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八十六 周郎复苏

七百八十六 周郎复苏


                周瑜回头看去,就瞥到了陈掌柜那双奸猾的双眼。

一身土著打扮,其貌不扬,眸子里流露出商人的贪婪、奸猾、市侩,这让周瑜感到厌恶。但为了与小乔保持联络,也是为了利用小乔获得情报,不得不克制着厌恶的情绪,继续与这个奸商打交道。

“随我回营!”

周瑜甩了甩衣袖,压低了裘帽,领着陈掌柜直奔自己的营帐。

目光所及之处大多数都是黄头发、白皮肤的贵霜面孔,也间杂着黑皮肤、棕色皮肤的人种,但和自己一样黄皮肤、黑头发的同类却越越少。

十几万人的大营之中,仅剩的汉人已经不足百人,都是跟随周瑜出生入死的心腹,当初雄霸一方的孙家势力已经灰飞烟灭,这让周瑜的内心充满了悲怆凄凉。

进了营帐之后,周瑜在桌案后面坐了,尽量保持着从前的威严:“五天之前刚送了一封书信,你现在又,是不是太频繁了?”

“呵呵……”陈掌柜讪笑一声,“没办法,小乔姑娘的吩咐,有要事通报都督!”

“拿!”周瑜面色如霜,伸手示意陈掌柜把书信递过。

“嘿嘿……”陈掌柜奸笑一声,伸出手指索要钱财,“不瞒都督说,最近几天跑的太勤,把马累死了。需要一笔钱换匹好马,这手头上有点紧……”

周瑜脸上的厌恶之色越越浓,这厮如果不是得寸进尺的奸商,自己就去跳崖。但话又说回。要不是这样见缝插针,爱财如命的奸商。换了正常人怕是也不敢冒这个险!

“书信拿!”

周瑜一脸鄙夷的起身从床榻上拿出一个储物盒,从里面取了几块碎金子拍在桌案上。示意这奸商先把书信递过。

陈荣当即眉开眼笑把书信递给周瑜,从桌案上摸起碎金子咬了几下,笑眯眯的道:“呵呵……还是都督慷慨,比乔谷娘大方多了!”

周瑜大怒,瞪了陈掌柜一眼:“我再次警告你,不要为难小乔,我给了你多少钱财,至少够你花三辈子了吧?乔颜她还是个女孩,哪有这么多钱财给你压榨?人心不足蛇吞象。多行不义必自毙!”

“嘿嘿……都督莫要动怒,莫要动怒!都督你这样的大人物应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可不能为了我这种市井之徒动怒。”陈掌柜巧舌如簧的陪笑,应付自如。

若是刘辩在此,一定会为陈荣的演技叫好,更会为自己选人的眼光骄傲。这就是一个天生的戏子,演的一手好戏,多年的接触下已经让周瑜深信不疑。既厌恶他的贪婪奸猾,却又要借助他联络小乔。

陈掌柜把玩着手里的碎金子,一脸的爱财如命:“转年之后小乔姑娘就十五了,早就出落的婷婷玉立。倾国倾城,已经不是都督心目中的少女咯!”

“当真?”

听了陈老板的话,周瑜的怒气缓缓散去。目光中满是憧憬,“掐指算算。我都五六年没见小乔了,那时候她才九岁。还是个招人疼爱的小女孩。那时候她喊我公瑾哥哥,现在还是……可我却猜不出她长什么模yàng ?我还是从前那副模yàng ,可我心爱的姑娘却长大了……”

陈掌柜并不理会周瑜的心驰神往,继续市侩的道:“小乔姑娘要打赏小人,自然不能驳了她的面子不是?而且……小人这次见都督,小乔姑娘还托我带了一副她的临摹画,出自汉朝顶级画师之手,以慰都督相思之苦。”

“此话当真?”周瑜喜出望外,刚刚拆开的书信顾不得浏览,向陈掌柜伸手道,“小乔的画像何在?”

“咳咳……”陈老板咳嗽一声,市侩之态尽显,“天气愈愈冷,虽然比江东暖和一些,可漫漫长夜也是难捱啊!小人带的衣衫不够穿了,都督见我回奔波,想必心下也是不忍吧?”

“你……”

周瑜大怒,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摸腰间的佩剑。

手指到了腰间,空空如也,才想起最近一直卧在病榻上,已经差不多有三个多月没有佩剑了。身为武将三月不佩剑,说也是一种悲哀!

陈老板并不惊慌,笑容可掬的道:“都督,你要体谅小人,我这是提着脑袋换钱,估计全天xià 除了我之外没几个敢冒这种险。小乔姑娘的花容月貌,连我这市井之徒都为之倾倒,难道周都督就舍不得慷慨解囊么?”

