镏金镋力劈华山自上向下盖了下。裴元庆躲避不及,脸色骤变,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头盔被一百一十斤的镏金镋结结实实砸中,登时颅骨破裂,口吐鲜血,坠下马。

“大秦未兴,我死不瞑目,死不瞑目!”

裴元庆绵软无力的躺在沙场中央,瞳孔急剧扩散,拼尽最后的力气大喊三声,就此战死沙场。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当前拥有的复活碎片已上升到12枚!”

有惊无险的给宇文成都送上助攻,一镋秒了裴元庆,刘辩长舒一口气,在心中念叨一句:“高仙芝、郭威两位将军,大仇已报,你们的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

就在裴元庆陈尸沙场之际,王贲才领着一干偏将从后面赶了上,心中不由得悲怆不已。裴元庆乃是整个贵霜国屈指可数的猛将,今日被汉将阵前击毙,对军心的影响可想而知。

果不其然,随着裴元庆的落马毙命,近十万贵霜军兔死狐悲,出惊恐的叹息,士气瞬间降到低谷。而汉军则齐声呐喊,旌旗招展,斗志空前高涨。

“全军冲锋,争取冲过郁河拿下端溪!”

看到汉军占了上风却不急于进攻,王贲猜测刘辩十有**是在等待后面的徐晃赶到前后夹击,只能绝地反击,拼死冲过郁河攻占端溪,抢占一个立足之地再图后策。

随着王贲一声令下,近十万贵霜军与太平军组成的残部凭借着兵力优势,鼓噪呐喊,挥舞着刀枪,踩踏的烟尘滚滚向着对面的汉军冲杀了上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