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零二 生死之妻相濡以沫

八百零二 生死之妻相濡以沫


                刘辩驾崩的消息以最快的度传到怀安、郁林,以及正在向高凉撤退的徐晃军中。

贵霜的斥候无孔不入,在汉军各个兵团周围想尽一切办法刺探汉军的动向,以判断汉军下一步的打算。

“呜呼哀哉……陛下啊!”

怀安城里的吴起得到消息后拊膺痛哭,惹得何元庆、杨七郎、姜松等人俱都跟着大哭咒骂,咬牙切齿,纷纷求战,“请将军下令,全军出城死战,我等誓死我陛下报仇!”

而诸葛亮的演技更胜一筹,得到天子中伏,葬身乱箭之下的消息之后,当场昏迷,在医匠的救治下方才徐徐醒转,与赵、程咬金、养由基、贺齐等众将齐声痛哭,跪地向北叩:“呜呼哀哉,陛下魂去兮!”

怀安城内外同时升起白旗,将校俱都身穿缟素,暂时没有足够的白布提供给士兵,近七万士卒便每人在胳膊上系一条白布,以示悼念。

贵霜斥候以最快的度把吴起与诸葛亮军团的反应报告给蒙恬,蒙恬当即传令:“汉军必将全力一搏,然后弃守怀安,北上苍梧,全军做好应战准备!”

果然不出蒙恬所料,深夜子时,怀安城门与诸葛亮大营一起开门,七万汉军潮水般掩杀出向十五万贵霜军起了猛烈的进攻。但由于贵霜军早有准备,双方陷入了一场混战,到天亮时互有伤亡,吴起与诸葛亮率兵舍弃怀安与寨栅向北撤退。

“全军追袭!”

看到汉军果然弃守怀安,蒙恬志得意满,留下五千人接管城池,亲自率领大军尾随着撤退的汉军向北追赶,“刘辩驾崩之后,汉军十有**会送灵枢回金陵,估计汉军打算弃守交州,我等当乘胜追击,扩大胜果。”

号角呜咽。在交州对峙了大半年的战局终于破冰,十四万贵霜军拔营启程,携带了粮草辎重,在蒙恬的指挥下穷追汉军不舍。由裴行俨、周瑜担任前锋。蒙恬坐镇中军,索狄拉统率后部掩护辎重,浩浩荡荡的乘胜追击。

王贲在半夜得到蒙恬射杀大汉天子的消息后被深深震惊了:“什么?蒙恬得到汉帝偷袭的消息,在半路伏击,成功射杀了大汉天子?”

“可不是嘛。怀安的汉军一片恸哭,全军尽着缟素。吴启与诸葛亮半夜里血战了一场,已经弃守怀安,向苍梧方向撤退!”王贲的心腹抱腕禀报道。

王贲一拳砸在桌案上,闭目沉吟道:“这是上苍要助蒙恬成就大功啊,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在此之前,王翦是嬴政手下的头号大将,而蒙恬与王贲旗鼓相当,所以王贲对蒙恬算得上惺惺相惜。而现在蒙恬成功的射杀了大汉天子,若是咬住汉军不放。趁着汉军军心惶惶,群龙无之际重创汉军,拿下交州,那么蒙恬的地位势必将会扶摇直上,压过王翦父子,这是王贲不能接受的。

“既然吴启、诸葛亮已经撤退,那么霍去疾定然也不会再坚守下去,传我命令,命德罗赞率兵猛攻郁林城池。若霍去疾不战而退,不必追赶。可杀向苍梧与蒙恬合围汉军主力!”

王贲略作思忖之后下达了命令,霍去疾手底下只有不到四万兵马,就算全歼了也没有重创刘辩的援军功劳大。跟随皇帝御驾亲征的文武官员,嫔妃姬妾。重要的文书、财物、玉玺符节等等,绝不是区区一个霍去疾军团可以相比的,绝不能因为捡芝麻而漏了西瓜,这一锅羹绝不能让蒙恬独享,无论如何也要分一杯!

旁边的文吏笔走龙蛇,按照王贲的吩咐很快就修完书信。由王贲的心腹快马加鞭离开合浦,赶往三百五十里之外的郁林大营,把书信传达给王贲的副将德罗赞。

书信送走之后,王贲又摊开地图,看了许久之后大喜过望:“哈哈……我军可抄近道奔浈阳堵截,此乃汉军必经之途,我军在此设伏必有斩获。”

“合浦到浈阳七八百里路程,而汉军从苍梧到浈阳只有四百里,我军真能提前一步赶到浈阳?”旁边的裴元庆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王贲踌躇满志的道:“我军昼夜急行军,按照日行一百三十里计算,用五个昼夜的时间便能抵达浈阳。而吴启、诸葛亮的兵团从怀安向苍梧撤退,这段路程大约三百里左右,而且刘辩的尸体还在开山附近,退回苍梧也有二百多里路,所以汉军的退兵路线大约在六百里左右。

有蒙恬与德罗赞缠着汉军,且战且走,定然行军缓慢。我军昼夜急行,一定能够提前一步赶到浈阳,与蒙恬前后夹击,将汉军主力全部歼灭在交州境内!”

