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九十二 卷土重来

七百九十二 卷土重来


                咱有张良计,人家有过墙梯。

围魏救赵的计划失败,增援将军岭的人马又陷入了苦战,这让穆桂英心急如焚,翻身上马,决定不顾苏烈、辛评等人的劝阻率兵前往将军岭驰援徐晃,救被困的人马出。

在出征之前,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贵霜军的兵力两倍于己,而且又占据了先手,以逸待劳,想要救出被困的三千战友,所要付出的代价只多不少。可能会远远大于三千这个数字,或者是五千,或者是一万,甚至是更多……

但战争就是这样,谁都知道战争一定会死人,可依然有许多热血男儿为了保家卫国抛头颅洒热血,岂能因为会死人而眼睁睁的看着孟良全军覆没?

换个处境想想,倘若被困的是自己,而大军却在百十里之外作壁上观,见死不救,任你自生自灭,那时心中又是什么想法?

所以明知救援之路困难重重,但穆桂英及手下的众将士还是义无反顾的踏上了战场,但没想到的是贵霜主将的用兵手段竟然如此了得,调兵遣将,环环相扣,对汉军的策略洞若观火,步步占尽先机。

“将士们,跟着本帅奋力冲锋,就算只能救出一人,也要拼尽我们最后一丝力气!”

穆桂英头戴一双大红色朱雀翎,胯下犹如一团火焰的燎原火,手提雁翎刀高声疾呼,鼓舞士气。

“贤妃娘娘且慢,听我一言!”苏烈策马提刀拦住了穆桂英的去路。

穆桂英面露愠怒之色,厉声道:“苏定方。我现在是三军元帅,不是贤妃娘娘!不要再拿千金之躯的话语软禁我。我在大营里如坐针毡,只有让我上战场厮杀才能痛快一些!”

“元帅。我并不是要阻止你出战。”苏烈和颜悦色的劝谏,看得出穆桂英是性格刚烈之人,硬劝反而会适得其反。

穆桂英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一些:“那你要说什么?”

苏烈拱手道:“适才攻打贵霜军大营之时,微臣方才知道这次调兵遣将的并非裴元庆,也不是李秀成、韦昌辉……”

“那是谁?”穆桂英这才平静了下焦躁的心情,静心问道。

“是王贲!”苏烈沉声答道。

穆桂英一惊:“贵霜军副都督王贲?他不是在郁林与霍去疾将军交手么,竟然悄悄到了合浦?”

苏烈一脸钦佩之色:“是啊,这王贲玩的好一手声东击西之计,命副将在郁林打着他的旗号迷惑我军。而他却悄悄跑到合浦出谋划策,把我们蒙在鼓里。”

“早知敌军主将是王贲,我们就不该这么轻敌!”

穆桂英懊恼的摇摇头,若知道王贲亲自出马的话,就应该更慎重一些。敌将这一系列的策划很是高明,以裴元庆、韦昌辉、李秀成等人的水平是决计策划不出的。

苏烈又道:“善谋者虚虚实实,兵不厌诈。王贲用兵神速,在贵霜国攻城掠地所向披靡,他一定会料到我军败退后会重整旗鼓杀奔将军岭救援徐公明将军。从而提前在路上预设伏兵,只要我军去将军岭救援,必中埋伏。”

“但也不能不去救援徐将军吧?”樊梨花面色凝重的凑过,插嘴说道。

“当然不能!”苏烈字字珠玑。肃声道,“我军再攻沙岗大营,必有所获!”

“刚从沙岗大营败退。再掉头去攻?”穆桂英与樊梨花面面相觑,齐齐嘀咕一声。

苏烈胸有成竹的道:“对。卷土重,再攻沙岗大营!王贲若是在去将军岭的路上设伏。沙岗大营必然空虚,我军趁其不备,一举杀入贵霜大营,放火焚烧,定然让王贲措手不及。”

“妙计!”穆桂英忍不住被苏烈的分析折服,“论用兵之道,定方将军要胜出公明将军一筹!若这次能取胜,我一定会向陛下力保,让你单独统率三军。”

苏烈拱手拜谢:“多谢元帅抬爱,苏烈岂敢造肆!”

稍稍停顿,继续做出分析:“若是我军偷袭王贲大营成功,王贲必然率兵回援。若元帅执意出战的话,可在将军岭到沙岗的路途上设伏,以逸待劳,反杀王贲。”

“妙计!”穆桂英对苏定方的缜密心思越越佩服,“我发现苏将军的用兵才能直追李药师、岳鹏举啊,让你在徐公明手下做副将,倒是埋没人才了!”

“呵呵……娘娘莫要折煞苏烈!”苏定方一脸的惭愧之色,“区区雕虫小技,岂敢望李征东、岳征西两位国之肱骨的项背,犹如萤火之光比之皓月,愧不敢当啊!”

