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零五 横扫千军如卷席

八百零五 横扫千军如卷席


                绝龙岭遇伏两天以后,“刘辩”的棺椁运苍梧,许多人亲眼目睹了天子的遗容,全城轰动。..

蒙恬率领的十四万人马与德罗赞率领的九万人马在新宁县境内会合,向北穷追吴起、诸葛亮不舍,已经离开怀安三百五十里,深入苍梧境内。

与此同时,王贲与裴元庆率领的十万人马已经离开合浦三天两夜,星夜疾驰,狂奔了三百二十里路程,行走在开山脉东麓,逼近端溪县城。

“是时候合围了!”刘辩摘下面具,拍案而起,“飞鸽传书霍去病,收复所有失地,切断蒙恬退路!”

“扑棱棱”,一只信鸽展翅腾空,向西翱翔而去。

刘辩再次命孙膑修书:“命徐晃分一支兵马反攻合浦,并率主力大军尾随王贲向端溪进军,与朕南北夹击,争取在端溪歼灭王贲,然后再向新宁方向集结,合围蒙恬率领的主力。”

刘辩走出帅帐,召集了三万将士登高一呼:“将士们,朕乃真龙天子,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岂会遭到蛮夷的暗算?自始至终,蒙恬、王贲都在朕的算计之中而已,现在贵霜贼兵已经入网,是时候拿出我们的勇气,让这些番邦蛮夷看看我们大汉雄风了!”

士气低落的汉军突然看到天子复生,听了刘辩及众将的宣言,士气登时暴涨,从谷底一下子蹿到顶峰,一个个斗志昂扬,精神抖擞,高举着手中的兵器放声欢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大汉必胜!”

刘辩翻身上马,佩剑一挥:“将士们,随朕杀奔端溪,列阵阻击王贲!”

一时间人喊马嘶,近三万汉军仿佛换了一支队伍,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高唱着大汉国歌,顺着开山西麓向端溪进军:“狼烟起。网..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开山南北绵延一百五十里。东西厚达八十里,最高峰过千丈。

汉军在开山西麓,王贲率领的十万队伍在开山东麓,俱都顺着山脚下的道路前进,几乎齐头并进。只是刘辩与手下的智囊对王贲的动向了如指掌。而王贲及麾下众将还蒙在鼓里,一心抢在汉军退兵之前赶到浈阳,阻截撤退的汉军。

霍去病收到书信之后,击掌大笑:“哈哈……蒙恬、王贲一头钻进了圈套,越陷越深,终于可以收网了!”

“末将等听令!”黄忠、龙且、姜维等三员大将以及十几员偏将一起出列,拱手领命。

霍去病拿起令箭高声传令:“命姜维率五千人马攻临浦,命龙且率五千人马平山,命黄忠率五千人马攻怀安,本将亲自率兵收复郁林。网..一举切断蒙恬退路。与正面的吴起、诸葛亮、孙武等兵马合围蒙恬二十三万大军!”

号角呜咽,马蹄声隆隆,尘土飞扬,众将各自依计行事。

四支人马分头进军,霍去病率领骑兵风驰电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奔郁林城下,一举攻破城门,全歼近万守军,生擒了德罗赞留下的守城官员。

就在霍去病攻克郁林的时候,龙且身先士卒拿下平山县城。击破了城内的三千守军。然后马不停蹄,昼夜奋战,连克附近的阴平、安广两座县城。

紧接着,距离稍远的临浦、怀安也传捷报。姜维、黄忠俱都以不足百人的伤亡,一举攻克临浦、怀安两座县城,全歼贵霜守军。

就在霍去病用兵神,星夜连战,所向披靡之际,徐晃与穆桂英也没有闲着。命卢象升、辛评率领一万兵马向南反攻合浦,一举攻破城池,连续收复合浦、连道、昌平三座县城。

至此,两日之内,汉军尽复失地,一举夺了主动放弃的十余座县城,方圆数百里的土地重大汉怀抱。并且斩杀了守城的一万五千多贵霜军,俘虏了一万三千多太平军残部。

紧接着,在霍去病的指挥下,黄忠、龙且、姜维、卢象升等四员大将率领近五万汉军出城,驱使着俘虏的一万三千多太平军为我所用,分兵扼守要道,挖掘壕沟陷阱,修筑箭楼弩堡,居高临下堵塞道路,一举切断了蒙恬大军的退路。..

背后捷报频传,穆桂英与徐晃率领苏烈、樊梨花、汉尼拔、贞德、孟良、齐国远等人,率领四万恢复了信心的汉军星夜向北,尾随着王贲的脚步,从背后一个反包围,准备与刘辩率领的三万人马在端溪合围王贲。

一时间,交州中部狼烟四起,烽火连天。

晌午时分,王贲与裴元庆率领的十万大军已经逼近端溪,后方失火的消息还没有传,对于目前的处境,依旧浑然不觉。

“报……”

一匹快马疾驰而,斥候越过前军,径直抵达王贲的帅旗之下,翻身下马单膝跪地禀报;“启禀都督,前面就是郁河,一支三万人的队伍背水列阵,正在等待我军!”

