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八十五 开疆拓土,君临南亚!

七百八十五 开疆拓土,君临南亚!


                日子一天天过去,刘辩倒也悠闲。

只要蒙恬能沉得住气,刘辩绝对比他更有耐心。贵霜军劳师远征,粮草辎重补给困难,每多拖延一天都会加重后勤补给的难度,更何况刘辩也不是完全没有动作。

对于蒙恬说,之所以迟迟没有动兵,自有他的计划。

李斯已经于两个月之前抵达了九真郡治所胥浦坐镇,在那里调集粮草,悄悄给蒙恬打造战船,以实现蒙恬穿过儋州海峡,偷袭南海郡,对汉军东西夹攻的战略计划。

蒙恬在实施他的阴谋,刘辩也在策划自己的诡计,所以两军很有默契的对峙了两个多月,除了偶尔爆发小规模的战役之外,堪称相处融洽。

但贵霜军斥候前不久在朱南郡沿海发现了可疑船只,蒙恬大惊失色,急忙派遣部将卡达维率领一万三千骑兵紧急南下,跋涉了两千多里前往日南郡巡弋,在那里驻防了一个多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遂判断本方斥候发现的可疑船只十有八九是海盗船。

于是,卡达维留下三千骑兵驻守日南郡沿海,自己率领一万主力骑兵向北返程,退回了交州中部的主战场禀报。蒙恬得报后方才打消了疑虑,继续执行自己偷渡儋州海峡的计划。

为了避免汉军生疑,蒙恬也不是一直按兵不动,而是隔三差五的发动一些小规模战役,迷惑汉军,免得被刘辩手下的智囊洞察了自己偷袭南海郡的计划。

而事实上,贵霜斥候发现的可疑船只并非海盗船,千真万确就是汉军的船只,那是戚继光派出刺探日南郡地形的斥候船,不曾想被贵霜斥候发现了行踪。惹得贵霜大队骑兵从郁林郡赶到了日南郡游弋巡防。

戚继光果断的下令全军退回朱崖岛,也就是刘辩穿越前的海南岛,在此驻扎兵马,等贵霜骑兵撤走之后再实施军事计划。

今年春季三月,戚继光奉了刘辩的命令,与周泰、俞大猷率领四万水师。乘坐大大小小五百多艘战船,运输着五千匹战马,十五万石粮食,以及甲胄弩箭若干,悄悄离开金陵,顺着长江进入了东海。

戚继光带着刘辩复制的大航海图,意图穿过夷洲海峡,绕过朱崖洲,偷袭日南郡。切断贵霜军的粮草补给路线。

茫茫大海一望无际,又缺少现代化的航海设备,戚继光完全凭借自己的经验掌控着这支水师,从东海一路南下,利用一些岛屿海礁,数次避过危险的风暴,一路安然无恙的南下。

在海上航行了一个半月,抵达了一大片广袤的领土。登陆询问之后方才得知此处并非原属于大汉的疆域,更不是戚继光袭击的目标交州日南郡。而是一个汉人从没有踏足过的岛屿。

因为有体积庞大的山寨版郑和宝船压阵,所以戚继光率领的水师才安然无恙的抵达了这片岛屿,询问地方土著后方才得知,这片岛屿叫做“吕宋岛”。

正常的历史中,直到公元226年,吴国的两位中级官员朱应、康泰。泛舟南海巡抚诸岛,方才发现了这大片岛屿。而现在,戚继光率部袭击日南郡,阴错阳差走到了吕宋岛,比历史上提早了将近三十年。也算是无心插柳。

正史中,吴国国力有限,再加上与魏国、蜀国连年征战,朱应、康泰二人只是带了十余艘船只,千余随从巡抚南海诸岛,登上吕宋岛之后发现岛上的居民竟然有十余万,只能乖乖的退走,失去了把吕宋岛纳入中国版图的机hui 。

但这一次则不同,戚继光、俞大猷、周泰率领的四万水师可是全副武装,另外还有将近万余名船夫、辎辅兵作为辅助,可谓浩浩荡荡,声势浩大。

此刻的吕宋岛上还没有正式的国家,居民以部落栖居,大部落数千人,小部落数百人,或者互为唇齿,或者互相攻击,缺少文化,工业落后,农作物稀缺,过着相当于中国商周时期的生活。

“哈哈……此乃天赐大汉领土也,既之则安之!”戚继光佩剑一挥,四万水师就此登陆。

留下一万人在吕宋岛北部看守船只辎重,戚继光、周泰、俞大猷各自率兵一万,三路进军,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从吕宋岛北部打到了南部,打的各部落俯首称臣,心甘情愿的做大汉子民。

戚继光一面从军队中选拔精通吏治的文官治理地方,一面派人乘船赶往南海郡禀报天子,发现新大陆的消息。

刘辩看后大喜过望:“哈哈……这吕宋岛不就是菲律宾吗?想不到戚继光竟然误打误撞的把菲律宾给占领了,这样落后的岛国,简直是横扫千军如卷席!戚继光功劳大焉,必然名垂青史,为后代子民景仰!”

