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九十六 死罪虽免活罪难饶

七百九十六 死罪虽免活罪难饶


                夜幕苍茫,月色朦胧。▲■▼

王贲得知苏烈再袭沙岗大营,不但不回兵救援,反而以苏烈之道还治苏烈之身,下令全军朝合浦疾行,急袭五十里外的合浦城与汉军大营。同时派使者赶往将军岭,通知裴元庆不必返回沙岗大营,紧急赶往合浦城下增援,争取一鼓作气拿下城池。

四万贵霜军灭掉火把,人缄口马摘铃,卸掉包袱,跟随着王贲轻装疾行,用了两个时辰悄悄出现在了合浦城南五里左右。

与守卫沙岗大营的李秀成差不多,守卫汉军大营的卢象升与守城的辛评、是仪俱都犯了轻敌大意的错误,猝不及防之下被联军一举杀到眼皮底下,才慌忙组织防守。

“古斯塔夫,命你率领一万人马火烧汉军大营,本督率领其他将士攻城!”

随着王贲一声令下,四万联军兵分两路,古斯塔夫挥舞着大斧率兵朝汉军营寨起猛攻,而王贲则率领着六倍于守军的兵力猛攻合浦城池。

贵霜军的太快,汉军刚刚列开阵势,古斯塔夫率领的一万人马就杀到了寨栅门前。卢象升全副披挂,指挥汉军奋力抵抗,不让敌军冲进营寨。

两军在营寨门口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一时难分胜负,贵霜军不时的朝汉军大营攒射火箭,引燃了许多帐篷,这让卢象升不得不分兵灭火,根本抽不出兵力增援城池。●

“先登城墙者赏黄金千两,封侯爵!”

王贲一身甲胄,亲自击鼓助威,三万贵霜军士气大振,在十几名骁将的引领下,猛攻了一个时辰,终于有越越多的士兵登上了合浦城墙,城池已经是唾手可得。

与守卫沙岗大营的贵霜军一样,合浦城里的五千汉军也都是战斗力相对较弱的士卒,而且辛评与是仪都是谋士。缺少压阵的猛将。在贵霜军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之下,慢慢的支撑不住,被砍断吊桥,打开城门。王贲策马提剑,率领着贵霜军潮水一般杀进了合浦城。

是仪刚刚下了城墙,逃跑不及,被王贲的亲兵团团围住,乱剑砍杀。辛评侥幸逃脱。率领两千多残兵败卒自北门仓惶撤退。

旭日东升冲破雾霭,战局也渐趋明朗。

苏烈、穆桂英偷袭贵霜大营成功,大获全胜,把沙岗十余里的贵霜老巢付之一炬,斩杀了一万五千多联军,并生擒了太平军六巨头之一的“仁公将军”李秀成,至此太平军的领袖全部退出历史舞台,就此画上句号。●

而王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攻汉军大营与合浦城,一举攻克城池。并且与古斯塔夫左右夹攻,击败卢象升,同样放火烧掉了汉军营寨。

可以说这是一场互爆的战斗,但综合说还是王贲占到了上风,毕竟拿下了重镇合浦。这座被裴元庆攻打了将近一年的城池,终于落入手中,从此之后便可以毫无阻碍的长驱直入,杀奔南海郡,直捣交州东部。

在将军岭方面,靠着汉尼拔的援手。以及贞德麾下骑兵出色的表现,汉军逆转颓势,成功突破埋伏,把孟良及剩余的一千五百人从山坡上救援了下。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郭威及七千将士的生命。

相比之下,以逸待劳的贵霜军并没占到优势,在三路汉军的协同作战下,贵霜军战死了上万人不说,就连太平军领袖韦昌辉也被徐晃阵斩,就此群龙无。

徐晃、贞德引兵退走。到了半路方才得知合浦失守,苏烈与王贲互爆大营的消息,急忙派人联络各路人马,在射马镇附近聚集,商议对策。

晌午时分,各路人马6续抵达,最先到的是苏烈与穆桂英,半个时辰后樊梨花也率兵赶到,最后卢象升与辛评率领着残兵败卒从北方折了回。▲.ww.▼

徐晃派人清点战损,这次大战总计折损了一万七千兵力,另外还搭上了郭威、是仪的性命;大营被焚烧了不说,就连合浦也丢失了,这让徐晃的心情格外沉重。

唯一的利好消息就是徐晃的粮草并不在合浦城内,而是囤积在相距一百里的连道县城,这让汉军不至于因为断粮而军心涣散。

“唉……某用兵无方,丢失合浦,愧对圣恩,当修书一封自请降职!”徐晃一脸惭愧,自责不已。

又向苏烈作揖致谢:“多亏了苏定方出奇策,两次偷袭贵霜大营,最终成功的焚烧了敌军老巢,斩杀了一万五千多贼军,才不至于让这场战役输的太惨。论用兵之道,晃自愧不如,愿以三军主将相让!”