留在郁林与霍去病对峙的十万人马是王贲的嫡系,而在合浦的这十几万人马的构成则比较复杂。经过伏击孟良的大战后,剩下的十二万人中有七万太平军残部,有三万蒙恬的嫡系,另外的两万则是王贲的嫡系。

但王贲是嬴政任命的征汉副都督,所以他从郁林跑到合浦指挥这支队伍也没什么问题。更何况王贲刚合浦没几天,就率部拿下了裴元庆攻打了大半年都不能染指的城池,更是大幅提升了自己的威望,所以合浦的将士们对王贲还是比较服气,心甘情愿的听他指挥。

王贲又对裴元庆道:“裴将军,怀安的将士们跟着蒙恬都督射杀了汉帝,立下了盖世大功,将自然少不了高官厚赏。你我必须打起精神抢夺功劳,才不至于被人瞧扁了啊!”

“末将愿以都督马是瞻!”裴元庆痛快利索的拱手答应了下,谁能带着自己捞功绩自己就为谁卖命。

王贲当即传令,由裴元庆率领五万人马在前,自己率领五万人马在后,总计十万连夜离开合浦,抄近道奔浈阳方向拦截汉军的退路,绝不能坐看蒙恬独享大功,一定要在这次饕餮盛宴中分一杯羹。▅▆▃网.=.

兵贵神,随着王贲一声令下,裴元庆领兵在前,王贲居中,十万人马在茫茫夜色中离开合浦,向北而去。只留下了两万人马坐镇合浦,保证退路,同时增派大量斥候向东刺探穆桂英军团的动向,以判卷局势变化。

比起吴起、诸葛亮军团,穆桂英与徐晃等人收到天子中伏的消息最晚,在黎明时分方才有探马传到。

“元帅……娘娘……”

疾驰了一夜的斥候满身尘土,嘴唇干裂,眼睛红肿,见到穆桂英后便泣不成声,口不择言,“大事不好了!陛下在绝龙岭遇伏……已经,已经……驾崩了!”

“啊?”

刚刚起床聚集到帅帐的徐晃、苏烈、卢象升、樊梨花、辛评、孟良、齐国远等文武不由得大吃一惊,俱都惊得合不拢嘴巴,“什么?陛下遇伏了?”

就连贞德与刚加入的汉尼拔也是吃惊不已:“怎么会这样?堂堂的皇帝会中了埋伏?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呜呜……”斥候痛哭流涕,“听说陛下打算率军偷袭蒙恬后方,却不料蒙恬、周瑜得了消息,在绝龙岭设伏,万箭齐,把陛下……射死了!”

“陛下……”

听完斥候说的话,穆桂英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一口气喘不上登时晕死了过去。

“娘娘?”

“娘娘……你醒醒!”

“快喊医匠救人!”

帅帐里顿时乱作一团,众人七手八脚的给穆桂英掐人中,蜷双腿,在医匠的紧急救治下方才缓缓醒。

“事已至此,娘娘节哀顺变啊!”众文武一起跪倒在地,垂泪苦谏。

穆桂英脸色苍白的倒在樊梨花的怀里,半截身子瘫坐在地上,两行热泪潸然滑落,呢喃道:“遥想当年,陛下只有十三四岁,比无忌高不了多少,身体孱弱,衣衫破旧,随行的除了太后之外就只有两个宫女……”

众文武跪在一旁静静的听穆桂英的诉说,无不眼含热泪。

“我拼死从西凉叛军的手下救出陛下与太后,面对着逆贼董卓的数十万西凉铁骑,直感到前程渺茫,生死难卜。那时候我就在心里想保护着陛下隐姓埋名,到偏僻的乡下忍辱偷生,过个安稳的日子就好。

不料想陛下凭借着坚强的毅力,过人的胆识崛起于江东,招贤纳士,募兵买马,各方豪杰纷纷投,先后灭严白虎、并刘繇、降王朗,在江东站稳脚跟。之后跨江灭袁术,青州破袁绍,徐州平陶谦,荆州诛刘表,襄阳擒孙策,一路披靡,方才重振朝纲,眼见得平定天下指日可待,谁料陛下竟然半道崩殂,撒手人寰,弃我而去?”

无力的瘫软在樊梨花的怀里,回忆着历历往事,从最初没有一兵一卒的窘境到一路赫赫战功,直让穆桂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想不到现如今我大汉带甲百万,鲸吞四方,国富民强,民心所向。陛下却就此驾崩离世,怎能不让人伤心欲绝?若早知有此一日,我当初就该带着陛下到山野荒村隐姓埋名,不要这富贵荣华,不要这功名利禄,不要这名垂青史,只要他安然无恙的活着,平安终老就好……”

穆桂英说到这里心中伤痛,一口气喘不上,再次昏迷了过去。亏着医匠施救,片刻后方才悠悠醒转,脸色苍白嘴唇干裂,隐约间梢竟有泛白的痕迹。

帐外忽然响起扑棱棱的声音,有信鸽在空中盘旋。

刚刚冲破层的朝阳撒下万丈霞光,将这只信鸽照耀的五彩斑斓,美得惊心动魄。

“有陛下的秘信送到!”

在帐外经过培训,专门负责收放信鸽的锦衣卫伸手接过信鸽,从脚趾上接下书信瞄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送穆桂英亲启”几个大字,便在帅帐外喊了一声。(未完待续。)

()

(((^^)最新最全的收费小说免费观看,请百度搜索或者登录网址<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