刘辩当即传旨,加封戚继光为定南将军,赐爵靖海候,使得戚继光由此正式跨入东汉高级将领的行列,与吴起、霍去病暂shi 并列一个档次。

随后,刘辩决定在吕宋岛设置“宋州”,加封张昭为宋州刺史,命桓范担任宋州长史,朱治担任兵曹,即刻率领三千人离开苍梧赶往南海,乘坐船只前往宋州赴任,治理地方。

张昭得令后,运输了大批粮食种子,数千头耕牛,以及铧犁,各种农具、铁器,由沿途高价招募了千余名工匠,从南海郡治所番禹(广州)扬帆入海,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抵达了吕宋岛,赴任宋州刺史。

公元一九七年,建安元年七月,吕宋岛正式纳入大汉版图。自此开始,刘辩穿越前的菲律宾成为了中国下辖领土。

站在苍梧城头,向南眺望,海风徐,刘辩豪情万丈:“朕终于开疆拓土,把前人从未踏足的疆域纳入了华夏版图!”

这还是一个半月之前的事情,那时候北方激战正酣,汉、唐、元、魏四大势力正在幽州杀的难解难分,而戚继光率领的汉军却已经在南方开疆拓土。

张昭一行抵达宋州后,与戚继光相见。戚继光留下了五千人马给朱治调度,协助张昭、桓范管辖地方,免得岛上的部落居民作乱。

宋州安定了下,戚继光辞别张昭等人,与周泰、俞大猷再次率兵入海,赶往朱崖岛,并且提前派出斥候船刺探日南郡的地形,就在这时被贵霜军斥候发现了行踪。

贵霜军斥候发现了汉军的哨探船,但卡达维率领的骑兵紧急南下,也被戚继光的斥候刺探到。于是戚继光果断下令全军驶往朱崖岛,在哪里休养生息一段时间,等贵霜军的戒心全部退去之后再偷袭日南郡。

这次大军远渡大海,不是与贵霜军正面厮杀的,而是抄贵霜军粮草道路的,只要切断了贵霜的粮草补给路线,四十多万贵霜军那就是待宰的羔羊。

戚继光率水师抵达朱崖岛后,在岛上南部隐蔽之处建立了临时军事基地,并召见了地方官员,得知岛上设有朱崖、儋耳两郡,太守都是由交州刺史王守仁委任,岛上有百姓大约三万余人。于是戚继光就此在朱崖岛偷偷驻扎,伺机偷袭日南郡。

日子光得飞快,日出日落,弹指间又过去了一个半月,北方已经是天寒地冻大雪纷飞的腊月。

蒙恬依旧在忙碌着自己的诡计,而刘辩也在策划着自己的阴谋,继续让“陈老板”给周瑜与小乔传递书信,就像鹊桥上的喜鹊一样,在小乔与周瑜之间搭起了一座浮桥。

在医匠的精心救治下,在裴行俨细心的关怀之下,周瑜的精神有了很大的起色。

“只是,裴将军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呢?”

这段日子里,周瑜感受到了裴行俨无微不至的照顾,像好友,像兄弟,但好像比这些还要近一些,这让周瑜有些手足无措,“裴将军心里在想什么呢?”

在裴行俨之前,天xià 的男人只有一个人对自己这样好过,那就是小霸王孙伯符。

可周瑜知道,自己与孙策之间的感情是兄弟之情,是手足之义,虽然没有歃血结盟,虽然没有磕头发誓,可自己与孙策的感情比天还高,比地还厚,比亲兄弟还要亲!

“可裴将军给人的感觉像是兄弟,又不像兄弟!”这让周瑜有些无奈,“难不成裴将军有龙阳之好?”

于是,周瑜开始躲避裴行俨,并悄悄向蒙恬建议,日南郡方面的防御不应该松懈,应该派裴行俨再去巡防一次,免得出现变故。

蒙恬欣然从之,派裴行俨率领八千轻骑兵沿着海岸南巡,确认没有异常之后再返回怀安前线。

“公瑾,我很快就会回!”裴行俨翻身上马,恋恋不舍的率兵向南而去。

望着裴行俨南去的背影,周瑜惆怅的叹一口气:“唉……这是做到什么孽啊?”

虽然蒙恬依旧器重周瑜,可失去了三万多孙军,失去了周侗、周德威、伍召等人,周瑜觉得自己如同无根之萍,无源之水,飘飘荡荡,没有任何归属感。贵霜军虽有四十万之众,可又有几人是自己的心腹?

“都督……乔谷娘的书信!”就在周瑜惆怅之际,身后响起了陈老板的声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