苏烈并没有骄傲,反而有些惭愧,向徐晃还礼道:“公明将军言重了,我的计策也失算了。本想偷袭沙岗大营,引诱王贲回师救援,在半路里伏击贵霜主力。却不料王贲竟然兵行险招,选择不救沙岗大营,反而直捣合浦,以至丢失了城池与寨栅,苏烈怎敢居功?”

穆桂英安慰二人道:“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两位将军休要自责!王贲乃是天下名将,在贵霜国所向披靡,又有裴元庆、韦昌辉等人辅佐,兵力多达十五万,两倍于我。■在引诱孟良入围,占据先手的情况下,我军能够打成这样,并不丢人!”

“唉……这事都怨我,是俺贪功中了王贲的诡计,请娘娘责罚!”孟良自知惹了大祸,当即跪倒在地请罪。

穆桂英杏眼圆瞪,头上的大红朱雀翎迎风狂舞,怒斥一声:“你还记得出营之时,本帅是如何叮嘱你的么?你的贪功之心害死了一万七千多将士的性命,害得合浦丢失,你的罪责百死莫赎!左右何在?给我把孟良推下去砍了!”

“啊……真砍啊?”孟良吓得面如土色,一屁股坐在地上,“早知这样,俺还不如和那大猩猩拼个你死我活,死后也好落个壮烈之名!”

“别啰嗦了,死的有骨气点吧!”

刀斧手对孟良贪功之举十分憎恶,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上前架起孟良,向远处走了十几部,就要把孟良枭示众,以正军法。

眼看好兄弟就要身异处,齐国远急忙跳了出求情:“娘娘法外开恩哪,这王贲是天下名将,用兵如神,既然他存心引诱孟良入围,怎能幸免?就连你们齐心合力都没占到便宜,更何况孟良这个胸无点墨的大老粗?”

孟良在远处叹息一声:“唉……大国别说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郭威将军,害死了是仪先生,害死了一万七千兄弟!你就不该救我,让那阮翁仲砸死我,好歹还能落个战死沙场的美名,现在却要被砍头了,真是丢脸呢!”

徐晃跟贵霜打了两年多,知道阮翁仲乃是贵霜屈指可数的猛将,听了齐国远与孟良的对话,面色一变:“听你们这话语的意思,那阮翁仲也参战了?”

听到阮翁仲的名字,齐国远急忙把刚被自己驯服了的“一字板肋癞麒麟”牵了过,嘟囔道:“诸位看啊,别看这匹战马模样丑陋,但奔走如飞,是我从阮翁仲的手底下抢过的宝马。愿以此马替孟良恕罪,请娘娘刀下留人!”

穆桂英有些哭笑不得,板着脸斥责一声:“胡闹,军法岂容你讨价还价?”

苏烈却对齐国远刚才的说辞感慨不已,向穆桂英拱手道:“贤妃娘娘,这位壮士说的也有道理,王贲用兵有方,谋略百出,我等群策群力都没占到便宜。既然他存心算计,就算孟良没有中计,也会有其他的将军被诱入圈套,这一战在所难免!”

贞德与汉尼拔一起替孟良求情:“在我们西方,孟良将军的行为最多算是决策失误,还够不上杀头之罪。要砍孟将军的头颅,这惩罚太重了!”

既然众将都为孟良求情,穆桂英便做个顺水人情,吩咐把孟良押回:“死罪虽免,活罪难饶!这次不杀你,但八十军棍少不了,此刻正是用人之时,暂且给你寄下。待交州平定之后,再与你算账!”

“谢天谢地,谢谢娘娘!”孟良喜极而泣,“谢谢公明将军,谢谢定方将军,谢谢贞德将军……”

孟良说着话抱着齐国远嚎啕大哭:“大国……我终于不用死了!”

“一边去!”齐国远一下子推开孟良,一本正经的说道,“请叫我神威无敌天下无双征北镇南安东平西勇猛盖世车骑骠骑骁骑大将军!”

“你怎么没被阮翁仲砸死?”孟良又气又怒,对齐国远吹胡子瞪眼。

徐晃却对齐国远怎么把阮翁仲的马抢比较感兴趣,对于一个武将说,在战场上坐骑就是第二生命。听说那阮翁仲的战斗力尤胜裴元庆一筹,而齐国远竟然能够从阮翁仲手里抢战马,难道这齐国远的武艺深不可测?

听了徐晃的询问,齐国远又犯了吹牛的毛病,咳嗽一声,煞有介事的吹嘘道:“我这个人吧比较低调,平时不爱张扬,所以世人很少知道我的名字!那阮翁仲一个回合便被我震飞了武器,坠落马下口吐鲜血,要不是贵霜军救的及时,我早就把他杀了。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我只好骑了他的坐骑回,既然徐将军感兴趣,便把这癞麒麟送给你好了?”(未完待续。)

()

(((^^)最新最全的收费小说免费观看,请百度搜索或者登录网址<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