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八十 喋血幽燕

七百八十 喋血幽燕


                “愚蠢!”

看到冉闵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慕容恪发出一声鄙夷的冷笑,“真是蠢材,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在沙场上仅靠匹夫之勇永yuǎn 也无法取得胜利!比起李元霸说,你还差的太远,就连李元霸从我的铁骑之下都没讨到便宜,更何况你率领的这些残兵败卒!”

手中青铜马槊一挥,朝身后的千军万马叱喝一声:“全军冲锋,得冉闵首级者重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本方的骑兵以逸待劳,以三万五千之众强袭冉闵率领的两万多穷途末路的残兵败卒,这简直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不想抢冉闵首级的肯定是脑袋被门挤了!

“杀啊!”

“砍下冉闵的脑袋!”

“百两黄金是我的,汉人女子都是我的,谁也不许抢!”

随着慕容恪一声令下,冲在最前面的鲜卑铁骑犹如决堤的狂涛怒浪,马蹄扬起冲天的尘土,仿佛沙尘暴一般向冉闵席卷而。

“冉将军,退后!”

看到鲜卑骑兵的甚猛,田豫急忙招呼一声,却不动声色的把“冉天王”的称呼改成了冉将军。

公孙瓒与罗成战死的消息相继传,田豫及手下的将士们意识到从今以后只剩下为朝廷效力一条路了。冉闵的“武悼天王”是自封的,再继续沿用下去就是大逆不道,聪明的人才不会授人把柄,从今以后就要时刻注yi 自己的言行举止,免得招惹无谓的麻烦。

“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我冉闵今日就算要战死也要取慕容狗贼的首级!”

冉闵须发皆张,脖子里的青筋暴涨。隔着甲胄都能明显看到肌肉收缩的变化,一声虎啸。手中一丈七的龙虎双刃矛斜斜刺出,挟带着凌厉的劲风,一矛挑落了三名鲜卑骑卒,不及爬起登时就被席卷而的铁骑踏为齑粉。

但看到公孙瓒残部人困马乏,一个个疲态尽显,鲜卑骑士并不畏惧,依旧咆哮呐喊着掩杀上,挥舞着手中的弯刀扑向冉闵。犹如扑火的飞蛾,一只又一只。此起彼伏,倒下一人又冲上一人,刺翻一骑又冲上一骑,无穷无尽,排山倒海一般。

“拒马枪!”

看到冉闵死战不退,田豫奋力挥刀劈翻两骑,朝身边的士兵大喝一声。

在田豫的指挥下,这些即将从公孙军变成汉军的将士纷纷把手里的长枪当做拒马枪阻挡胡骑的冲锋,若是不能把胡虏铁骑狂涛般的冲锋势头遏制下。对于这支残兵败卒说无yi 是一场灾难。

可惜,一天的急行军下,所有人的疲惫已经到了极点,再加上一整天粒米未进。所有人的体力也到了极点。又撤退的匆忙,根本没有多少人携带拒马枪,使用长枪做武qi 的将士不足五分之一。全军上下大约四千杆左右,而且长枪的弹性与在地上的固定性远远不及拒马枪。效果大打折扣。

“轰隆隆……”

在拖雷的带领下,将近两万匈奴铁骑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席卷而。转瞬间就突po 了汉军支起的“拒马阵”,中枪落马者不过寥寥百十人,冲锋势头丝毫不减,瞬间就掠进汉军的阵地。

一时间人喊马嘶,漫山遍野都是双方的嘶吼声,以及被踩踏于马下的惨叫声,血肉横飞,残肢乱舞。胡骑仗着以逸待劳,仗着高头大马,奋力挥舞着手中的弯刀收割着汉军的人头。

“将士们,奋力死战啊!杀一个不亏,杀一双赚了!”

冉闵奋力的挥舞长矛,再次把一员鲜卑头目挑于马下,大声疾呼。

身陷重围之中,冉闵已经手刃两百余骑,但他的后背再次中刀,脸颊也被弯刀擦破,留下了一道一尺多的血口,鲜血汩汩的流出,染红了脸颊,染红了胡须,染红了脖颈,整个人满身血污,犹如刚从血海中爬上一般让人触目惊心。

在冉闵的鼓舞下,两万多精疲力尽的残兵败卒奋起搏命,虽然也能不时的把胡骑刺于马下,但自身的伤亡却是远超平常,几乎达到了八比一的比例。小半个时辰的血战下,这支残兵的阵亡人数超过了五千,而杀死的异族骑兵不过六百骑左右。

看着冉闵被逐渐的与汉军隔离,如同陷入狼群包围之中的猛虎,慕容恪不由得放声大笑:“哈哈……冉闵匹夫,今日你是否知道在战场上匹夫之勇永yuǎn 也不能匹敌谋略?纵然你有万夫难当之勇,可我有十万夫百万夫,到头你还不是要乖乖授首?”