现在也不是谦虚的时候,穆桂英也不啰嗦,当即兵分两路,一路卷土重回,杀奔沙岗大营。另外一路人马急行军赶往沙岗到将军岭的路途上埋伏,等王贲回师救援之时,再半路伏击。

出征之前,樊梨花却再次旧调重弹:“穆元帅,你是万金之躯,若有个闪失于军心不利!你若要执意出战,可与苏将军一道急袭沙岗大营,分给我一支兵马前去半路埋伏。”

穆桂英也知道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一意孤行只能破坏团结,于军心不利,便颔首答应了下。

当下兵分三路,苏定方与穆桂英率领一万五千人马急袭沙岗贵霜大营,樊梨花率领一万人前往将军岭到沙岗的半路上埋伏,伏击王贲率领的主力。命卢象升从合浦城出坐镇大营,留下八千人守营,命辛评、是仪两位谋士率领五千人守卫合浦,与卢象升互为犄角。

斗转星移,天色已黑,两路大军依然厮杀不停。

听闻郭威战死,徐晃心中悲怆不已,奋力死战,向中间的军团靠拢,准备接管这支群龙无首的队伍。奈何韦昌辉拼死阻挡,让两军被分割开,迟迟无法会师。

徐晃恼怒不已,在乱军中左冲右突,飞纵骅骝,厮杀了一下午,砍杀了数百贵霜军。恰好与韦昌辉狭路相逢,也不答话,各自提着武qi 厮杀在了一起。

“叮咚……徐晃‘天罡’发动,第一斧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00!”

徐晃一声怒吼奔着韦昌辉就是一招力劈华山,韦昌辉手中的镔铁枪一记“举火燎天”,硬生生的招架了下。

“再吃我一斧!”

徐晃一声怒吼,手中的宣花斧向上横削,直奔韦昌辉的下颌,正是天罡三十六斧第二招,踢门牙。

“叮咚……徐晃第二斧发动,武力+5,当前武力上升至102!”

“我挡!”

韦昌辉怒吼一声,拼尽全力挥枪遮挡,金铁交鸣,火花四溅。

“逆贼受死!”

徐晃一声怒吼,第三斧雷霆万钧,接踵而,奔着韦昌辉的耳门劈了过。

“叮咚……徐晃第三斧发动,武力+7,当前武力上升至104!”

徐晃这一斧的又快又急,胜过迅雷,快过旋风,韦昌辉挡开第一斧之后还没反应过,大斧就凌空而,不及发出惨叫,就被劈去了半边脸颊,划破了喉管,连惨叫都没发出,一跤跌下马死于非命。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韦昌辉碎片1枚,当前拥有的碎片已上升到11枚!”

徐晃力劈太平军领袖,圣公将军韦昌辉,使得太平军士气大降,战斗力下降一半,纷纷后退,被徐晃趁机突po 围堵,与郭威麾下的人马会合一处。

就在山下杀声震天之时,岭上的孟良也没有闲着,率领两千五百多人冲锋了几次,俱都被贵霜军阻截,难以冲出包围,但依然不肯泄气,断断续续的发起多次突围,响应前救援的汉军。

“继续给我向前冲锋,哪怕山上只有一人,也要给我救出!”

徐晃飞纵骅骝,挥舞着宣花斧,在乱军中收割着人头,督促会合到一处的汉兵奋力向前进攻,救援望眼欲穿的孟良所部。

乱军之中,裴元庆瞄着徐晃杀了过:“徐晃休走,吃我一锤!”

“叮咚……裴元庆‘盖马’属性发动,降低徐晃武力一点,当前武力下降至96.”

“叮咚……裴元庆‘一鼓’属性发动,面对轻武qi ,第一锤武力+1,基础武力102,八棱梅花亮银锤+1,当前武力上升至104!”

徐晃不甘示弱,手中大斧凌空劈下,正是天罡三十六斧之“劈脑门”,“藩贼,还郭将军命!”

“叮咚……徐晃天罡属性发动,第一斧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99!”

锤斧相交,火花四溅。

裴元庆连声冷哼:“我的人头就在项上,有本事就给我摘下!”

“看斧!”徐晃一声怒吼,大斧倒卷,奔着裴元庆的下颌袭。

“叮咚……徐晃第二斧武力+5,当前武力上涨至101!”

“脱手!”

裴元庆一声怒吼,手中双锤横扫,用出浑身之力奔着徐晃的宣花斧磕了出,意图把徐晃的bing qi 击飞。

“叮咚……裴元庆第二锤武力+2,当前武力上涨至105!”

半空之中,徐晃手中黑黝黝的大斧犹如苍鹰搏兔,裴元庆的双锤好似双龙闹海,向着徐晃的大斧迎了上去。(未完待续。)

(((^^)最新最全的收费小说免费观看,请百度搜索或者登录网址<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