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九十九 以假乱真

七百九十九 以假乱真


                第一次见到吕恪的时候,刘辩有种前所未有的震撼,这世上竟然还有长得如此与自己相似之人?

那还是三四年前宛城闹瘟疫的时候,刘辩从死人堆里现的这个名字叫做吕恪的少年,尽管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但刘辩第一眼看到就被深深震撼了。▲

“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少年救活,朕将有大用!”刘辩如是对李时珍、张仲景说道。

庆幸的是,这个叫做吕恪的少年并没有感染瘟疫,只是重症风寒,被东家丢弃到了大街上,两天不吃不喝,饥寒交迫之下虚脱昏迷了。

在奄奄一息中,少年被两大神医从鬼门关拉了回,也是祖上积德,命不该绝。之后被刘辩秘密收养在锦衣卫衙门,由李元芳、展昭等人悉心栽培,打算有朝一日推出做自己的替身。

这个叫做吕恪的少年比刘辩年轻两岁,七八岁的时候被父母卖到宛城的一个大户人家做小厮。虽然容貌与刘辩有九分相似,但衣衫简陋,食不果腹,寻常的百姓没有几个能够亲眼目睹天子的真容,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想到这个小厮能有朝一日成为皇帝的替身。

自此之后,刘辩每次见到吕恪,感觉就像在照镜子。

只是这吕恪虽然与自己容貌相似,但才能与气质却是天壤之别,各项能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经过刘辩检测之后得出了如下四维——统率28,武力43,智力51,政治35。▼

完全一个普通凡夫俗子的水平,但正是这样才符合刘辩的要求。刘辩需要的是他以假乱真的容貌,而不是才能,如果这吕恪真有诸葛亮的智商,打死刘辩也不敢利用,万一真的弄假成真,被鹊巢鸠占了。自己岂不是比窦娥还要冤?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辩的计划越越清晰,慢慢就有了拿吕恪做诱饵钓周瑜上钩的想法,一直在等待机会的到。

自此之后。刘辩就给吕恪封了一个闲职,让他享受着优渥的俸禄,也算是买他性命付出的酬劳吧;只是吕恪智商不够用,一直蒙在鼓里,对天子的大恩大德感激的五体投地。

既然吕恪是刘辩的秘密替身。所以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因此刘辩把自己的人皮面具送给了吕恪一张,要求他平日出门必须以面具示人,若是泄露了秘密,定斩不赦。

吕恪的本性不坏,虽然小小年纪就被父母卖了做家丁,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个年代很多百姓家里儿女多,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除了把儿女卖给大户人家之外。只能等死。

所以这吕恪现在有出息了,也没有忘记父母,时常把攒下的俸禄托人送回家中,孝敬父母,改善家人的生活。这也让刘辩对吕恪的品性暗暗赞许,这才许下承诺,等吕恪死后善待他的家人。

战争是残酷的,身为帝王不能缺少仁慈,但更不能缺少冷酷。所以当牺牲一个籍籍无名的凡夫俗子能够换巨大利益的时候,刘辩没有丝毫犹豫。欠这个少年的只能在他的亲人身上做出补偿了。

帅帐外面的春雨下的淅淅沥沥,敲打在帐篷上出沙沙的声音,带着一张易容面具的吕恪得了召唤,戴着一顶蓑帽。小心翼翼的走进帅帐,躬身施礼:“小人参见陛下,不知深夜召唤小人有何吩咐?”

“坐!”

刘辩和颜悦色的伸手示意吕恪在御案旁边坐下,“不要拘谨,以后就要‘做’皇帝了,可不能再这样唯唯诺诺。应该拿出足够的霸气!”

“做皇帝?”

吕恪吓得面如土色,虽然藏在面具底下看不见,但他自己能感受到,手心也忍不住噙出汗水。虽然早就知道了自己的使命是冒充皇帝,但当这一天真的临的时候,吕恪还是充满了紧张。

“对,从明日起,你就冒充朕假扮皇帝!”刘辩不动声色的强调了一遍,说着话拿起一件龙袍递给吕恪,“穿上它让朕看看!”

“小人不敢!”吕恪吓得匍匐在地,磕头不止。▼

对于吕恪的表现,刘辩表示理解,弯腰把吕恪扶了起:“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朕一直让你担任闲职就是为了让你做朕的替身,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穿上了龙袍之后,你就是皇帝,要有目空一切,唯我独尊的霸气,绝不能再唯唯诺诺。”

听了刘辩的鼓励,吕恪这才壮着胆子接过了龙袍:“那小人穿上试试?”

“穿上让朕看看!”刘辩再次重复了一次。

吕恪努力的控制着颤抖的双手,穿上了这件金黄色的龙袍,整个人顿时变得威严肃穆了许多,只是眉眼之间还显得非常拘谨,和刘辩说的霸气差了十万八千里。

“啧啧……真像,太像了!”