“咴……”

王贲勒马带缰,胯下的战马出一声嘶鸣,皱眉道:“三万人的队伍,这是从哪里冒出的?命裴元庆率部猛攻,一举击破!”

裴元庆得了命令,气冲牛斗,提了一双八棱梅花亮银锤,引领着五万人马急行,赶了七八里路之后便看到了阵列整齐,甲胄森然的汉军。网.

“全军列队!”

裴元庆一声招呼,命令几名副将在后面压阵,亲自提锤出马,仰天大笑道:“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汉军,你们的皇帝已经被射成了刺猬,竟然还在这里做困兽之斗,快快投降,反戈引路,饶尔等不死!”

“哈哈……无谋裴元庆,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伴随着一声大笑,汉军阵脚两旁分开,一身甲胄外罩龙袍的刘辩胯下追风白凰,引领着宇文成都、文鸯、尚师徒、马忠等诸将出阵,在黄罗伞盖之下策马而立,一脸戏谑的望着裴元庆。

裴元庆大怒,手中梅花锤一指:“你是何人?竟敢诈称大汉皇帝?信不信我一锤把你砸成肉饼!”

刘辩哈哈大笑:“哈哈……裴元庆啊裴元庆啊,可惜了你这一身武艺,死到临头还浑然不觉!你等后路已经被断,蒙恬射杀的皇帝只是朕的替身而已,你们贵霜三十多万大军已经深入重围,插翅难飞。早点下马归降,朕或许会重用于你!”

“啊呀……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大汉天子?我们中计了?”

听了刘辩的话,贵霜军一片哗然,议论纷纷,军心大幅下降,人人自危。

王贲在后面得报,方才如梦初醒,咬着嘴唇自忖:“完了、完了……中汉人诡计也,被蒙恬害死了,只恨不听父亲的警告,轻敌冒进,以至于深陷重围!”

事已至此,王贲才想起了不久前阮翁仲送的父亲手书:“戒骄戒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切莫贪功冒进,免得一失足成千古恨!”

字字珠玑,句句良言,可惜自己当初被胜利蒙蔽了双眼,事到如今却已经悔之晚矣。近四十万贵霜大军,怕是要葬送在自己和蒙恬的手中了。

“儿郎们,不要慌张,那不是大汉天子!刘辩已经被蒙恬将军射杀了,这只是汉人的诡计,想要扰乱我军军心,大家拼死向前,击退汉军,攻占端溪!”

明知中计,王贲也不承认,决定暂时拿下端溪再图后策。十万人马只带了半个月的粮食,倘若后路真的被断,没有个立足之地,军心马上就会崩溃。

在王贲的鼓舞之下,后面的五万贵霜联军呐喊着,强行振作士气,举着刀枪杀向了背水列阵的汉军。

就在王贲率兵冲锋之际,担任先锋大将的裴元庆已经自恃骁勇,在阵前向汉将挑战,将手中的一双大锤撞击的震天响,耀武扬武的大声叫战:“君子休要逞口舌之利,谁敢出阵与我一决雌雄?”

“尚师徒会你一会!”

不等刘辩说话,尚师徒已经催动胯下乌骓赛风驹,手提金蟒皂缨枪杀出阵。

刘辩本想唤尚师徒,但怕影响士气,此外四宝大将身背四件宝物,还有宇文成都、文鸯两大猛将掠阵,料无恙,便耐心的看看裴元庆的本事再说。

面对着策马出阵的尚师徒,裴元庆一脸骄傲,大锤一指:“本将手下不死无名之辈,去换那骑着癞麒麟的文成都出,我要与他一决雌雄!”

“先打赢我尚师徒再说不迟!”尚师徒冷哼一声,催马向前,手中长枪奔着裴元庆刺了过。

“叮咚……尚师徒探宝属性生效,金蟒皂缨枪+1,乌骓赛风驹+1,当前武力上升至99。七翎甲与夜明盔组合降低裴元庆1点武力,下降至1o1!”

“叮咚……裴元庆盖马属性动,降低尚师徒1点武力,下降至98!”

“叮咚……裴元庆一鼓属性动,当前武力+1,武器+1,当前武力上涨至1o3!”

裴元庆一声咆哮,双锤挥舞,奔着尚师徒搂头盖脑,猛攻猛打。

“叮咚……裴元庆一鼓第二锤+2,当前武力上涨至1o4!”

“叮咚……裴元庆一鼓第三锤+3,当前武力上涨至1o5!”

面对着裴元庆的起手三锤,尚师徒一招不慎兵器相交,金蟒皂缨枪被磕飞,急忙拨马败走。裴元庆纵马追赶,却追不上尚师徒的宝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尚师徒全身而退。(未完待续。)

(((^^)最新最全的收费小说免费观看,请百度搜索或者登录网址<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