“吼嗬……”

冉闵奋力厮杀,又是一矛将迎面冲的一名鲜卑百夫长连人带马扫的侧翻在地,虎吼一声直冲慕容恪。

“杀!”

慕容恪一声咆哮,挺起手中青铜马槊,迎着冉闵的面冲了上去。

同时,慕容恪身边的数十名亲随把马槊亮出,迎着冉闵冲了上去,四面八方的同时乱刺。

冉闵奋力招架,连刺数骑于马下,却有一名鲜卑武将翻身下马,悄悄靠近冉闵奔着马腿就是一刀。

马性通灵,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更何况飒露紫乃是万里选一的良驹,一声嘶鸣人立而起。冉闵的马缰绳在乱军中被砍了数刀,此刻已经没了力道,冉闵用力一拉,缰绳顿时断裂,把冉闵从马上摔了下。

“冉贼受死,还我同胞命!”

冉闵在前年北击上谷郡的时候曾经屠杀过万余鲜卑人的性命,因此被慕容氏及鲜卑族人视作生死仇敌,此刻见冉闵失足坠马,慕容恪登时咆哮一声,手中的青铜槊奔着冉闵刺了过。

各种变化只是弹指一瞬间的事情,冉闵躲避不及,登时被慕容恪刺中左脚脚腕,一股痛彻心扉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让冉闵这样的硬汉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胡贼!”

冉闵就地将双刃矛横扫,以千钧之势扫中了慕容恪战马的右面两条腿,登时侧翻在地,把慕容恪掀落马下,冉闵从背上抽了弯月钩,奔着坠地的慕容恪就是一钩削了出去。

慕容恪急忙就地一滚,仍然感到右脚踝部传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却是被冉闵用锋利的弯钩切断了脚筋,登时失去了知觉,再也用不上力气。

“杀了冉贼!”

慕容恪使出浑身力气连续翻滚,歇斯底里怒吼一声,趁着鲜卑兵上前围攻冉闵的时候,捡回了一条性命。

数十名鲜卑骑士纷纷举起手里的弯刀、马槊奔着落地的冉闵劈头盖脸的刺了过,冉闵拖着一条伤腿,奋力死战,不肯坐以待毙。

“西凉马孟起到,胡贼受诛!”

马蹄声响起,一声怒斥,锦衣马超翩然杀到,手中长枪飞舞,连刺十余骑,杀的鲜卑骑兵后退不止。

“叮咚……马超神威爆发,震慑慕容恪武力-3,统率-3,所属部分士卒武力下降1-3点不等,全军士气下降?”

“掷枪!”

马超向身后的枪骑兵一声怒吼,两千多枪骑兵同时把配备的第二支长标铁槊朝鲜卑骑兵阵中投掷了出去,一阵枪雨下去,至少刺死刺伤了六七百鲜卑骑士。

马超奋力将落地的冉闵拉起,问一声:“这位将军如此骁勇,莫非就是名震北方的冉闵将军?”

冉闵大难不死,顺势翻身上马,抱腕致谢:“某正是冉闵!还以为今日死期将至,想不到还能再继续杀胡狗,多谢救命之恩,西凉锦马超果真名不虚传!”

“冉将军身背数创,请退过狼牙口疗伤,我与李存孝将军掩护你的兵马撤退。”马超勒马横枪,叮嘱冉闵先退后。

“大丈夫死则死矣,何惧之有?”

冉闵自怀里掏出随身金疮药,在脸上及脚踝与背部的伤口草草涂抹完毕,撕扯了战袍包扎,提矛再战,“某尚能连夜死战,不把兄弟们带回汉土,誓不独还!”

得了马超骑兵的接应,公孙瓒残部士气大震,鼓起斗志,奋力厮杀,鲜卑与匈奴骑兵前后受到夹击,对公孙瓒残部的优势顿时被消弭殆尽,纷纷掉头与马超率领的骑兵厮杀在一起。

就在马超搭救了冉闵的时候,李存孝也率领十三骑亲随杀到,三千重步兵随后赶。看到慕容恪被身边的亲兵扶上战马,急忙策马追赶。

正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把这胡骑头领刺杀了,就会让敌军阵脚大乱,军心涣散,从而取得事半功倍的胜利。

“挡住这员汉将!”

慕容恪直感到脚踝火辣辣的疼痛,顾不得包扎,就看到一员威风凛凛的汉将冲刺过。所到之处犹如波开浪裂,挡者尽皆披靡,战斗力似乎犹在冉闵之上,登时大吃一惊,急忙拨马就走,喝令士兵们拦阻李存孝。

李存孝左手三十六斤的毕燕挝,右手一百二十八斤的禹王槊,横劈竖砍,左右叱咤,一路连砍百余骑,催动胯下黄骠透骨龙,猛追慕容恪,“胡贼还想走么?”

慕容恪拼命狂奔,但李存孝坐骑神速,越追越近,让慕容恪心中陡生一股绝望之感:“难道我慕容恪壮志未酬,终究要死在匹夫之勇下么?”(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