周瑜压住怒火,再次从箱子里掏出两块碎金子掷在陈掌柜脚下:“画像拿。”

“我就知道都督是个慷慨之人。”

陈掌柜笑眯眯的弯腰捡起碎金子,揣进袖子里才从怀里掏出一副卷轴的画像,上前递给周瑜:“时候已经不早,小人暂且告退。”

周瑜连眼皮也懒得翻,吩咐帐外的亲兵把这个奸商送出大营,若不是还有利用价值,他便是有多少脑袋也不够砍。

缓缓摊开卷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穿着绿色衣衫,长裙拖地,肌肤胜雪,姿色倾城,青丝若瀑,身段曼妙的少女,正笑吟吟的望着周瑜,仿佛随时会从画像中走出一般。

“小乔竟然长得如此美艳?比我想xiàng 中的还要动人,便是西施、昭君,怕是也要略逊一筹吧?”望着小乔的画像,周瑜忍不住醉了,此生能有这样的美人倾心自己,死有何憾?

对着小乔的画像看了许久,周瑜才回过神,把注yi 力放在小乔的书信上:“周郎,听闻你精神不佳,每况愈下,妾身心中委实挂念,只恨自己是女儿身不能为周郎分忧。

数日前听刘辩与姐姐闲谈,桂阳太守遣人押解了一批粮食送到苍梧,因苍梧粮仓年久失修,低洼潮湿,便把这批粮食悄悄送到猛陵县城储存。不知周郎能否在这上miàn 做些文章,重镇士气?

公瑾哥哥,乔颜不愿yi 看你消极沉沦,只想看到我那英姿勃发,羽扇纶巾的美周郎,望你振作精神,重回巅峰!”

周瑜立即放下书信前往蒙恬大营求见,提议出兵偷袭猛陵,火烧汉军粮草。

“你确定情报无误?”蒙恬抚须沉吟,“会不会是刘辩故意设圈套引诱你入围?”

周瑜拱手道:“将军请放心,瑜这内线比任何人都可靠,瑜甘愿立下军令状,若有差池,愿以死谢罪!”

“既然公瑾如此自xin ,本将便拨给你六千骑兵去猛陵走一遭。你此去需要小心行事,若有可疑之处,须火速退兵,休要贪功!”蒙恬见周瑜说的信誓旦旦,便同意了他的请求。

周瑜当即点了六千骑兵,傍晚时分率兵出营向东急行,顺着偏僻的道路向北星夜疾驰,每个时臣狂奔七十里,到黎明时分便已经抵达了猛陵城下。

猛陵县城距离苍梧郡治所广信大约六十里路程,是一个人口只有七八千人的小县城,城墙低矮,县城狭小。按照正常说,这样的小县城驻兵不过两三百人,周瑜率兵直抵城下,放眼望去,城头上旌旗招展,看规模至少有千余汉兵驻扎。

“看情形这猛陵增加了驻军,城内必有粮草!”周瑜的眼神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拔剑在手,亲自率兵冲锋,“随我攻城!”

一时间,猛陵城下杀声四起,贵霜骑兵大部分下了战马,扛着梯向县城发起了强攻。

这支贵霜骑兵是一支精锐之师,既可以纵马驰骋,也能攻城掠地,装备精良,战斗力强悍。蒙恬为了振作周瑜的士气,才把这支劲旅交给他统率,可见对周瑜很是器重。

“杀啊,破城!”

周瑜一身甲胄,拔剑在手,扛着梯,冒着箭矢冲锋在前。贵霜军深受鼓舞,各个奋力死战,不消半个时辰的功夫便登上了猛陵城头,打开城门。

周瑜引兵直奔县城粮仓,开门之后果然见到满仓粟米,粗略的估摸一下,至少有十万石左右,不由得满脸欣喜:“小乔果然不欺我也!”

猛陵县城距离刘辩坐镇的苍梧不过六十里路程,周瑜也知道汉军主力很快就增援,想把粮草劫走是不可能的,只能放一把大火付之一炬。

“放火烧粮!”

周瑜亲自点燃火把,引燃了猛陵粮仓,看着熊熊大火越烧越旺,直冲天际,慢慢的吞噬了整个粮仓,周瑜脸上的笑容自xin 了许多,“胜负乃兵家常事,四百年前刘邦屡败于项羽,最终不还是反败为胜了么?总有一天我会用胜利洗刷过去的耻辱!”

“启禀将军,汉军主力已经从苍梧赶增援,由赵阔、尚师徒率领!”周瑜的斥候快马报。

“退兵!”

周瑜翻身上马,引领着贵霜军从容自如的退走,潮水般离开了猛陵县城,走另外一条路线向贵霜大营返程,并派人通知蒙恬烧粮成功的消息。

吴起与诸葛亮得知周瑜绕路偷袭猛陵的消息之后,调兵出营拦截,却没有发现周瑜军的踪迹。蒙恬为了接应周瑜,调兵出营与汉军一场混战,傍晚时分,周瑜率领将近六千贵霜军安然无恙的返回了贵霜大营。

“哈哈……公瑾果然有勇有谋,有公瑾辅佐,胜过十万雄兵!”蒙恬对周瑜不吝赞美之词,“我一定会向摄政王为你请功,让你加官进爵,风光无xiàn !”(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