望着身穿龙袍的吕恪小心翼翼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刘辩仿佛在对着镜子,忍不住连声称赞,“再把腰板挺直一些,对对……对……对,就这样,双手背负到身后,走路的时候迈的步子大一些!”

吕恪按照刘辩的指点在帅帐里模仿了一会,刘辩最后又拿出皇帝冕戴在吕恪的头上,打量了一番:“跟朕的相似度至少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咱们找人试试,你到帅案后面坐了。”

身穿龙袍,头戴帝王冕的吕恪非常配合的在帅案后面坐了,按照刘辩的吩咐正襟危坐。这情形看起有些滑稽,身穿龙袍头戴帝冕的人被吆喝去,指挥的像孙子一样,这样的情景怕是不多见。

待吕恪坐定之后,刘辩拿起自己手中的郭靖面具戴在了脸上,在身上罩了一件藏青色的长袍,朝帐外吩咐一声:“侍卫何在?”

听到天子的召唤,在御帐外冒雨值夜的御林军大步走了进,对着正襟端坐的吕恪施礼道:“陛下有何吩咐?”

“嗯……?”吕恪一脸的窘迫,这个有何吩咐,天子没告诉自己啊?

旁边的刘辩咳嗽一声,故意把腔调拉粗:“陛下让你去把孙膑大人与文鸯统领唤!”

“诺!”御林军拱手而去。

御林军走后,刘辩向吕恪竖起了大拇指:“不错,这个御林军已经跟了我两年,依然没有现破绽,可见你的容貌与朕有多么相似!”

吕恪想要起身,却被刘辩吩咐他继续坐着,自己在旁边站一会就行,从今夜就开始培养他的帝王气质。

“小人不解的是,陛下因何要小人冒充你?”吕恪小心翼翼的提出了问题。

刘辩微微一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你在这里假冒朕吸引贵霜斥候的注意,朕却另外率主力大军走密径偷袭贵霜军。”

“哦……小人明白了!”吕恪点点头,似懂非懂,却不知道自己在替刘辩走上黄泉之路。在吕恪看,既然自己冒充皇帝,身边必然侍卫如,安全肯定是有保障的。

片刻功夫,刚刚回到营帐准备入寝的孙膑与文鸯应召到帅帐,一起对着吕恪施礼:“陛下召臣等有何吩咐?”

“嗯……”吕恪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看到吕恪的表现,孙膑与文鸯这才恍然大悟,一起把目光投向旁边戴着面具的刘辩,齐齐问一声:“陛下?”

“呵呵……”刘辩笑着把面具摘了下,“两位看看这替身如何?是否能够以假乱真?”

“太像了,莫说周瑜、蒙恬,就是臣等若不是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只怕一时间也看不出端倪!”孙膑与文鸯不停的感慨,感慨这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刘辩对文鸯道:“自今夜开始,就让吕恪在帅帐入寝,适应一下角色,次骞(文鸯)你要时刻陪伴在吕恪的身边。”

“臣遵旨!”文鸯躬身答应了下。

刘辩这才重新把面具戴上,收拾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对吕恪道:“今夜你在这里入睡就是了,做什么一切听从文护卫的吩咐,不可擅自做主。”

“小人遵旨!”吕恪站起身,躬身领命。

叮嘱完了,刘辩这才出了帅帐,拿着东西到文鸯的营帐入寝去了。孙膑也跟着离开,只留下文鸯与吕恪在同一个帐篷里休息。

次日,雨住收,旭日东升。

刘辩早早的吩咐文鸯给吕恪准备了一匹白色的骏马,配上了华鞍金嚼,打扮的神采奕奕,远远搭眼睛一瞧,颇有几分刘辩追风白凰的神韵。

为了吸引周瑜伏兵的注意,刘辩又让文鸯给吕恪打起黄罗伞盖,御林军全部换上明亮的甲胄,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格外引人注目。

“全军拔营,向南急行!”

一身龙袍的吕恪按照文鸯的吩咐翻身上马,拔剑在手,下令全军继续顺着开山脚下的道路向南进军,计划在四日左右急行四百里,绕到怀安贵霜大营的背后,与吴启、诸葛亮南北夹击,歼灭蒙恬的兵马。

随着“皇帝”一声令下,三万人马挥军南下,尚师徒引兵在前,文鸯在中路保护着“天子”,而马忠则与刚刚返回的宇文成都殿后,刘辩和孙膑乔装打扮缀在队伍的后尾。此行的目的不求兵贵神,只求周瑜能够在半途设伏,一举射杀大汉天子,才能让刘辩的计划继续实行下去。(未完待续。)

()

(((^^)最新最全的收费小说免费观看,请百度搜索或者登录网址<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